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女人劫
    陈敏家正要拿茶杯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了手里的动作,就是端到嘴边还有些抖。

    顾启华哪里看不到呢,笑笑,顾南知道他母亲会在背后拖他后腿吗?他也端起来了自己的那一杯,刚靠近,就能感觉这水有些烫呀,热气逼人。想来陈敏家的那一杯也是一样的。

    她怎么喝的下去的。

    陈敏家心说,她不就是联系不上顾南才来的吗,刚刚明明也联系不到顾启华的,要不她也不会来这一趟。就差说他顾南要送媳妇东西就拦着,送公司就不行等等,能说吗?当然不能。顾南这些不听话的事只是少数,多数为公司利益。她又不是不知道顾启华的心思。就算他没有,也有有这个防备之心不是。

    她再生气都不会送了儿子的公司给别人不是。

    陈敏家的话,顾启华听也不乐意,她自己也委屈。儿子的能力再厉害,奈何不听话呀,她操着皇太后的心,没有任何威信和权力,还要顾全面子,这话说的就没那么有力道了,怎么会讨好顾启华这样的辅助大臣的心。

    顾启华听听就罢了,没说什么。

    陈敏家也没指望他会说些什么保证的话,利落的起身,“你看着办,能拦下来就拦下来。这外面传的话影响了股市也不好。你和大股东们都商议,商议。”

    顾启华也起身扣好西装扣子,虚伸着手,要送她出去。两个人都走的慢,陈秘书关注这边的动静,马上在外面就打开了门,恭敬的和顾启华送到电梯门口。手下的那些人,跟着松了一口气。

    顾启华回到办公室交待了一系列的事,陈秘书快笔记下就去忙去了。看来老板还是不高兴呀。

    按了电脑的电源开关,电脑很轻微的启动,微响。

    顾启华不由想起之前的叶欢颜带着她的父亲叶林深和母亲高敏出现在顾南的婚礼上的事。

    对于大多数人那些去参加婚礼观礼的人来说,这些很丢脸的事情,但是对于顾启华来说,凡事只要是对顾南不好的事情,他做为叔父都要同情一下的。他当时还对在座的长辈和交好的业界人士帮他围和了几句。

    叶欢颜的母亲高敏的那一番高谈阔论,还有对于叶欢晴的宣扬,让人大跌眼镜。有其母必有其女,难怪叶欢颜拢不住顾南的,白白当了一回总裁夫人,却这么没有脑子的,难怪会下堂。看的懂的人只会跟顾南道一声,明智的选择。

    顾启华不喜顾南,也要为他和顾家说一声家族之幸事。

    可惜顾南命犯女人劫,叶欢晴再好,却不能生养,刚送走的这位,她婆婆能愿意。顾南这辈子,有的磨了。

    再想想刚刚陈敏家的话,没有傻的答应他什么,不过递的话,也是失了风度,掉了准头。

    说什么大家族里出来的,情商智商财商都还是不足的,顾南还是像大哥的。

    好在没有出什么大漏子,顾启华哼笑了一下。

    之前那个公用电话打的很顺利,看看时间,一个多小时了,没有打回来。没有消息的时候就是好消息。看来对方对他的提意是认同的,就可以进行下一个步骤了。

    顾启华沉下心来做事,叶欢颜却被他的两句话,说的毛毛的。

    叶欢颜垂头丧气的回到酒店,高敏和叶林深都等在房间里。

    一看她这个样子,紧张的不得了,“怎么了?”

    叶欢颜不高兴的丢开高敏拉住她胳膊的手,“我渴了。”跟保安一阵拉扯,可是体力活,一路痴呆,就忘记喝水了。等到了父母面前,完全没有了成年人的样子,还耍起性子来。

    “哎哟,我给你倒。”高敏先是一愣,又笑女儿傻,心疼女儿拿来一支水,帮她拎开盖子递到叶欢颜手上。

    叶林深也没有意见,坐在原地不动,转过身子而已。看着叶欢颜咕咚咕咚喝下半水后,又递回给高敏看着她盖子。

    叶欢颜转个身把自己丢在床上,烂泥一样摊在那里。

    “怎么样呀,你倒是说话呀?”等了一会,高敏急了,上前推了叶欢颜一把。

    就这一会的功夫,叶欢颜都差点睡着。早上起早了,兴冲冲跑去南至集团又没落着什么好,倒是差不多跟人打了一架似的。累的很,很是不耐烦的翻了一个身。高敏转头看叶林深,男人还是性子定些,朝高敏使了个眼色。

    “宝贝女儿,说了,说了再睡。”

    叶欢颜也是想不明白,就转过来半闭着眼睛,把事情讲了一下。事情简单倒是没费什么口舌。听完了,高敏和叶林深不说话。叶欢颜也不言语。

    “也没什么特别的呀。”

    叶林深站身要走,不高兴老婆女儿一惊一炸的,坐在这里白等了半天,不如和那些老朋友套套近乎,说不好有什么生意做一做。高敏没听出头绪来,也认为没什么,就没拦着。

    叶欢颜不干了,瞌睡吵没了,她还累个半死,怎么会不特别呢?

