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超级大笨蛋
    吉姆是个小宝宝也知道干净,一点嫌恶的样子,差点让叶欢晴破功笑出声。

    站在叶欢晴的身边,珍妮和卡尔,一下子生气起来,小脸涨红,两手都握成拳头。叶欢晴示意孩子们不要出声。抱着生气鼓着小脸的吉姆,然后让两个孩子跟着她走到旁边另一个门洞那里。再走出霍比人家的范围,靠近山路等着顾南。

    想想都觉得恶心,她可弄不来三个孩子。要是那小子不要脸的跟上来,浇到浅到,她非疯了不可。

    顾南在一边打电话,欣赏辽阔的视野。就算是国内的情况不宽裕。他也觉得还在控制范围内。

    “这些都是小事,你能的。”

    看到叶欢晴的转移正奇怪,看到那条莫明的水柱。顾南也站出了霍比人家的屋沿。看到的场景,只想飞起一脚,这孩子是没救了。

    顾南打开摄像头拍了一会,熊孩子盯着逃跑的三小一大,哪里知道这边还有一个人。

    等看到人高马大的顾南朝他走来的时候,吓的一个机灵。马上收好小武器,拉好拉链朝山上跑去。

    看到他的父母就不怕了,得意的转过身来等着。顾南站在他的身边,等着那对不尽责任的父母过来,直接把视频点开给他们看。

    熊妈妈看到嘴巴张的老大,“哦,汉斯,mygod”

    另一对夫妻看着汉斯一家,表情都有些别扭了。倒是熊爸爸淡定看着孩子,“你尿急也不能随便乱来。”

    “sorry”

    熊妈妈想要跟顾南说话,熊妈妈红着脸跟他讲,“很抱歉,孩子太小了不懂事……中午喝多了水……”

    除了抱歉之类的话还有什么,顾南直接行动。

    他很不客气的说道,“如果你管不好你的儿子,我会跟这里的工作人员出面来管。你觉得他们会不会起诉你们。”

    这是一个著名的景点,熊夫妻头上开始冒汗。

    顾南对这场父慈子孝一点都没有兴趣,直接拍照了这一行人的大合照。两个大男人自然反感他的行为,想要阻止他的行为。被顾南轻松躲开。

    “你家的孩子几次三番的过来找麻烦,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犯,我就报警,让警方送他去能受教育的地方。”

    “你,记得带着你的一堆带着你的人离我们远一些,如果再犯,我可不会冷静,我可不会客气。”

    顾南大步向山下走去,那里有他的爱人和孩子们在等着。

    “你们有没有事。”

    除了都不开心,生气,倒是没有什么,只是看到吉姆的眼睛里藏着一两泡泪水的时候。

    “我的男子汉,你怎么啦?不过是有人尿憋急了,我们可不能让他拉在的裤子。在别人家的房顶上撒尿,他可真是个超级大笨蛋。你见过比他更可笑的人吗?”

    尽管吉姆的眼泪落在了叶欢晴的手背,落在她的心里砸出两个大洞。不过人性的黑暗不希望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抹上阴影。顾南说的很好。

    顾南从叶欢晴的怀里把吉姆接过来,一把越过头顶坐在他肩头。

    “吉姆观察员,你是否可以看到那片沙滩上,是否有海龟?”

    “那里?”

    “那里,顺着左手边的山脉一直向下快伸到海里的地方。”

    “哦,我看到沙滩了,也许海龟还没有上岸。”

    顾南喜欢吉姆的回答。

    转过头来,看到之前他们好喜欢的地方,霍比人的小家被个讨厌鬼弄的一团糟。

    “你说,我们要不要给霍比人留个口信,至少他们回来要记得打扫一下门前的平地。”

    “我回去给他们写信。”

    “好主意,我们下一个地方,看来今天霍比特人不在家,我们改天再来拜访他,好不好。”

    “是的,他可能去拍电影了,还没有回来。”

    叶欢晴在一旁看着这一对父非父,子非子的一唱一合,有根有眼。世间万物,合则是缘,不合就散。

    大家都准备离开,卡尔没有笑,他看着那个熊孩子和他的父母站在不远处商量着什么。

    谁也不知道小卡尔在想什么,谁都没有发现,那个熊孩子偷偷地捏起他的拳头朝卡尔挥舞了一下。

    顾式强压果然有效,之后再也没有遇到那个熊孩子了。三个孩子也很快的忘记了他。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还谁花时间在他这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事后,顾南听到孩子们跟他们老爸讲,mr顾酷毙了,给坏人下了最后通谍,一招致敌,没有比他更帅的了。

    叶欢晴在看着孩子们神情专注的看海狮表演的时候,正好问问顾南跟那对熊夫妻说了什么。

    “你能想象全国,全部新兰的人都知道他家孩子对大家喜欢的霍比人,做出这么邪恶的事情会是什么表情?”

