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讲法律
    **律的地方就是这么讨厌。

    如果之前惩罚了熊孩子不就没有后面的事了,可是谁愿意停下跟个孩子讲,“孩子,你……”就是是那熊孩子那种劣根性,讲了又有几个愿意听的。

    听话的孩子是只讲一遍的,不懂的孩子那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成人的世界尚且不讲道理,跟不懂事的孩子讲道理,就是扯蛋。

    褚禾一边抱着女儿一边在脑子里头脑风暴。

    他现在的内心里的熊熊猎火能破坏整个地球。

    骂人的人不对,跟他**律要走法院太麻烦,打他一顿,他才能真的闭上嘴,警察却能第一时间扣留你,找谁说理去。

    褚禾可不想理会这一队在自己的孩子受伤后才激动的疯子,该出现的时候没有出现,一切的一切,任何事情都是可以避免的。

    他也懒得与他们废话,他还没有见他的宝贝儿子卡尔。

    “爸爸……”吉姆看到褚禾,大叫一声爸爸然后挣脱开露西的手朝褚禾飞奔而来。

    “男孩子终归还是想念爸爸的。”

    露西心酸又伤心的表情,很委屈。为何叶欢晴倒是听出了一声调侃,有吃醋的味道。

    只是她现在的心情没有办法笑的出来。

    “好了啦,应该不会有事的。”

    看到露西反过来安慰自己,叶欢晴更加不好意思,只好跟着露西迎了过来。

    褚禾的手臂力量真大,女儿趴在他的背后,前面抱儿子。

    “这是怎么了?”

    露西接过珍妮抱在怀里,十岁的孩子抱起来,也一点都不吃力。

    珍妮知道后面有对方的人,“我们去那边说,爸爸……”,叶欢晴和露西对视了一下,走到走道最边上去了。褚禾推了吉姆一把叫他也跟上,然后转身走了过来。

    熊孩子一家也跟了过来,看到他过来,倒是停住了。

    “我不想见到你们,你们站远一点,等一下我的律师会过来跟你们商谈具体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们看到你们,想起之前你儿子动手的那么恐怖的一幕。请绝对远离。”

    “至于你刚刚污蔑我的事,我可没有碰过你儿子,问清楚了再说话。一码归一码,可以到法院里,坐下来慢慢说。”

    毫不客气的声音说的熊孩子一家不言语,在值班的护士和其他的家长都都很好奇这两群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西装革履的律师先生打包了好几杯咖啡和一大包的吃的过来,褚禾只招了招手,指了指熊孩子一家,走进了检查室,打算去陪伴卡尔。

    跟那一家子浪费那两句话的时间,他都嫌多。

    顾南看到褚禾来了,就闪到门外找老婆去了。

    露西拿了一杯咖啡塞给叶欢晴,听着珍妮详细说说之前事情的经过。

    弄得露西和叶欢晴一惊一咋的,就是顾南过来都没有发现。

    看到他站在身后,才躲闪了一下。

    顾南好笑,“我不过是来拿咖啡,你们在密谋什么坏事?”

    露西有些头疼,“你的坏脾气传染了珍妮,她刚刚打了那孩子一顿。”

    顾南倒是先探头看了熊孩子一眼,“走了吗?”

    “律师带到别的地方去了吧。希望不会太严重。”

    “是吗?难道不是打的像猪头一样才对?”

    珍妮怕的要死,担心给褚禾惹麻烦,没想到南南会这么说。这么说,南南和爸爸一样是支持她的罗,就算会上法院,她也不会后悔刚刚的行为。

    原来偶尔做做坏事,是这样的开心,要不然她要郁闷死了。不,她的内心来讲,她没有错。

    看着珍妮笑了出来,顾南伸出手掌到她的面前,珍妮开心的用手拍了下他的手掌,以示兄弟之间的那种认同。

    露西气死了,她还在担心,这些男人们都出来做反面教材。

    “你这样带坏我女儿,真的好吗?”

    顾南何其无辜,这锅他可不打算背。他喜欢这几个小鬼头,还没有这么深远的影响力吧。

    “她有爸爸的,在里面。”

    看到露西不悦,不再给褚禾惹事,安慰露西道:“多数时候,我们寻求和平,只是为了和平。有时候没有道理讲的时候,就要用对方觉得适合的方式解决。”

    叶欢晴默默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以为顾南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看得出来,他在紧张自己。

    她低头,她知道自己今天很紧张这件事情,然后总觉得自己做错了。

    露西发现本来只担心儿子的,现在却有更多的辅导工作要作,直翻白眼。

    顾南拉了老婆走到一边,塞给她一个汉堡,“先吃点东西。”

    叶欢晴拿着哪里吃的下,她没保护好卡尔也就算了,顾南还在露西这里火上浇油。

    “露西会不会气死,把我们赶出去?”

