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礼物
    叶欢晴想起身让座被娜娜按下,径直靠在后门边,边笑跟两人讲起话来,“送祖玛过去客厅坐着,一会怕是要睡了,是跟着门德叔叔回镇上,还是今天就留在这边?她呀,别看年经那么大了,记性却真真好,想了好几个方子,还想起了小时候吃过老人做的兔肉,说是要都做一做,试试看。”

    苏珊听了一会点点,说道:“就留在这边吧,好久不看到拉比了,等你们走了再送过去。正好有那么些肉才新弄来的,如果你们愿意试一下,也不会浪费了。”

    聊了一会,院子另一边射来一道灯光,叶欢晴扭头去看,娜娜倒是把手里的杯子放在一边的窗台上,走多了几步过去看了会。

    回来说道:“院里的灯开了,今天他们怕是要把皮都取下来。”

    苏珊点头也算是跟叶欢晴介绍一二吧,“当然是早些取下来好,再久都硬的拔不下来了。我们这里还算好的。其他地方直接都埋了。”

    咋这么一听,只觉得好可惜好浪费。

    门德领了两个孩子过来跟大家说再见。顾南在旁边,强和伍德先生,还有皮特却不见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孩子们还要上学,明天见。已经跟伍德说过再见了。”原来那三父子已经先行一步干活去了。

    四只猎狗也围着两个小男孩身边跟着拌手拌脚的,害的两人差点走不过来。叶欢晴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几个小机灵鬼,怕是还没吃上晚餐吧,之前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老实的一点都没有叫唤。叶欢晴蹲下去摸摸头,他们急切的到处嗅来嗅去,看叶欢晴蹲下来以为有吃的呢,找不着之后马上就转了其他方向。

    门德和苏珊在狗叫声中聊了几句,要往前厅那边送出去,小孩子拿着食盒跟叶欢晴摇一摇。叶欢晴也笑,看来他们很喜欢今天做的兔肉,要不再多一些,吉姆那几个小孩子也会喜欢吧。就是不知道露西安抚好了三个孩子没有,要是褚禾回家来,看到吵成一片,或者吉姆堵气不吃饭,就麻烦了。

    叶欢晴抬手抓了下额头,好像她就能预见到这些一样。看来多做点好吃的哄哄孩子们才行,她也可以帮忙的。

    苏珊和娜娜跟上去送,才走到餐厅,就听到拉比扯开了噪子大哭。这般吵闹,如何是好,等大家过去,看到睡的头发有些乱乱的孩子站在婴儿床里,抓着木栏杆好生可怜。小嘴扁着,大人过来的快倒是不哭了,却是眼角挂着两滴眼睛。祖玛也正踩着小碎步过来呢,嘴里还念叨着,“甜心,我来了我来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将出马可不能小瞧了。不过她都要好生扶着,苏珊扶了祖玛回去坐,娜娜抱起拉比小声的哄着。小男孩拉着祖玛的手,轻糥的问要不要去自己家住,祖玛摸摸孩子的头,亲了亲他的额头。小声的说着什么,孩子点点头,跟着大人走出门外。

    外面已经开了好些半高的柱灯,小灌木丛围起的院子外,有些还矮小却也很光亮的灯照的很清楚。加上院子的那边的探照灯这会更加亮了,猛一看幻如白昼。

    门德开了车过来,开了车亮,才看到一条路向远伸出去,模糊间知道方向。

    两个孩子打开车门让狗狗们跳上去,自己也坐好,才从车窗探出头来,都跟叶欢晴和顾南挥手再见。

    等车亮远了些,苏珊才回厨房继续收拾,勤快的女人眼里总有活计,娜娜抱拉比上楼,叶欢晴心说孩子晚上没吃饭呢。

    苏珊临走的时候,还推了推叶欢晴和顾南,娜娜也笑笑的表示这是个好主意,拉比还一脸的魂神不在的初醒模样,苏珊空抬了手推推他们,“去走走,别太远就是了。”

    等她们婆媳两人都上了台阶进了屋子,关门的声音有点醒。两人冷清的站在院子里,好生安静,没有草响虫鸣。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顾南盯着叶欢晴,叶欢晴眼前飘过无数黑线,“大家都在忙,我们去走走?这样好吗?”

    “客随主便。”说着就拉着她的手,走了。

    就是客厅里的祖玛跟有千里耳似的,撩了窗帘一角,笑咪咪的也抬手往外送他们似的,示意走走。

    顾南一拉,叶欢晴哪里顶得住他的力气,可不就给拉了一个趔趄。

    叶欢晴一急,话就脱口而出,“急什么,又没有狗在追你。”

    “要追,也不追你。”

    叶欢晴被顾南幼稚的反应气极,说道:“是,是,是,知道你是大厨,就算有狗来,也是追你,不追我。看到狗狗不喜欢我,你就这般得意?”

