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顾南的哄骗
    顾南把玩着强桌上金属魔方,冰冷的手感带着重量的质感,高品质的打磨带出金属的光泽,一点不影响转动和360度移动的旋转。

    一手玩着,一手摸出了手机。

    新兰与国内的时差只能等着,也正好让他梳理一下孙明礼传来的消息。

    五个亿的资金到位大半,还有一小部分今天会陆续就位,不过重头戏本来就不是这个。而且今天就会把钻石中标的事公告出来,对公司股票的震动有多厉害,他也要看一看,顺便敲打敲打某些人才行。

    顾南打给孙明礼问道:“你的消息属实吗,万一走漏风声,一步错位,弄出事情来,你知道后果的。”

    孙明礼是个严谨的人,话不多,不过精明的眼神里,也闪现着兴奋。

    “您放心,我等着您回来请我吃饭。另外,顺便想问问,是守财的狮子重要,还是在前方打头阵的老虎重要?”

    顾南把魔方停住,顶在下巴那里,“左青龙,右白虎。还差两员大将,帮我看着些。”孙明礼也没有期待过顾南能说出个丁卯来,能找到适合相处的朱雀来却是不容易的。而且顾南到底打算布多大的棋却不清楚,他只清楚顾南的家底。

    像顾南这样的人,是不能用一般人的思维去揣测的,一分钱能让他花出一千元的价值,何况是他现在所掌握的资源。不能用可怜形容,只能说翘动一个地球也不为过。

    不过这样的人去度蜜月,空着公司不管,也是无法想象的。本身,他能再次结婚,已经跌破很多人的眼镜,何况是那么疼老婆的一个人。这样的事,没办法亲见,只能去爱情里找找一找了。

    顾南式的爱情女主角正在石头小镇里的休闲闲逛,国内的叶欢颜就相差许多了。

    听到电视机吵杂的声音,以为是昨天忘记关掉了。

    四处摸了摸,也找不到摇控器,发懒不想起来,翻了被子盖住头想再多睡一会,却耐不住初秋有些温度偏低,露在被子外的手一会就冷的缩回被子里去了。

    “早上好,现在是730分早间新闻……”电视的声音越来越大,叶欢颜气恼的翻身而起,才发现母亲大人高敏坐在另一张床上,稳当的跟老佛爷似的。听到她掀被子的动静,正看过来,一脸的不满。

    “妈,你怎么来了,这么早?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了,这么些天了,没有动静,你还睡的着吗?”

    “有事,没事,我都要睡醒了才能干活。我又不是个正经上班的人,不用起那么早,等他们都上班了,正好去找他们。”

    叶欢颜困的不行,说起起假话来都不用编的,随便吐露出来,神情自然的很。

    “可是有什么眉目了?”

    就是高敏养大了她,知道女儿的脾气和秉性,也能信以为真,叶欢颜为自己的演技折服。

    “你打算怎么弄?”

    “八字还没一撇呢?别透了消息,您好生的歇着,跟老朋友打打牌喝喝茶去。”就是别来烦她就是了。

    心里却想的是,哪有那么容易,爸爸妈妈都不帮着想想办法,她要有那个本事,可不早就把南至集团给弄过来了。心里的那股怨气,闷在被子里不说话。

    高敏听了叶欢颜的话,将信将疑,正要关掉电视,却看到正在播报一条新闻,“南至集团总裁最近带新婚妻子出国度蜜月,也不忘记对爱妻表达宠爱,新订了一枚价格6千万美元的钻石。这是世界上第二大钻石……”

    “女儿呀,你起来,快快快,……”

    “怎么了?”

    “顾南买了个老大的钻石,你快来看。”

    叶欢颜听到了高敏的话,马上没了睡意坐直了起来,拥着被子看着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那钻石的特写镜头,又没有切割,又是放大的,实在看不出来有多好看。就这跟块碎玻璃似的,真的假的?

    估计全国人民都在看这条新闻,都是这么想的。不过,耐不住人家有身价呀,“6千万美元,多少人民币?”

    高敏这么爱财的,哪里不会换算呢,不过是惊吓到了,不相信这个事实。特意问问旁人是不是真的罢了。

    叶欢颜抬手盘着手指头算了算,也是看傻眼,五个亿?光是听一听,说出这个数字都胆颤。她连个鸽子蛋的钻石戒指都没有载过,却听主持人甜美的声音说这枚钻石有一个男人的拳头那么大。那就是价值比鸽子蛋翻了很多倍了,超值钱的。

    高敏和叶欢颜母女两个不顾节目已经播完,继续发呆着。

    都在心里暗想,别的什么都不图,只把这钻石弄到手也值了。

    叶欢颜就开动起脑筋起来。就是太冷了,还是窝在被子里舒服。

    “妈,你没事就下楼吃个早餐吧,我再睡一会。晚些时间你去找间房子,我们一直住酒店也不象样子,有些事也需要我们住下来才能办,尽量找好一些的。对了,爸呢?”

