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兔子不吃
    放眼放去,这么大一片草茂繁盛的地方,本来就没什么人,可不是兔子的天堂。

    好在叶欢晴一向没把吃当作重要,也没有看到捉到这么多的兔子两眼冒精光。看娜娜也是,估计他们也只是把兔子当作一种很平常的食物,更多的怕是一种游戏。实在是这种捉兔子的方法,好厉害又简单。

    “这么边的兔子只有一个颜色吗?”

    “是呀,我听说别的地区倒是有白色的,不过雷瓦镇就只有这一种。”

    嗯,叶欢晴若有所思,可能这边的兔子更聪明吧。只有土灰色一种,要不是眼神好,这小家伙跑运的速度这么快,实在不容易发现。难怪有老话说动如脱兔,不过那柔软的毛皮若是用来做衣服的话,因为只有一个颜色,倒是省了许多事情。叶欢晴虽然没养过这个小可爱的,不过想来国内是有几种颜色的兔子的,黑色,白色,土灰。

    正聊着,男人们打呼小叫起来,叶欢晴扭头去看,就是几只猎狗也在他们身边又叫又跳的,好不热闹。

    娜娜也邀她过去,叶欢晴自然跟上。只是走过去了,都站在网外不再进去。叶欢晴一看娜娜停下,一想可能是怕是担心拉比,也跟着就不走了。叶欢晴正好奇,他们都围在一处,不知道做什么,不过,其他的洞口,离的叶欢晴和娜娜这边近些的地方。因为没有罩网子,倒是逃掉了两只。

    看着一个黑影从眼前飞过,叶欢晴自然是知道那是一只兔子了,看的目瞪口呆。看向娜娜,她也无能为力呀,还有些可惜的样子,想来她也是有看到的。叶欢晴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于是叶欢晴也闭起了嘴巴当作平常。心里暗想,自己也不是有多喜欢吃这野味,不过是没有见过罢了。娜娜经常来,这地方离她们家近,怕是跟自己家的没什么两样,自已跟丢了块肉似的,这会丢脸丢倒家了。

    顾南转头看过来,倒是看到顾南走了过来,伸手给她,“我带你过去看。”

    “是什么?”

    娜娜不过来,叶欢晴就欣喜的跟上马上问起。

    顾南也是好笑,“好大一只肥兔子。”

    叶欢晴就淡了三分兴趣了,不过是一只兔子嘛,有什么特别的吗?不过之前看到的,逃掉的,确实很瘦的样子。难怪他们捉了这么多,还不停手,原来是兔子没有几两肉呀。

    叶欢晴深不认为意,顾南却奇了,也不作声,只稳稳扶住她。洞多,这会天更黑一些了,踩空拐到脚就不好了。

    还没走近呢,就听到孩子般的哭声,叫的凄惨。叶欢晴有点发毛,“什么声音?”

    “过去看不就知道了?”

    这话说的,叶欢晴很不安,声音尖叫刺耳,原来对捕猎没什么的,有些讨厌起来。

    越近叫声越大,叶欢晴握着顾南的手也是紧了起来。

    走近一看,强的父亲正把一个孩子从洞口往外拖,叶欢晴吓出一身冷汗。以为孩子掉进去了,好在爷爷辈的在身边已经抓在手里了。不过这些叔叔们都围着笑是怎么个回事,难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吗?

    叶欢晴一脸的狐疑,顾南也不解释。叶欢晴看他们笑的欢,再加上狗叫,那婴孩子般的尖叫倒是是混在了里面。叶欢晴只打算看看就走开的,想来顾南这个大坏蛋,不敢真的给自己看什么血腥的事。又怕又怯的跟了过去。

    等洞里的孩子手臂出来,手里抓着一只好肥的兔子,可比之前在坡上看到过的肥硕。一只赶上之前的三只是有的。那孩子本就瘦弱,虽然有个七八岁的样子,倒是干不过那兔子一般。不过有这么一会了,倒是没有松手,也是厉害了。

    那么惨叫声就是兔子发出来的罗。不过之前捉了这么多只兔子了,为什么只有这一只叫唤的厉害,叶欢晴百思不得其解。

    结果免子被拖出洞口来,后腿上还拖着一只黄色的小动物。叶欢晴一时没看清,不过没有心里准备,吓了一跳。

    “就这,你还怕呀?没事,是他们家养的。”

    顾南始终站在叶欢晴的后面,给了她坚实的依靠,扶着叶欢晴的肩膀说道。叶欢晴又被羞辱了,不过在害怕之后,他在身边。就不跟他计较了,这般让人又爱又恨小气的男人。

    叶欢晴听顾南说是强家养的,就没那么怕了。转过来细看,到底不知道是什么,可没有看强家猎狗那么胆大。

    手上有些温软之物,叶欢晴低头一瞧,“呀……”

