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劳作
    “馋了?”

    “没有,难道那么多兔子皮毛做大衣不成?”

    “你想要不成?”

    叶欢晴一愣,摇摇头。

    “那就别操心了,我是带你来玩的,少想些有的没有。”

    “这不用膝盖想也知道,总要为点什么吧。跪下去那么累,还得再抓爬起来。”

    如此反复,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顾南知道叶欢晴还计较两位老大人跪下去解开兔子的事。

    “哧,都叫你不要操心了,这是传统,要不然,你以为他们怎么会想到这个法子来捉兔子。”

    这点到是叫叶欢晴同意的一点反驳的话都没有,就收了声。

    “看,有跑掉一只。”

    叶欢晴纤手一指,顾南转身过去,那兔子跑到一尺来高的网子处照样会被网到。网外的猎狗跳进来,咬住或者拖住等到主人过来就行。

    “能知道跳过网子的,就是成精了。”

    顾南笑笑的转回头来,叶欢晴也认同的点头。

    偶尔有从洞里跑出来的兔子,好巧不巧的能从尺网处跳过的话,就可以往四处跑掉,当然如果能跑的过猎狗的话。

    “这逃命还真是困难。”

    没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知道兔子的他弹跳能力这么高。就算有这样的能力,还要增加多种因素,才能逃掉,就差用滴水不漏来形容这场围捕了。

    看叶欢晴因为围场里的生死逃亡看的专注,只要她不为兔子的死亡伤神。他也懒得带她离开。出来玩,不就是要见识各种各样吗。顾南正要坐找个地方坐下,强朝这边招手,叶欢晴示意他看,她也跟上。

    那边已经开始收拾了。叶欢晴去给孩子们帮忙。小男孩看到她过来,主动把两只貂递了给她。这般信任肯定是不能辜负了,叶欢晴也乐意接下这个差使。

    叶欢晴一手拖了一只,心里暗暗称这家伙是个欺软怕强的东西,之前咬那只肥兔子的时候凶猛厉害,到了人的手里就这么乖巧听话了。她都不是

    不细看差点找不到,两只黑色的眼睛圆溜有神。眼睛周围的毛色更浅一些,形成了眼圈。好在不是跟熊猫一般的黑眼睛。这货很老实,没有转来转去,要不是亲眼所见,哪个想象他能拖住比他重五倍的大肥兔子呀。

    “貂也不可貌像呀”叶欢晴抚摸着这两只小家伙,嘟嘟自语着。都那么能干,就算是名不副实也不算是个狡猾东西。很瘦很软,而且尾巴也很长,赶上身体的三分之二了。

    油光水滑的毛皮,也不知道这货好不好养,有这抓兔子的本事倒也是件好事。而且脖子上还扣着三公分来宽的皮圈,就跟家养的猎狗们带的这样的,弄的跟工作服似的。叶欢晴想到这个,就笑了起来。大家都在忙,也没人管她。。

    娜娜站到离兔子洞远些,唤了几只猎狗跟在自己身边,叶欢晴也跟了过去,四驱车都停在那边,也没找着装这两只黄白功臣的箱子。

    “这个放哪里?”

    “他们都是跟着孩子们的,你稍等等。”

    “好吧,我还说过去帮忙呢。”

    “不用了,搬兔子可是力气活。”

    叶欢晴就不言语了。

    太阳这会快落没了,只看到天边有点点桔色的尾巴还渲染着。除了那边还有些光亮,这身后都有些灰了,看男人们和男孩子们,就是黑色的活动剪影了。生动的劳动画面,唉,玉树林风的顾总裁也会有一天跟劳动这件事挂上勾,说不出可得让人不信,又会笑话死。

    顾南若是拿起锄头来会是什么样?

    趁着他不在,叶欢晴脑补着那顾南干农活的画面,乐不可支。娜娜和拉比看着她也面面相虚。

    “你们这边的地外国人可以买吗?”

    “呃,这个不太清楚。”

    “好吧,那晚上我们吃什么?”

    显示这个问题许多,娜娜还很客气的问叶欢晴想吃什么,只要有材料都会尽力满足。叶欢晴满意的笑笑,不说吃到什么吧,这心意就很好。

    男人们都回来了,每个手里都满满的,几个大男人还又回去搬运了一趟才算算。每辆车上也挂了好多,晃晃荡荡的就回去了。

    两位老大人拍了拍一身泥土的,三三两两的挂在车上就可以带走了。

    小时候一直养只小兔子,妈妈生病,一直没机会,刚到兔子洞的时候叶欢晴也有些于心不忍。看到现在旁边地上摆了一地的兔子,叶欢晴还是忍不住小心的跟顾南说道:“这么可爱。”就是死掉了,都不动了,也没什么惊恐吓人的样子。还是萌萌的,说不好有哪一只是装死,下一秒就有某一只会跳跃起来跑掉。

