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幼稚
    “刚不是好好的吗,你故意的?”

    叶欢晴不高兴了,看顾南回头,大声了一句。

    然后坐在后面一手抓紧了车后座的金属杆,不再打算依赖顾南。

    太不靠谱了,还查看着车子的结构,想着哪里能踩着下车去。

    之前在车库里试的好好的,这一顿一顿的,可见就是故意的。顾南平时也是有偶尔想直来逗她一逗,他以前有没有玩过这种车她是不知道,不过这么欺负她是不行的。怎么想都觉得被耍流氓了。

    这一生气,看强他们越走越远,前后也没其他人了,叶欢晴的声音就大了起来。

    “怎么了?夹到你脚了?”

    吼完顾南,叶欢晴自己泪流满面弄的顾南莫名其妙,以为弄伤她了更加紧张了,干脆停下车来。

    叶欢晴也不自知,还委屈的不行,听他不清楚回来,心想被她发现了,还继续装,太过分了,这么一想怒气马上就冲到了脸上,整张脸都红得不得了。

    胸痛是真的,自己抬上摸上去都怕疼的拿开。可见撞的有多狠,满心欢喜的跟着老公去玩,这会悲剧了,可不就伤心了呗。

    顾南试过了车了,从苏珊家开到这条主道上,虽然不宽,也算是这齐整,因为有些坡度,加大了油门想冲上去,那速度就快了,谁知道就突然停在坡上不动弹了。

    别看四驱车车小,那马力一催也是很猛的好吗,好在顾南抓的紧,要不两人就丢出去了。叶欢晴是没有丢出去,就是撞顾南这肉墙上了,反正,就悲剧了。

    叶欢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狠狠撞上去。只撞一下,以为是不小心,又很不好意思的,接二连三,就不爽了。主要是太痛了,顾南也笑,心想这车怎么坏了。

    这么一误会,叶欢晴就……

    没有想到顾南这么幼稚,这么不正经,这种时候还来玩这种小把戏。

    想扶了叶欢晴下车,叶欢晴不高兴嘛,现在看他,怎么看都不顺眼。一手打开顾南伸过来的手,自己倒是手疼的麻木,顾南是铁铸的吗?就这一下就没有知感,眼泪在眼框里打转。

    顾南是不怎么疼的,不过叶欢晴的这种行为有些反常。

    他无语了,刚刚不都还好好的吗,没有想她的反应会这么大啊。

    顾南想了下老婆大人刚说的话,是说撞疼了她那里。伸手想帮她揉揉,位置又不对。看她这会气头上,还是不碰为妙。

    看她的脸,还想捏了一下她的脸蛋,怎么会脸红成这个样子了?

    瞪着他的眼神,又气又不屑跟看臭流氓似的?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顾南冷静的退后了两步。

    看着顾南的退后,叶欢晴的气稍微顺了一点。她也不是个轻易发火的人,这一下子点着了,也是累的够呛。

    强一个人开车过来,问道:“怎么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怪怪的。最奇怪的是叶欢晴的脸色红的不正常。

    “生病了?”

    强跟顾南使个眼色,看叶欢晴的眼睛很有神,一点不像生病的样子。

    这都不说话,怎么弄,强大的强先生也糊涂了。不过他的绝招怕是顶难而上,声东击西

    “车坏了?”

    “应该是,你看看。”

    顾南说是这么说,却只盯着叶欢晴,车坏了才该死呢,砸了才好。就算一会强说,车没问题,他也打算回头带着叶欢晴把这车砸了,他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能哄好叶欢晴开心。

    弄的他们两口子吵这么一回架,一台车又算的了什么呢。

    强还不知道他的宝贝车要将暗算,眼神只在车身上扫视着。

    叶欢晴坐在上面肯定不自在了,想下来,又别扭,主要是这车有些大,她坐上去有点下不来。还有个手不是打人家,自己疼的掉眼泪嘛,宝宝心里苦,有苦说不出。

    顾南这个时候的表现还是不错的,主动走过来,也不敢伸手了,只依在车边,看叶欢晴想怎么借力就怎么用吧。

    叶欢晴哪里腾的出手来,嘴巴不自觉的一扁,顾南就两手上去一把把她抱了下来。放在一边,马上放手,装酷的站在强的身边,帮忙看车。

    天旋地转这么一回,差点站不稳,看顾南跟没事人一样,叶欢晴倒是笑了。不过马上敛了神色。自我检讨,就算顾南耍流氓,也不该是这种反应,太过了。这回算是丢人丢大了。

    默默的看了下打开顾南的手,有些红肿,收到身后,暗暗叹气。乐极生悲就是说的她吧。刚刚还美的冒泡,在那里喝着红茶,吃着糕点,这会子就倒了大霉了。

    强骑上车,发动响了一声启动后,也是一顿一顿的。强看了看,又看了看远远等在那里的老婆孩子,还有偏西的太阳。把车调了个方向,停在路边。

    招了顾南一起开他的那台车回到车库去又开出来一台,才作罢。这回强跟在顾南的后面,看着他开上这段小坡。一点没问题才“呜……”的一声快催了四驱车跟向了前面等他的两个美人。

