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混乱
    叶欢晴之前可没有关注过这些动植物,一问就把她问的困住了,“是企鹅吗?”叶欢晴的回答让三个孩子笑疯了,原来叶欢晴连海豹跟海牛都分不清楚。

    “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动物哟,你能告诉我吗?”看到叶欢晴可爱的耸耸肩膀,吉姆打算宽容些,原谅她了。

    吉姆很博学,又睿智的告诉叶欢晴,“给你三个选项,章鱼,海带,牛奶。”叶欢晴也很认真的努力的想了想,说,“牛奶。”

    那么确定,掷地有声的样子,又让三个孩子笑的东倒西歪。吉姆受不了的,背着手走来走去,跟受打学生打击的老教授一样。

    “hi到底是什么?”叶欢晴和珍妮和卡尔眨眼睛,谁不知道她是在搞笑呢。顾南宠溺的看着这一切,把玩着手机。

    吉姆给了叶欢晴一个你无药可救的眼神。然后吉姆也表示说请认真的答道,“他是吃海带的,不过呢,我也没办法去喂它,可能要等到将来我做一个潜水员的时候才可以”

    那个天真的小孩的未来职业总是跟自己的喜欢有关,也只有国外的这些孩子才能听到这样的问题能如实做笔回复。叶欢晴想直小时候跟妈妈讲,她要当老师来着。

    “吉姆教授,”珍妮听到叶欢晴这么称呼吉姆,站在旁边捂嘴偷笑,叶欢晴也笑场,拿手指头挡在嘴上嘘声的样子。

    “**这么撞玻璃不会头疼吗?”

    吉姆倒是很享受叶欢晴的新叫法,不过头疼这种事,他还是蛮担心的。

    “不,他头不疼,是鼻子疼。”叶欢晴笑倒在顾南的怀里,孩子的天真让人棒腹。

    “你……”顾南看着老婆眉开眼笑,她这段日子过的最开心了,笑的最多,越发的顽皮起来。

    “很开心”顾南拉着问叶欢晴,她脸上的表情是最佳的解释。

    长长的走道,连接着不同鱼群,与鲨鱼和谐的共处着,第一次来的人估计适合不了。有的地方还有沉船和打开的金银珠宝箱,贝壳等,整个就是海底的复制嘛。连海龟都懒洋洋的晃来晃去。

    “像海龟这样的生活,才是度假吧。谢谢你,顾南,安排的很好。”叶欢晴指了指那只懒散的海龟先生,趁着顾南看过去的时候,偷亲了他的脸颊。

    顾南的心也懒洋洋起来,到这里的这段时间,没什么私下的时间,总是跟褚禾或者孩子们混在一起。却也是跟叶欢晴最亲近的时候,看着她放松下来,恣意的笑着,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这就是他希望的。

    任由她拖着前行,顾南也在看着走在三小一大,这就是褚禾为之奋斗的目标所在吧。

    “吉姆这只海龟是之前那只长大后的样子吗?”叶欢晴总觉得不太对呢,难道海龟也有长大十八变之说。

    “不会,他们是不同的品种。”卡尔看了吉姆一眼,才回答出来。

    “哦。”原来卡尔的爱好是海龟。

    “那你喜欢哪种海洋里的动物?”叶欢晴不想冷落珍妮,她实在不擅长聊天,只会想到什么说什么。

    “水母。”

    “那只透明,又忽闪忽闪的?”珍妮又露出牙齿来笑,叶欢晴知道这是她高兴的意思。

    “一会我们会去水母馆的。”吉姆是个小绅士,跟珍妮说道,体贴细致的照顾着姐姐。

    孩子们如数字珍的跟叶欢晴介绍这里的一切,鱼的各类太多了。看的眼花缭乱。

    好不容易走出去后,叶欢晴很赞叹能做出海洋錧的人。虽然鱼儿们不能生活在阳光和大海里,让人类能看识到海洋里的事情,那么漂亮和丰富。更加珍惜那片蔚蓝吧。

    紧跟着海牛馆旁边就是水母馆了,不过卡尔看了下时间说,“海豚表演要开始了。”

    来过多次,还想看,看来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了。珍妮和吉姆的眼睛发亮,顾南和叶欢晴没有反对意见,一行人和其他人涌入了表演馆。

    三个小鬼要坐在水池边前,那里可不够五个位置了,顾南和叶欢晴只好坐在他们的后面一排。

    刚坐好位置,只见一位饲养员踏水而来,走到前面的表演台上弯腰致意,悠闲畅游的两只海豚从水中探出头来,清脆的吖吖叫着。

    饲养员一吹口哨,它们先后跃出水面,带出一串水花,利落的穿过有4,5米高的铁环,然后又落到水中,观众席上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它们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花势绣特技,非常令人叹服。

    “哇,这么大只的。”叶欢晴看到海豚跃出水面,本能的向后倒了一些。顾南及时伸手揽住她。

    “平时在电视上看到,以为跟你吃的鱼一样大小吧。”

