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星空
    夜空很晴朗,辽阔的天幕上撒满了繁星,颗颗都那么璀璨亮丽,跟叶欢晴眨着眼睛。有些还闪出十字星芒,闪瞎叶欢晴的眼睛让人炫晕,好像在说,我美吗?

    如此夜晚,叶欢晴都陶醉在星空下了,抬手就想拿起一颗来,闪动着灵气,有比李白诗里“手可摘星晨”更近的距离。

    顾南的下巴顶着叶欢晴的头顶,四只脚搁在一起磕磕拌拌的叶欢晴也顾不上了,顾南只好拢了叶欢晴的两条细长腿夹在中间。

    顺好两人的手脚,顾南也不动了,不过这么大动作下来,两人的心跳都跳的厉害,靠在顾南怀里的叶欢晴有点难受。顾南的心跳特别强劲有力,跟个小鼓似的在胸膛里跳动着,颠着她的头。自己也在被翻腾的躺下来时,又惊又吓,也跳的厉害,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美景,才能心定冷静下来。

    也顾不上抱怨顾南了,告诉她一声不好吗,就喜欢这么动手动脚的。算了算了,了解他的心意就不说了。

    顾南只看着一条黑影闪过,她抬手捏着两指想取下一个来,这般幼稚可爱能与拉比比美了。无论叶欢晴怎么努力都不能得,顾南顺手抚着她的手,握住放下收在她的身上。

    “实在喜欢,就把那个第二锤了。”

    低沉的噪声震的耳朵里翁翁的,什么第二,叶欢晴一时没反应过来,偏了一下右耳。哦,那刚拍卖的钻石呀,哪能那么胡来。正了正头,还是满眼的星空好看,钻石那么硬,可是一下子能随便锤开的吗,就会哄她开心,一扭头也没空理他。

    夜色如墨,周围再空无一人,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人,如此星空下躺着看开舒服,就不愿意再动弹了,只有四只手缠在一起手指时不时勾动一下。

    叶欢晴也不是没在别处看过繁华的星空,如若不是来到这里,没有亲眼看到,真不敢相信新兰有世界上最清澈的天空。时间在这一刻都停了下来,定格。等叶欢晴恍愰过后,再看时变换着不同的颜色,这晚上还能换不同的颜色?这也太神奇了。

    叶欢晴是做设计的,可不就比一般人的眼色更独到,自然发现了那么一丁点的颜色深浅差异,差一毫厘,失之千里。而且宇宙在转,地球也在自转,这么一会,星斗的位置也变了,加上像撒开的雪花一般,若有似无的雾气,又是另一番味道和气派。

    吸引着叶欢晴的眼眸,目不瑕接,怎么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变幻着呢。

    上帝好生偏爱这个地方,晚上还召集全宇宙的繁星过来聚会,不然去到那里感受这让人感慨的美景。

    躺下来的空间感,这么了阔,也是顾南没想到的。早就忙的忘记了这种生活,上一次看星空是上大学的时候了,真遥远。就是在城里,有灯光,有高楼,也是看不着的。

    “最佳观景点在另一个城市,改天带你去看。”顾南说话的时候,热气都呼在叶欢晴的耳朵上,暖暖的,叶欢晴有点痒的转头在他身上蹭了下。这个男人个子真高,这么躺着才到他的肩颈处。

    “不用了,让我呆一会,就这里了,不用刻意过去了。”

    顾南听出叶欢晴的嫌弃,手臂紧了紧,叶欢晴咧嘴笑,寂静无声,手指捏了捏他,才都静了一下。

    这刻安然无漾,有你就有全世界的感觉。

    顾南也觉得不错,不过这女人好半天不出声,又不动,抬手一摸脸,眼睛闭着,不会睡着了吧。捏下脸蛋都没反应,顾南一手挡着脸,一手揽腰坐立起来。双腿一盘,形成了一个莲花座,叶欢晴跟着动,睡的晕天不知黑夜的。

    顾南“哧”一声笑了,好在她没生在农家,别说做农活了,就是来这么玩一下,就困成这样。正打算抱回去,她倒是睡了,咋一睁开大眼睛,一片星空,“真美呀……”

    顾南一听,这是还有些迷糊了,又感慨一番。

    叶欢晴可不是就是刚睡醒,还迷糊着呢,躲过顾南的大手在脸上摸来摸去,叶欢晴才想起来身在何处,后知后觉知道不对呀,刚刚那话说的跟第一回见着似的。

    真是睡傻了,却不能说呀,心里暗暗懊恼着。反正这么美,再夸一夸,也很正常。

    “舍不得走了,要不明天再住一天。”

    “这么好看,百看不腻。”

    “你也就是没看过,才这么兴奋。常住就没什么稀罕了。”

    叶欢晴不以为然,也不会跟他争下去。

    搂了叶欢晴揽在怀里,“没风也凉,别感冒了。”

    “嗯嗯,不过,说是还要去个什么农场的,不去了吗?”

