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醒过味了
    “顾总……”

    “见外了。”

    “顾叔,侄女去国外走了一圈,还是国内好,现在回国开了家小公司,还希望您给个机会,有需要的地方,为您分担一二。”顾启华略一想,再次开口倒是没有推辞。

    “公司的资料送过来看看,可以的话,再说。”对方倒是愣了一会,有点不敢相信顾启华这样爽利的就答应了,差点以为听错。

    “那太好了,晚上请您吃饭当面谈吧。”

    “不了,你快递过来公司。”

    连去公司面谈都不行吗,这疏远的态度,又不像是肯帮她的意思,很让人不放心。不过好不容易有了敲门砖,不急一时。先按着人家的步子一步一步来才是。

    就算他走个过场,你又能拿人家怎么办呢,好不容易见到点希望,顾启华所说的都是托词也只能认了。

    没过半个小时,南至集团的附近停了一辆红色的宝莱最新车款。靠近道路的这一边,车门半开,坐着一位面貌娇好的时尚丽人,拦下一位正要走过的快递小哥,“送到南至集团的。”

    小哥看那公司不就在马路对面吗?不过看人家说,这丽人也不解释。小哥麻利接过来翻了一下都是纸质的资料,没什么特别的。这些个大公司不容易进去,这样投寄资料也是常有的事。收下,签写好快递单递给丽人。小哥也不放进包里,反正他正是要去南至集团的。丽人就看着小哥走向南至集团。

    丽人只说了两句话,另一句是,“小哥,加急的。”

    快递送到前台,马上有人送到了顾启华的办公室。

    顾启华一看,倒是笑了。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而且这行动力,跟当年打交道的时候一样,好生生的自家公司给折腾黄了,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想的。终是醒过味了了。

    也好,有必要的话,就拉上一把轻。资料随手放在一边最低下,那是马上要启用的合作公司,不过数量众多,到时候,派的上用场吗,就看她的运气了。

    与此同时,叶欢颜的午饭也吃的差不多了。高敏早就放下了筷子。看着女儿闷闷不乐,委屈的样子。想起之前看到叶欢晴,几年不见,气质越发出众,白里透红,一双眼睛熠熠生辉,没有开口嘴角就带着笑。

    很是讨厌这个继女却也不得不承认叶欢晴比起自己的女儿水灵光鲜。再看着叶欢颜,因为生活的不顺,再就是那糟心的烂病,终归是一块心病,人前笑背后哭,总像哭过气去的失婚女,越看心里越不自在。

    跟着叶林深去的那个城市,本来没那么繁华,没有人知道,也觉得活得没有意思。这次能离开那里,重新回到这个生活多年的城市,就是偶尔有些人认出来了指指点点,又不是住在一起,也算是能承受的。

    凡事都有两面,就算名声不好,高敏也愿意在这里扎根下去,不想回到那座小城了。这样想回后,心思更加坚定下来要帮叶欢颜翻盘。

    多吃那么多年盐,生活的历练给人智慧,几翻思量,高敏有了些想法。不过这也就是她想想,得不到应征,而且这个想法,就是她做过那么多的见不得人的事,她也觉得骇人。叶林深无意之间看了她一眼,都躲闪开了。好在叶林深没在意。叶林深正和叶欢颜说话聊着,见叶欢颜抿嘴并不言语,高敏又调回目光只盯着叶林深,如果真那么做,叶林深是会杀了她,还是会跟她一起出谋划册呢。因为那目光中的寒意越来越明显,让叶欢颜打了个寒战,母亲是察觉到了顾启华的“意思”?

    “妈。”叶欢颜伸了手在高敏面前晃了几晃轻声唤道。

    叶林深也觉察到高敏的异样,她的性子他是了解的,叶欢颜一直是她的心尖尖,最是看不得叶欢晴风光。就算是她失策弄得叶欢颜离婚了也是一直指责是叶欢晴的过失。

    女人就是这么小心眼,最会迁怒别人,而她必定首当其冲,叶欢颜不聪明也就算了学她越是十成十的一脉传承,好的不学学坏的。叶林深怕她控制不住脾气,因为叶欢晴新得了钻石,在餐厅里爆发,忙对叶欢颜吩咐道:“我和以前的老朋友约了钓鱼,你陪你母亲上楼休息会儿去。那个事情我们都想想,再商量。”

    叶林深这样说,高敏也收回神来,她还是怕的,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还是心怯的。精神不济的顺着话头站起来,叶欢颜也听了父亲的话一阵紧张,她也就依赖这两位衣食父母了,哪一位都不能有事,带着高敏从餐厅中出来。

    两人送了叶林深离开,高敏到了酒店房间,才比问了叶欢颜一次顾启华见面时发生的所有细节。其他的旁枝磨梢也少不得问了又问,叶欢颜本来就不是个有耐性的,早就很光火了,不过看高敏脸阴沉,有些怕她恼。也看她真把这事当回事。越问越有戏的样子,眼睛亮亮的问,“妈,你是不是想到了吗什么?”

