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人比人丢
    说是带孩子这个事,露西就觉得自己能滔滔不绝讲了三年,毕竟开始养孩子养了十来年了,太多话可以说了。

    何况叶欢晴一脸好爱教的模样,所以本着新兰人乐于分享的助人精神。这个晚上,好不容易得到叶欢晴,自己送上门来,他可不会放过。可不得要滔滔不绝地讲个够,等叶欢晴都觉得累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两个人才想起来客厅里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

    “mygod。”露西一路跑到客厅,看到已经关掉了电视,冲着他的房间,看着他睡觉,才觉得安心下来。

    叶欢晴也是紧随其后,跟到了他的门口,看到露西摸了摸孩子的头,亲吻他的脸颊,一下关掉台灯才关好。

    两个人站在门口,笑了起来。

    露西说,“你看,就算是我,我们两个在家里也会这样忽视小孩,所以,不用那么紧张,就要尽可能的做好就可以了,孩子只要食物和有地方睡,就算你不管,他也能吃吃喝喝的就长大了。管的太多,他反而觉得会有很多的束缚。给他告诉他们有些事不可以做的某些危险的,他做不做的,完全是在他。就算是熊孩子的爸爸妈妈,我想他们也是对孩子有教育的。所有我们交给卡尔所有的东西,他们也有教,但是一个孩子吸不吸收就是他的体质问题和个性问题,就算是我教的三个孩子,内容都是一样的,可是他们长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的。“

    “确实是这样子的。”

    叶欢晴点头,却不开口。

    这个时间不太好,继续聊下去,露西的表情越来越疲倦。她可不希望这个善良又邪恶,优秀的母亲继续劳累下去。

    “既然孩子没事,那我就休息去了。”

    露西爽快的站了起来,豪迈帅气的拍拍叶欢晴的肩膀。

    “没事的,放心。晚安。“

    叶欢晴苦笑,不是自己的孩子,她当然可以放心。

    她总是记得母亲大人,在她生病时的付出,只有妈妈才愿意那样的。旁人再在乎,也比不上母亲的投入。

    各自分开,回到房间之后叶欢晴倒在顾南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睡着了。其实她离开的时候,顾南就醒了。

    知道老婆不会做出鲁莽的事情,或者是想去看一下卡尔,所以没有跟出来。

    倒是没想到她回去这么久。

    她终于回来了,他才能安心。

    第二天,顾南搂着叶欢晴亲吻着,叶欢晴极力反抗,“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来。孩子们都上学去了,你还好意思继续睡下去吗?“

    这边的孩子几点上学,哎呀不管,反正丢人死了,“不早点叫我,”,叶欢晴一下子坐起来,发觉睡的不爽利,又倒了下去。

    顾南却心疼了,要不再让她多睡会?

    “我……昨天……”想到昨天突然半夜起来,和露西的那一段奇怪的聊天。

    “好困。今天是什么行程?我们的,能调整一下吗?”

    若是往常,难得遇到叶欢晴撒娇,顾南肯定是答应的。

    “如果改动的话,后面的行程都要一拖再拖,还是……”

    叶欢晴心知是不行了,打断他的话,只能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尽快起来。”

    她以为顾南会离开房间,结果顾南把衣柜里他们带的几件衣服拿出来就开始打包起来,

    “我们今天要离开这里吗?”

    “是的,嗯,你动作快一点。”

    叶欢晴反而停顿下来,“昨天卡尔才受伤,我们就这样离开不太好吧。”

    顾南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反正衣服也不多,往包里一放就可以了。

    倒是走到卫生间门口等着叶欢晴,“你说归说,动作别停下来。快一点。我正好把东西收了放包里。”

    顾南好少这么嫌弃她的,叶欢晴只好加快了洗脸刷牙的速度,靠在洗漱台边看着他。

    这家伙今天不对劲。

    顾南知道她的小眼神是什么意思,走到她跟前,在一堆化妆品里挑了下,找出洗面乳来。

    “过来,我和褚禾商量了好久,觉得你的状态还是有一些没有放下这件事情,对卡尔,和两个孩子的还包括露西都是精神的负担,还是等到他伤好了,你再回来会比较好一点。”

    叶欢晴简直惊呆了,直接停下了刷牙的动作,她没有想到这两个大男人。

    平时说着自己千好万好的顾南,也会听褚禾忽悠。

    顾南不是部是自己如何如何爱妻嘛,怎么遇到褚禾爱妻爱子号,就不灵了?

    叶欢晴要是有小性子的女人,肯定要发脾气怂恿老公与天与地与褚禾斗,哪有这么污蔑她的好心好意,不就是心疼他家儿子吗?

