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拔钉子
    顾启华不是一个能吃亏的人,不过是时机不成熟。

    另外孙明礼,战秋生这两颗钉子,看来是要拔了。

    顾启华一步一步梳理着,看看他还没有自己遗落的地方。能在气头上这样冷静下来,不得不说,顾启华是个能输的起的人。

    他接到短信息是顾南的五个亿已经从公司的海内外帐户过户出去。

    不提钱财上的损失,就是经这此一仗,输给几个小辈,面子上过不去。

    起先顾启华还不认为然,跟几个有反对意见的大股东有所商议。款项预见去,付款更是简单的事情,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的地步。

    顾启华恼怒了一番之后,再做了一番打算,连那几个大股东那边都懒得去支会了。

    他们总会从别的地方得到消息的。

    早在国内关于这颗钻石的消息结婚接到的时候,少不了要靠与舆论的宣传招惹到几个人来。就算是顾南亲自找,都不一定能随便开口的话,就不好说了。

    这会想起来顾启华气的咬牙。之前还跟自己提什么增股。现在看各媒体的论调很多无可反驳。

    一时不察,倒是叫鹰叨了眼睛,谁能起到顾南的金融把戏玩的这么好。自从上次通话之后,就多次跟顾后放言,尽快回来主持大局。没想到今天一早捅出这么大的楼子。

    等到孙明礼的电话过来,确认了款项到位的事。最后一点担心都没有了,既然不能从政治手段上拦截这笔款子,这次的交易就真的完成了。

    看来顾南可以下班去陪老婆了。

    至少他的叔父顾启华是怎么生气,跟南至集团的其他董事会或者合伙人分享这个消息,已经不重要了。

    除了顾南的父亲,顾启华他也是智慧一生的人,却也有得意忘形的时候。他也为这个事跟多位股东交流过,支持和反对的,一半一半吧。

    顾南这个人不得不说过他在生意场上还是很有魄力的,拿得起放得下,敢打敢拼,他这个叔父倒是有一些犹豫不决着见着这个事情,这个性格也不是没有被他的大哥,批评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实在是改不了,而且文件又有什么错呢?

    顾启华和顾南的父亲是一直在顾家的各位大家长的教育下,一起成长起来的。而且顾家很开明,不分长幼,以能力为主。虽然败给了兄长,他到底不是公司里那些普通的大股东。

    看他这样不慌不忙,与那些大股东就有天壤之别。拿起旁边的热毛巾擦了擦手,看抬头看了一下时钟,好,现在正好是早上8点钟。

    很多员工都还没有从家里出发,他还有一天的时间考虑这个事情。

    就是他的父亲,顾南的爷爷也曾经说过,顾男这个人在生意场上还是很有魄力的,拿得起放得下,敢打敢拼,他这个叔父倒是有一些犹豫不决。凡事都要三想四想。就是顾南的父亲,也没少笑话他,有的时候一些决策下来,他会犹豫着不去办,没少让顾南的父亲跳脚。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想变成一个火急火燎的人,那也是不可能的,而且在顾启华的眼中,他这样子才算是稳妥。稳扎稳打,又有什么错呢?

    五个亿,顾南做这件事情简直有点荒唐,现在还只一天了,余下一个亿,怎么能准备好这么大的资金呢。势必不让他拿得到,那后果难说了。

    没想到周一股市一开盘,就爆涨。要不是因为南至集团是总点项目上,少有人打麻烦。既然涨停板,顾启华就松了一口气,不过术业有专玫,顾南从战乱略部长这里问到了其他问题,成功从顾启华那边拉了两个可靠的人,有准确的消息说是不是利南至集团物消息。

    顾南一直不太相信这件神神鬼鬼的东西。全凭实力和人格魅力来的,所以没少得了顾启华的批评和嘲笑。

    现在涨停后,顾南打来试探消息,一举让战部长的七寸,无力反抗起来。还被顾面忽悠,从新收益里提取一定的比例。较到新兰,一直在等着资金去交钻石款的露西紧张不得。

    “都是熟人,有什么好怕的?”

    陪君如伴虎也就算了,还是两只有意见的虎,战部长只想完成这一次的收购顺利。

    挡不住有更多的疯热炒人,会再次愿意为喜欢他们的打这样去。

    倒是很快的帮顾南融到了足够的资金。

    露西在新兰收到款项后,也跟拍卖公司确认办手续的过程。

    顾南才安心关掉电脑,收起手机,放好魔方走了出来。

    跟和同事一起研究发动机的强打招呼。

    “我先去小镇上找晴晴,你这里多弄久好过来?”

