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冤有头
    谁知道这一天发生的事,影响那么深远。

    陈敏家不矛理会外面围观的人,也没有看桌上的杂志,她又不是小姑娘,心里继续想着自己的事,不光是编排着顾南和叶欢晴,这会子又加上了顾启华了。

    正经上班时间不见人,在其位不谋其职,公司要这些人都干什么吃的?顾南那么给叶欢晴那个贱女人花钱都不阻止的,他是白痴吗每年公司分红对他这种大股东不没有影响的吗,这么不做为?

    顾启华做什么去了呢?他去吃中午饭了。在陈敏家看来,就是不做为。

    为了阻止顾南卷走拍卖钻石的这笔钱,他这几天都没有吃好睡好。各方奔走,跟相关人士和几个大股东私下里商谈了多次。不过,结局如何,不说大家都知道了。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他是很愤怒的。

    在股份制公司里,总裁是最大股东又如何,为了否定一票制,公司里的大事件都是要经过股东投票或者商议决定的。

    何况是一笔五个亿的投资款项,在总裁顾南通知财务总监孙明礼之前,公司里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就算没有顾启华,放在任何一个其他的股东看来。这是不尊重他们的。

    不过,顾南是怎么一一搞定的,顾启华怎么样都没有打探出来。所以,在早上股票涨停之后,孙明礼马上就接到了款项到帐的情况下,又很快脱离财务监管迅速汇到了拍卖行指定的户头。等到顾启华这里接到消息的时候,露西在新兰那边都已经办完所有的拍卖交易的手续。

    顾启华没有吐血倒地一命呜呼,算是他命大身体好。不过呢,顾启华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屡败屡战,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面对,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沉吟了大半日。

    顾启华步行离开南至集团,到公司附近的一家高级餐厅熟练地点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小菜坐下来品尝。

    他来的时间稍早,不过这里已经开始供应中餐,也就不算特别了。

    小用了一碗米饭之后,顾启华停下了进食。

    从这里离开之后,他直接回去南至集团。在路上他停下来打了一个公用电话。好像那边有人接,没有超过一分钟的时间就打完了。

    从他返回了步伐轻盈的程度看,这个电话打得极为顺畅。就算是平常都认为他是一个严谨又有绅士风度的保安,也觉得她今天的心情很不错。保安给他敬礼以后,以为他是因为今天公司股票大涨,所以心情很不错的。

    不过马上就有一个身影冲到了顾启华的面前。还好他行走的速度不快,马上就停住了脚步。等他看清楚冲到自己眼前的那张脸,眉头一皱,心想她怎么来了?

    看着顾总走进大厦的保安,突然出现的女人显然没有公司员工的从容。察觉到顾总后退了一步,情况不对,马上就跟了过来挡在顾启华的前面。

    “小姐,你找谁?有做身份登记吗?”

    “叔父……我就找他。”

    保安看向顾启华,顾启华摇了摇头,想从旁边走开。这么明显的表示,不想跟这个女人说话。

    保安立马横眉冷对了,“小姐,请你离开。”

    冲上来的是叶欢颜,怎么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呢?本来就很不高兴,还要笑脸讨好的跟顾启华打招呼,“叔叔,好久不见,您的身体看起来还是很好啊。”

    保安哧笑,每天都有多少人,或者女人来跟这些高层献媚讨近乎。他们看的多了,打量了一下叶欢颜。其在是不能以色示人,只能套套近乎了。

    叶欢颜顾不上计较这些狗队子的流氓眼神,心说等我重新爬上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没错,早上高敏开电视看到那条爆炸新闻的时候,叶欢颜就开始盘算,怎么样利用这件事,重新翻身。当然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权利和金钱的追求。只不过越是希望得到的,越是自己或缺的。

    最近几年倒霉透了,也就在叶欢晴的婚礼上,得到了顾南的200万,是最大的一笔收获了。所以叶欢颜以为她又看到了一座大金山在对她招手,不怀好意的锋芒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顾南给她下的死命令只要不是马上下狠手要弄死她,有什么可怕的呢。没有钱才真可怕。等到跟着他们的保镖们离开后,她跟高敏,叶林深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城市。她还跟自己说从哪里跌倒的,从哪里爬起来,得到了她的两位父母的认同。