    另一个孩子正把一只像兔子一样,又瘦长细条,毛色发黄,又没耳朵的东西放在叶欢晴的手上。顾南没防备孩子调皮,叶欢晴一缩他就护了起来。孩子本是在一边嘻笑,听到叶欢晴的大声,倒是知道错了,马上敛了笑容,把那物收到背后护起来,跟叶欢晴说对不起,以为你想看的。

    听到孩子的话,叶欢晴也马上镇定了下来。孩子这么说,倒是自己胆小了。

    “你拿的是什么,再给我看看。“

    洞口那边,强正要从那黄白之物嘴里解开兔子的后腿,也顾不上这边的闹腾。顾南也在,总不会顾不好自己老婆的。

    叶欢晴离洞口远不好妨碍强,自是看不清,那孩子才巴巴的送过来。叶欢晴自责的狠不得打几下,这般没用呢。

    “它很乖的。”那孩子递到叶欢晴的面前,试探又小心的说着,叶欢晴是不信的。那般厉害的咬着那只肥兔子,就是那孩子都有些抓不住,可见战斗力不俗,怎么会乖。不过是对人没那么厉害吧。

    “你摸摸他。”

    叶欢晴本能的躲开的,孩子有点受伤。想来是他的心爱之物。叶欢晴为了不太打击孩子,其实心里还是怕的。不过人家这般推荐,至少是不会咬她,也伸了手接过来。就是太软了,越过害怕,好在还能控制的程度吧。

    拿近了看,发现这物怎么没有耳朵似的,再看实在小巧,怕是只有一截母指大小,隐在浓密的毛发里。手里这只比较黄,强手里那只就浅黄了许多近乎发白。咬着兔子的时候,倒是后座力实足,紧绷着小身体紧紧咬着一点不放过那只肥兔子,等强把它取了下来,转而递了过来,倒是乖巧绵弱了许多。

    皮特举了那肥兔子过来,不光肥硕,看的来体重也不轻呀,皮特一手抓着他的耳朵,一手半拖着,好像躯在皮特的怀里满满一怀似的。几只猎狗又叫又跳,跟自己打的猎物似的。再加上手上这两只黄白之物,效果更佳。

    叶欢晴知道这货比猎狗好用,就递给孩子。

    小男孩看叶欢晴没那么害怕了,还露出笑容,也高兴起来。接过手,跟叶欢晴介绍,举了黄黄的那只说,“这只叫乌拉,另一只叫保。”

    叶欢晴就越发笑意了,一听就是一只是公的一只是母的嘛。孩子看叶欢晴喜欢也不说什么,还把手伸进去兔子洞里,把网子在洞口整理好。顾南扶了叶欢晴退到洞口以外的地方,就没什么危险了,这会开始孩子们才跟叶欢晴熟悉起来,也靠过来聊天。告诉叶欢晴说那个叫貂,是专用用来捉兔子的。也不是靠它抓,没抓到之前,兔子害怕四处逃窜,就会从洞里跑出来,就会跑进网子里。之后的事,就是大家能看的的了。

    叶欢晴听的认真,孩子也讲的兴奋,跟叶欢晴分享两只貂的捕到兔子的丰功伟绩。那貂看起来也是乖乖的,软软的也不挣扎,就是绵软的不得了。也不叫的,黑眼珠子水润润的看着你,不卑不亢的看着你。一指来长的四肢,缓缓的伸一伸,缩一缩。要不,还以为他不会动嘛。

    一会看到保跑了出来,头伸出洞口又伸出网外,不知道找什么,四处嗅嗅。那孩子就跑过去把那保抓了出来,看了看几个洞口,又找了一个洞口,把保放了进去。

    叶欢晴好奇,向那个孩子招了招手,他还还笑了一下,然后还是乖乖的过来了。

    叶欢晴看的出他很高兴,然后好奇的问他说,“你为什么换个洞口?有什么特别的吗?”

    小孩抓抓头,有些为难。叶欢晴好笑的帮他抓抓头,让他去玩。孩子小,跟着大人学习,这个洞不行就换一个呗。倒也不知道什么理由了。

    顾南这会晃了回来。

    叶欢晴光看着孩子和貂去了,倒是不知道他之前忙什么去了,“忙完了吗?”

    “累了?”

    叶欢晴摇摇头,她又没做什么,又没干活,光拖后腿了。

    “天色不早了,应该快了。”

    叶欢晴点点头,“一会帮着收拾一下,这么多只吃到哪天去呀。”

    “老爷子说抓这兔子不是吃的。”

    顾南听了好笑,叶欢晴可不是个挑嘴爱吃的人,伸手想捏叶欢晴的脸,叫给她躲开了。

    “身上手上多脏呀。我看数量那么多,快超过一百只了吧。以为晚上吃兔子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