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意外收获
    看着有意外礼物收,叶欢晴自然高兴。

    叶欢晴促成一笔生意,又不走还看的仔细,店主也不打扰忙自己的去了。

    叶欢晴有些犹豫,有条纹的花盆,里面的绿色植物被修剪得像一个圆球,密集的小叶子簇集成一团。而且叶子的叶欢颜还有两种叶欢颜,深深浅浅交杂着,长在这个蓝色的花盆里特别好看。

    要不买来送给娜娜的妈妈,面包店的胖大妈。吃了人家那么好吃的贺面包和热可可,可不得感谢一下。露西就是知道她会遇到可爱的大妈才说她会后悔的话吗,好吃归好吃,两个的水平都不差呢。

    又看了下花盆,就是这个盆的圈口是红色的,人有些扎眼,会放在黑色的花架上,倒也还算不错。

    旁边一个架子上放着一只黑红色,但是肚子却特别大的盛水罐,任上面雕着鲜艳如海水的粉蓝色的花,金黄色的花。绘画的手法很有一些抽象派风格,但是花心花蕊又特别细致,把手也特别的粗壮。

    许是这边民族特色,还是一种初始原生制作的感觉。

    店主看她实在纠结的厉害,过来帮忙的问道:“小姐,需要一些什么呢?”

    叶欢晴不好回答,东西都很喜欢,不过一个旅行者在路上会需要什么呢?什么都不好带呀。实在是觉得这家店的东西太喜欢了,怎么样也要挑几样。颜色用的太漂亮了,画的都那么夸张,又可爱,不带几样确实说不过去。

    就是送给露西或者娜娜也好。

    正好看到两个蓝色罐子上的墙壁上,利用石墙的突出挂着一只黑色的挂篮,里面倒是放了六只图案完全不一样,就像是随手画着玩的几个小罐子。好象是用剩余的颜料就在碗里随便抹了一下的彩色线条碗。跟平常喝水的陶瓷杯差不多大小的白杯,上面画着可爱的,各种水果图案。

    一枝花边形的白色陶碗,一个黄色的鱼瓶肚子有点大的带小盖子的糖瓶。没想好不知道是放什么的。

    “这个帮我包起来。”

    “好的,当然,需要我帮你吗?”

    “嗯,我自己可以。”

    叶欢晴自己伸出白玉般的手去拿了下来,摸了几个,手感倒还不错,瓷面倒还可以。

    “请帮我包起来,打算送人的。”

    店主麻利的把这几样东西都包裹了起来,果然是放在黑色纸袋里会比较相配。

    没走多远,又忍不住买了不少东西了,叶欢晴偷笑自己。这么会败家,顾南应该不会讨厌自己吧。

    走了没多远,又看到一家半地下的店。看着店主家的门,也是漂亮的蓝色,吸引着她走进去。没想到正中间挂了一张绘有牛羊图案的壁挂,颜色配色很漂亮。

    转了一圈其他的,就这个最中意,特意买下来打算送给强下午会带他们去的高登农场。那是强的父母家,也是露西长大的地方。不带礼物过去,可不行。就是这个了。

    满满的收获,叶欢晴在小镇上大买特买的时候,顾南也在为她花钱而挣钱,看着股票交易屏幕上的数字不断上升,只到涨停不动后,才停了下来。

    他才拿起电话打给公司的金融专家战秋生。

    因为早上开始各大媒体都在播出顾南购买钻石的新闻,导致南至集团和寻欢珠宝公司再次风头大劲。不光股票涨停,而且小小这边打听和消息,要求订单的签定,都忙到不开可交。

    就是叶欢雨这里,也是看到新闻才知道的。难道这钻石不是打算给她寻欢公司的,一点没有听到顾南提起。

    猜不出来顾南是要打什么主意的时候,徐飞的报怨电话也打到她这里,还说顾南不接他电话,什么意思?叶欢雨表示无辜,自从顾南带了老婆出国,她可不会打扰老板新婚蜜月这种不理智行为。

    就是这种爆炸式的独家新闻应该给他的新媒体报道才对。

    叶欢雨无力的取下眼镜来捏了捏鼻梁,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

    “那我过来跟你说,你在公司等我。”

    叶欢雨也试着打顾南的电话,却不通。她不会傻到再去拔打,也不骚扰叶欢晴了。他们两个连体婴似的,没消息就是没事,等他们回来再定也来的及。顾南做事肯定有他自己的安排,不是她能肖想的。既然不通知她,看来是没她什么事。

