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喝酒吗
    顾南只是弯了下嘴角,手下却不停,不过看着窗外夜色越来越浓,也是有些着急起来,这个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快些了。

    按了耳根,然后随着光洁的颈项要延伸到了两肩。修长的手指能触摸到单薄的锁内叶欢晴的锁骨窝,顾南低头却什么都看不到,深遂的眼窝暗了暗,看来晚餐要给她多加点量才是。心里一气,手上就力气大了些,顾南混然不觉,许多几次按压,差点弄的叶欢晴疼醒过来。

    “啊……”,好吧,叶欢晴疼的叫了出来。顾南的手一缩,心偷跳了一拍,好心办坏事,完蛋了。祖玛也听到了,转过来看看。顾南心说,明明叶欢晴更怕自己才对,之前在自己跟前怯生生的样子浮现眼前。找到这么好的理由就安心下来,只是刚刚按的那里,更加坚硬如石,才会用力。如此之坚硬,不用力怎么会有效果呢?

    顾南用大了几下力气,果然是你强则弱,身体本能的怕疼想躲都躲不开。惊醒之间,心说是谁呀?

    “呀……”来不及转身,女生的娇弱怎么能抵抗的住顾南两手坚硬如钢爪之力马上就松,驰了下来。只是力气之大,叶欢晴就彻底醒了。

    除了她老公,谁能这么“好心”“服务”于她?就是这力度,也太疼了吧。

    叶欢晴委屈的眼泪花花的,老公,你这是公报私仇吗?

    顾南凉凉的打量叶欢晴的眼神,这是什么表情,给你安磨了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不能抱怨的。

    叶欢晴也无力反抗,安全给大力士按成了一团棉花,没力气了。心里只默默飘过一句话,相煎何太急。

    祖玛亲眼看着顾南,这样揉捏自己的老婆。就在那边一直笑,一脸青梅竹马呀,恩爱甜蜜很开心的样子,还俏皮的跟顾南挤眼睛,心领神会的知道他这是在疼爱老婆呢。也不说话,津津乐道于此。

    叶欢晴小睡了一会,猛的受了外力突然一醒,有点蒙。在虚空飘渺游荡了一下,也就那么一下,马上就身转回来。在温暖的客厅,只知道有人在拍她的肩膀,急忙转头一看,原来是顾南。

    莫名又紧张的神情,看到他委屈的泪如泉涌。身上的痛,是真疼。受的惊吓,也是真的吓到。却不好说了来。

    好在,知道他不是故意弄疼她,身心松散下来也确实舒服,就不计较了马上就要绽笑如花,“怎么,忙完了吗?”

    “还没有呢,先吃饭。”

    “哦。”

    叶欢晴一顿,顺势还做了撑起两只纤细的胳膊伸向前,小蛮腰一弯,然后就差不多快碰到顾南。忽然顾南眼前一亮了,这般放肆妖娆的姿态,让顾南看的一愣,一分谨慎,三分坦然,六分信任,也就是因为在自己面前吧。

    若是换一个人,叶欢晴就不敢这样子随意了。

    你看,祖玛转头去看电视,之后他们听到两人说话,听到有动静反过头来看的时候,叶欢晴马上就收回伸出去的张牙舞爪的手,就收了回来。

    “啊……,呵呵……”还特别不好意思的傻笑两声,转移祖玛的注意力。

    顾南看到叶欢晴的手在头顶灯光里,晶莹剔透,且伸到自己眼跟前,不做点什么,对不起这神来之势,趁着她没回过神来已经在她收势之前轻轻吻了一下那纤细白皙的手指。

    “啊……”

    叶欢晴马上转回头来,吓了她一跳,那温热湿软的一下心跳都停了。转头又太快,后怕脖子给拧断了。心里欲哭无泪,顾南倒是笑了,“晚饭好了,我去叫他们。”

    “嗯。”

    叶欢晴小小怨念,看对面还对她笑眯眯地老太太,之前对她就一见如故的样子,拉着手都不愿意放开,之后也每次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叶欢晴就当她没看到顾南的小动作好了,实在不能确定人家有没有看到,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在手里有个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哦,原来是拉比的小手。还有差点忘记了还有个孩子在身边,要命要命,怎么会在照顾孩子的时候睡着了?还好孩子稳稳地睡在沙发中间靠里的位置,万一就是这么一瞌睡的时候掉下去可怎么办?

