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败笔
    看着羊儿椭圆耳朵,长大了也是混圆的样子,跟美羊羊一样可爱。就是长大也没有变丑。

    也没有看到人放牧,倒是有一两只狗在旁边守着,看到车过来的时候,还叫了几声。

    等强发出了一种口哨声,它们就老实的回去了。不会是强家的吧。

    这一群一群的,哇,家产不少,果然是老土财主。

    渐渐远离山往平地开,开没多久强把车停到了个没有围墙的木屋前,就说“到家了。”叶欢晴一探头才看到那栋气派的房子,有两层多高的,带屋顶的房子。看起来很阔气,又有一些幽静。看到有一些果园或者是种植草,一些绿色的藤蔓长在老大老大的树枝上。

    想起了老电影,好斯嘉家的十二棵橡树。自然是比不得那样气派。那种贵族,还是算了。,倒是离木屋近些地方围了一些木质的栅栏,种满了玫瑰花。

    数量之多,很秘集。叶欢晴都想剪出一些来,给这些花儿松散些空间。

    然后,有一侧有几颗结着黄色果子的果树林。等到强下车和顾南解行李出来不久,就有一个高大强壮的女人走了出来,“你们终于到了,怎么会这么晚?

    说着就抱着叶欢晴给了一下大大的拥抱。就是顾南也没有放过,叶欢晴站在原地不稳当,看着顾南也脸色不对,倒是好笑了起来。

    顾南慢慢走过来,看着这个人又跟强和娜娜抱了抱,才接过可爱的拉比,亲了左脸亲右脸,还亲额头。小家伙自然有样学样的跟她也亲密起来。

    “我带他们从密密谷开车回来的,所以会慢一些。”

    “是这样啊,请进来坐。”

    “这是我的母亲苏珊,这是南和晴晴。”

    苏珊一点没有好奇,单手抱着拉比向着晴晴和南说,“快进来,我准备了下午茶。”

    一到家就有吃有喝,这位阿姨真不错。叶欢晴安心下来,

    因为他们两人作为客人要在他们家有一周的时间要住在这里,好相处就是最好的了。

    回以微笑给苏珊,一会再拿出些礼物来,就完美了。

    还不等叶欢晴说什么,走上木质台阶,“在走廊坐吧,我马上就来。”

    听从安排才一转身,就看到走廊那头有一个人笑咪咪的在跟她打招呼。

    叶欢晴完全惊呆了。

    强长手长脚的跟了过来,也看到了那位,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去。

    抱着那个人碰碰她的脸颊,“祖玛,你也在这里,我好想你。”

    那人还嘴里叭叭的像亲吻一样,叶欢晴倒是笑了。

    “遇到熟人了?”

    听到顾南的声音,叶欢晴转过头去,跟他示意正在强的臂弯下偷偷跟他们两个眨眼睛的白发老人。一副慈祥,又古灵精怪的。

    “你认识?”

    顾南对叶欢晴也是佩服,到了这里都有熟人,可不就是奇遇了。

    “嗯,不确定呀。”

    叶欢晴也有点迷惑了,难道外国老太太长得都一样。按下午强那超慢的车速每小时60公里来算,这个距离可能有没有60公里以内有两个长的一样的老太太吗?双胞胎?

    这位好像有些眼熟的,想到一边在那老太太一边看招呼,就算不认识,家里来了客人,人家也会这么主动对吧。

    所以叶欢晴也不确定这位是不是早上遇到的那位。

    他俩过去打招呼的时候,看到那张皱巴巴的脸,就想说,难道外国人都长得差不多嘛?

    强招他们过去坐,马上摆好桌子椅子的位置。

    “这是我的祖母,你们和我一样喊祖玛就可以了。”

    老人气色很好,鹤发童颜的,而且手边有勾针,刚走上来的时候,她还在编织着。早上那位可没有做这些。不过那么主动的拉着叶欢晴的手,让她坐下来,又不好说。

    只好等着晚些时候问问。

    苏珊就是动作快,这么会功夫,就稳出一个大餐盘。放着茶杯,茶壶,和糕点。顾南赶紧从她手里拿过来了,强从旁边抬了两张小圆桌过来,正好放在了上面。这速度真不耐,刚到家就有吃有喝,真是不错。

    等拉比和娜娜都跟那位老太太拥抱过后,拉比站在老人的身边扶着老人的腿往叶欢晴这边过来,又经过顾南往放茶水的桌子过去。

    真是个机灵的小家伙,娜娜和苏珊又各自端了一个大餐盘,才坐下来。苏珊给大家倒上红茶,指示盘里有热好的牛奶,有糖块,很是周道。

    强和苏珊从门边的木墙里取了两只折叠的木椅,坐过来,正好围住围成了一圈。

    娜娜抱过拉比坐在老人身边,老太太拉着拉比的小手,递给她一块松软的蛋糕吃着,才咧开笑笑着,又转过来,请叶欢晴和顾南享用。

    强把几个人的行李都送到楼上后下来。

    等大家都喝上一两口,才开始松散起来。

    苏珊好奇,

    “你们是亚洲人,是东方人。来自东方的树叶欢晴?”

