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暴打猪头
    顾南抱起卡尔,快步出了服务区,他可不想在这里继续耽误下去,迅速的回去城区才是正确的。

    而且褚禾和露西肯定等得特别焦急了。若不是知道情况没有特别严重,可能褚禾都已经飞车过来了。

    叶欢晴跟护士小姐要了一个橡皮球,可以吸水的那种。

    她发现给卡尔喂水不是那么方便,孩子知道怎么样子才不会那么让嘴里的伤口那么痛,所以,微张的嘴唇,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那么像平常那样喝水,如果有一个橡皮球吸上一些水在水管里,再滴到他嘴里就方便很多。

    临出门,护士小姐又追出来,给了叶欢晴一个冰袋,“消过毒了,放在嘴巴上。这将减少肿胀和疼痛。冰块是具有消肿镇痛作用的。”

    叶欢晴感谢的跟她挥手告别。

    吉姆和珍妮乖巧安静的跟着他们两人登上游览车去提往了停车场。

    临上车的时候,熊孩子一家倒是紧紧地跟了过来,表示希望能陪着去医院。

    顾南不予理会,既没有说可以,没说不可以。跟不跟就是他熊孩子家的事。

    叶欢晴安顿好几个孩子的座位。卡尔坐到她的旁边,方便她给看着,吉姆和他换了位置,好在两人的形体除了身高,胖瘦差别倒是相差不大调整背带长度就可以了。

    “珍妮,这里麻烦你照顾好自己,还是吉姆哦。”

    “好的。”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和珍妮。”吉姆积极主动的表示可以同样能帮到叶欢晴,让叶欢晴很宽心。

    等坐好了以后,卡尔才跟叶欢晴说道,“谢谢,我,我很好。”那小表情还是有些疼呀,估计说话拉扯到了嘴里的伤口。

    “先别说话吧,等好了再说。”

    之前还以为这孩子是摔傻了,原来是知道说话会疼,才不出声的。

    顾南看到几个人安顿好后,迅速的启动了车,不在关注后面,紧盯着眼前的路况,飞快地行驶到了主流车道上。这个时候返城的车还不多,所以他把车开到了最佳状态。

    只要不超速,就不会出事。

    他时刻关注着左右的小路是否有来车,一路飞奔而去。

    其他人这个时间还在海洋公园里玩,他们也是开开心心的过来,却败兴而归。车上的气氛有一些压抑,叶欢晴等在某一个路口有红绿灯的时候,让顾南抽空放了音乐,空气里飘荡起了欢乐的音符,确实比之前好了许多。

    叶欢晴转回头去,若不是看到吉姆咕噜的活的两只大眼睛在转运着,叶欢晴都要以为他睡着了。

    “你们两个要不要吃点东西?喝点水?”

    玩了大半天也累了饿了,两个小朋友互相望了一眼,默默地摇了摇头。

    快行驶到一半路程的时候褚禾来了电话,他让顾南开车去市中心某一家私立医院,他们会在那边等待,给卡尔做一个详细检查会比较好。

    “因为口腔破损可能会涉及到一些问题,太复杂了。”

    叶欢晴表示没有问题,转述给顾南,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快速看了一眼叶欢晴的表情之后,顾南把精力集中在开车上。

    慢慢的快要到市区了,这个时候红绿灯多起来只能慢下速度来。好在前面多半的行程都是飞速,缩短了行驶时间。

    他比褚禾还先到达那家指定的医院。

    报上卡尔的名字之后,护士小姐马上就联系了他的主治医生,主动安排了检查。

    顾南不想假借他人的手,把手机放在叶欢晴这里,“我带他过去检查。”

    护士看他们一家都长相出色,不免多看了一眼。

    叶欢晴拿着护士给的表格开始填写,把包包递给珍妮,“里面有我的手机,你跟妈妈打个电话看看他们到哪里了?”

    卡尔的事也吓到两个孩子,这个时候也很紧张,还是让他们跟妈妈一起说话会比较好一点。珍妮打开背包中发现一个黑色的东西,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个从口里流出鲜血的恐怖面具。

    她吓了一跳,吉姆正在旁边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注意到了他手里的东西,两个人默默对视一眼之后,吉姆把面具拿在手上。

    珍妮从包里掏出手机给妈妈打电话,“晴晴,他们已经快到了。”

    露西需问一下珍妮跟吉姆的情况,放心了下来,就先挂了电话。

    叶欢晴除了卡尔的姓名和年龄,家长电话,似乎不太记得他家的地址,转给珍妮填写。

    到了这个时间,她才坐在座位上也算松了一口气。

    一切的事情都交给医生来做判定,希望卡尔不会有事。

    没有想到熊孩子一家也比褚禾他们到的还早,他们倒是来得快。

    叶欢晴不想理会他们,当做没有看到,陪珍妮和吉姆说话。

    珍妮看着那个坏蛋的熊孩子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心里郁闷的压抑不住。看了一下卡尔进去的检查室,不知道卡尔怎么样了,又看了一下小小的吉姆,顺着他的小手,看到他手中的黑色面具。

