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娜娜山
    一曲妙曼的身姿展现眼前,触手可热的温度和手感,叫人死了都甘心,顾南看着这里的眼神都暗了暗。

    等掀开被子躺在一边,许是带来的凉意更舒服,正解了这热气,叶欢晴自动的靠了过来,弄的顾南心一热,眼情发红,热血上涌。

    叶欢晴跟威尼斯河里的船似的摇晃了许久,就是早上还觉得心很不安。只听到顾南拿了跟木栓牵了她的船绳牢牢钉在岸边,才放心的睡去。

    饱饱的睡到自然醒就是舒服呀,精神抖擞着,就是旁边早没了热气,也没有关系,总在楼下哪个地方忙着吧。

    听着木栓闷闷的敲打声,叶欢晴一把掀到被子爬了起来,也没发现衣服变了睡袍有什么问题。洗梳洗好下楼,正闻到浓浓的奶油面包的味道。

    “早安,苏珊。”

    “早安,帮我叫一下他们吧,可以用早餐了。”

    住在朋友家,就这一点不好,睡的舒服了,耽误人家的日程安排。叶欢晴红着脸出了后院,睡个懒觉,全世界都知道,特别不好意思。后院那里有一个木台子,是户外阳台。露西和娜娜家也有这样的阳台,可能是新兰这边的特色,每家都有。

    不过有这么个地方,下雨的时候就不用踩到泥泞也是不错的。回家可以弄一个这样的来。

    下了台阶之后就看到在院子的角落里,娜娜和拉比坐在一个木秋千上晃来晃去。看她过来啦,拉比大笑挥舞着双手想她伸出双手来,喊着“晴晴,晴晴”。

    孩子真是一天看着一天长大,喊人的声音这么清楚了。

    “早上,还有拉比宝贝。”

    拉比的小手,一张一合,好像抓捏着什么。

    拉比这么喜欢她自然很高兴,就把拉比抱在怀里,亲吻了一下她的脸蛋。拉比的口水顺着嘴角就要流下来,差点快滴到领子上了。娜娜拿了小毛巾过来给她擦干叶欢晴接手过来说:“给我拿着吧,拉比,爸爸在哪里呀?”

    拉比小手往背后一指,那气势如虹的态度,你不敢不信。娜娜在她的身后笑的阳光明媚,在母亲的眼里,孩子的灵动比什么都来得重要。要是真的顺着她指的方向去找的话,肯定南辕北辙。跟这么小的孩子认真你就输了,娜娜在后面偷偷指了一个方向。叶欢晴也就配合的着拉比的小手转动了一下身体,保证拉比指的方向绝对是正确的。

    “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啊?”

    拉比点了点头,三人马上出发啦,走的方向,经过了一个小的菜园。地里的面积倒不算大的事,每一个九宫格的格子里都种了有数量不多的菜,平常只有苏珊和伍德的在家,所以也是够吃的。

    越发往前走,劈裂木头的声音越发清楚。原来不是击打木栓的声音,叶欢晴摇了摇头,把梦境忘记掉。

    在菜地的旁边有一个放木柴的架子,上面有一些劈好了的木柴和原样的原木。

    强和顾南正在比赛一般,两人分立在一个木桩面前,木桩上都个立着一截原木。

    刀剑不长眼,看到这么危险的境地,两三人都不敢再过去。

    两个人的力气巨大的,抡着斧头毫不犹豫地劈向了木桩上的原木。原木分在两半后掉落在旁边,又麻利地捡起其中的一块放上木桩,然后继续把它劈成两半,成了越来越细的木条。

    看着顾南动作也不差,心说他睡的比自己晚,起的比自己早,还这么精神抖擞,男人的精力都这么旺盛,难怪他们要肩负更多的义务和责任,能者多劳嘛。看看这两位勇士战乱绩如何。

    到底是强比较有经验,而且两人体格相当的,只是技巧上略胜一筹。拉比勇者无畏呀大喊,“强,强”

    不过那个旁边他们也早知道,有人过来了,所以马上就结束了那比谁的木材多的游戏。

    强和顾南各不相让,又互相服气,捏了拳头互相击打一两个,互捶肩膀。颇有些好兄弟的味道,伍德先生扬了扬手,邀请大家回屋。

    拉比一看到伍德先生,倒是老实许多。也不敢大声了,叶欢晴好笑呢,小孩子最会看眼色了,这么点小也乖巧下来。

    娜娜给强递了毛巾擦汗,叶欢晴光顾着和拉比玩,等顾南热气腾腾的过来,眼神不善的看着她问道:“我的呢?”

    “什么?”

    看到强手里的小毛巾好笑道,“那是拉比的,一股奶香味,你要吗?”

