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防备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一点都不意外。

    就是兄弟父子合伙做生意,也没有不散的宴席。

    何况是这样股份制的公司,就是他为总裁的公司,有些时间都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必要的时候,只能让这些不能一同奋进的人离开。

    这样想着,身上的气息不免冷咧起来。

    这样的拆分,不免伤筋动骨,而且对于股市的波动就是跟今天的涨停又是一样反方向的拉低了。

    这种重创,不到万不得意,是不可以做的。

    就是聪明如顾南,也在这种时间神情深凛。

    难道留着他们拖他后腿不成,出来指手划脚的,都不知道是不是对手公司派来的卧底。

    早上不快的阴郁,又现了眼底。

    就是床上的人儿,也不安的动了动,翻了个身。

    顾南抚着下巴,看着这个在他生命里占据重要地位的女人,有了一丝退隐江湖的念头。

    看着窗外的湖面,因为太阳不再正中午的位置,光面一点一点在发生变化。也印出了顾南那张年轻坚毅的脸。

    他还那么年轻,不禁哧笑出声。如果他真的提出离开,怕是有不少以前被他收拾过的人,会全力打击报复吧。

    就算是太阳每天升起,总会有不一样的时间。开工没有回头箭,蠢蠢欲动的人,总是要敲打一番才会老实下来。

    看来有必要让手下多盯着些了,至少在蜜月回去之前不要搞出事来。他还没有带着她周游世界,发现这样出来玩也没有什么不好。要是能顺便谈成一些生意,以后就多找些有趣的地方带她出来。

    看到床上动了动,顾南起身开始脱掉睡袍,手指微动,又继续了手里的动作。心里嘲笑自己,身体的反应比理性来的实在,他知道自己要什么,看着叶欢晴的动作越来越大,掀了被子又爬了上去。

    叶欢晴还在半睡半醒之中,好笑道:“我都要起了,你却要睡了,这午睡怕是要睡一下午了。你刚刚做什么去了?”

    顾南:“刚刚你不是太困了吗,没有体会到其中的快乐,做为了老公可不能这么自私自利。”

    叶欢晴被他的话吓到了,“还来?不要了,娜娜他们说不好在公司等着呢。”

    “让他们等着,强一直在笑话我,反正他不信我什么都没有做,不做不是白给他笑话。”

    “你别,你还怕人笑话不成,至少要等到晚上吧。”

    顾南抱了叶欢晴咬在她的耳朵,“原来你也是想的,晚上就住到他家的农场了。你没发现,住别人家比酒店还麻烦。”

    叶欢晴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不过主要是男女之事,“如果你不这样,我倒觉得住人家家里,才能体会生活在别处的乐趣。都是你了。就不能忍忍?”

    “你都说是忍了,你忍心这样伤害我?”

    顾南半委屈半霸道的再次扑倒叶欢晴,叶欢晴是于心不忍又羞涩的不行,白天也就算了,还来了又来,实在怕他在这上头要耽误一下午,半推半就的,反而更加刺激了顾南。

    “这周围可没有什么人,你就是叫出声来,也没有人救你。”

    顾南化身恶狼出声吓唬叶欢晴,手下却只是到处点火没有真的用力,叶欢晴是又娇又气又喘,终于还是如了他的愿。早些给他,早些结束才是。

    “拍卖会的事,解决了?”

    顾南关好小屋的门,顺手打了一下老婆的屁股,“这会子才操心公司的事,不嫌晚吗?”

    叶欢晴很不满他的行为,她是成人好吗这样子真是没有办法看了。

    左右这里没有其他人,叶欢晴快快跑开两步。顾南在后面的看着她机灵的动作笑了,欢快的象只林间的小鹿。

    突然转过身来,冲着顾南喊。

    “我问了你也不会说,早知道不问了。”

    在那等着顾南回答,又有些迟疑,生怕他又会追上来。

    他前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她忘记了男人的长腿,一步可比她的两步还要长。赶紧跑多几步才又等着。

    看着叶欢晴小女儿的样子,顾南任她跑远。踩在落叶欢晴松的路上,轻绵绵的。

    没有特意裁种的树林,间隙或大或小。风再大,穿过这里就小了许多。

    只能看到树儿跟着风在摇动。

    叶欢晴蹲在那里研究什么。

    “是松果,可惜没有种子了。”

    好在最近都没有什么雨水,干爽爽的。叶欢晴举着一个跟松树一样颜色的塔状物,一层一层开花般的张牙舞招着。

    “如果晚上住在这里,说不定能捉到松鼠。”

