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包容
    总不能跟他说是闹了误会,以为他是故意耍流氓吧?

    那不是他没脸,是自己没脸了。这种事,实在说不出口,若是时不时再被他拿出来取笑,她也不要活了。

    “那什么,不是车坏了吗,怕会翻车……”

    到底不是常说谎的人,又不好意思,躲闪的意味实在明显,顾南开那么大公司最首要的就是会看人,这么直露的左顾右盼都不忍心说她了。

    不过,看看这娇羞的样子,还是很受用的,而且语气温柔,略有些撒娇想蒙混过关,又不想让他抓到把柄,又遮又拦的,特别好玩。

    顾南的眼神是多犀利呀,x光一般上下扫射,叶欢晴还能不了解他,越不想存活于世了。真是烈火烹油般难受,那么亲近又害人不敢直视的人不许走开,好生为难。

    叶欢晴只好往四处瞅瞅可有什么说头,找个理头叉过去,说道,“我哪里懂车,就是第一回坐那个车,害怕不是很正常吗?”

    第一回,没错,害怕,没错,所以也不错是假话。饶是顾南跟五角大楼的中情局一般审查了几轮还是要放过叶欢晴。明知道是个小骗子,一半真话一半假话,总不能跟自己老婆真的过不去吧。

    顾南总不能说,不行,非得跟我说个丁卯丑来。

    “怎么了?”

    叶欢晴越过顾南的肩头,好奇的问了一声。

    顾南不想继续收拾老婆,不过没有警告她,这事不能算完。叶欢晴当时的情况可不算是好,就算不告诉他,也要关心爱护一番。不让她一定说出来,那是包容和爱。

    这种声东击西的小手段,不值一提,顾南正要说话,叶欢晴推了他往下坡下走去。

    “装的还真像。”

    顾南以为叶欢晴不过是找个借口,躲开了去。看叶欢晴跑山下去,自然是要跟上的,长腿下车也是极有优势的,那姿势很是优雅,不过没人注意,这里除了几个女人,都是大高个。

    长腿好看,不过没人看的时候,也就百无用处了。除了下山快。

    叶欢晴一路小跑下去,顾南几步就跟上了,看叶欢晴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还是装的。

    “怎么了?”

    顾南站到叶欢晴身边问,没有什么异常呀,这小女人果然是装的,顺手摸摸她的头。

    “我看到伯父跪下来,他们几个在身边围着,以为有什么事?结果……好像没什么事。”叶欢晴远远的看着强的父亲或者是叔叔好不容易过来兔子洞这边亲自主持大局了,以为会有什么独特的技术表演呢,一边不会理会顾南的追问,一边想看看新兰的独特捕野兔子技巧。

    没想到,那两位大人直挺挺的就跪了下去。叶欢晴能不吓嘛,以为跟自己一般一脚踩到兔子洞去了。男人高头多高大呀,之前打招呼的时候不多,不过总是有看到身边的,绝对只会比顾南高大强壮些的。

    两人一前一后都矮了半截下去了,可不得强和顾南去把他们拉出来吗?这里除了他们俩,就是女人和孩子,就是皮特已经高出叶欢晴一个头,到底是一个瘦弱脸色发白的少年,看起来也是纤细的很,怕是还没有到田地里劳作过的。

    顾南一是没有看到,二是还跟自己纠缠不清,可不得赶紧过去看看。

    不过这下来,都各行其是,两位老大人也都站起身来。强还走过来跟他们说道,“差不多了,一会回了,饿了没有?”

    才吃过下午茶不久,叶欢晴百思不得其解,指指老大人的膝盖上的泥土,不知道说什么好。顾南自会去问强,叶欢晴一直盯着,所以马上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原来是男人们身形高大,于平时可能咱们觉得是优点。

    哇,好看。

    没想到对于这捕兔子越是一件苦差事,离了地面越过180以上,想要处理在地面上摔打蹦跳不停被网在网里的兔子,要到地面去处理。别人怎么做不知道,这两位老大人许是腰不好,直接跪下去了,基本上是快坐到地上,把兔子从网里解开来。

    难怪之前好长一段时间,都是皮特和两个孩子在弄,他们的身高确实做起来没这么辛苦。

    不过看两位老大人那么跪下去,强壮身高怎么也近90公斤,也怪疼的。

    “要不我来吧。”

    叶欢晴看出问题所在了,腿一下子就跨过了四周围起一尺来高的立网,顾南马上拉住她,“你要做什么?”