    是他褚家的儿子,这担心还担心出错了。

    整出这样的结果,倒是成了恐怖分子了,呵呵。叶欢晴冷咧着笑,干笑了两声。

    叶欢晴受到的冲击太大了,顾南哪里不知道呢,心疼的无以复加。

    褚禾那个臭脾气,还是算了,他的老婆他自己疼,就是说的太直接了点,下回一定要婉约一些。

    顾南讨好着,笑呵呵的过来帮她打湿了毛巾,还帮她把洗面奶挤到手里揉搓泡沫。

    愣神的叶欢晴一时不察被那两只大手带着满手的泡沫要伸到自己的脸上,才惊觉顾南才更像一个恐怖分子。

    “我……别玩……what……等一下……等一下,我,自己来,”

    叶欢晴着急的中英文夹杂的冲顾南吼,顾南哪里停的下来,才发现这样发现了一个新的闺房乐趣,这样玩也不错,能帮到老婆又能自得其乐。叶欢晴才不会让他虐待自己的,坚决把他推出了卫生间才作罢。

    顾南受伤的靠在卫生间的门口不到几分钟,叶欢晴就神清气爽的自已收拾好了,走了出来。“你真的和褚禾是这样聊的吗?你确定不是在骗我的?”

    “过来。”

    叶欢晴将信将疑的走过去,顾南一把把她翻在床上打了两下屁股。

    嗯被老婆打败,他没想到褚禾的可信度比自己的还高,不打不行。

    “呀,怎么这样,说不过就打人,露馅了吧。居然家暴。回去离婚。”

    叶欢晴也是气极了,把离婚拿出来说,被顾南一瞪,自觉失言,闭嘴逃出房间。

    顾南快步跟上。

    叶欢晴讨好的说,“你不要逗我玩,我会去问褚禾的。”

    顾南不信叶欢晴这么傻,还来试探自己的底线。

    顾南把褚禾的那个招牌动作学的惟妙惟肖,无所谓的耸耸肩吧。

    叶欢晴秒懂,这哥俩是穿一条裤子多年的,今天只好被打败的任他们欺负了。

    好可怜,不开心。

    没想到才出房间闻到了浓郁的奶香面包味。

    露西居然在做面包。

    叶欢晴有点不想下去,偷偷看顾南是什么表情。还好他没发现。

    露西真是个铁打的人,昨天聊那么久,是不是把她当树洞吐露了很多心里话之后,睡的特别香甜,所以能在同一个时间睡下的,还能这么早爬起来侍候好男人和孩子之后,继续战斗做面包?

    她怎么就能起来,还干活了半天。叶欢晴想不通。

    “你发什么呆?”

    “哦,哦。”

    看到顾南在下面等,她只好下去跟上。

    她已经比平常多睡了几个小时,可是还是调不过来。

    人比人丢,晚上真不能这么折腾,这回丢人丢大了。

    也不敢看顾南了,估计脸色更难看。

    “hello,早安。晴晴。”

    露西麻利的在烤盘里点上最后两朵奶液,放在油花筒看着叶欢晴好像没睡饱的样子表示同情,“你可能要快一点,一会出租车就要来了。”

    听到露西的话,最后一抹希望都没有了。

    “难道你没有一点点舍不得我吗?”

    “……”

    顾南无语,露西无话可说,她不明白顾南是怎么跟叶欢晴说的,不过顾南现在是她的半个老板,她还是不要插手老板的家务事比较好。而且他不一是一般的宠妻,总不会虐待叶欢晴就是了。

    乐于做个顺手人情,从烤箱里拿出新烤好的面包出来,把刚点好的糕点送进烤箱。

    “欢迎你随时回来,这是最后的早餐。”

    顾南帮叶欢晴倒好牛奶,

    “今天不宜出行,,我不想离开。”

    叶欢晴郁闷的咬着甜香的面包,还有一些温热,真好吃。

    “我不提卡尔的事还不行吗?”

    露西被叶欢晴的话逗笑了,“如果你不出发,你会后悔的。”

    叶欢晴只好闭上嘴巴,她不是人见人爱型,也从没有这么不受待见过。顾南在旁边点头,叶欢晴盯着他的亲亲老公,想起他说的话,默默的吃东西喝牛奶,以为自己不走褚禾会武力胁迫她离开。

    至于嘛,她在这里骚扰他的家人?让他们都很有压力,?会把自己赶出去乖乖的走吧。

    没想到褚禾是这么护犊子的人。

    “司机来了。”

    叶欢晴依依不舍的与露西亲吻拥抱离开,都等不到三个小鬼头回来说再见。

    郁闷的把香草面包还打包了几个带上,倒上露西亲手调制的蜂蜜柚子茶,老实的上了出租车。“很困?”

    叶欢晴上车就不说话,闭上眼睛补眠,才不理会顾南呢。一到关键时刻就这么没用。

    “透露一下呗,你们打算把我发配到哪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