    叶欢晴哪里听不出来顾南的逗笑,不过没空理他。盯着海豚那叫一个认真,顾南看着不是滋味。她都没空好好这么看看自己,要么是看孩子,要么就是看海豚去了。

    看着叶欢晴目不转睛的盯着海豚,生怕错过小海豚的每一个动作。跟孩子们一样,一惊一咋的,完全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摸摸她的头发,摸到一手的湿气。

    30分钟的海豚表演,一阵阵**迭起,引的大人小孩子都跟着惊呼。三个小鬼依然兴趣勃勃,鼓掌起来绝不手软。

    特别是海豚游过的时候,会溅起一起水花,最前排的这么孩子就惊叫连连,是那种开心的笑声。他们是最忠诚的粉丝了。

    谢幕的时候,饲养员让海豚向我们鞠躬,孩子们都站起来,有些也跟着鞠躬,对他们致以问候与感谢。

    看着海豚用尾巴将皮球挑着玩来玩去,进了回去的闸门。孩子们才起身离开,顾南只有机会说话,“开心吗?”

    几张笑脸都很满足,顾南也知足了。

    “真是太棒了,他们怎么这么聪明,我使劲鼓掌,你看,……”叶欢晴摊开两手给顾南看,顾南抓着她的小手,也想上去打两下。只见她那么傻,把小手都拍红了。

    “你还小吗?”

    顾南的责怪叶欢晴自然不放在心上,“卡尔,你慢些,等等吉姆。”三个孩子已经快走到坐位的出口,后面还有孩子跟着。卡尔迟疑了一下,又走了起来。

    “快点跟上,这边好湿,别摔了。”叶欢晴说着,却快步跟上去,想拉着孩子们一起。一会所有人都在撤场,走散了可麻烦了。

    正想着,眼看着要跟上了,前面的家长刚走出下这一排坐位。叶欢晴也快步走到了卡尔身边,别看孩子动作快,到底是没有大人退出呀。

    一个黑影冲过来,顾南跟在叶欢晴的后面,只听到她惊呼出声,“嘿,你在干什么?”

    叶欢晴已经拉住了那孩子,他还抬脚向卡尔踩去或者踏的动作。叶欢晴拉着他的衣服,都变了形。

    “嘿,放开那孩子。就算他有错,大人也不应该动手。”

    叶欢晴愤怒的看着那个插手的大人,凶狠的眼光似一匹护仔的母狼。

    她拉着那熊孩子不放,甚至想拉开他,离卡尔更远一些。就算顾南已经冲到了卡尔身边,正要扶他起来,叶欢晴也在失声喊着:“你快看看,他怎么样,卡尔,你还好吗?”

    眼泪模糊了她的双眼,她想空出的手捂住嘴,就是她的错。

    她应该更快一些走出来的。

    她应该拦住那熊孩子的。

    她应该坐在孩子们身边,一头一尾护住他们的。

    她抹掉眼睛,寻找珍妮和吉姆。两个孩子一时呆了,又走了卡尔身边看他的情形。珍妮拉着吉姆的手,护在他的肩头。

    跟在后面的孩子或者家长们也围了过来。好奇看热闹在哪里都不能少,有人也主动拿电话报警或者打到120。

    有大人帮助顾南,或者安慰叶欢晴。

    总之,一切都很混乱。

    就别提那个熊孩子转身过来在叶欢晴身上踏的脚印了。叶欢晴吃了一次亏之后,把他推远了一些,只要不被踏到就好。

    却怎么也不肯放开他,“你这个坏蛋,我要送你去监狱。”

    这样的话,让守在她身边的大人面色不好,“对一个孩子这样讲,就算他伤害了另一个孩子,也不该这么恶毒。”

    “他今天是没杀人。等将来,你对一个杀人犯,讲仁慈?如果现在受伤的是你的孩子呢?”

    总之,一切发生的太快,叶欢晴出于愤怒,她什么都敢说敢做。

    顾南扶起了趴在地上的卡尔,那身的血,让围观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有的孩子受了惊呀,抱住自己的父母要求离开。

    卡尔惨成这样,帮着说情的家长们终于闭嘴了。

    小吉姆摆脱了珍妮的手,冲过来要打凶手。叶欢晴可知道这小王八蛋的厉害,才不敢让吉姆过来再次伤。

    “珍妮……”叶欢晴转身不让吉姆过来,挡住熊孩子,又失声尖叫喊珍妮。珍妮才终于从卡尔的一脸血的惨样里回神,吉姆不见了,她脸色煞白着赶紧追了过来。

    “不,不,不,……”珍妮喊着,是对卡尔的不幸,也是对吉姆的鲁莽。两样都让她承受不起。珍妮也哭了,吉姆眼泪汪汪的给珍妮抹眼泪,“珍妮不哭,我去修理那个坏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