    强本来跟顾南在说话,看叶欢晴想进来,跟顾南拉址起来也是不懂。

    “他们这样太辛苦了,膝盖也疼吧。”

    顾南听了叶欢晴的一通解释,他本来想问强的,强还没听懂他问的是什么。

    本来这种捕猎方法是很是平常,这边的人都这么捕。你要是问问网怎么布置之类的,他还能说出一二,他实在没有听懂顾南的问题。

    叶欢晴反而比强更快发现问题,也想到了解决方法,还兴奋又好心的讲给顾南听。

    顾南听着,也看着爷孙,父子几个忙碌,听起来,确实是那么回事。

    “所以,这事反正不难,我的身高反而更合适,我也想抓一只试试。”

    叶欢晴磨拳搽掌的想过去,顾南还是拉了她回来。好心是没有错的,如此泛滥是不行的,不过方法却是不对的。

    之前没有接触过,顾南也不觉得兔子是个危险的动物,直到看到那些狡兔从地洞里冲出来的时候,那速度实在是快,不用网子,真的不行。

    你若想在洞口徒手去抓怕是肯定不行的。

    而且之前叶欢晴差点在他眼前被兔子的抓伤,心有余悸的很。

    “你看,”强看他们说话,准备走开去干活,被顾南一把抓过来,“你看他的手。”

    叶欢晴自然看到强的手上抓了几条痕迹,虽然没有出血,不过明显的是有破皮了。

    “兔子……好厉害。”

    “也还好了,我们经常抓的,总终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

    强的说法是说他们用的网,不过用东方话来说,就是插翅难飞吧。

    “你不许去,我也不去,陪你在这里。”

    顾南无奈的捏了一下叶欢晴,叶欢晴的胳膊上一疼,转回来看他,眉头也一紧。

    “你帮得了这次,下次呢?刚刚兔子冲出来吓到你,差点伤到你,这么快就忘记了?”要不是看她刚刚躲闪自己的问题,又受过惊吓,顾南会直接说,谁被兔子吓的尖叫的?

    本来有些恼怒的,听顾南这么关切的一说,也是,才是不久前的事,没有受伤,倒是忘的一干而净了。要不是有这个个护自己周全的人,怎么会这么大意呢?想着就给了顾南一个笑脸。

    顾南就补了一句,“是自己想去玩吧。”

    叶欢晴于是那笑还没有极致绽放,又收了起来嗔怪的瞪了顾南一下。

    果然是个记仇的,时时都记得教训自己,一点不留情面。刚刚关于四驱车的误会,不告诉他是对的。

    “在这里等着,我进去帮忙,看样子快结束了。”

    顾南长腿一抬就过了尺高的网子,跟那几个爷孙过去。

    叶欢晴不满的看着他的背影,明明是他想进去玩吧。不过不再跟进去,顾南最会打一巴掌给个甜枣了,刚刚提醒她兔子的凶猛不是没有道理的。何况已经亲自经历过的。

    顾南知道宠她就是依他,随他吧。

    顾南走近兔子洞外围,问强,“今天打算抓完吗?太阳下山了。”

    强手里正抓着一只,头都不抬的说道,“抓不完的,一会吧,等老爷子发话。”

    强理顺了网子把捏紧了兔子后颈取出来,兔子倒是老实不再动弹,然后两手一交合就拧断了脖子。顾南自是不畏惧的,只是叶欢晴一直盯着这边,回头一看,果然是。

    不过是因为离的远,所以没看清吗?看她**清明,应该是了。

    顾南再转回头,强的父亲和叔叔也是如此行事。之前过来的时候,坡边就摆了许多,就是这么处理的。就是这手段干脆利落太熟练了一些,再看看在旁边帮忙的几个孩子,想来就是从小这么看着,这么学会,能掌握的吧。

    兔子终归是个萌物,就是死,也没什么动静,也引不起顾南的再多情绪了。不过让他直接上手做,还是算了。杀生之事,对男人都有些嗜血的吸引力,不过这萌物不叫,又没血就没什么刺激的,倒引不起人注意。

    叶欢晴正看着皮特拧着兔子交到之前放置兔子的地方过去,这样的话都要在那里被绑起来挂在车上一起运走。

    娜娜抱了拉比过来,许是有一会没看到叶欢晴了,拉比很是兴奋,手舞足蹈的。叶欢晴迎了过去。近了更看清她满嘴的泡泡。孩子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自娱自乐。

    叶欢晴跟娜娜聊起这次打猎多久来一次,娜娜有点愣,只说一年可能两三次吧。叶欢晴也没在意,又问,这样的兔子洞多吗?

    娜娜就笑,“据我知道的地方就有四五处,若是问我公公他们怕是更多的。”

    叶欢晴自然是点头的,难怪这边的兔子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