    叶的话让顾南脸上的笑更上戏剧话,正想跟老婆好好聊聊这件事。

    检查室的门打开了,白衣大褂的医生陪着褚禾和卡尔一行人出来,他牵着卡尔的手跟露西说,“情况还很好,他也很坚强。”

    “卡尔的这种情况,要看孩子口唇破口有多大,是否能自行止血了,好在没有继续出血,之前的处理和路上的维护做的不错。

    医生的指点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让叶欢晴安心了许多。

    “如果他痛的忍不住,可先让孩子用冰水漱口,可以止痛,并且有止血的效果!”“回去后继续观察伤口口情况,卡尔自己决定。如果伤口裂开的话,恐怕只能到医院做缝合了。”

    没有哪个孩子会喜欢上医院,而且是在嘴巴里做手术,光是听一听,都寒毛直竖。卡尔的脸都白了,吉姆躲到露西的身后,帮卡尔表示很害怕很疼。

    “因为你太小了,如果缝合就要打麻药,会影响智力的,所以……”

    没有哪个家长愿意孩子受到智力上的影响,褚禾和露西的面上都在审视伤口的问题。不光是缝合的问题了。医生的话,让站在不远处的熊孩子一家也谨慎起来。

    “无明显的出血,局部无肿胀,只一丁点血用棉棒吸掉,不继续出,也不用担心。教你个小方法,从同一个角度和大小拍嘴巴,就可以对比出伤口的恢复情况,也可以发给我们,以便于我们判断清楚病情。想快些好,可以服用37天的阿莫西林,因口腔粘膜的再生能力强,不用担心。”

    褚禾都记下来,又问到吃东西怎么办,是不是要流食才行,有没有不能吃的。

    “清淡易消化比较好,吃起来没那么用力,保持清洁卫生,每餐饭后用清水漱口。”

    最后要离开的时候,医生很庆幸的跟卡尔讲,“还好不是脸上。”

    卡尔才迷人的笑一下,护士小姐们很认同医生的话。

    看到医生诊断完,熊爸爸想走上来问些问题,也和褚禾就孩子们的事情商谈一下。可惜律师先生看到了褚禾的眼神,马上阻止了他们。

    “检查基本上,没有哭,特别棒。现在先观察一下嘴唇,孩子都不适合用药,有情况任何时间打给我,我这边都有人值班。至少观察48个小时之后再决定做不做其他的检查,只需要打一针破伤风针预防败血症就可以了。”

    “就算给你糖果,最近几天都没有办法吃了。”这句话是对卡尔说的。

    “那可以奖励给我,我送吉姆和珍妮吗?”医生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两根棒棒糖来。

    卡尔开嘴的笑了一下,眉头倒是皱了一下,估计还是有些痛的

    做妈妈的哪有不心痛的,不过面色没有表现出来,把孩子接过来抱在了自己身上。

    亲了亲额头,又放在了地上。

    “只是嘴巴受伤了,多运动一下吧。想必恢复的会快一些。”

    回到家里,强和娜娜也过来了,要慰问一下受伤的孩子。

    拉比最为可爱了,有模有样的摸摸他的头,问他疼不疼,抱着他亲了亲。

    卡尔逗她,如果再亲一下,我就好了。

    于是可爱的拉比又亲了他一下。

    看着卡尔跟几个孩子一起在玩玩具,褚禾碰了一下顾南的手,“你老婆没事儿吧?我总觉得她比卡尔的情况还严重。”

    顾南过来扭头看了一下,叶欢晴坐在餐桌边的看着孩子们发呆。

    顾南点了点头。

    “这种情况,怎么办?”

    褚禾好笑的心说,在我看来,你这个老公也病得不轻。

    “那晚饭你做,特别是卡尔的要单独做,医生的叮嘱你有听到的呀。嗯,我想想办法治治你老婆。”

    顾南是没想出来更好的办法,只是褚禾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好在这么多年好友,知道他是什么个性。

    总归是一个不会有恶意的,安静下来做好这个病号饭。

    露西在客厅陪着孩子们,看到叶欢晴也是担心她的情绪缓不过来。

    本来就知道她怀孕有障碍,今天这样一闹倒是会更加严重的趋势。

    褚禾过来跟孩子们聊了一会儿之后,跟露西提单安几个孩子去听院子里踢足球。

    得到孩子们的一致认可,然后几个大人和孩子混编了两支队伍,还拿了脏衣栏当球门。

    叶欢晴和露西分别给两队当守门员

    “我什么都不懂,叫上我真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