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百年好合
    “真是百年好合,国外还兴这个?”

    叶欢晴好笑的看着顾南,只要他还坚持,她就想让马上到期,马上离婚好了。

    看她的表情,大家都知道不好。顾南也只好作罢了。

    结果结婚证没领到,反而要分手的样子,观众们看不下去了。有两个人冲过来,“哎呀,怎么了,怎么了,大哥这么帅,大姐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大姐这么漂亮,大哥可得好好疼着才对。”

    一听这口音就有点北方的,爽气豪迈,不管咋事,各打一顿再说。叶欢晴看人家乐呵呵的过来,不好太过分,盯着人家手上的厚书看。

    “这个呀,要我说,没啥用,跟砖头似的,拿来自卫还差不多。”那宽厚的嘴唇终于说出了叶欢晴也认同的话,看着他手里抛上抛下的书,笑了起来。

    顾南盯着那厚的跟<辞海>一样的书,“这,是结婚证书?”

    北方哥们身边的小媳妇终于找着了机会,双手递给了顾南,“可不,就是太重了。”

    顾南顺手接了过来,也没有什么兴趣了,主要是叶欢晴实在太反对了。这么重,正好借坡下驴。

    “祝你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大哥,别走呀,哪的,咱喝两盅。”

    叶欢晴走在前面,差点左脚伴右脚,没见过顾南喝白酒,会是什么样子。

    “人家是喊我,你激动什么。”

    “他乡遇故知,天涯若比邻。”

    “还跟我念上诗了。真的不喜欢。”

    “实在不懂,你为什么执着那么个东西。请问,我们在国内领的那本结婚证,如果不离婚,不是永远有效的吗?”

    叶欢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顾南,顾南悠悠的说出一句,“国内离了,你还能跟到这里跟我再离一次吗?听说这里离婚可麻烦了。”

    “……”

    顾楠只好把笔放在了柜台上,对着志愿者小姑娘抱歉的笑笑。小姑娘的表情倒是挺有趣的,她反而也松了一口气般的,可能他放弃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结局。

    叶欢晴情急之下逃离这个恶魔气场,古怪的地方,生怕顾南停留在这里又会转身去继续,所以拉着他赶紧走掉。没想到才一回头就看到顾南又拿起那张纸。

    她真的要抓狂了,“你要干什么?”大声喊出来的声音,吓得周围的人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好在叶欢晴,平时说话的声音也不会很大,突然大叫也不会是河东犻吼的震天动地的动静。所以也只是周围的三五个人看着她而已,如果是整整个大厅的人都转过来看她,估计太想撞墙了。

    顾南认真地把那张纸折起来,叠了一下,又一下才放进口袋。

    “这上面可是写有了你和我的身份信息的,怎么能随便放在这里呢?”说的很有道理,叶欢晴无力反驳,而且刚刚那么尴尬的大吼,简直是丢脸丢到国外了。

    叶欢晴也不管顾南了,只要他不继续填一张该死的表格,不跟他计较了,快速的消失在大门外。

    顾南的长腿,马上跟了上去,在她冲出去大门的那一刻拉住了她的手。

    “你看,刚刚,就又把我丢下了,你怎么能这样?”

    叶欢晴回头瞪他,简直郁闷的不行,我恨不得想打你一顿才是。平常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来。

    “等一下,慢一点,过马路,小心车辆。”不然这会儿倒是慢吞吞的来,完全不记得之前过马路时的急切心情。

    叶欢晴心里腹诽来怨念重重,好在快过马路的时候看到露西从咖啡馆里出来,手里拿着两支咖啡。

    知道他们去了婚姻登记处,少不得要跟他们两个讲起自己的经历,和听来的故事。兴奋的情绪与后面两个默默的听众,形成鲜明的对比。西方人的激动在这里,看出明显的差异来,露西一点没有没影响到。

    “这里确实很简单,不需要太多外在的东西。如果是手头不宽裕的人,正好适合。听说如果在领救济款的人,可以申请结婚费用都减免的。”

    叶欢晴咂舌,“如果连结婚证的费用都没有,那还结婚干什么?”

    “任何人都有相爱的权利呀,想要认真的在一起,上帝没有理由不帮忙的。”

    出租车师傅突然出声,倒是回答的很经典,在座的三人都跟他举起了大拇指。

    好在离褚禾和孩子们等待的地方不远,顾南给的车资,另外给了一百块小费,惊喜的出租车司机很不相信。

    顾南指了指挂在后视镜上的小照片,“祝孩子健康。”

    “谢谢。”

    “顾南出手真大方。”露西挤眉弄眼的看着顾南,“该大方的时候从不手软。拍卖那边的手续办好了吗?”

