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女人缘
    顾启华不耐烦与个疯女人站在公司大厅给别人看猴戏一般,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其他人看顾启华都走了,也散了,也不管叶欢颜了。反正她要找的人都走了,她总会走的。

    叶欢颜听不懂呀,还想拉住他,保安怎么肯呢。直到看着顾启华进了电梯间,保安才松开手,值班经理也松了一口气。

    叶欢颜没有了阻力,也没有了奋斗目标,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

    保安看到这个落魄的女人又想笑,又生气。叔父,什么称呼?汉代大户人家遗老遗少的叫法吗?

    叶欢颜刚嫁到顾家时也问过这个问题,顾南不想解释太多,只说“让你这么叫,就这么叫。”

    保安免不了要互相逗趣,说出来取笑一下。叶欢颜听了也生气,心想这种高贵的事情怎么是你们这种看门狗小憋三能理解的。

    这种有家族背影的人家,他们的规矩不是外人所知的。她不就是喊习惯了,让她喊出别的称呼来,她也喊不出来。而且要跟顾启华套近乎,可不是只能拉出以前的关系才行。

    保安看到还有人在观望,值班经理也跟他们交待了一下,他们也不放心这个疯女人在这里,万一闹出什么事情,饭碗不保。

    “再不走,我们要动手了。你当我们真不敢把你怎么样?只是这么随便说说的吗?”

    叶欢颜瞪了几下这些势力眼,心里暗想着等姑奶奶翻身而起,重新做了总裁夫人叫你们好看。

    愤愤不平的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就离开了南至集团。

    跟顾南在一起的几年,少不得与这位叔父有过照面。表面上他们两叔侄是很齐心的,能力都实力相当,南至集团的壮大,也少不了这位族里的长辈鼎力支持。不过,时不时,也会听到顾南和这位叔父顶牛,意见不合,股东大会上吵的不可开交。事后握手言和的事是没有的,多半是顾南据力力据,或者项目变化,总之顾南是以多胜多的局面,占据着公司第一把交椅。要不然,顾启华才是南至集团的总裁才对。

    叶欢颜又想,唉,不会是来错了吧。这样说起来,顾启华是顾南的手下败将呢。不过她也不是找人帮忙跟顾南打架,不过是想多弄些钱花。当然了,如果能再嫁个总裁是最好不过的了。

    看顾启华那轻蔑的眼神,叶欢颜也很受伤的。以前人家也是把她当一回事的,如今混的真是丢脸极了。叶欢晴这个死丫头,怎么就能占据到顾南这个男人的心呢,她是使了什么妖法,要是能问到就好了。

    可惜叶欢晴讨厌死她了。叶欢颜一筹莫展的离开了南至集团,高高兴兴的来,以为是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样子,这会灰光溜溜的走掉,完全没有了早上兴冲冲的气势。

    顾启华沉着脸进了电梯。顾南就是结再多次婚,总会有女人因为他钱多飞娥扑火的。好在他走运,终于遇到了一个喜欢的。这度蜜月才出去几天呀,前妻就找到公司来了,时间长点,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妖娥子来。

    蜜月,蜜月,是真甜蜜还是恶梦还真不好说。

    他也想着叶欢颜是个蠢的,今天弄的他也跟着丢脸。叶欢晴那丫头虽然也不喜欢,不过她的工作能力还是有目共堵的。还有顾南对她的重视,与叶欢颜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

    一家两个孩子,怎么会这样的不同,父亲同样是叶林深,那只能说叶欢晴有一个好母亲了。

    难怪人说,娶妻娶贤,别说要旺夫旺族。教出叶欢颜那样的蠢笨之人,还有那婚礼上的一番话,也是个丢脸的人。叶深林带着那样的人出现,也好不了多少。沾上身也没什么好处。

    好在之前的话,叶欢颜那样的人应该是听不懂的。那个时候怎么会生出那样的心思来呢,顾启华自己也是一个冷颤。细想了一下,话都是普通的,旁边也没其他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等到他快进办公室的时候,陈秘书快步迎了出来跟他汇报,“顾老夫人过来了,在里面。”

    顾启华的脚步顿了一下,怎么这些女人都撞一块了,马上快步进了办公室。

    “哎,大嫂,今天怎么会过来?这个时间正好吃中午饭,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说着就走到茶几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放下手机,打开西装扣了。

    陈秘书领了助理秘书进来,放了一杯龙井在顾启华的面前,又把陈敏家面前已经没有温度的红茶新换了一杯。

    助理秘书退身出去,陈秘书弯腰向陈敏家请示,又朝向顾启华问老板的意思,“那我去订位,您看订哪家?”