    叶欢晴心想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照顾好孩子是一份说不清楚的天大的责任。想把孩子抱起来,看她睡的那么熟,小嘴抿了一下,嚼了嚼,不知道还是在回味什么美味呢?还是在梦里吃到了好的东西。

    晚饭做好了,娜娜应该会过来吧,叶欢晴也就不打算把孩子抱过去了。

    外院里的探照灯终于灭了,男人们都要回来了,有脚步声过来。

    “祖玛,晴晴,晚饭好了,过来这边用餐吧。”

    苏珊笑盈盈的过来,人未到,音容笑貌已至,进了客厅,手也伸了过来,一手邀请请叶欢晴过去,二是要扶祖玛过去。

    祖玛是个老小孩子,手仗都还没有开始用,怎么会愿意让人扶着呢。也不说去推开苏珊,稳稳的站起来,小碎步的移动着,特意绕开苏珊伸过来的手。低头认真走开,别提多可爱了。娜娜跟叶欢晴看到,笑而不语,苏珊习以为常,在后面跟着,临了还跟叶欢晴招手,要叫她快来。叶欢晴轻轻点头。

    “辛苦你了,她很调皮吧。”

    “很乖,很快就睡着了。”

    娜娜顺了顺额前的发丝,跟叶欢晴感谢起来,叶欢晴哪里好意思承人家的情。真的没有做什么,拉比那么可爱跟个洋娃娃似的。娜娜抱了孩子,一手扶了拉比的后背,让孩子靠在她的肩头。

    叶欢晴还担心娜娜一会怎么吃饭,跟着走了没有几步,到了楼梯间的地方,娜娜却弯腰把孩子放到了一个婴儿床里,拉比肯定是不愿意睡那凉着地方,其实也有垫黄色的卡通毯,不过到底是没有之前睡过的地方温暖,更没有母亲的怀抱舒适了,小抗议的蹬了几个小脚,就安睡下来。

    娜娜打开一张小毯盖好孩子,挽了叶欢晴过去餐厅。

    “饿不饿,想吃牛排还是羊排?”

    “呃……”

    叶欢晴刚醒没什么胃口,心说什么都好。不过都要开饭了,还问这话,是准备了多少吃食,还能再选呀,准备太多好生辛苦的。

    还来不及欣赏餐厅里复古的大餐桌,男人们从另一个门涌了进来,先前若大的餐厅,被这些高大的男人瞬间占满,一点不觉得空旷了。

    男人们去旁边的洗手,苏珊和娜娜还有两个小男孩子各端了两份餐盘进来,小牛排的椒香味马上飘了过来。叶欢晴才有了些馋了,跟着过去帮忙,顾南却端了一份好大的青铜盘过来,上面的整只烤排滋滋响,闻不出来是什么。

    叶欢晴自带疑问的看着顾南,他一咧笑意什么都没说。叶欢晴只好拎了两蓝子面包和水果沙拉过来。一会吃了,不就知道了,小气的男人。

    强也在忙着自开红酒,娜娜说那是门德叔叔家自已酿的,新酒所以不用醒太早。叶欢晴倒没什么兴趣。她自从准备养好身体要宝宝起,早就停了酒,这会去榨果汁,会不会太麻烦了。正想着,顾南棒了一个玻璃罐子过来,给叶欢晴倒在酒杯里,也是鲜艳如红酒一般,强自然要问,“那是什么?”

    顾南笑笑不说话,还问娜娜,“你喝酒吗?”

    娜娜笑了笑只摇头,顾南倒是绕过去给她也倒了一杯想来就不是红酒了。叶欢晴好奇的拿起来闻闻,新鲜甘咧的葡萄汁,还有些香甜的,不知道是什么。又瞅瞅水果沙拉里有什么,刻意的弄些东西,不是顾南的所为。他自己的吃食要求高,不过对朋友向来稳中带有和善,肯定不好意思麻烦苏珊和娜娜找些冰箱里没有的东西来照顾自己的。

    两个小男孩子一直围着顾南打转,看到这些自然要来凑趣,苏珊也推了自己的杯子过来,“能给我一些吗?我也尝尝。”

    顾南自然乐意,强佯装不开心,红酒塞子拉出一半来了,大喊,“那我还开酒吗?”

    他的父亲也不说话,坐在首位,静静的等着。叶欢晴自然看了一眼,就看向他旁边的祖玛和门德叔叔。

    这位伍德叔叔很严谨,很有一些城堡里的老贵族的气势。叶欢晴是没见过贵族了,不过那冷咧的气势,就是他了。

    再瞅瞅两边墙上四头超大麋鹿角,相对而望,不是一般世家能有这样的东西吧。双目铮有伸,毛发纤毫必现,伸出墙壁外有快一米长,好在餐厅又大又开阔,不至担心会掉下来砸到自己。

    有多大多开阔呢,这么些人小声的说话,苏珊和孩子们又陆续拿了好些吃的东西过来。叶欢晴也边帮着放置,边打量着。之前没有参考过,就跟着强去兔子洞了,所以回来后呆在这栋木房子里,总有让她惊叹的家什小物。

    就算小小在旁边说可能是新做的,也想来没有家底是置办不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