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败家的大财主
    “老大,这么大一颗,我们怎么设计,哪个客户可以吃下这么大一颗”

    时不时有人进了叶欢雨的办公室打听。

    好吧,这个问题是个好问题,终结了这些七聊八聊的怪问题。

    然后快中午的时候,小小,徐飞也在叶欢雨的办公室会聚一堂。

    “你们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显然这三个人都没有谁打通顾南和叶欢晴的电话。这真是愁人。他们三个人的电话都被客户打爆了,不趁这个热点的时候多接些订单,想干活都找不到老板。他们是能独挡一面,不过有些细节问问老板,才好回复不是。

    万一说错,卖错,干错了呢,老板不是这么想的,不就白费工夫了。

    不过小小是比较不怕死的,拿出一打子订单交给叶欢雨。

    “不管怎么说,这些订单你分下去,要不然,等顾老大的那颗老大的钻石回来,你们会忙疯掉的。”

    “老……大……”徐飞学小小,两个女人都飞了眼刀射他,私下徐飞幼稚起来没底线。

    叶欢雨也很认同,马上拿上那些订单的样车间去了设计部。

    小小和徐飞就窝在叶欢雨的沙发上,稍是休息。

    徐飞很是气不过没有抢到头条新闻,特别气。势必要在这件事上,深挖狠挖彻底挖。

    “这件事,很有问题。你看,我打听这个价格,是比拍卖公司行情偏低的。”

    小小也很认同,跟着点头,

    “还有外汇,控制是很严格的。他怎么做到的,难道是早在外面存这笔私房钱?私房都这么多,正房有多少?”

    徐飞一听,就乐了,哈哈大笑。小小是个妙人。

    叶欢雨听到就一脸好奇看着徐飞。徐飞觉得她每次这样看人的时候,都呆萌呆萌的。

    叶欢雨偏过头,坐到小小的对面。

    “你们去忙吧,不会想在我这里呆一天吧。”

    “不行吗?”对面两人异口同声,更加没有形象的左右一倒,整整霸占下那条沙发。

    叶欢雨无语的很,那是她重新办公室新买的好吗?

    “你们这么没形象,不如回家呆着。”说着就起身离开了。

    你是甘蜜我又砒霜,两个没形象的一听就来神了。徐飞很乐意去办公室前捉到这个工作狂,一把拉了叶欢雨要带走,小小乐的拿起包跟着他们。

    两人拉着顽命抵抗的叶欢雨,跟她的秘书挥挥手离开办公室。

    徐飞摁了电梯按扭,“刚好吃中午饭,回去吃火锅。”

    他很舍不得放开叶欢雨,小小也配合拦着她不让她跑回办公室,两人眼神眉来眼去。叶欢雨不快。

    “你们要不要这么无法无天?”

    “老大都不在,你这么认真做什么,我们也跟着放婚假。”

    “你小心老大回来拔你的皮。”

    “不能,他还会带新婚礼物的。”

    小小看徐飞惹的叶欢雨抓狂,也跟着起哄,“他打算环游世界,光是今天股票的涨停都够他花销了。说不好什么时候再拍个粉钻石,蓝宝石什么的。天天涨涨停,又不用上班,多好。也不用你设计,你也跟着放假,安心了。”

    徐飞摇头,“这种新闻有一次就行了,多了就没意思了。得弄点别的什么。”

    小小跟着裹乱,“对,你还有什么好点子?”

    “随便去阿联酋签个什么大的合作项目什么的,上个月球什么……或者有蜜月宝宝,”

    小小跟着笑,听到蜜月宝宝时有点卡壳,这个怕是有难度,对面两个人也没注意到。

    叶欢晴无语的很,“公司动作不是你们想的这样的,而且股票你们有买吗?”

    小小不想想那个忧伤的话题,徐飞胡说八道就算了,正好略过当没听到。

    “我没买,要买也是买南至集团的,你呢,会的话,帮我买一买呀。”

    徐飞点头,顺便拉了两人去开户,也存了大笔的钱进去,准备明天抢涨停板。

    叶欢雨除了说,“我有公司股份,不能买自己家的”什么的,就对这两个凑在一起就撒不开的好朋友无语了。心说这两人才情投意合才对。

    默默去拉了两人去买菜,他们打算在小小那里吃火锅。徐飞发了信息给林理,一直没有回应。小小当没有听到。

    火锅底料是现成的煮一煮就成,完全不需要技术。所以小小最爱吃这个,和叶欢雨一起洗洗切切,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雨,问你呀,那么大一颗钻石还是要切割成小小的一块吧。”

