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长大真好
    “就是最小的拉比也上场了,”

    孩子真是长的快,,一天不见,她走路稳当了许多。

    强把拉比举起来,倒过去的玩,小家伙开心的格格笑着。

    “好吧,不过错了不能骂我。”

    叶欢晴忐忑的上场了,露西看了看老公,他的主意不一定有用。

    大家跑动几来,笑料百出,多是大人陪着孩子玩。足球新星多半是强夹着她跑来跑去,撒下一路铜铃般的欢笑。

    顾南一个人苦哈哈的在厨房里做饭,听着其他人在一起在院子里踢足球越提越认真。

    叶欢晴这边已经连续进了两个对方的球,

    “谢特……”

    “瓦特”

    吉姆开骂,大家都停了下来。

    叶欢晴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看在大家的表情,应该是没错的了。

    小男人对足球也这么认真,叶欢晴想哭了。

    顾南不怎么看球,至少没发现他有这爱好。她只是知道世界杯的时候,全世界的男人都很狂热。这么第一次被男人的炮火攻击,她还真吃不消。

    露西内心是爆笑的,看着褚禾让他出现解决他儿子。

    看他出的馊主意,最好他的好朋友不会在厨房里给大家煮的晚餐不会让泄药,让大家集体上医院去。

    吉姆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看着露西有些害怕和抱歉,“我很抱歉。”

    “你应该对谁说?”

    “晴晴,我很抱歉。”

    说什么来什么,顾南就出现在后面,站在院子边上看着。

    顾南听到老婆喊了一句,院子里的动静也停了,从屋子里晃出来,看是什么情况。

    小女人一脸窘迫,被最小的男人吼,真可怜。

    可惜这种时候,却不能帮她去揍他,这种心情,嗯,好复杂。

    褚禾跟老友交流了一下眼神,可不是,早前他也想揍欺负卡尔的熊孩子,那可比吉姆大多了,他不也没有下得了手。

    所有人都看着叶欢晴被吼,被她的队员吉姆大吼了三声。大家都想笑,又没人破功,只好都忍着。

    叶欢晴能跟个孩子又不能说什么,无语的很。

    吉姆还很认真的捧着足球说,“你认真点,我们再来一次,ok?“

    好吧,叶欢晴想退出,吉姆都不给机会。

    顾南也笑了,后退回了厨房。

    自己男人都不管了,叶欢晴再也不敢分神了,也顾不去,也没空顾秋伤悲了,认真的盯着对方的人和足球虎视眈眈。

    看着看着,就看出了火苗了。

    打不过熊孩子还能玩不过足球吗,不过你们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着她的脸上飞扬起笑容来,露西也放心了,大喝着,我的队友快跑起来,

    ……

    当天晚餐很丰盛,顾南不付褚禾的期望,大施拳脚,基本上把他知道的西餐都做了一遍。

    可惜,就算吃完了,强还在抱怨,说为什么不会是满汉全席?

    顾南不明所以,“怎么说呢,这不也是在国外嘛。”

    强张着嘴巴,表示不服。

    顾南夹了一块羊排入口,祭奠了一下自己的五脏六腑,才空出嘴巴回应的。

    “冰箱里的东西还是做西餐比较方便。”

    强怨恨的看了一眼锄禾,什么眼神大家都懂的啦。

    现场安静了三秒之后,大家看看哈哈大笑起来,就算是卡尔也笑的很开心。

    什么时候,就是吃饱喝足,有朋友有家人,才是最幸福的。

    洗碗的时候,露西跟叶欢晴聊天。

    “你看,卡尔哪里还记得自己觉得有伤口的事情了吧?过来煮给他的做吃的一干二净,其实孩子很简单,只要有玩的有吃的,她就可以忘记一切。你千万不要被自己的负担。”

    叶欢晴早就知道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反而露西新的负担。揽下来余下的家务和倒垃圾,露西无语了,先回房间休息去了。她不会明白,中国人以劳动为美,多作些事情,好让体力带走烦恼。

    等叶欢晴洗漱好躺到床上的时候,顾南过来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终于可以躺在一起了。”

    叶欢晴闭着眼睛说,“说的好像很久没有见过我似的。”

    “当然,你不知道,看你的表情,我就以为你要惩罚我,10天半个月不能碰你呢?”

    叶欢晴自然是不依的,“才没有呢,我有这么说吗?”