    “还没有,只是签字表明了会认购。没有放弃。”

    顾南点了点头,知道还有后语。

    “临时帮忙,太突然了。不确实你这里要怎么处理,还是要问一下你。具体手续,也要等周一上午去办理。”

    “请你工作是认真的,我有意向到这边投资,你当顾问,可以方便照顾孩子。”落车的地方往里走没多远,就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在休闲。多是家长带着孩子们。半卧在地上也不少。

    一米来宽的人行道在大草地上延伸着,通住更远处。偶尔会有骑车的人推车通过,倒也宽敞。

    “左边是国会议堂。右手是经济论坛中心。远处的国民军纪念厅。这里是最大的国家公司,类似美国的中心公园。孩子们在中间的黑鸭湖,吉姆最喜欢喂鸭子了。”

    没想到,吉姆没有在照顾鸭子们,老远就喊着:“南南……”撒着小脚就跑过来,直到扑到顾南怀里,被举高到肩旁上坐下来。

    “妈咪,晴晴,你们去了哪里?为什么现在才来?”

    “爸爸呢?”露西对顾南放任吉姆的行为很无奈,有人陪孩子玩,她怎么好拒绝呢。何况顾南还做的不错。

    “卡尔踩到了烂泥,爸爸带他去洗鞋子了。”吉姆最小,却没有事情,所以得意的像个将军一样,神气的看着他的妈妈。

    “什么,在哪里?”

    露西问清了方向,想过去,“褚禾带两个孩子可能会忙不过来,鞋子要是里面进水,可就穿不成了。”

    “你先过去看看吧,我们带吉姆过去。”

    “对,我带南南和晴晴过去放吃的地方,舅舅过来了。舅妈,拉比也在。”吉姆的回答,很有条理,也理由正确。露西放心了许多,才没有怪褚禾丢下老三,只管两的。又交待了两句,急匆匆的去了湖的对岸。

    看着吉姆稳住在顾南的肩头,神采冰扬的小脸,给了叶欢晴希望,要是有个这样的孩子叫她妈妈,想想都很幸福。

    顾南看她终于笑了,向她伸手。

    叶欢晴看到顾南又想起他今天的执扭,时不时跟他闹点小别扭,跟个孩子没有什么区别。难怪有些结婚的女人说老公,是长不大的孩子,是最不懂事的大儿子。万一这辈子不能怀孕,有这个“大儿子”也不错。

    也不知道是谁哄着谁,就这么孩子气一样任性下去,也未尝不可。

    “晴晴,跟我牵。跟我牵手。”

    吉姆急切的晃着手蹬着脚,着急的样子以为他最喜欢她,让叶欢晴错然。这小子不是最喜欢顾南了吗?这是要拆散他们两个,还是也喜欢她呀。

    转而又好笑自己,跟个孩子还这样深切分析,都是顾南害的。

    吉姆指挥着顾南前进,有一男一女坐在不同的垫子上,看着他们走近站起了身。脸上都是温柔的笑容,伸出手迎了出来。

    “我是强,这是我老婆娜娜。小女儿拉比。”

    强跟露西长的很像,就是头发的颜色浅的厉害,那一头又卷又软的头发长在他的孩子身上,倒是很好看,软萌的跟个布娃娃一般。他眸光俯视着身边依靠着他如猫咪般的女人。很依赖,又想蹭蹭他的感觉。

    想来是个温柔的女人,如果她这样依赖顾南是什么感觉。看看他,似乎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叶欢晴打了个冷战,随即小手放开了顾南。

    拉比倒是舒心的软趴趴的摊在老爸身上,不管他之前是坐着,还是这会站着,或者在说着话,紧搂着这张人形“大床”,什么睡都没有问题,小脑袋惬意的依偎在他的胸口。粉红嘟嘟的小嘴边疑似有闪晶晶的口水涎出来。好担心会淌强一身。

    “看,多可爱呀,男人上辈子的小情人呢。如果是你,想要一个像拉比的女儿,还是吉姆一样的儿子。”

    “儿子。”顾南毫不犹豫的回答到。这么快,弄的叶欢晴有点愣。这也太不思索了。

    “等我抱过拉比了,也许会回答不一样。”顾南看到叶欢晴“受伤”的表情,又补了一句,安慰了一下。

    “原来你……”

    “我什么……”

    “……”

    强当然懂得陌生人对于他可爱公主的喜爱了,没有人能逃过他的小公主的魅力,所以看到顾南的眼神,傲娇的说了一句。

    “她是我的。”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