    顾南好笑着诱惑着叶欢晴,叶欢晴满想答应下来。抬头看到那个笑的好看的男人,就算是她的亲亲老公。不过在刚刚吃完抹净两次后,还是扭捏的不习惯,况且是在看透他的想法的情况下。可不好意思答应他。

    “说好去强家,快些走吧。他们等着急了。”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顾南好笑的看着叶欢晴又跑起来。这样倒是省了拐她出来运动的难度。

    吃的好,睡的好,再加上运动,叶欢晴的身体修养的不错。孩子总会来的吧。

    叶欢晴终归是想要一个孩子的,这般着急着去找强一家,可不就是因为有拉比。

    太阳有些偏西了,把树林拉出一道阴影来。从树尖上总能看到太阳的。只要太阳会来,就不怕阴影。

    顾南的心情也愉悦起来。就是林间树上的小鸟,也欢快的叫着,就是国内现在也是最好的天气吧。

    从林中小屋走出来的这一路上,叶欢晴轻松的聊着这些有的没的,顾南知道她确实放松下来,很满意自己午睡时的效果。遂打算有事没事就突袭她,说不好他们会有蜜月宝宝也不一定。就算没有,爱人之间的甜蜜也是不能少的。

    顾南心满意足的照顾着叶欢晴上车,带着她坐上罗斯安排的车去了强的飞机场。两个面色红润,神色晴好,罗斯笑咪咪的像只了然于世的猫。擦着高眼酒杯,对着蓝色的天空在杯子上喝出气来。再用雪白的帕子细细的擦干净。

    他这个老板最喜欢做这种小事了,他知道顾南很满意小屋,也知道他会回来的。

    他家的生意从来都是做回头客的。他不用操心许多,就会客源不断。他很得意对这片水土的爱惜,也喜欢同样喜欢这里的人。只要把他们都聚合在这里,这样的幸福时光就会一直一日一日过下去。

    老城镇的人都相信家和万事兴,夫妻和睦最为重要,对于之前强提到顾南的来意心里盘旋了几回,且过两日去强家里商谈几回再说。

    比起顾南和叶欢晴这么开心快乐,国内的一票人都被钻石这条爆炸新闻炸的人样马翻。就是顾南的母亲陈敏家都找不到自己的儿子。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转到了秘书那里。什么都问不到,要那秘书何用。她想了一下,打给顾启华,他不可能不清楚。

    要不是顾启华的电话响了,秘书还以为他不在呢。

    顾启华看到那个名字,拉到黑名单里。

    办公室里,再次悄无生息。

    看到顾启华在里边的办公桌跟一尊雕塑坐着,他的秘书生出一身的寒意。之前给顾启华换新手机的时候,把手机号码,之前的信息什么的重新装入手机时,不免看到了之前那条信息。

    他特意看了顾启华摔手机的时间。

    难怪老板会动怒的,又一次在与总裁的交量中败北,让跟着战败一方的秘书不胜唏吁。谁不想跟着常胜将军,唉,都是命呀。这会,老板在想什么呢?

    死死捏着手里的电话是要做什么呢,是在等电话,还是要接电话?

    别看老板平时带笑容,谁不知道他严厉起来能吞人。还是抓紧办好手上的事,别在关键时刻惹到他老人家才是。

    室内,顾启华确实要打一个电话,或者是等一个电话。

    突然电话响起,僵硬的身子突然一震,看到那上头闪着的名字,眼窝一暗,迅速按掉拉黑。要不然那女人能一直打来。

    他等的是一行数字,是某个电话。不需要背,已经记在心里的电话。

    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这个电话怎么打,确实是个难题。

    对方不打来才更头疼。

    秘书也头疼,那到底是谁呢。

    “哗……”门一下子拉到了,秘书马上站直了身子,微弯腰行礼,“顾总……”

    “我出去一趟,有事打我电话。”

    “是。”

    恭送老板离开才松成一瘫泥坐下来。其他的助理秘书看到电梯关上了门,赶紧凑过来打听,“老板怎么说,要怎么样阻止?”

    “不会真的买到了吧”

    “天呀,拳头那么大,怎么戴呀?”

    每每看到这群女人这么八卦,秘书就想拍死她们,难怪只能做到助理秘书的程度,这样揣度老板,有什么前途可言呢。

    这种时候,老板越不出声,只能说明问题越严重。

    弄不好己经是无法阻止总裁“任性”的程度。等总裁蜜月回来,南至集团又是一场血雨腥风,怎么能保住这份饭碗也是一个问题。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些白目的女人,不会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