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坏人
    顾南喊了一声,“强,我们走两步。”强抬手挥了挥。

    顾南牵着叶欢晴慢慢走着。

    这边的草,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跟韭菜似的,一根一根很分明,郁郁葱葱的。从山谷入口的时候,起,就有一个小山上,就是这么长着。因为长度就是那么半尺来高,所以整齐,就看起漂亮。

    这会,右手边,又渐渐会有一个小山延伸开来,也是这种草,再不长别的,远些或者有几棵树,看不分明。就是点缀了,就是没怎么看到花。

    要想有什么果子吃,就是多想了。

    “这边的山,都长的不一样。”

    “嗯。”

    “树也少。”

    “海洋世界那座山上多。”

    “对,还是好大的树。喔,这里开发过来了。”

    “嗯。”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顾南总会正巧解答一些叶欢晴的好奇。湖水轻轻拍打着岸边,水很清澈,会有些小鱼,在那里游来游去。太阳有些偏,对岸的山上就会有些不一样的光影。

    那是太阳的痕迹,他天天来,天天走,偏西,晒不到的地方,就会没有那么繁茂。

    跟随着他的脚步,展转着身姿的,就会得到更多的照耀。如向日葵。

    因为叶欢晴在湖边看到了一只枯掉的向日葵,“这附近有向日葵田,回头我们去看看。”

    “你怎么认识?”

    顾南看着叶欢晴的头发被风吹动着,抬头看他的时候,正对着太阳这一面,跟向日葵一样,满脸的太阳,灿烂极了。为了避其锋芒,眯起了眼睛,跟她笑起来的时候一样。

    顾南往后退了一小步,正好挡住阳光,那叶欢晴就水水的大眼睛看着他,“跟小小去过,罗马也会有些薰衣草郡,和向日葵田。”

    顾南就笑,叶欢晴还比他还强一起,有过一些游玩的经历,他就是跟男孩子们极限运动了,要说是玩,更是比赛一般着,看谁更厉害的成长起来的。热血的少年时代,就是求学的时候,也是要拼学业,辩论论文,学而往上的走着,生活的气息,就淡了许多。

    就算是他现在能做的一手好菜,也是为了喂饱喂胖这个女人,为了吃而吃。这种看到什么就开心的兴喜,好像是没有的。

    “还想去哪里?”

    “这里还有什么?”

    顾南看了看叶欢晴,没说话,继续拉着她向前。

    走的不快,不过,好像离车有些远了。

    “我们是不是等等他们?”

    强也和娜娜推着婴儿车跟了过来,少不得强伸出长手,跟娜娜说着什么。

    叶欢晴一看到强的手舞足蹈,就想笑。那是个用身体,和身体说话的人。

    “笑什么?”

    “笑强,不动手动脚,就不会说话一样。之前怎么没有发现?”

    “你还发现什么,不管他了,不如发现发现我。”

    “你有什么好发现的?”

    叶欢晴为自己的快言快语后悔,一说出口就怕了,看顾南的眼神黑了下来,感觉到不对,马上开跑起来。

    平常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说的就是叶欢晴现在的心境,没有跑多远就被顾南追的不想跑了,顾南这个坏人,还用走推着她跑。

    这人有多坏,才会这样使坏。

    叶欢晴也拔步向前,实在累的慌,不等顾南使出招数,自己就无力的倒在他的怀里。不过脸上的开心是不言而语的。

    就是这么一小会,运动开来的舒畅也很舒服。

    顾南都没跑开,热身都算不上。不过老婆大人累了,他就陪着。没有带外套下来,就抱着她,两人四足的往前面走。

    “这样走,多不舒服。”

    “我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你。”

    “……”

    “喜欢和你这样走。”

    “……”

    “喜欢和你这样一直走下去。”

    “……”

    “喜欢和你这样一直走到老去。”

    前方有开阔的天与地,还有清澈的湖水,迎面的微风,就是偏西斜下的太阳,都晒的人温温的。粘在后背这坚实的胸膛让人安心,就是这话,怎么那么烫人心呢。

    叶欢晴想躲远,前面这段,可是没有那些人高的山草,无处躲藏,就是这两手都被人拿捏着,也跑脱不开。

    就是让她跑,她又舍得吗?