    顾南看不到他的脸,但是手准确无误地捏到了他的鼻子,”虽然没有说,但是你的脸上写着,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着。”

    叶欢晴也知道自己这种表情外露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可是实在改不过来,“好啦啦,没事,

    你今天很多话”

    “那就睡吧。”

    顾南见好就收,也不愿意给他更多压力。亲吻了一下她的后肩,然后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在他耳边小声的跟他说,“没事的,孩子都是这样磕磕碰碰长大起来的,就算是更多的伤痛也没有办法,他们只有学会坦然的面对,才能成长起来。今天这种情况偶尔会发生的。”

    “嗯,我知道。对这里,他一起出去兼顾男的呀,好啦,知道你们都很白,就我不懂。”

    醒过味来,叶欢晴翻身到顾南的怀里,“这样,照你们这样说,我都不知怎么长大成这样子的。”

    顾南把老婆抱在怀里,”嗯,嗯,你才知道,幸亏你还能长大过来,要不然我要孤独终老了。”顾南笑了起来,沉重的身子在床上的颤抖着。

    叶欢晴也笑了,很庆幸能成长,还能遇到他。

    不过呢嘴上却是让他滚,今天更加不好意思起来,只好装作睡着了一样,沉浸在顾南的温暖怀抱里,有他真好,有家真好。

    没有梦到什么,突然惊醒过来。

    夜,周围很安静,该是深夜了。

    被子里,碰到了顾南的手,想着还是安静的默默的闭上眼睛,还是睡着会比较好。

    可是挣扎了很久,羊也数了五百只,反而越发的清醒,她只好下床,打算去楼下喝一杯水。没想到在客厅里却看到卡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电视机的影像一闪一闪的在他的脸上打了各种颜色的光。

    叶欢晴惊悚了,这是什么情况?她要怎么办。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坎儿,又有些担心他是怎么啦?毕竟她还小,才五岁。

    “嘿,你怎么在这里,需要什么,饿了吗?需要我给你做点吃的吗?“

    卡尔有一点困倦的样子,摇了摇头,不过还是盯着电视不放,“妈妈在那里。”

    厨房里露西正好探出头来。

    叶欢晴走过去倒水,听到动静也从厨房里晃了出来。正在打电话,看来是在跟医生咨询吧。

    她的心又揪了起来。

    她坐到卡尔的身边陪着,“有什么不舒服吗?”

    卡尔想了一下,指了指嘴巴,“只是伤口有一点干,有一点痛。我想看一会儿水母。“

    “那我可以陪着你吗?“

    卡尔点点头之后,就不再说话了。

    看着电视上,蓝色或者黑色的背景下,各种各样的水母慢慢悠悠的流动着,闪现着,嗯,那么晶莹剔透,那么好看。

    她不知道水母还有这么多款,以为只有圆山帽突出的那种。

    因为怕吵了大家没有开声音,卡尔又不能说话免得他疼,就这么默默的看了一部“水母的默局”。

    露西这么久不过来,叶欢晴有一些担心,摸了摸卡尔的头之后,她走进了厨房洗杯子。

    露西坐在餐桌那里,吃着水果块,看到叶欢晴过来,一脸疲惫的脸上没有笑容,招呼她过来。

    “没什么事情,不用担心,是正常的伤口收缩,医生说是正常现象。只要不发烧,也不需要在去医院,还观察着。“

    叶欢晴有点心不焉。

    “嗯。”

    她才喝过水,还是觉得嘴巴有些干,要再喝一杯吗?好像也不会有用。

    露西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看到叶欢晴的迷惑,她不好意思捂了一下嘴巴,“听说那个熊孩子站在屋顶上对着下面撒尿,你们刚好的下面……”

    听她主动聊起了那个熊孩子,叶欢晴就无力,觉得累了。

    可能叶欢晴的表情有一些丢脸和扭曲,“顾南那里还录了下来,你明天找他要。”

    “是哦,老天,丢脸死了。”

    “我的意思,那孩子一辈子要被人笑话,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不是说你,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叶欢晴看她越说越兴奋,瞅了一下沙发上的卡尔,回来坐在她的身边。这么体贴的动作,露西当然有看到眼里。眼里的深意更深了一下。

    “每一个孩子你都不清楚他脑子里面的构造是怎么建立的,就算是我自己家的三个孩子,每天除了睡觉的时候,他们不属于我,其他的时间好像都是在一起的,可是他总能在下一秒给你一番惊喜,那种surprise。你懂吗?“

    叶欢晴好笑,她可没孩子,不过知道她的意思。

    “我跟褚禾认识10多年,太知道你们很在意对和错这件事情,所以你也不需要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因为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完全避免孩子受伤这件事情。”

    叶欢晴心想,不会故意在这里等着安慰她吧。她有这么弱吗?

    内心忧伤的不行,人人这么想,她要问下顾南这件事了。

    露西几次这样讲,倒是越觉得自己这样子,觉得不好意思。

    “嗯,不提对错,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