    陈敏家抬手拦了一下,“不用了,我就是出来买点东西,顺便过来坐坐。聊几句就回去了。”

    顾启华就朝陈秘书点了点头,陈秘书就了然的笑笑,“那我再送两碟点心过来。”

    一时两位大神也不说话,都端起了茶杯,闻着茶香,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等到陈秘书再次进来放下两碟绵软的蛋糕,边上都有一柄银亮的甜点叉。

    “大哥的身体怎么样了?”顾启华打破了室内宁静的气氛,茶瓷杯碰到茶碟的声音清脆的很。

    “还是老样子。”陈敏家也优雅的抿了一小口,放了下来,就轻盈多了。

    “顾南结婚前我还跟大哥通过电话,听起来精神不错。偶尔回来走动一下也好,这边的家人多。”

    “他喜欢那边的温润天气,好像离了那边就不会呼吸一样。”陈敏家有说有笑的,一般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夫妻感情和睦,其实是怎么样,家族里谁不知道谁呢。

    顾启华笑而不语,“还是要跟大嫂这样,多走动走动才是。肯定会更好一些。”

    “他倒是爱打高夫尔球,不过那玩意,说不好哪天……”哪天怎么样,没具体说,不过笑笑样子,可能是个不太好的玩意话。年纪大的人,有些玩笑不好开,万一中了,就不好了。就算是感情再不好,也不能落了口舌,毕竟还是要维护起码的体面不是。

    顾启华又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前天还跟顾南通了一次电话,在外面玩的不错。要是能有个蜜月宝宝,就好了。”

    陈敏家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不快。一句话说中她三个痛点,要不是知道顾启华的个性,即便是有些兄弟不合,叔侄不快,终归不是仇家,陈敏家也不会来这里。一不说叶欢晴早就被医生判定了是没有孩子的,二说生不出孩子顾家就要断后她怎么可能喜欢叶欢晴,三就是儿子顾南却偏偏与她做对,就是不肯另娶她喜欢的林菲芸,就更不提对叶欢晴百般呵护了。

    “结婚了又如何,还是这么不懂事和任性,还是要靠这些老一辈的人在家里帮他兜着。”

    “儿女再大,在父母面前都是孩子,儿女债嘛。”

    这话说到陈敏家的心坎上了,这才应了她的心思,面上有了点笑意,喝了一小口茶水,应合道

    “谁说不是呢,要是顾南听我的……”正要倾露心声时,等到看到顾启华投射过来的目光,刚生起的兴致,又没有了。这种事情,还是跟女人聊才有意思。跟个男人,特别是堂兄弟来说很不合适宜。

    陈敏家跟顾南的父亲感情再不好,还有与儿子顾南和不喜欢叶欢晴的态度上再厌恶都是家事。她不会把家事摊在外人面前。

    “儿大不由娘,娶了媳妇忘了娘。”

    陈敏家这是实话,正到了气头上。气不过,还是吐露了一句,不说心不平。这话是老话,差不多每个婆婆都会说的吧。那样她也不算太丢脸。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就不好告诉堂小叔了。

    顾启华再高兴陈敏家的婆媳关系不合,也不会一直陪她聊天下去,给了候在外面的陈秘书一个眼色。陈秘书就进来换了一次热茶水,等他出去后,顾启华就又又开了口。

    “公司业务蒸蒸日上,顾南对老婆也挺好的,今天这不是又给她买了老大的钻石,哪个女人不羡慕?小两口感情稳定就好了,孩子总会有的。大哥都不急,大嫂就该像大哥那样,安享晚年才是。”

    听起来是好话,不过这话嘛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就看你怎么品了。

    陈敏家不爽面上却不现,“就是这么招摇却是不好,私下里送什么不好,明面上这么做就是不对。你做为叔叔还是在多帮着你大哥提点一些,毕竟还年轻。他这不在公司,什么重要决策少不得要你这些家族里的长辈把关。”

    “您这是何苦呢,现在通讯这么方便,顾南这出去,也不会放下公司的事的。”

    “他……不管在不在,你们不管是长辈,还是大股东,多支持,他说的不对的地方,你们也要劝谏才是。”

    “呵呵,看来他今天的行为,嫂是不高兴了。大嫂来是有什么要求吗?要不,我去拦住财务那边打款,不付款那钻石就流拍。损失个几百万而已。或者趁他不在的时候,公司由我说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