    当自己是小孩子一样叮嘱着,好吧好吧,既然顾南这样细致叶欢晴只好迎身而上靠在他怀里要好处。

    “看你那么喜欢种植,听褚禾说起来,就打算买一个给你玩一玩,不过你这看样子什么都做不了呀。”

    “谁说的,”才一开口又底气不足,“真要买了,你打算把我当牛使不成?”

    顾南好笑,就不提她“牛使”和“牛屎”的难听了,夫不嫌妻愚蠢。

    “那要农场的乐趣何在,若是只来玩玩,周末农家乐就好了。不用自己买一个。”叶欢晴本来也不支持,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听他安排就是了。

    “那可不可以,一会回去给我一杯温开水,里面放一片柠檬?”

    “一片?没问题。两片也可以。”

    叶欢晴好笑,没说什么,心里也记着他的好,这是真疼自己。说说笑笑的,加上一来一回过了一个小时,消食的差不多了,挽了他的胳膊离开。

    “晚上跟露西讲电话,卡尔好了许多,不过吉姆知道我们来了这里,闹的厉害。”

    顾南就知道叶欢晴不会放下卡尔,褚禾也是这么想的才赶着两人离开,不过才不到24小时叶欢晴就又打电话回去,又惹出新麻烦,褚禾要抓狂了吧。顾南笑笑的不说话。叶欢晴就一直说下去,要不然这里实在是太宁静了。

    等到快回到房子那边的时候,远远还能看到探照灯没有关。

    “他们不会是想搞一个晚上吧,又不是要交货给客户。”

    “下个月,这里会有秋猎,不光要猎枪打兔子,还要取下毛皮准备冬衣,肉类处理干净并烤好,请大家品尝。”

    “吉姆应该会很喜欢。”

    叶欢晴只是问问,顾南不答却反问,“你喜欢吗?”

    “强的家里人都挺好的,应该能找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做。不过为了秋猎留这么久,不至于吧,你很喜欢找猎吗?他们现在也没有吃兔肉的习惯了。”

    “为了吸引更多的观光客,走传统路线吧。”

    叶欢晴也点点头,今天为止还没有看到强家的产业也没有时间问一问,不晓得生意不好是全镇的问题,还只是强父亲家这样。旅游行业就是这样,没客人时空荡荡的,有客人的时候忙的要死,又很多小问题。

    “你先睡吧,我去给你倒水。”

    “哪里就那么困了,时间还好。我陪你一起。”想起来顾南是给自己倒水,却说是陪他,叶欢晴又好笑起来。

    祖玛还在客厅里,电视已经关了,关躺在一个藤式的摇椅上,盖着毯子。不过还是担心这样睡的不舒服。叶欢晴有点犹豫看着顾南小声的说,“怎么睡在这里了,要不要送她回房间?”

    顾南看到厨房还有灯光,指了指领她一起过去。想来苏珊是还没去休息,正坐在厨房后门边的高脚凳上,面前放着一本开着的书,旁边有一只红酒杯,旁边有一个小碟子,两块果肉,几颗小果子有红色也有紫色。

    看到他们进来,起身过来,拉下加着的眼镜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叶欢晴笑笑的跟苏珊解释,说道:“星空很漂亮,有点渴了,所以回来了。”

    苏珊听到要转身去准备,“我来吧。”

    顾南腿长两步就走到水池边,“我煮点茶水给她,你要吗?”

    顾南晚上做了那道兔肉条,跟苏珊已经很熟了,而且厨房也比较了解了。基本上常用的东西也都在台面上。

    顾南已经拿起白色法玛水壶接上了水,“给我两片柠檬好了。”

    叶欢晴也跟着苏珊,想自己来,呆在一边怕又瞌睡起来。这体力比起苏珊和娜娜也太差了。苏珊哪里愿意她动手,她才提起祖玛在客厅睡着的事。

    “老人家容易睡一会,醒一会,她一定要等着他们弄完。”说着指了指院子里的灯光。

    就着微微的火声和水声,顾南问起打猎的事情。

    “这边不光有兔子,还可以打到野猎,偶尔会有狐狸。你们住的久,看伍德有空就带你们去。他的那些宝贝,总是要拿起来用用才好。”

    叶欢晴和顾南对视一眼,左右错开,都暗笑苏珊也不喜欢这种暴力。不过传统的名义面前,加上兔子实在是太多,影响农业生产是事实,就没有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