    就是这一波热点不用实在浪费,马上号令公司全体到会议室开会。等徐飞到的时候,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唱了一出空城记。

    有事的是顾启华,少不得要被相关人士打听一二,更加不说有多少亲友打来确认这事。光是电话都接的头疼。

    不等南至集团负责股票的战部长打来电话,顾南就直接拔了回去。

    “今天表现不错,尽快把资金调出来,我有急用。”

    战部长多精的人,听动静就知雅音。

    “顾总,你这样操作太危险了,证监会那边会出问题的。”

    “什么问题?我不过是左手导右手,总比空手套白狼要安全,和可信度高吧。我走之前提的接收新收购案,有眉目了吗?”

    战部长是顾南从华尔街请回来的,除了当年一起创建南至集团的几个兄弟,就数他创造的价值最大,所以大家心服口福。跟顾南的私交也是相当深厚的。少不得会是各方势力拉动和想挖墙脚的人。他却始终都没有厉害,有人传言,顾南一定是给了他一定数量的股份或者相当重的承诺。

    有人却笑,无力不起早,这种情况很正常。不过既然是吃鱼的猫,有胃口吃东家也是吃,吃西家也是吃,这类人最没有骨气,只不过还没有遇到许下比顾南更高的酬劳高的人罢了。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战部长门外的部下们,却听到了战部长跟人大吵的声音。

    明明股票**,要开战略会议,确保后面的几日都会涨停才对,怎么会这个时候吵的这么厉害?

    会是跟谁吵,战部长的脾气是很不错的。从华尔街回来的。最是有那种学院派的绅士气派,讲究个温温而雅。

    这是有多生气,才会把战部长都气的大声说话起来。

    除了战部长的上司总裁顾南,就是他老婆背人吧。

    如此这么一推理,大家的呼吸都收了起来。不管是战部长和顾南,都是不可认随便揣测的人。哪一方失利,得利,都能牵动办公室的人,抖一抖。

    他们两个出问题的话,公司分分钟破产,那么这样讲战部长就是与顾南比肩的人才是。如果有人突然得出这样的结论,怕是才摸到上层领导人的脉络。一飞冲天的天赋才展露出一点点,还需要经验和机会。总比那些还在发抖的职员,可强了百倍。

    最后看到战秋生气冲冲的离开办公室,丢下一堆资料,让得力手下带人开会谈之后的事情。

    临到办公室门口,一转身,看到所有的人还盯着他不动。

    “看什么看,不干活吗?”

    一室的精英们才收拾起八卦的心,帮老板攒足精神,明天再弄出一个满堂红出来。要不然,看战部长一脸怒气未消的样子,哪个不长眼的冲撞上去,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顾启华得了消息,丢了手机给秘书,拉了战部长到楼顶密谈很久。

    至于谈的是什么,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和他知了。

    肯定会有人告诉自己的各方的上司。不过,顾南不跟任何人罗嗦,战部长这里花的时间最多,甚至大声吵起来了。

    至于说了什么,都不得而知,反正战部长负气而出,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等战部长下得楼来,一切已经如过眼云烟,没有一丝痕迹。

    办公室里的人,都各行其职。

    还不等顾启华回到自己的位置,秘书交回给他的手机有一条消息进来,打开来一看,血气上涌,一把把手机甩在了外窗玻璃上。好在那玻璃离的远,又是加厚钢化的,没有碎,带一点划痕都没有。

    手机却四零八落,太碎了个干净。

    秘书暗自庆幸,幸好不是在他手上的时候,接收到的,要不然,他就跟那手机一样一个死法了。

    等个三五分钟,让顾启华冷静一下再进去吧。就是他跟着五年了,也腿软,这是多大的事,让他这样生气,从来没有过的事。

    哼,战秋生真是个人才,跟他谈了那么久,滴水不露,却得出这个个结果,两者要是没有关系,还真不好说。

    就是这个决策,是在上楼前就做好了的,还是下楼来后,做的。千差万别,却无从查起,总不能去问战秋生吧。不过孙明礼一直是顾南的人,他在这次的事情里起到的作用,占据了重要的影响。

    顾南这个狡猾东西,说什么为在股市上把增股上的钱挣回来。再在热点ip值高的情况下,吸力成金,调动了更多的南至集团的现金流量。

    本来是游棋不定的战部长,经此一仗,就倒向了顾南那边。

    等顾启华得到最终的消息,原来不过是一场**阵。

    顾启华松出一口气,顾南,总有一天我会连本连利的讨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