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早睡
    等叶欢晴喝完这一杯,就跟苏珊道了晚安先上楼了。

    一看时间,才过了20点一点,叶欢晴坐在床上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么早睡,可以吗?”

    顾南很认真的看着她说,“我们可以做一些运动的,你懂的。”

    叶欢晴故做不懂,灵光一闪叫道,“对了,忘记给他们礼物了。”

    顾南依在门边,一条长腿弯在另一腿前点地道,“都在忙,谁有空要礼物呀。而且你都在小镇上买的,人家常买,不过是生活用品。回去后寄些特点来好了。”

    叶欢晴被这么一针见血戳的没了骨气,委了身子一脸苦相,“我买的时候怎么不提醒我?”

    “正好我可以穿,可以用,所以……”

    “……”

    “拿出来吧,我正好要去洗澡。”

    叶欢晴不开心呀不开心,暗生腹诽着,幽怨的看着顾南,不过人家也不急,一颗扣子一颗子的解开,露出混身结实的精肉,一条条一缕缕的,马上要解开皮带了。

    “那什么……”

    叶欢晴自言是老夫老妻了,不过这转身去给他拿衣服,是什么鬼?等她拿出来的时候,门口早没了人,地上散着几件衣服。就这随意的摆相,都有些性感诱惑。

    “我疯了……”这会没人,叶欢晴自在的倒在床上打滚,才不要给他收拾呢。乱务瑟,看他怎么收场,拉了被子盖着脸,笑红了脸。

    等顾南一身水气的出来,等不到老婆大人过来鸳鸯浴,或者体贴的送衣服过来,只能失望的找小女人算账。她却横尸被中,睡着了,小脸红扑扑的。就是把她翻身摆正,都弄不醒。其他想法就别提了。顾南特意捏了她的鼻子都不醒,实在不是装的,只能放过了。

    送两人的衣物下楼丢给洗衣机就不多说了,开了电脑就关了灯靠在窗边跟院子里的男人们一起工作着。

    剥皮有什么难的,何况是剥兔子皮,这种不见血的没什么压力,撒下人皮面具才更具挑战性。还好叶欢晴这会醒着了,看不到电脑上的屏光闪在黑暗中的顾南脸上,是什么表情。那才叫鬼魅魍魉。

    此刻,国内才下午3点半,与新兰时差5个小时。

    自己做饭总是没有去馆子里吃现成的来的容易,等三人酒足饭饱,又随意补个午觉,人生就圆满了。

    做为一个上班族,忙里能偷个闲,还睡个午觉,不就是神仙的日子嘛。

    徐飞其人,还算是个男人,没把这半天都睡过去。正要从这幸福的泥沼地里爬出来,看着苹果机里的字跟不认识似的,想不好挑哪个邮件先回复。

    “招聘出国游的专业人士一名,对接旅行社三家备选。一家可收购的”

    顾南的电话打来的很及时,徐飞麻利的点开手机。有活干,瞬间脑力清醒活力十足。

    “老大,新婚快乐!”

    “嗯。”

    “这什么反应,也太平淡了吧。欢晴呢,你不会惹她不高兴,今天你一个人睡吧。”

    顾南不悦的很,不过是从徐飞这小子跟他乱讲话开始的,他可不想好好的蜜月时光都浪费在他身上。就是看着老婆睡觉,什么都不干,也比跟他讲话强。

    “欧洲,或者北美线路,以农场为主,古老的城镇,老贵族,不走城堡路线。你看着办。”

    “你这个主意也太多了,全世界的项目都要给你做了不成,你现在是蜜月期,蜜月蜜月,relexok?”

    徐飞当然不乐意顾南左右言他,只谈工作,一点消息都不透露给他。哥们的老婆是欢雨的闺蜜,不问出点什么,跟欢雨怎么能说上话呢。

    “你把事情做好,我就可以放心的玩了。”

    “你出去玩,累的我半死,你好意思吗?”

    “你结婚,你也可以呀。”

    “滚,光奴隶我了,半点兄弟情谊都没有,女人都没有一个,结黄昏呐。”

    “你不工作,还有何用?”

    “……”徐飞倒吸一口凉气,心塞的很。顾南倒是来了精神。

    顾南站在三楼的阳台上,这边靠边大门的另一面,应该是没人能听到他讲电话的。看着满天星光,这个位置看星也很不错。

    瞅一下叶欢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漫漫长夜可怎么过呀。

    听对方没动静,是打击的太厉害了,无力还击了?顾南有点想摸鼻子的冲动,这种小动作在大学里就被他改掉了。对朋友这样讲话太无情了,顾南想了想,决定日行一善。

    “事业有成,还怕没女人,飞蛾扑火都不为过的。放心好了。”

    “你这张嘴,骂起人如刀割,哄起人来甜如蜜。”

    “正面攻击,反其道而行之,你这水平,话说怎么跟我成为朋友的?”