    高敏看了女儿一眼,又转过去看了窗户外面。这么高的楼层看出去是白茫茫的,有景致必须要走到窗户边。

    房间里总是太气闷了一些,高敏依在窗边,抱着胳膊。要不是这儿气氛太低沉,叶欢颜实在想说她妈这个年纪,有这个保养姿色,加上满脸愁绪,很有些老上海贵妇人的味道。

    “妈,你都想到什么了,说来听听呀。”

    高敏收回外放的目光,幽幽的看了叶欢颜一眼,空洞的不行。叶欢颜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高敏也看出了她的害怕,她心知这话要是说出口了就是撒缰绳的野马,拉不住了。因为她知道,她或者者叶欢颜是有胆量去做这个事情的,毕竟五个亿太有诱惑力了。而且叶欢晴这个女人,她早就动了这个心思了。只是一直都没有到她罪该万死的时候。

    高敏自己都愣了,是的,她们一家子都讨厌叶欢晴。这一家子只有叶林深,高敏,叶欢颜,是不包括叶欢晴的。

    叶欢颜因为她离婚的时候,不是恨不得她去死,动过这个心思,也就那么念头一闪,没有做什么,更加没有提起来。

    这次,是真到了她命中注定的时候吗

    高敏把手放了下来,这样一想,心里就有了定数。是命的话,就是她的错了。

    走到叶欢颜的身边,细细讲了一番,叶欢颜差点叫了起来,高敏一把拉住她坐回去,还捂住了她的嘴,又细细的分析安慰了大半天。也看着太阳慢慢偏西。尘埃落定,也就是这样了。

    之后的时候,顾启华一直工作到下班时间,才离开,之后会见的都是男人。顾启华是个不好女色的男人。要不然,也会多花那怕一秒的时间想想,今天他见的女人有点多,而且比较晦气。

    等他某一下空下来无聊,倒着梳理之后发生的这些事情,才知道,源头就是这天遇到的这几位了。

    遇人不淑,也适合用在他身上的。

    见顾启华回来,陈敏家也没有一个好脸色。只是收敛了之前的不愉,就算是不高兴儿子的任性,也不能在亲戚面前太丢份,就算她想借力打力,她也丢不起这个脸。

    看着陈敏家装模做样的借着公事,正而八经的劝规着他要约束了自己儿子。顾启华才是好笑。渔翁得力。嘴里乐呵呵的应着,呵哄着老嫂子,心里却冷笑着。顾南的父亲又不是离世,人家自命潇洒,叫他这个叔叔劳心劳力帮忙打理。辛苦就算了,也没有听他的话。他可不会真的帮着陈敏家给他儿子守着家产,陈敏家越发不消停下来了,顾南的后院失火,那才是顾南火烧眉毛才好。

    估计等到顾南他们回来,他的计划也完全到位实施,就会顾南有够受的了。说好了要帮她教训儿子嘛,他还是要应付应付嘛,到时候要见真章,陈敏家该怎么感谢他?

    许是请人帮忙都会这么应承来人,陈敏家还真的说起来,“他叔叔,等你。。。。我一定会感谢你的。”

    顾启华自是听了陈敏家的话当真话听,但不会当回事。陈敏家再不懂事,不喜欢顾南和现在的儿女媳妇,不过到时候,只怕闹腾的最厉害就是她了。到时候别坐在地止哭天抹泪才好。”

    寻欢珠宝这边员工更加欢心鼓舞了,都认为那颗全球大钻石是他们家公司的镇司之宝了。没上班都围在一起聊。

    “哎呀,你羡慕不来的,你不要说是这个赚死了。”

    “我们结婚的时候送我塞个三克拉的戒指就不错了,”

    “一般人也就三克,跟个绿豆差不多,跟人家那个一千多克,那是个拳头好吧。真是人不能比呀。”

    “老大,今天新闻是真的吗?那个钻石到底有多大颗?”

    “哎呀,不要房子,就要这一颗,这一辈子我也值了。”

    “你倒不是个笨的,买一栋楼都够了,你当然只有这一个了。”

    “哈哈哈,还是组长懂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