    顾南在后面不坑声,怎么说到这里的,他也有些头昏。这下午三四点钟的太阳还是有些猛烈的。强一直跟在后面也不提起开车,会不会中暑什么的。

    “那个……”

    “什么”

    “我们是不是走的太远了,再走回去,要累死人了。”

    顾南向后张望了一下,把叶欢晴抱的更紧。

    “这么多人,司机回去就好了。”

    叶欢晴往后扭头看强走出来多远了。顾南也顺着她,还是在站在她的身后,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压制着她。让她乖一下。

    叶欢晴不能动弹,还有些疼。

    强和老婆孩子跟着不远处,看到他们回头,还招了招手。

    “你不提醒他一下吗?”

    叶欢晴仰头看着顾南,顾南也低头看着叶欢晴,那眼睛里倒映着蓝色的天空,还有一朵云彩飘过。顾南有些沉迷,低头吻她,让她靠在他的臂弯里更舒服一些,更加深这个吻。

    两手卷着她稳稳的靠在自己怀里,不担心会摔倒下去。

    之后两人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偏西的落日,会有照耀到的地方更多的色彩,这个世界也越发的灿烂。

    两个人也不知道行程安排,下一站有多久到,几点开饭,既然不用想客户的设计订单,也不用想新合约如何谈判能拿到更多的利润,没有那么些是是非非。

    什么都没有,反而很满足。

    之后强开车追上来,顾南倒是不客气的坐在了副驾上,叶欢晴暗笑,这个坏蛋。

    驶过这面湖面,路上又越发多起了山草,这样随意的生长,也更像原野,无人管辖。

    偶尔会在一起车前方驶过的地方会有一些一尺来高的什么动物跑过,所以强行驶速度也是特别慢的。看到兔子从前面跑过,偶尔还会蹲在路边一直看着车离开。叶欢晴看到眼睛都不眨,这太神奇了,跟经过兔子家门口一样太有趣了。

    然后有一小会,车开的级慢。

    “怎么了?”

    叶欢晴一个人坐在后面,许是什么东西从车前走过去,强和顾南交换了一下眼神,而且意味不明,但是没有声张。说不好,他们两个很默契的觉得后面说不好,会遇到什么神奇的动物。

    叶欢晴看见了,扁了下嘴巴,不再问。

    男人的小秘密吗等晚上再问就是了。

    如果说早上的飞行之旅是鸟瞰新兰,那现在这段山谷之行就是在之前自己所欣赏那一片美景里面。

    她,和这辆车,现在都成了那个地面上渺小不可见的人。

    看来新兰这边,树木的数量不多,就算是叶欢晴在飞机上看到的景色来说,要么就是有一大片的连片的森林,那可能是留着砍伐的林木。

    要么就是在河边,或者到路边有一些还有一些别墅周围会有一些保留的树木。

    本来说新兰是一个草原地带的国家,不管是黄叶欢晴还是牧草区或者是种植地区,或者是湖水,现在他们经过的原生态地方更多的还是草。

    叶欢晴很期待会不会有小鹿丛林间穿出来,不过在没有这个月继续出现之前,他就当时在浏览原生态的物植物乐园。

    经过那段湖边地带之后,这里确实长了很多奇形怪状,叶欢晴子,完全不同的植物,可能是因为这里很少人来,所以有些植物长得特别高大茂盛。

    加上之前的出差之行,还有现在,叶欢晴每次看到这种原野的地方,就在想只要是在这些植物的中间撒上种子,会不会长出两片的蔬菜出来?叶欢晴好奇提出来的问题过来,还真是没有办法回答。想问强,又怕他是个老教授一般讲上两三个小时,又怕他笑话。

    顾南就不用了。他就是那个人,他在家里连个花草都不会中出来的人,实在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叶欢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出门太急。跟褚禾把他们赶出来一样。

    可能没有看黄历,叶欢晴总是会问出一些顾南不太擅长的东西。这样让顾南有点苦恼,他作为一个做一个十全十美的老公,还有很多还有很多欠缺和空白的地方。还有很多知道其实需要掌握。

    强看了一下日头,说我们走吧,家里可能还在等着。后面的路程就只听到拉比依依呀呀的童言童语,还有车子压过路面摩擦石子的声音,在就听不到其他了。

    这么荒凉的地方,早上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如果需要居住的话,确实是有一些害怕。

    再开出去一段之后,陆续有些两三米高的树林了,看样子就是果树,看不出来是什么树。连绵不决。再走有一些农场样子了,里面间或有一些一两个人站起身来招手算是跟强打招呼,说不好是他们家的家人还是工作人员。这里可能就是到了他家的地盘了。

    就开始会有一些小群的羊群。

    之前说这边景美,草美,这会看到这些羊而也觉得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