    叶欢晴好久没有看到顾南这样坏坏的表情了,对坏人就是要这样凶狠了。恶人需要恶人磨,从来没有觉得任何一句话是这么有道理的。

    之后都是一帆风顺,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些人。孩子们当然也很快这些不愉快的插曲,欢呼跳跃着。

    私下两人聊起来,“你说,回去后熊爸爸会怎么收拾那孩子?”

    顾南不想费神在那孩子身上,不想担心他,反正不会是好下场。好神在在的大爷一般不说话,玩神秘。

    “跟你说话呢,他是会打他一顿呢?还是会扣他零用钱?”

    顾南果然对叶欢晴的想象力的匮乏无法可说,睨了老婆一眼,示意她专心看节目。实在别不过叶欢晴盛大的好奇心,点了她一下,

    “就他这样的,能打一顿是最好的那小鬼才多少零用钱啊?嗯,是我出面的。亏大了。”

    想他分分钟签出上千万大单的人,收拾人其他以收购人家一个集团或者公司为单位,基本是上千万的资产,跟个乱撒屁的孩子过招,真没面子。回头要跟褚禾商量一下,他的牺牲太大了,必须叫孩子们也叫他爸爸。他这付出也付大了,尽职尽责的。

    “你不知道这边的家长不打孩子,法律法规上也不允许。”

    “没有哪个国家会不允许打孩子,不过你不知道有种说法叫打人也是有技巧的。”

    叶欢晴也知道,沉默了一下马上又有了新问题,老婆大人化成为十万个为什么宝宝,这一开始就问题不断起来。顾南只好化身好好先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如果他不管,随便孩子怎么样,那你会怎么办?”

    “先说好,收学费的。”

    “小气,从家用里扣。”顾南装出心抽疼的样子,取悦了叶欢晴。

    顾南小声的跟叶欢晴说,“我突然发现你不太适合做坏人,完全没有坏人的潜质。”

    “坏人的潜质是什么意思?”

    “坏人不就任性,杀人越货,胡作非为?”

    “……”

    叶欢晴真被他调起了胃口,毕竟她没有更好的对待熊孩子的方法。这次屋顶的事,她亏大了,让个小孩子给欺负了。在她头上拉屎撒尿的,说出去很丢人,回头跟露西和小小讲起来不得笑话死,所以非要缠着顾南说。

    顾南对前面的孩子们努了下嘴,叶欢晴这才专心盯着孩子们的身上,边看边聊。老婆大人那么期待的看着自己,顾南还不好当她面说瞎话,转过去视线终于好了一下。哄女儿似的跟她偱偱善友。

    顾南侧收回视线“就是做坏事之类的,……”

    不过看到叶欢晴脸上的表情,一脸兴味又相望,“还是觉得算了,坏人我做就好,你在家等着看吧。”

    才起了头,吊走胃口却不说了,叶欢晴才不甘心呢。顾南总不能时时刻刻守在自己身边,和孩子们生边。不光现在,就是将来,她们有了孩子,也做不到形影不离。

    冲突总是无处不在,她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也就算了,看到孩子们,她们承受不起这样的伤害,那怕是言语上的也不行。叶欢晴好学的表情,跟个护仔的小母鸡似的,等着老鹰爸爸教学,顾南很心疼。

    叶欢晴那么善良的内心,虽然说了几次要揍那熊孩子,临到了现场,肯定怯下不去手真打那孩子。

    以前顾爷爷和顾爸也是打过他的,奈何他的个性,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就此想到熊孩子,倒是有些新的思考。凡事有两面性,如果向好的方向发现,难说那孩子不会成为一方霸主,如同他一样。往坏了讲,就是坏在了根上,就不是他要担心的事了。

    一直顾南当了没嘴的葫芦,把住话不说了,转入沉思的状态。叶欢晴只好做罢。

    “总有一天,会遇到个暴脾气的狠狠惩罚这个熊孩子。”

    “最毒妇人心,原来是你这样来的。”

    遇不到讨厌的人,自然心情舒畅,之后看到终于把山上的几个项目都玩过了,之后两个大人陪着三个孩子坐着冲锋快艇水声哗哗的一样的,冲回到了山脚,开始了海洋生物之旅。

    首先去的就是海牛馆啦!

    吉姆最惦记着去那里的观看**,那是一只憨态可掬的还牛。因会将自己大鼻子撞到隔离玻璃上,完全不知道痛一般,每次撞上来的声音就多再反弹回去,那么调皮,发来的只有闷顿的声音,所以它的名字就叫**。

    吉姆问叶欢晴,“你第一次来,为什么不好奇地问,海牛吃什么?”

    那期待的小眼睛,明显是个圈套,叶欢晴还不得不往里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