    顾南径直向前,也不回应,叶欢晴看向前方一片黑有什么好去的,顿时拉住他的右手不肯走了。以前在家也不是没有饭后散步过,有时睡不着,半夜也走动过一两回。

    若是在家里别墅外面,一是知道会车来车往,就是半夜一两点钟,偶尔也会有人有车经过。二是至少有路灯,还有监控摄像头。

    这边?

    方圆百里,有没有第二户人家?

    就是现在问一下叶欢晴,这门口百米内,有些什么,有没有水沟,有没有小树之类的,她都答不上来。

    之前来回开车走过一遍,她都说不出来。她可不想走进那未知的黑暗里。就是有顾南陪着,她也不愿意。

    顾南转过来看叶欢晴跟小孩子耍赖一般,不肯再走,好笑的看着她。这会走的离房子有点远了,昏黄的灯光就不那么有用了。算是能看到认出是他的脸,一点逗小狗的意思,叶欢晴给了他个白眼,也不管他看不看的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走了这么远,顾南的腿真长。叶欢晴心累,越发不愿意走动了。

    “怕了?”

    “有什么好怕的?”

    是什么都没有,所以没什么怕的。这倒也没说假话,叶欢晴心里跟自己打气。不过末明的未知,还是有那么的一点吓人的。

    “不怕,就跟上。”顾南加上一只大手想拖走叶欢晴,她哪里肯,越发警醒,难道要在这里收拾自己,那就太小人了。不过男人的手到底是给了她更多的安全感,顾南也不会真怎么样她,就不愿意顺着他的意,别扭着。

    顾南只好回身来从叶欢晴的膝盖处搂抱起她来,“再走远一点,没有灯光了,我送你个礼物。”

    叶欢晴的尖叫,因为夜里的冷空气进了噪子眼噎的出不来声。因为了突然离地三尺,心跳失重的厉害,狂跳不至。叶欢晴个子不算高,顾南跟抱孩子似的抱起来却没法跟小孩子一样依靠在他怀里,本来就又羞又燥的,又这么四处无着落的感觉。还是怕强他们听见,两手也无处安放,捂了嘴巴,咬着牙,心想着一会等顾南放她下来,要好好咬他一口才是。

    等着顾南放了她下来,也不管周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管顾南看不看的到两眼瞪着顾南,嗔道:“你干嘛呢?吓我一跳?”到底是夜色寂静,知道离房子远也不敢大声,顾南看她的样子偷笑。顾南自顾自的一手撑地坐下来,伸手给叶欢晴。

    叶欢晴站着不动,等适应了夜色,倒是能着些景,不清楚罢了。

    “你想买农场?”

    “呃……没有,……不是你想买吗?”

    叶欢晴想起顾南提过一句,又想起点事情好笑起来,“你不是早上才处理好钻石的事吗?你到底有多少钱,这么随便霍霍?”

    “听到给你买农场就笑了?”

    “怎么会,明明是你想买,别又扯到我头上。”

    顾南也不说话,两手相交垫在脑后倒是睡在了草地上。

    叶欢晴看不清,也能感觉到顾南的注视,这么远的距离,叶欢晴不舒服,正左顾右盼查看方向,打算自己回去,看顾南什么时候会发现。

    “这么说,你不喜欢那颗钻石?”

    语气有点低沉,叶欢晴的注意力才回到地上那个人身上。不会生气了吧?哪句话说错了。叶欢晴这点特别好,有问题总会先找找原因。费神花钱讨老婆欢心,就算是买错了,也不能怪人家不是。既然这样想了,就不好在站着居高临下的跟他说话了。

    叶欢晴蹲了下来,跟在顾南身边,小声说,“怎么会,主要是太贵了,已经用了那么多钱,再买农场,怕是跟股东没办法交待吧。”

    顾南听了这话,很满意叶欢晴的态度和靠向自己的行径,若是再主动些就更好了。顾南抽出一只手来,展开臂膀,“你也躺下来吧。”

    “地上凉。”

    “那你躺到我身上来。”

    “……”

    叶欢晴气闷,才说了两句正经话,又开始颠三倒四了。刚要起身,也不知道顾南是怎么使力的,就睡倒在他的怀里。两只长手还缠绕在她上,不让她掉下来,又没有更多的动作。叶欢晴本有些习惯顾南时不时会动手,只要不过分也还好,他不动,她就安心下来。等能静下心来,才惊叹了一声。

    “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