    强一听顾南要走,哪里肯依,马上拦住他,“你都没有飞上两回圈,怎么好跟晴晴交待?”

    顾南看着他黑成一团,又满手机油味的手,冷眼转身躲开。

    “你让晴晴一个人,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你大可放心。那边治安好的很。”

    “我能放心才有问题,难道你觉得晴晴不漂亮。”

    强表示,这个问题是一个美丽的陷阱,马上去旁边的木屑桶里抓出两把来净手。

    “你忙你的,借辆车给我就可以了。”

    “我那都是古董车,撞坏了你可赔不起。”

    “赔你几件中国的古董,要不?”

    “……”

    “欢晴,到哪里了?”

    顾南制止了在一边唠叨把叶欢晴一个人丢下的强,又赶紧问他哪里有适合吃中饭的地方。

    强一副你求我,我就告诉你的表情。

    顾南可不会是让人欺负的那种人,就是公司里那么大的事都被他决断的处理好了。身上的强势气息还没有收起来,这会看到强脸上总是这些朋友间的调笑,一时不想理会。大不了到镇上找人问问,长着一张嘴,能吃能问,还能给这种小事难住。

    强知道顾南不理自己,也觉得无趣,只好在旁边小声说了个餐厅名字。

    顾南看了他一眼,专心跟叶欢晴通电话,听起来她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心里的内疚少了许多。

    叶欢晴看了看手里的地图,“应该是在尼罗湖附近,你们练习完了吗?”

    叶欢晴打量了下周围,确认自己的搁置和方向,对比了一下地图,“好像是尼罗湖湖附近。”

    “飞了两圈。差不多了。正好吃中饭,我去接你。”

    “不用了,有好吃的地方吗,问问强,我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那你去到尼湖畔边的罗斯餐厅见。“

    顾南因为离开叶欢晴已经好几个小时,所以着急着要去找她,强却在周围围着他打转,想说学做炒饭的事。

    看他越心急,越找他的麻烦,去到那里都跟着,一直在打趣他。就是知道他急着去找叶欢晴,还故意绕道去要接先去接老婆娜娜和拉比。

    顾南才知道强又捉弄他,他现在只想打强一顿才好。

    顾南一把反勾住强的脖子,问道:“早上不是说没有足够的位置,不能一起走,现在怎么能做下这么多人呢,你有足够座位吗?”

    “这样你才会留下来学习,不好吗?你还干了件大事,不是应该感谢我吗?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告诉晴晴了。”

    看到娜娜已经抱着女儿出来,还有个胖大妈送出来。他们两个大男人在车上打闹不像样子,才放开了强。

    顾南不想跟他继续纠缠,先去接叶欢晴重要。

    叶欢晴有事没问完,顾南就挂断了电话。这个心急的家伙,想起早上强送他们过来,最多15分钟的样子。叶欢晴还是打算走过去,这个小镇很漂亮,又这么有韵味,她蛮喜欢的。下午说不好是什么行程会不会离开这里,还是多看几眼吧。

    打听餐厅的方向,一路走去,果然延续着石头城的风情。又各自打扮着自己的家,自有风情。

    虽然不至于偷看人家家里,不过门口,房前,或者窗台上的花花草草很温馨好看。

    不管是花儿的颜色和摇业的风姿,就是各种花盆的搭配,小陶瓷的玩意放在里面,都萌萌的,有亮点可找。很是有趣。

    这样边走边逛直到顾南来了电话,叶欢晴才着急着加快了步伐。

    “你到哪里了?如果还离的远,我去接你吧”

    顾南等了餐厅,还没有见到叶欢晴,就有些着急了。别是出了什么意外,着急的打电话。

    叶欢晴赶紧接起电话,“你们已经到了餐厅门口吗?我应该也快了,刚刚问过人家了,在街边的转身,稍等,我好像看见你们了。”

    看到了顾南打来的电话,叶欢晴也有点着急,怕顾南担心,跑了两步。

    顾南被叶欢晴的傻气气到了,看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叶欢晴跑到他面前的时候,红扑扑的脸色看起来很不错。心放下又提了起来。

    两手撑着叶欢晴的肩头,看到她光洁的额头上已经泌出一层汗来,他掏出蓝格的手帕帮她擦掉。叶欢晴脸更加红了,这样让她情何以堪。

    “怎么没有打一把雨伞,拿这么大的太阳,或者是没有防晒霜吗?”

    “在行李箱里,小包里没带。”

    “这边应该有商店可以买到吧。”

    顾南责备让叶欢晴有些吃不消,就是站在旁边的强也看的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