    珍妮一把夺过面具来套在自己的头上,猛的朝熊孩子冲了过去。

    “孩子,你,”叶欢晴没有想到珍妮到了这里会突然这样爆发了,等他想拉就拉着他的时候,这里已经冲了出去。连接扯着吉姆要去追。

    熊孩子一家还在跟护士小姐打听之前受伤的小孩在哪里。

    熊孩子本人汉斯正百无聊赖,很不耐烦地站在母亲身边。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恐怖人跑过来的时候,他想跑掉,可惜他的动作让熊妈妈注意到了一把抓住。

    这个时候倒是紧紧抓住了他,他狂叫一声,从他妈妈的手里挣脱开了,往别处跑去。

    这样珍妮也不会放弃,追赶上去,两个孩子风一般的从熊孩子的爸爸妈妈从身边擦身而过,他们来不及反应。

    褚禾正从电梯上来,看到了早上珍妮穿着的花裙子和鞋子,头上套的是什么?他不确定,但是,女儿矫健的身影。应该是没有错的,他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冲过去,看看女儿发生了什么。就算是猜错了人又怎么样呢?

    等他冲到楼梯口的紧急门的时候,就发现珍妮正扑在一个男孩的身上,正在打他的脸。那小小的白净的小手看起来脆弱无力,打在那个猪头的脸上却是那么清脆的响亮,只不过锄禾的还是觉得女儿的手会更痛,赶紧把她从那孩子身上拉了下来。

    他可不希望那熊孩子反应过来之后还击,一脚踩到珍妮的身上。

    听到那孩子的粗暴,踩到珍妮的任何地方任何一个部份,都会让珍妮吃不消。

    珍妮以为是熊孩子的家长过来帮忙,自然不依了,卡尔吃了大亏,她要帮他收拾这个坏蛋。挥舞着手臂,强壮有力,好在褚禾知道女儿的习惯,抓住了要害,才没有被误打。

    “嗨,我的公主,停一下,停一下,爸爸来了,爸爸来了。”

    疯狂又倔强的珍妮一听到了褚禾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爸爸……”

    委屈又哽咽的声音透过面罩的眼部,那里的空洞透了出来,听的褚禾作为男人心里一软又酸涩。

    就算上一秒还在暴大高大于她,比她健壮的男孩子,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委屈,还是很痛苦。

    听到女儿可怜的哭声,褚禾知道孩子的害怕与无助。想到孩子们不在自己的保护下,收到的伤害,褚禾就特别内疚。他发誓以后的一辈子都要好好保护着每一个孩子,让他们开开心心的生活下去,就算是放在他的宠物,他都愿意去承担,愿为之赴死。

    扯下女儿头上的那个恐怖面具,满脸的泪水混着头发丝,眼睛红肿,别提多糟心了。棒在手上放在心尖的孩子,就这么可怜的哭着喊着。就是褚禾这么大人了,就想对熊孩子踢上两脚。

    熊孩子在身后哼哼嘤嘤的叫着,褚禾才不管他呢,抹了女儿脸上的头发,说了一句。

    “爸爸帮你。”

    站起来,抬起脚来,比划了两下,做了个伸直的动作。

    其实他离那孩子还远着呢。可惜背后有楼道里的光,这黑暗的楼梯口里可不就显得他脸黑嘛,背光的样子超级吓人。再说熊孩子真有多大的量呢,褚禾还没做什么,他就怕的直叫唤,刺耳的厉害。

    “……救命,有人想杀我,救命……”

    “……”

    褚禾和珍妮面面相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还是离这孩子远些好。

    等到褚禾抱着珍妮从这里离开了,楼梯的安全门,熊孩子的父母的才过来了。

    等看到他家儿子出来之后,他们也愤怒了。

    跟了过来,“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们就在这里,你个大男人还能对孩子这样子痛下杀手。我们会报警的。有事找警察,你这么暴力,怎么可以动手呢?”

    叶欢晴最看不过这样的嘴脸了,自己家孩子有事的时候,才来讲道理。露西也充耳不闻。褚禾对于给女儿背黑锅,完全没有负担。那瘦瘦小小的身子还在怀里颤抖着。

    老祖宗说的好,养不教,父之过。

    孩子做什么都没有错,错的就是父母,打他爸总不会有错了吧。

    要不是担心着一家人着急,扯了那王八蛋男人暴打一顿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