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男人互相传染
    原来如此。

    “难怪人家说不养孩子,不知父母的辛苦,光这一个拥抱孩子的动作,他都学习了这么久。”

    妈妈们又都笑了起来,虽然他们没有养到十个,但是也都有两个三个了。

    听到妈妈们这么说,叶欢晴欢晴突然觉得吉姆好可怜啊,随随便便养。

    难怪小吉姆对顾楠那么喜欢的,因为顾南特别在乎吉姆,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在照顾着,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引起了顾南的,难怪吉姆那么舍不得离开他的。

    原来小孩子特别会分辨,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当然啦说怎么比起来过来也是不如他的父母对他的爱的。

    只是觉得说,在乎被,这一点上,顾南肯定是引起了吉姆的注意的。

    等叶欢晴欢晴也能自在的抱着孩子跟大家聊天了,特别想跟顾南得意一下。他还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吧。才30天,想想都不相信。

    转回头去看,看看几个家庭里的男人们围在一起不知道聊什么。

    “他们倒是很快的能打成一片。”

    露西帮她拍了几张,“褚和强,这几个朋友还算好的。新兰的风气还不错。男人都会帮女人照顾孩子,如果是其他地区,就不好说了。这种事情,也是要男人互相传染的。如果有一个男人说,我工作累死了,还带孩子?完蛋了,就算是再爱你的男人,就跟得了直男癌一般的,碰都不碰孩子了。”

    叶欢晴的孩子一点消息没有,也不反对顾南能跟着这群“好男人”传染一些优良的品质过来。

    照顾孩子这种事,她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不过她很赞同“言传身教”这件事。如果有顾南这样优秀的男人,保护着孩子,细心的教导,肯定比再多再优秀的幼儿老师来的好。

    所以一看到他和这些好男人在一起聊天,也就不说什么了。

    反正她有怀里软萌萌的宝宝玩,还有这些,这么有经验丰富的妈妈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自得其乐。

    看到大的孩子们在身边欢腾的鸡飞狗跳,然后小婴儿们乖巧的躺在怀抱里,闻到一股自然的奶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没过多久就是中午的聚餐时间了。

    四五个家庭来说,只要每家随便拿一点拿手菜出来,都是异常丰富的大餐。

    所以,不可避免就会要吃成吃饱吃撑。就是午饭后,叶欢晴对孩子们,撒不开手,这个时间又把睡醒之后的拉比抱在怀里,四处走动着消消食。

    拉比的眼睛可大了,水灵灵的,又好奇这个新世界一般。透明的小小手,一会指指这里,一会指指那里,还能认出帅气的男人,兴奋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要过去。叶欢晴这时才看到是顾男在不远处打电话,“原来你的眼光和我一样好。”

    拉比显然很喜欢跟大人说话,不管你说什么,她都依依呀呀的回答你。而且还是那种你说一句她说十句的聊天方式。

    看着顾南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来回走动,眉头紧皱,叶欢晴也不好意思去打搅他。

    娜娜看到两人走了过来,拍了拍手,想去把拉比接过去。

    “你这样连续的抱孩子,说不定晚上你的手就会抬不起来。”

    不用到晚上,这会子都发现手都酸到不行了。

    叶欢晴才动了动手,让她方便接孩子,一打破原来抱孩子的姿势,手就无力的厉害。很庆幸她现在就把孩子抱走了,万一等她没力气才发现,就完蛋了。

    “噢噢,这样吗?是为什么。”

    叶欢晴内心崩溃的,死劲把手自然些的放下来,不能太丢脸了。贪人家的孩子,抱到现在,辛苦不说,可不能留个坏印象给人家,一会不给她玩了怎么办。

    “你之前没有抱过孩子吧?突然这样子长时间来抱你的胳膊会很酸痛的。”

    “哦,对哦,谢谢你。”

    叶欢晴点点头,又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拉比走远了,看拉比的表情一点都没有不舍的样子。

    这个小没良心的,叶欢晴只能挥挥手跟她告别了。

    原来不知道带孩子还有这么多的诀窍。

    手落在身边,都不像是自己的。好无力的感觉。

    听到娜娜跟怀里的孩子说:“我们拉比要回去睡午觉了……”,听到小声的话语,叶欢晴又抚着自己的额头表示受不了。抬起手,才知道痛苦。真的很酸。

    而且拉比好像那边才刚刚睡醒没多久,这么快就要睡午觉了。她哪里懂,孩子都是在睡觉的过程里度过,吃了睡,睡了吃。

    他们的童年,真是好可惜。难怪,当孩子们只要一能落地之后奔跑起来,就停不下来,珍惜每分每秒的时间在玩耍。

    正要往回走,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那是熟悉的气息。

    “怎么了,在看什么?”

