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立于不败之地
    “不要,你太小了,他蛮不讲理。你比卡尔还小,你会受伤的,比他更重的伤。”

    “那我要去学功夫吗?学了武功,就能打败任何人。”吉姆的话提醒了叶欢晴。

    顾南检查了一下卡尔的伤势,暂时除了出血的地方,其他还没有发现伤痛。他抱了卡尔过来,冷眼看了一下熊孩子,死命挣扎的小子退缩了一下。又忍不住虚张声势着折腾。

    “你还好吗?”

    叶欢晴委屈的不行,又不是哭的时候,憋屈的要命。

    吉姆拉着顾南的衣服,哭着说,“南南,这个坏蛋,我要去学功夫,我要打死他。”

    “……”这么孩子气的话谁会当真呢,志气十足就对了。

    “吉姆真棒,你不是个孬种。你是个英雄。”

    其他人陆续散开,也有工作人员过赤了解情况,熊孩子的父母才姗姗来迟。

    也不知道是他们被之前的人挡住了过不来,还是刚到,总之,现场的情形也是一目了然。他家孩子又闯祸了,事情还不小。看到卡尔脸上的血,还有两手的血,熊妈妈一脸的白色,熊爸爸一言不发,脸色阴沉。

    看到顾南和叶欢晴的面色,是不能善了的。

    “天呀,汉斯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做?”熊妈妈又内疚,又生气的对儿子的不挣气头疼。看着叶欢晴抓着他不放,又心疼。跟叶欢晴商量,可以不可以先放手。

    “如果放开,他再冲上去踩那个受伤的孩子一脚?他再去伤害另外两个吗?你是觉得他做的坏事还不够吗?”

    有一家三口是打算看完这里的表演离开的,正好准备帮卡尔作证的,听到叶欢晴的话也是颇有微词的。

    叶欢晴不反对他们说的意见,不过站的角度不同,她不认可做出了伤害行为的孩子,应该用普通打架或者温和的方式处理。

    直到有个高大的女工作人员过来表示,会全程看护熊孩子汉斯叶欢晴才放开了手。

    她的手因为紧张和用力,已经僵硬了。她吃疼的伸展和收缩着自己的手,以便让手恢复活力。

    叶欢晴对愿意留下来的这三口之家表示感谢,并且表示,“没有谁愿意伤害一个孩子,也没有人愿意这么束缚一个凶手。这都是徒劳的,有些人就是没有办法平息自己的情绪,直至终身。我该怎么办?”

    这样的疑问,好心人无法回答。陪在身边心疼的不行的顾南无法回答,就是过来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和警察也没有回答。

    一行人乘坐公园的浏览车到公园的服务区处理伤势,也就汉斯的行为做了份笔录。

    叶欢晴清洁了双手,才敢去接近卡尔,其实卡尔伤着又没有换衣服,整个人扑到地方,又怎么会比她干净呢?

    她的情绪在敏感和受挫里,哪里能想到这里。

    医生对卡尔做了初步的检查,确认他没有其他的受伤。主要就是脸上,和手上了。

    “这边的条件有限,你们是在这里做清理伤口,还是回市区做处理?”

    “我问下露西,你先擦掉多余的血迹,看看情况,要讲给我的家族医生听才能决定。”

    看着医生要领了卡尔进去,叶欢晴要跟进去,顾南看着她的情形不放心,把手机塞到她手里。

    “你跟露西说,我陪着卡尔。”

    叶欢晴走到珍妮和吉姆坐着的地方走过去,颤抖着手拔通了露西的电话。

    “嘟……嘟……”每一次电话的空响,都让她害怕,好好的孩子交给她,才一天的功夫,就受到身心的伤害,她是有多笨多无能,才能弄成这样。

    “嗨,晴晴,你们玩到几点回来,要一起吃晚钣吗?”听到露西欢快的声音,更多的内疚堵的她心塞。好好的生活,弄成这样,她真失败。

    “我来跟妈妈讲。”珍妮突然出声,叶欢晴看了看她,把手机递了过去。

    吉姆从后面抱住叶欢晴的脖子,“晴晴,不是你的错。”

    吉姆就是一个天使,他那么爱卡尔,他还那么小,怎么就分的清,谁对谁错。

    还来安慰自己。

    叶欢晴手抚着吉姆围在颈间的手,儿子也是可以很贴心的。

    “啊……”里间传来卡尔的喊叫,吉姆吓的身子一抖,叶欢晴也感同身受。

    “晴晴,卡尔会死吗?”吉姆害怕的说出的话吓了叶欢晴一跳,赶紧打起精神来,反身把吉姆抱在怀里,坐在珍妮的身边。

    “不会不会,他只是流了一点血。你们有没有划破过手指呀?”