    等到高敏去叫醒叶林深的时候,叶欢颜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把电视机开到最大,这么大的新闻,肯定有后述报道,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再捞一笔才行。钱好花不好挣呀,顾南那个王八蛋花钱如流水的给叶那个贱女人用,不如分些给她的父母和姐姐才是。

    正裹着一条浴巾悠悠站在镜子面前,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同时凝望着自己优美的曲线。心情很复杂,这么美丽的人儿,为什么没有人欣赏呢。

    电视机里正传来新的报道,叶欢颜冲过来看。顾南没在公司,就随机采访了一些人,然后有个画面拍到了几个大股东进入南至集团的镜头。好巧不巧的拍到了顾启华,叶欢颜的眼睛一亮。

    看到电视节目里顾启华对采访客气的拒绝时,叶欢颜决定了,就是你了,“叔父”。就算叶欢颜以前是一个不过问公司事情的人,顾南回到家的时候,装模做样关心过,也问过。而且她在外面去玩,和那些同样是富家媳妇结交的时候,少不得要说起公司的一些事情。逢年过节陪顾南回顾宅,与亲戚交谈的时候,有所耳闻。就算只是偶尔一鳖,叶欢颜也怀疑过顾启华的不怀好意。

    顾启华很讨厌的看着叶欢颜面上的笑容,很是露骨,很有一些吃定他的意思。

    但是顾启华一点都不给她机会,自顾着走开,都没有把这个女人当回事,他更加就不会给这个女人好脸色。

    “叔父,等我。”叶欢颜想推开挡在身前的保安,外加明显的讨好的声音娇滴滴的喊出来,弄的周围的人都看过来。

    有保安不耐烦规劝叶欢颜了,想把叶欢颜拖出去了事,叶欢颜自然是要反抗不愿意这些臭保安碰到自己的,与叶欢颜有点猫捉老鼠的意思起来。叶欢颜时不时的尖叫声,引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前台的值班经理看到情况不妙,跟过来在顾启华这里汇报,一是要告之情况,二是要撇清干系,要不然事后追查起来,是她们检查不清就麻烦了。

    “顾总,这位本来是要找总裁的,总裁的大名容易查到,您的名头一般人是不知道的,后来又说要找您,知道是认识您的,没有预约,叫她走不走,在这里等着。您看早上的新闻太大,这会说不好还有媒体的人在,您看……”

    顾启华听到值班经理的那句“您的名头一般人是不知道的”,眼神暗了暗。

    叶欢颜的尖叫声着实刺耳,顾启华转过身来冷咧的看了一眼。当年那个新嫁进顾家的美丽女人,这会跟个疯婆子一般在那里和几个穿着制服的保安拉扯。越发显得她难看,就算是化了妆过来的又怎么样,神情举止比一个人的容貌来的更重要。

    “叔父,就说几句话。”

    如今的叶欢颜可不是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叶欢颜了。

    看到顾启华转回头来,这个唯一她现在能抓住的稻草,觉得看到了希望,眼睛都亮了。

    顾启华就挥了挥手,有保安看到,就松了手。叶欢颜开心呀,狂喜着要冲过来,顾启华指了指地上,让叶欢颜停在了那里。

    叶欢颜一腔热血瞬间息灭,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启华,“叔父,……”

    “您就帮帮我吧。一日夫妻还百日恩。我实在找不到他和叶欢晴了,不然不能再来找你的。”叶欢颜的这句话引起保安和值班经理,或者其他站的近的人的耳朵,有八卦不听,凑个热闹也好。

    值班经理就松了一口气,就知道她是跟顾总很熟吧,他的危机解除。

    转眼又想这个女人到底跟顾总是什么关系?

    顾启华挥了挥手,让围观的这些人散开。大家是有些退开,不过耳朵还是支愣着。

    叶欢颜以为是顾启华维护顾南的名声呢,委屈的不得了。

    “顾南他风流快活,就不管我死活。您帮帮我吧。”

    顾启华沉吟了一下,又看了叶欢颜一眼,才说道

    “冤有头债有主,你找跟你有仇的人人人都知道他送叶小姐钻石,可惜那位叶小姐不是你。”

    顾启华以前待她还是不错的,合颜悦色的。这会的不耐她是看的出来的,弄的这么老些人围着,男人好面子她也知道,这是急了嘛。也情有可愿,就算是这样他也一直没有开口,也没有骂她,好不容易说的这两句话,对她还是好心的劝戒。

    不过,是什么意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