    没想到叶欢晴转过身来,一脸的苦瓜像。弄的顾南更加紧张了。

    “如果我说了,你不要笑我。”

    “你说,真让人着急。”

    等知道是因为抱孩子不习惯,肌肉酸疼,顾南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了下来。

    拉了她站在背着朋友们的小树林里去,“这么喜欢孩子?”

    “也没有了,就是很可爱呀。小孩子玩的娃娃,好久没有玩过了。”

    叶欢晴也想的是问,如果他们这辈子没有孩子,会不会是很大的遗憾?还是,嗯,算了,争取努力有个宝宝,如果没有,也不要难为顾南。所以这么说,顾南倒是笑了起来。

    “这么辛苦,可不行。”

    边帮她捏捏胳膊,边问孩子们的事情,看叶欢晴兴奋的讲起婴儿的绵软,实在是有趣。他也没有抱过那么小的孩子。

    等两个人又走了回去,孩子们终于在玩了大半天之后,然后又吃的饱饱的,终于安静下来。孩子们都集中在两个垫子上睡着了,盖着单薄的薄毯。

    大人们就围坐在一起喝什么的咖啡或者是泡沫红茶,露西带拿出了自己烘焙的点心,真贤惠。这样即能照顾了孩子们,又有大人自己享受到好朋友的聚会,倒是一种很好的办法。

    叶欢晴想到了国内的小小,欢雨,还与徐冰林理这一些朋友,倒是半点没有这样子聚会的感觉呢。

    什么时候能行处形成这么融洽和谐的气氛,可能要需要岁月的磨合了。

    那两位追女子的行动一点都没有听到有好的消息,任重道远。

    国内另外还有一位南至集团的财务总监孙明礼也是,觉得肩上的责任重大。

    刚刚他才接到顾南打过来的越洋电话。

    总裁在国外度蜜月都不忘打电话回来安排工作,真是劳心劳力。

    也让他这个做财务总监,费尺心思。要在短短时间,三天之内要筹到5亿多人民币,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程。

    好在他们集团有不少国外的客户,攒了不少外汇,之前苦恼怎么办,这会到是这个时候被用的一干二净,而且还要筹措旗下各分公司的资金往来。

    虽说之前顾南在筹备婚礼之前也曾提过这个事情,他倒是有些准备,只是那个时候倒是不是很明确,总裁只是说有这个意向,现在突然能落实了,保不齐就要,动真格的了。

    这么大资金的外流,肯定要惊动相关部门的,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卡克。

    嗯,真是你从魔掌百废待兴。

    很快的几个电话打出去,手下的财务们忙活起来。

    同时,这件大的费用支出,就在公司内的相关人士那里流传开来,嗯,不免有一些不,他的情绪开始流动起来。

    “这么大的资金流都没有通过董事会的决策,怎么可以呢。”

    “顾南一向如此,你还不习惯吗。”

    “他是这样子的,妄自菲薄的。不过干大事,顺息万变,等你们这群老鬼知道,全天下都知道了,还能来的及做什么?”

    “希望他不会失手,在这次投资没有什么。”

    “听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没有反对意见喽。”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是很霸道,但是一向投资很稳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说得倒是有道理,不过这些话在旁人听来的肯定。”

    整下董事会,那么多人,还有没有入会的大股东也不少。总有那疑心重的人,肯定是不放心的,任何时候都需要自己亲历把关。

    总是忘记了,不光是资金的占有率,有的时候,是有能力的人,才能站在总裁这个位置的。

    如果有能力,早就身居高位了。何必在台上这么故作姿态了。

    听到这笔大资金的消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听财务总监的意思,就是定下来了,只需要资金到位去做就是了。

    在帮人看来,却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顾南花起这笔钱来一点没有犹豫,他是想着能赚回来的。大凡生意人的决策,可不就是这么想的。

    不过在多半人的心里,却往往盯着碗里的肉,以为是自己的,完全忘记了上市公司是股份制的。

    一桌吃饭,十人有份,这么视盘里的肉为私有,倒是比顾南的霸气,可霸道许多。

    顾南的叔父接到消息的时候,心里在滴血,5个亿呀,心疼的要死掉了。

    顾南是不是察觉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