    “顾启华以前也就是跟我打哈哈,离婚后就没见过,几年都不见了,他还能认出我来,他能说出什么好话来,不叫我滚,就不错了。你们说,他能耐着性子跟我正对面的说那么几句,难道没什么提示?”

    叶欢颜回想当时的场景,顾启华是明明走出去几步了,又有保安护着,他完全可以走开的。

    特别转过身来跟她说这么几句,不特别还有鬼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这些话,肯定是有什么意思的。你们好好想想。”叶林深想了一下,哪能猜透这里面的迷雾。他当时又不在,而且女人多疑,弄不好是多心呢。而且她这女儿是个聪明的还是个笨的,他还不知道吗?不过,当妈的从来不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是个笨蛋,除非是不喜欢的。

    叶欢颜说什么,就是什么。高敏真的认真了,而且看叶林深的样子,很是不信,就想拉住他。这猜男人心思的时候,男人才最好用,可不能让叶林深走了。

    叶欢颜今天也是特别聪明,不光看懂了顾启华有意递话,也看到了父亲的不相信。很是不高兴,看叶林深抬脚想走,大喊一声,弄的叶林深挪不开了。

    “爸,你这些天一直在外面跑,可有什么收获?如果有,咱们双管齐下,两边都不耽误。如果没有,还是要坐下来好好想下,我相信我的直觉。”

    高敏也听出了叶欢颜的意思,本来叶林深一直不着家,就是酒店,那也是临时的家。而且女儿难得这么有个准话,不得在这面多花些心思嘛。马上打起了圆场,“到中午了,咱们先去吃饭,好好聊聊这事。”

    叶林深看到了饭点了,再约人也来不及了,就顺着高敏的手就跟着走了。

    叶欢颜又细心的描绘了一番,没事都被她说的有事了。高敏是深信不疑,叶林深持保留态度,不过当一回事,认真想想也无可厚非,安抚一下两个女人也是好的。

    “不把话说的那么透彻,是这些混迹商场的人惯用的手法,他也不可能说留下话柄给别人,这样子讲出来的几句话,你不如再跟他约个时间细说一下。”

    叶林深的说法是不错的,不过叶欢颜没有把握能约到。

    倒是也提醒了叶欢颜,一直在揣摩这几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肯定是有用的,挖空心思来想,一个人想不清楚,还把高敏和叶林深圈着一起想。

    “什么叫不是另一位叶小姐,难道那钻石可以变成是你的?”高敏还是比较有坏人心思的,要不她怎么能把叶欢晴这个姨妹揣磨到自已姐夫床上去呢。

    “变成我的就好了,五个亿呀怎么花都花不完吧,爸,要是给你,你会怎么花?”叶欢颜是看出了父亲的心不在烟的,一点都不相信顾启华的话里有话,还是对他们有用的。故意拿话还拉住他,自己也跟着胡思乱想,之前一点都没有空想这个事尼。

    高敏也掉进这没有可能实现的迷雾里陶醉了一下,马上醒了过来。没有到手的钱,就不是钱。点了点女儿的头,又给叶林深倒了一杯酒,“想想实际的。等钱到手,再想这个美梦吧。”

    叶林深笑了一下,端起酒杯喝了,心思也跟着茫了起来,他在外面这么奔波,可不就是了钱嘛。要是能顾启华这艘船,后半辈子也就有望了。

    想搭上顾启华这艘船的何止叶欢颜一家,顾启华正忙着,他的手机响了。

    “刘老,好久不见了,最近身体好吗?”一番寒喧后,手机再次响起。

    “顾总。”

    “夏小姐能耐呀,怎么会搭上刘老这条线的。”

    顾启华的直言不讳一点没有打击到电话那头的人,轻笑细语又带着干脆利落,“顾总贵人多忘事,以前我也是要喊您一声顾叔的,这在国外的时候长了,怕您不认识,得不得请位长辈再介绍一回。”

    “没听说你回来,直接找我也是可以的。”

    “唉,是晚辈想多了。”

    “嗯,有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