    徐飞只觉得中午吃的一顿美味都消化不良了,正好欢雨从客房里出来,挥挥手算是打了招呼收拾东西准备要离开的样子。徐飞赶紧补了一句,

    “算了算了,还是谈工作吧,要不朋友都没得做了。”

    欢雨看了徐飞一眼,也没停下手的动作,再不走到公司就要下班时间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是有什么事,突然又有这样的新动作?”

    “路上遇到朋友,提起了想了解一二,先做下准备工作,就算是烟雾弹也行。你觉得效力怎么样?”

    “你是玩八卦阵的高手,**阵你最擅长了。怎么做都不为过。欢晴是不是就是这么被你骗到的?”看着欢雨快收拾好了,好急的说了句真心话。欢雨终于又看了他一眼。一会是跟去公司还是再三挽留才好。是自己太笨,还是欢雨的心思太重油盐不进,好几个月了,毫无进展。

    “你跟欢雨在一起?”徐飞一句差点咬到舌头,好吧,顾南是个神人他早就知道的。

    “继续前面的话题。”

    “不用,做好回我电话。”

    顾南不容他拒绝,就打电话给欢雨。欢雨终于停了下来,听了几句话,也没说什么,只嗯嗯几声。接着就把电脑拿出来,重新摆开阵势,是要在这里呆下去了,开机的时间还去煮水泡茶。

    徐飞心里欢舞了一下,一生热血的放了消息出去找人。顾南这么给力,跟着他总会有一天帮他达成所愿的。只要欢雨对他有感觉,他总能等到的。他信他的感觉也没有错的。

    等小小拎了一大包东西拿钥匙打开门进来的时候,很是恍惚。徐飞和欢雨各自占客厅的一方阵营,或者是餐桌。东西不多,却是办公忙碌的架势,开放式厨房里水汽腾腾,听到开门的声音,欢雨正放下电脑去冲泡茶水。

    “什么时候出去的?”

    “吃的一堆骨头,不丢出去,那味道还能闻正好买了堆骨头自己煲汤,晚上也在这里吃了吧。”

    “嗯。”

    欢雨答的干脆,小小倒是惊讶了一下,你倒是客气一下呀,也没多想。自个在厨房里洗洗刷刷跟个小仆人似的。等一切弄好,歪倒在客厅里没个正形。

    徐飞撇嘴,跟欢雨差了十万八千里,配林理那个武夫正是合适,就是好久没见过他了。再发条消息骚扰一下去。

    “小小,晚上吃什么?”

    “骨头汤。”

    “还有什么?”

    “烫点青菜就好了。”

    “……”

    “小小,你不能这样,把你徐哥哥当牛养,当吃草哇。”

    “中午吃的最多的就是你了,你还说。”

    “我可是出了酒的,好喝吧。”客厅一角,一只橡木桶卧在那里。小小摇摇头,又不是她要的,徐飞非说八喜的啤酒不好喝,叫人送过来。好喝是好喝,就是那价格弄的大家喝的小心翼翼的就没有乐趣了。

    “你要早讲,送啤酒的时候多捎些进口牛排和黄皇蟹,可不就有你想吃的了呗。这会也不晚,或者你想吃撒,你定呗。”

    小小偷看欢雨在干吗,徐飞也探头看过去,欢雨送了两杯茶过来后,安静的坐在电脑前忙起来,一根白色的耳机线顺延着晃来一晃。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徐飞一想也是,小小又补了一句,“徐哥,你这看一步走一步的,实在没有远瞻性。你要是订酒前多问我们一句也好呀,不用那英国管家多跑一趟。就你这指一个地方打一枪的脾气,还真追不到女孩子。”

    徐飞一听,醍醐灌顶,猛的就醒了。小小笑笑的,倒回到沙发里。不过徐飞又凑到她身边的时候,小小又气个倒仰。

    “小小,徐哥也知道要走一步看三步,不过还没想到,你能不能指点一二呢。”

    小小也是闲的,要不也不会招这两人来家里,还招待一顿不算,还包晚餐,不过看样子有徐大少爷要给晚餐加菜了。

    顾南不知道有小小顶上帮他处理徐飞这个麻烦,有些人是天生缺根筋,教是教不会的。回复了公司的邮件,浏览了一下新闻,等院子里的灯来了,也才21点半。

    难怪有些海龟都要回国的,这个时间才是刚吃完饭,转战酒桌的时候。不过顾南早就远离那样的生活了。

    有妻万事足,看到叶欢晴睡的香甜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