    吉姆点点头,用手指着另一只手的某一处,“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划了一刀。”

    “流的血多吗?”

    “有一些,没有卡尔多。”

    “你看,流血不一定会死的。卡尔可能是伤到三根手指那么大的伤口,所以卡尔也会好好的。”

    吉姆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叶欢晴摸摸吉姆的头,又听着珍妮怎么跟露西讲事情经过的。孩子终归是孩子,受到惊吓,错误的判断了卡尔的伤势,吓着露西就麻烦了。

    “妈妈要跟你讲电话。”

    “露西,我很抱歉。”叶欢晴不知道露西是什么态度,总之先道歉就对了。

    “小孩子总不免会嗑到碰到。如果不严重,就先回来吧。一会我给你家族医生的电话和地址,你让那边的医生跟家族医生交流一下,决定是去大医院,还是直接回家。”

    “好的。一会联系。”

    “妈妈……”吉姆从叶欢晴的怀里伸出小手,叶欢晴赶紧出声,“等等,孩子们跟你讲一会电话吧。”

    孩子们跟妈妈呆在一起,总比跟她呆在一起强吧。

    露西的冷静和安排,让叶欢晴大吃一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是差距呀。做个好妈妈真心不容易。

    看到吉姆小嘴巴一张一合的跟露西“描述事情”的经过,情绪平稳,一点没有告状的意思。这么小就有板有眼,想起他要帮卡尔报仇,担心之余还不忘记安慰她这个受伤的女人,吉姆真是个男子汉。

    珍妮安静的陪着弟弟,叶欢晴才觉得混身酸疼着。站起来舒展了一会。才发现有点安静,不对呀,卡尔……

    胡思乱想着,走近了医疗室,才听到卡尔还在哭,叶欢晴在医疗室的外面打转。这是伤的有多严重,这孩子之前怎么一声不啃呢。

    等待的时间就是过的漫长,叶欢晴咬着嘴唇等待着,时不时瞅着对面墙边坐着的珍妮和吉姆。露西一直在电话那端陪着孩子们,现在才三点多,他们什么都不作了,等着孩子们回家。

    门打开来,顾南探出脑袋,珍妮留心着这边的情形,带着吉姆过来,递了手机给叶欢晴。那边还没有挂断电话,叶欢晴也第一时间问了医生的处理情况。

    吉姆看到卡尔可怜兮兮的样子,抱着他的头,亲了一下。

    “我在这里保护你。”人小鬼大的样子,让医生和护士都笑了起来。

    “我也在。”珍妮亲了卡尔的额头。跟护士小姐要了湿的毛巾,帮卡尔擦脸。

    “主要是嘴唇里面划了一道三厘米的口子,要不要缝针,你们自己决定。手上的主要是划伤,有点深,倒也不严重,不沾水。就可以了。可以返城后,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露西在电话那头也松了一口气,按住了暴怒的褚禾。

    “你们快回来吧,要不然褚禾要冲过去宰人了。”

    “我们尽快回去。”

    事后顾南为自己的决定庆幸。卡尔之前没有大声的哭过,清洗伤口的时候还不哭,他就要担心他是不是摔坏脑袋了。听到卡尔撒心裂肺的哭声,他这个男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善良如叶欢晴,又母亲泛滥的她。

    “孩子注意要多喝水,他怕疼,一直张着嘴,水分散失的快。嘴巴里也干的快,伤口会更疼的。”

    护士小姐好心的给了叶欢晴几根吸管和一些棉纱,可以让叶欢晴帮卡尔擦湿嘴唇,或者擦掉口里流出来的口水。

    警察领了熊孩子一家和好心的证人一家过来,要给顾南一行人做笔录。

    “我们着急带孩子去城里的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和治疗,可不会在这里再继续浪费时间。一切看监控就可以了。就算什么都没有,有他们的帮忙,还有医院的证明。我也要告到你家破产。”

    顾南毫不客气的跟警察和熊爸爸这么说着。冷酷直率的一习话,让熊爸爸和熊妈妈目瞪口呆。

    “可是……”警察同志当然不高兴顾南这么随便,而且有问题有损失的是他。

    “等孩子没事了,我去附近的警察局做补充的笔录,可以吗?”

    “……”

    所有人目瞪口呆,不相信顾南这么相当然的。

    顾南抱起卡尔准备离开了,谁都挡不住他的气势。警察同志也只能让开了,孩子的失势才更重要。现在的孩子受点伤,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可不好说。

    “感谢你们的帮助,留个电话,等孩子没事,我会联系你们感谢的。”顾南对好心人的一家,又春风扑面,和暖的很。

    这么能爱憎分明又强势的人,熊孩子一家不禁打了个冷颤。

    连医生都说,“这是惹到不惹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