    叶欢晴笑了,苏珊的问法好独特。古印度也是有茶的,不过用法跟古中倒是真不一样的。她对茶又没有什么研究,这聊怎么聊下去呢。

    “是呀,不过我们的茶叶欢晴是绿色的,红茶是现代才有的。”

    老太太的性情很好,等叶欢晴放下杯子,才小心的问道:“早知道你要来我家,就带你一起回来了。”

    这话很是有趣,强一家听的莫名其妙,眼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不过叶欢晴也确定,应该是早上那倒老奶奶了。顶着大家好奇的眼神,叶欢晴注意到老太太一直盯着她的手,主动拉着老人的手,问,“早上那个也是你家吧。”

    “嗯,你吃蛋糕,苏珊做的,很好吃。”

    老太太看叶欢晴主动拉她的手,很开心。几乎没有什么肌肉的手,想帮叶欢晴去拿,叶欢晴怎么好意思让老太太拿呢,主动拿过来一块,递给老太太,请她先用。

    老太太就乖巧斯文的小口吃了起来。就是特别慢,也看出来是很有教养,老派大家族里出来的。虽然叶欢晴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家族,不过有根底的大家族一代代传下来的。就是这样的气质吧。

    不过回看大家的好奇,特别是强捏眉弄眼的,显然已经没有了这种传承。至少在男人身上,是不会了。露西嘛,好像是有一些的。叶欢晴暗笑,要是露西知道,会不会打她。

    “早上在镇上遇到一位跟老太太,不,是祖玛,跟祖玛长的特别像的,是两姐妹吗?”

    “……”

    叶欢晴就细细解释,问道:“早上在镇上逛街的时候,遇到的。你们有亲戚在那边吗?难道早上看到的老太太都是同一个人吗?

    苏珊和强相视一眼。

    “是皮特接了祖玛过来,是同一个人吧。”

    “皮特?他不是在学校吗?”

    苏珊就不说话了,请顾南和叶欢晴吃曲奇饼干。

    到此为止,叶欢晴也不需要再问了,她已经从苏珊和强的反应里面已经确认早上遇到的就是这位祖玛了。至于那位皮特,是什么情况就算了。

    叶欢晴从苏珊递过来的盘子里,取了几块饼干递了一块给顾南,两人小心吃着。看强和苏珊起身进了房子。

    等强很快过来,坐在那里若有所思。前天叶欢晴赶紧收起了自己的这点小心思,金砖银心的感恩卓玛聊起天来,就是吃哦总会有一些天马行空,叶欢晴有点接不上话,逗得而且,真的是生活理念上跟这位老太太有几十年的差异呵,几千公里差异,有时候偶尔接过去不上话,或者是理解上的误差,弄得身边的几个年轻人跟着笑,笑个不停。大概,

    顾南和叶欢晴就乖乖做两个吃货,茶和糕点味道很好,美食不可辜负。娜娜照顾拉比,看了苏珊和强的样子,也不多话。

    叶欢晴在嘴里尝着香浓郁酥脆的曲奇饼干,觉得满满的是一种想幸福的感觉,十分钟前还在绿意盎然的山谷里游荡,十分钟后就坐在农场里吃下午茶。而且红茶奶香十足,曲奇饼干,也是说很爽口。早上露西还打趣说,她不走,就会后悔。是不是就是指的这个。

    露西的烘焙手艺怕就是跟苏珊学的吧。而且苏珊确实技高一筹呀,而且有些材质如牛奶奶酪,她有更多更新鲜的来源。看来这几天住在这里怕是有口福了。那老

    叶欢晴笑的很豪爽,而且顾南最近都温柔甜蜜的对待,这小日子过的很好很满足。

    顾南看到一只小馋猫奶足饭饱似的在旁边舔爪一般。

    小声问叶欢晴,“这么好吃?”

    叶欢晴安逸的点头。

    然后顾南又问了一句,“这么馋?”

    叶欢晴就不干了,害她差点咬到舌头。这是嫌她丢人吗?

    苏珊进屋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强在想自己的事。娜娜在照顾孩子。老太太吃东西很认真,对的起这些美食。

    这会也没人管她呀。然后老公也在身边,刚刚不害心里美,除了这个说自己馋的人,自己还在开小差,以为简直是一幅美丽画卷,原来顾南就是那个败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