    叶欢雨就笑了,她是很少笑的。

    小小就无语了,大声问道,“那全球第一大,第二大,有什么意义”

    “怎么了,怎么了,你惹到她了?”除飞从客厅冲过来灭火。

    小小还是很火大的狠狠切着手里的菜,她也陪着叶欢晴接触这些钻石宝贝什么的好几年,怎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叶欢雨淡定的继续洗好菜放在小小的旁边蓝子里沥水,认为切菜这个事太适合小小了。一边开解她,“同样切成三四块,切小,也比一般的钻石大,所以还是有意义的。而且就因为这个关系,所以偶尔会流拍,所以价格便宜。这是批发价。”

    “什么批发价?”徐飞充当好奇宝宝,看着那两个女人。他一直担心小小手上的刀会飞过来,叶欢雨又是个拿定主意不回答就不回答的人。面对这个女人,头疼呀。

    小小“哧“一声笑了。她家以前条件也不好,自然买用的东西都不贵,少不得有时候要买很多东西的时候,跟老板要个批发价。徐飞这种跟顾南是好哥们的富家子弟,是没有金钱之苦,是不懂的。不过跟他说团购价,也许更好理解。

    不过,“批发钻石“这种事,也只有顾南这种大财主能干的出来。

    小小笑的不可抑止,看着面前抓耳挠腮的徐飞,小小打算送他个人情,拿了菜刀递给他。

    “你过来干活,我给你个好主题。”

    这话太有吸引力了。徐飞拼到叶欢雨的旁边洗了洗手,小小指导他切成小块。这种事只要切开不需要太漂亮刀功的事,对男人来说,就太容易了。自此,徐飞也爱上了火锅这件事,而不只是为了吃。

    等徐飞和小小就“批发钻石”这个话题聊和眉飞色舞的时候,叶欢雨又默默把这些菜又洗了一遍,生怕这两个斯文人,不小心飞了口水出来。

    等徐飞切完菜洗了手打算开电脑写稿子的时候,叶欢雨喊住除飞说了一句,“这主题不能用,你写完了,钻石的高贵形象没有了,价格下跌,可就卖不出价格了。老大会追杀你的。”

    徐飞愣在那里吐血,他可不能做这么败家的,又不知死活的事。

    小小喷笑,徐飞又被叶欢雨收拾了,真是一对活宝。

    至于败家的大财主顾南先生又在做什么的,手指拔动地球往北偏上几格,我们再次回到新兰。

    顾南远在天边,自是不知道他的母亲陈敏家又跑到公司这么折腾了一回。

    上次因为把寻欢珠宝公司送给叶欢雨,陈敏家到总裁办公室吵闹的事情,过了也没有几个月。

    顾南是还记忆犹新,可不就是那次把叶欢晴刺激的够呛,还主动跟他说要求生个孩子,无论如何,不管是吃中药还是试管或者其他方法,都要争取生一个。想法是很好的,不过对于一个被医生判定说不可能怀孕的女人来说,那是怎样的煎熬?

    何况还是在陈敏家对她百般羞辱之后的事情,要不怎么说顾南对叶欢晴一直是爱不释手呢。性格和善,忍让,不计较陈敏家的无取闹,一直没有让他这个做人儿子做老公的为难。

    总是宽容善良的,接受包容,在这个现代社会女人都能出来独立工作的时代,有独立思想和自主权情况下,极少人能认识到这种程度。真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这样也没有在陈敏家那里落个好。

    那天送她回老宅,还是忍不住再次出口恶言,顾南扶袖而去。前几日的那场婚礼都没有邀请陈敏家和他的父亲出席。

    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的。

    顾南知道即便是邀请他们,他们也不会出现。

    不过这种场面的形式都不走一走,陈敏家有多生气,就可想而知。

    等陈敏家从新闻上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顾南了。

    国内的新闻已经公布,母亲大人会知道吧,这会又是如何的大发雷霆?身体还好吧?这会才想到是不是有不孝,顾南隐下了这点的内疚。

    他正搂着叶欢晴沉浸在新兰灿烂的阳光下,享受和暖的清风,空气清新的让你差点醉氧。因为他们现在在一处绝佳的山谷里。

    叶欢晴最为开心,脸上的情神是骗不了人的。

    带她出来,果然没错。这样才算是心情舒畅,有利于身心健康,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有宝宝也不一定。

    要不然,他就一直带着她无限期蜜月下去好了。

    直至她有宝宝为止,那样就会找开与母亲陈敏家的纠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