    顾南停在叶欢晴的身边,也不下来,探着过来,“别生气了,车坏了,是车的错。”

    叶欢晴“哧”的笑出声来,想忍却忍不住。

    顾南两手有多强壮有力,一把揽住她的腰,拖到他的近身处,依着大马金刀放在车上的大腿上。

    “跟我还生气,小笨蛋。”

    叶欢晴自然不乐意,不过顾南这回不会让叶欢晴有机会反抗,死咬了叶欢晴的双唇,好一顿猛咬深吸,叶欢晴本来就有一只手无力,这回彻底谢菜了。

    光洁白皙的额上细细的绒毛在日光下镀了层金色,顾南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从口袋里陶出一支水来,给叶欢晴洗脸。

    “跟小花猫似的。拉比哭起来都没有你这么惨。”

    “还不是都因为你。”

    叶欢晴低头抹掉脸上的水珠,抬头不乐意的反驳顾南,水润白晳的脸膀泛着红润,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洗脸揉的。几束黑发,贴在脸上,随意又任性,配上那咬着的脸唇,娇蛮又任性。顾南想捏她的脸,叶欢晴就躲开了,还调皮的从顾南给她倒的水里,一扬全洒在顾南身上去。好在顾南动作快,闪开了。

    顾南知道前面有人等,也不她胡闹许久,放在自己的前面,头贴着叶欢晴的脸问道,“坐好出发了,晚上收拾你。”

    别看这车不大,跑起来的速度还是很厉害的,叶欢晴想说声什么,迎面来的风一吹灌了满嘴。就自觉老实的被顾南压制在车前了。

    很快的跟上了强的速度。

    别看叶欢晴坐在车前面,又不掌握方向,可不就能四处看看嘛。

    娜娜和拉比看到两人终于跟来了,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拉比还兴奋的两手捏拳打在爸爸的背上,跟擂打战鼓似的。

    叶欢晴终于笑出了声。

    顾南也没空问她,女人的心情瞬息万变。他算是领教了,不管什么原因,好好哄,大不了好好以他的美貌待身,就是没错的了。若是叶欢晴知道顾南又这么进步了,肯定是要骂他臭流氓的。顾南听到是什么反应,难说呀。

    等到这四个,不是,五个人磨磨蹭蹭的到达兔子洞的时候,坐在斜坡上的几个人已经把下午茶吃好了。

    跑出去迎接他们的四只狗冲着强叫了两三声,像是在打招呼一般,跟着跑回来。围着顾南和叶欢晴一顿闻,嗅嗅味,叶欢晴还胆子大着伸手摸了摸它们的头顶,然后马上又跑回了主人身边。

    强和皮特对这些狗都没有什么反应,也不下命令,它们就是嗅了一下就走开了。叶欢晴很喜欢它们,猜想它们难道是觉得跟着主人过来的,应该就不是坏人吧。

    “盖子盖回来,插瓶子上去……”

    走近了,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一个跟强长的很像的高大男人正跟皮特在说话。

    强和他们都拥抱了一下,旁边的另一个男人稍矮,更胖一点,跟高大男人又有几分像相。顾南走过去和他们都拥抱了一下,然后又跟他身边的人另外一个长得很像的男人抱了一下。强就介绍那个高大的男人是她的父亲,旁边的是他的门德叔叔。

    叶欢晴正想上前,看强的父亲只跟她挥手,门德叔叔也是。就站在下面就笑吟吟地跟他们挥手打了招呼,两个人郑重的点了一下头。

    拉比没怎么见过大人挥手吧,不过呢这却是她最擅长的,自然激动起来。笑的流口水,又小手小脚不停的动,这么活泼的孩子最受长辈喜欢了。

    两位也跟娜娜挥手算是打了招呼,接过孩子之后,跟娜娜讲话,可能是在问询孩子的事情。

    强领了正在门德身边的两个小男孩过来,“这两个小鬼是我门德叔叔的孙子。别看他们小,抓起兔子来可是一把好手。”叶欢晴心想着虎门无犬子,肯定是很厉害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是单无虚发,还是百步穿杨?

    两个孩子倒是有些腼腆,咬着嘴唇看着叶欢晴笑笑。

    叶欢晴看皮特倒是勤快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