    顾南拍拍她的后背,“看后面。”

    叶欢晴转过头来看,“没什么呀。”

    顾南一指,“仔细点。”

    叶欢晴心说怎么了,顾南指着他们后方的,刚刚战斗过的兔子洞,刚刚才收场完毕,离开的洞口或者是洞外站了好多是兔子。因为天色越发的灰暗起来,只能借着黑色动来动去的一团,知道那是兔子。

    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叶欢晴无语了。

    “这是有多嚣张啊,我们都还没走,他们就出来了,而且这么多。”

    顾南就笑了,知道叶欢晴是没有多愤恨,不过对于兔子的同情肯定是淡了许多的。

    联想到老爷子说抓这些兔子不是为了吃肉,为了皮毛的可能性也好小,实在是太麻烦了。那就是为了草地罗,之前那地被兔子挖的千创百洞的,实在是应该要多抓一些才是。

    因为死亡的担心一下子去了好多。

    满载而归的心情总是好的。

    等大家回到了家里,车子开到车库旁边与另一个仓库的夹角,男人们从车上卸下了所有的兔子,领到了后院去搬运。先到那边的人,开了一个好亮的灯,亮的刺眼。小孩子过来接走了两只貂回了主屋。叶欢晴想帮忙,顾南不让,娜娜也叫她一起走。

    “一会我要帮苏珊做晚饭,你能帮我照顾一下拉比吗?”

    “当然没有问题,等我洗洗吧,身上脏的厉害。”

    “我们也要洗的,兔子住过的洞穴其实很脏的。”

    “对的,小孩子抵抗力弱,有没有会传染给人的病毒。一大家子吃住都在那里,肯定不少的细菌。”

    娜娜被这样的形容逗笑,苏珊正好迎出来,手上可能正忙着什么,又红又湿的样子。

    “我的宝贝,拉比,回来了。”苏珊跟拉比亲亲,知道孩子刚回来,就是这么个亲呢动作,也让拉比开心的笑,口水拉出银色的丝。

    “会不会辛苦?先上去洗洗,晩饭一会就好了。”

    苏珊问娜娜和叶欢晴,叶欢晴都不知道了,她纯粹是去玩了一回。去了客厅看到老祖玛在那里玩纸牌,听到开门的声音,笑眯眯的看孙辈们回来招了招手,娜娜走了过去,跟祖玛了一下今天的收获,也说了要上去洗澡的事。祖玛和蔼的招招手,让大家去。

    娜娜跟叶欢晴上楼边讲兔子有很多病菌的,所以出发前留了换洗的衣物。带叶欢晴上了三楼,介绍了一下三楼两个房间中间的卫生间。因为是两间客房,在另一间没人住的情况下,也相当于是他们独用的,毕竟没有其他会上来了。

    洗了两次手,才敢进房间找换洗的衣服。国外住木头房子很舒服,冬暖夏凉,不过有一点不好。如果有这些脏东西带回来,更容易孳生细菌。要是卫生间在房间里,叶欢晴都想脱掉外衣清洗干净再来换衣服才好。条件有限,只好卷起袖子和裤管才行。

    回到家里,因为顾南还要帮忙整理兔子,叶欢晴从窗口看了一下外院那边亮的跟探照灯似的地方。人影闪动着,几个大男人在忙着,叶欢晴撇了撇嘴。男人就是对这些血腥的事特别感兴趣,一会记得叫他记得洗澡才行。

    想着还要帮着娜娜照顾拉比,两母子还在外面等着,叶欢晴只简单的洗干净头发和身上,用厚毛巾拍干水分就完了,头发都没有来的及吹干。

    下了二楼敲敲娜娜的房间,娜娜开了门,看她换了衣服,也洗了个战斗澡。拉比在地毯上爬着,也跟了过来,想必是要帮忙开门。

    看到孩子,心情就好。叶欢晴都想马上把孩子抱在怀里才行。

    “别抱在怀里,她身上脏的很。”娜娜自然看的出来叶欢晴眼里的闪动,眨了几下眼睛,“这里有吹风筒。你先用着,我进去帮拉比洗澡。”

    “不着急,孩子重要,一会给她洗完,我照看她的时候再吹吧。”

    娜娜是个干脆的人,也不多说,请叶欢晴帮忙把拉比抱进来。

    叶欢晴默默点头把刚换的衣服和裤子双卷起来,拉比坐在地上表示不服我哪里脏了,我还是个乖宝宝的模样想去咬着小手,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叶欢晴。叶欢晴的心都化成一潭水了。不过,好想打她手,谁知道她妈有没有先给她洗手。

    就算洗了,这么来回在房间的地毯上爬来爬去,这病菌是不是给来来回回擦干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