    跟叶欢晴完全撒破了脸,只有爸才跟那死女人有联系。是丢不开的血缘关系,不过也没有到最后的时候,又用不上。

    再说,这钻石怎么跟老头子有关联呢。就是做坏事,这女人也在找关联,还是动了些脑子的。一时之间,因为五个亿的事情,弄的脑子里一片浆糊。还是睡一会,清醒一下。

    顾南给的200万不多,也够花一阵子的。就算是当他提款机也要等他回来不是吗?五个亿,哼,花200万来打发她。真是亏大了,一直知道顾南是有钱的,没想到有钱到这种程度。当初为什么会跟他离婚呢。真是昏了头了,不管怎么样都不离才对。

    这会听到他的消息,知道去向,才好办下一步不是。

    话说当年跟他结婚,他们是去哪里度的蜜月,她竟然一时想不起来了,他又携了叶欢晴那个小贱人去哪里游玩,一时酸意充满了心间。

    她忘记了顾南早跟他没有关系了,跟谁去都跟她叶欢颜没关系。

    算了算了,都到了现在这一步了,想那个没用。遇到叶欢晴就从来没有好事过,总有一天要拿她好好惩治一番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不过明明好倒霉的是,顾南的老婆是叶欢颜的妹妹才对,实在是不幸了。

    那个不幸的女人正傻乎乎的在雷瓦镇上走来走去。这里确实安静的厉害。只有走进了开着门的店铺,才有一两个店员在。笑咪咪的招呼你进去。

    “如果是昨天来,想必很热闹吧。”

    小镇保存的很好,建筑外墙用的石材都是灰白色的,想来是石材的原始叶欢颜。就是摸了半天,看不懂他们是怎么样取材和构建的,接缝的地方几乎找不到。

    抓了抓脑袋,也许是自己太笨,又或者是他们的技术太高超了。

    也不想去查这里建筑了多久,总之是能被岁月的洗礼,风吹雨淋的弄的石头都粗糙不平的时间。少说一百多年吧。

    她一直很欣赏手工厉害的人,连没什么金属和工具的时代金字塔都能做出来的人,这样的近代史的民居房子应该也是不难的吧。就是这些房子的表面实在是太粗糙了,地面都是石板路凹凸不平,走路要小心些。

    如果巷子里遇到,要不然不小心被路擦肩而过的人撞到,扑到墙上可能就毁容了。

    溜溜哒哒的走着,真的是一个游客的样子,看到前面杂货店,门口摆了很多可爱又鲜艳的东西。

    但是旁边一只80多公分来长着两只蓝色耳朵的黄色花瓶,绘画会倒是细腻得多。

    正有一对年轻的男女正在挑着两个罐子里插着的红色和黄色的大丽花,正说笑说的什么?突然打闹起来,两个人互相捏,用手去掐对方的脸,捏成怪样,互相嘲笑着。

    爱情是来的这么突然吧。

    叶欢晴就又想到了跑去偷偷自己玩,或者在工作的顾南。

    也想一想,自己跟他在一起才3,4年吧,怎么会生出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呢?

    就连他哄骗自己,都生不出气来。如果是面前的这一对小年轻人。

    肯定会说,什么,蜜月却让我一人人,你是不是疯了?

    是不是爱上了别的人之类的。

    想想那样的场景或者对话,都好笑。

    其实只是她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如果是褚禾知道了,一定会说你们两个才是恩爱的不要的不要的。

    正想着如何跟顾南揭发他的哄骗时,那对小年轻打闹到她的面前,想躲开一些女孩退后一步,背对着她,当然看不到背后有人,男孩想拉着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女生和叶欢晴撞了一个结结实实。

    “哦sorry,imsorry……”

    女孩赶紧道歉,男孩也把他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边,“很不好意思。”

    男孩子腼腆的也在对叶欢晴说着对不起。

    “没事。我很好。”

    两个人小年轻人才相视一笑,挑好多支黄色红色的花。

    店主帮他们拿很粗糙的纸一包一卷,扎成两束。男孩拿了一束递给叶欢晴,“送你,谢谢。”叶欢晴又惊又喜,看他们两人害羞的样子,就收下了。

    “谢谢你们,再见。”

    他们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