    顾南一愣,“用你的好了。”

    “我说,你有了孩子,就不管我了。”

    看到她千方百计的哄别人家的孩子开心,他就眼神黯淡,她开心就好,先这样吧。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愿力都下降了,要是叶欢晴会生下自己的宝宝,那她不是24小时守在孩子身边?顾南一时忘记自己也是个孩子奴,忘记和吉姆一起跑动游戏时的热切了。

    叶欢晴“哧”一声,随他去了,拉比柔软的小身子抱在怀里就满足的无以复加。不过呢看着顾南幽怨的眼神,汗珠子顺着他的脸流下来,到底是自己的爱人放心不下。

    推了他一下,“要洗就早些上去,别吹了凉风,大家都等你呢。”

    下楼前也不知道他在出大力,没经验呀,下回注意。

    拉比不懂呀,听了两人的话知道有说到她,可急了,“妈咪……”尖叫着引起妈妈注意,娜娜和强都停下脚等到叶欢晴走近了,才接了女儿过去,紧抱了拉比抱在怀里一阵亲吻,拉比惊喜的尖叫,才放过了女儿。

    顾南为自己卑微的存在感默哀,冲到楼上简单冲洗了一下就下来了,强拦住他说,“一会就爬山了,你还是要出汗的。一会太阳就出来了。”

    顾南和叶欢晴不信,看看外面,没有雾气,不过是阴天的灰白色。当然了,强是地头蛇土生土长的,看天气还是他老道一些。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皮特双手扶着祖玛走过来边说边笑着,昨天还不让人家扶呢,看来还是小孙子最讨老人喜欢。大家围坐在一起享用一顿美味的早餐就不多说了。

    餐具都在水池里,淋湿了水,苏珊忙说:“先把你们的午餐准备好,早些出发,这些等你们走了,我再慢慢洗。”说着,就走到烤箱旁,揭开一块白色巾子,走到旁边能闻到浓浓的麦香,那是一大块麦皮色的方形吐司。要认真点看还能看到热气吧,用料足,精心烘烤,只这么足都有满满的麦香感。

    “苏珊是你早上刚烤出来的吗?一天都晚,你都没有停过吧,太辛苦了。”

    “是呀,不过我很喜欢做这件事,要不要现在来一片?”苏珊的开心笑着,露出一口的白牙。没有什么比做好的食物受大欢迎来的更让人开心的了。

    准备这么多人的早餐又要忙之后的午餐和晚餐,一天只要做好这几顿饭就不用做别的了。何况还有若大的园子和菜地,还有农场吧。叶欢晴实在佩服苏珊拉扯大几个孩子,还要孝敬老人。新兰这里没有孝敬这一说,不过祖玛在哪家的吃住都很受尊敬,也就是幸福的晚年了。

    大家一字排开在中岛台上,各有工序,有切吐司的,有午餐肉的,强最嘴馋了,一定要煎几条培根,就着那丁点油再来煎几个鸡蛋。鸡蛋半生不熟,吃的时候怕是要流出黄的浓汁来,一下都很诱人。

    “对了,差点忘记了。”苏珊一拍手,打开一个浅蓝色的法玛磁锅子,夹出几条煮熟的玉米,想甜的很。拉比的眼睛都直了,“呀……呀”跟她的祖母抓了抓手指头,好像不对她一根对不起人一样。

    苏珊跟一般的祖母一样,最爱拿吃的哄孩子了,夹到她面前馋的孩子口水飞流直下三尺。娜娜眉头皱着,扯了两张给拉比擦干净。苏珊也不在意,那金黄的玉米颗颗皮亮饱满,不怪孩子喜欢。不过还冒着热气,就是苏珊都不敢直接用手去拿。

    “我的乖宝贝,呼呼,热的,会烫手,呼呼。”苏珊一边推开拉比的小手,一边又拉着她的小手靠近玉米去感受热气又避免她碰到烫到。拉比刷的收回了手,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苏珊,好像在说,“真的好热”一般。

    大家都被她逗笑了,她也不介意,学着苏珊的样子嘟着嘴,“呼……呼”

    不过她可控制不好自己的小嘴巴,撅起的小嘴里时不时一起喷出口水沫子落在玉米上。大家大笑,强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搂着他女儿的头,亲了她的头顶。

    “我的姑娘,我的小可怜,这根就是拉比的了,来亲一口。”

    “强,你小心些……”

    强手飞快的从苏珊的夹子上夺过玉米来,气的苏珊追打他都来不及,强长手一挥躲过苏珊的阻止,送到拉比的嘴上亲了一下。

    拉比一脸懵懂。不懂玩什么把戏,开心的大叫。

    拿着玩了这么一会了,早不那么热了,强的动作又快,就那么瞬间碰到又离开,哪里能烫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