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混乱的别扭
    

    叶欢晴赶紧冲过去把那张登记表从顾南的手里抽了出来拿在手里藏到了背后,生怕顾南会跟她抢。

    顾南手里的笔在纸上划了长长的一条。

    顾南看她的急切又孩子气的行为好笑,转回头不好意思的跟那个志愿者问道:“这样划过线的情况,影响登记吗”

    叶欢晴侧头看了看表格上的na一栏,妥妥的写着是jane,叶。

    叶欢晴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着顾南,没好气的问他道:“你疯了,我们不是在国内已经做过登记了吗?你在这干什么?”

    听说没事,顾南才转过头来看着叶欢晴,好似还好没事,要不然会叫好好看。

    顾南一手弯曲,右手支撑着在柜台上。打趣的看着叶欢晴,“你以为我是在写什么?”

    “只是随便看看你是写英文还是写中文。”

    刚说完,叶欢晴就想咬自己的舌头,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会写中文呢?人家连听都听不懂,何况是看了。

    “看来你也不是个傻瓜,早就知道了,嗯?老婆……”

    顾南伸手想去拿回那张登记表,可是叶欢晴的手势把纸推给他却不放手,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真的还要填吗?”意思很明确的是在告诉顾南,她不高兴这些事情,也不希望他继续进行下去。

    什么时候,叶欢晴也变的这么强势了,顾南又高兴又无奈。好在,叶欢晴再怎么凶光都像在跟他撒娇和逞强一般。只要平时不在一起的时候,保持这种势头,不再被别人欺负去了,就最好了。

    老婆是用来疼的,他宠,他愿意,再狠些也没有关系。

    不过叶欢晴到底是不习惯这么跟顾南说话的。她这样子都不知道,是他在不安还是自己的不安。

    “不过是一个证件而已,你可以当它不存在。”

    “可是,那上面写着你和我的名字。你非要去办这个手续,这是一个国家的东西,怎么说都是有法律效应的,怎么会当他不存在了?”

    叶欢晴实在不懂,为什么会在这个问题上顾南固然这么固执己见。

    “如果,当他不存在,那你就不要办好了。”

    叶欢晴也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太经典了,想看顾南,不免有些得意洋洋。顾南看到她脸上的小表情,爱死了她的得意。抬手抚摸了她的头,揉成一个鸟窝。

    “干嘛你,说不过就使阴招。”

    这样子就算将到他的军了吗?顾南心里叹气。

    好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亲亲老婆,又不是什么商业竞争对手,不需要恶言讽刺去挖苦对方,要不然他可不会手下嘴下留情。因为叶欢晴这也一向不是他的对手了,啊,真相处这么久来,每次都是让她放一马,才会和平共处。就这样子,她还得意洋洋,唉小女人啊现在身在福中不知福。

    顾南低头看到她手里那张表格。他也不懂,为什么自己就像老婆说的那样着了魔一样的要去,这个一个异国他乡的结婚证。

    看到顾南还在犹豫不决叶欢晴马上下最后通谍,“有我,没他;有他,没我,你看着办。三秒不钟给你选择,一,二,三。”一口气说完,哪有时间让人老虎的,看起来凶巴巴的,也耍赖皮占了上风,

    顾南好笑,故意拖延,“我可不想哪天你又跟我说要离婚。”

    这话听着怎么还有点小情绪呢,难道还在对她跟他离婚的事生气?过去这么久了,又嫁给他一次,这会突然提起来,是找架吵吗?好想敲敲他的头看一看,上一分钟还跟她好说要再结一次婚的人。怎么会这么别扭。

    “我当然不会跟你离婚了,除非你又哪天犯什么错误。”

    “嗯,我傻嘛我还犯错误。之前也是因为有误会才出事的。我们不吵了。不过不管我犯不犯错误,都不能跟我离婚了。”

    顾南真的中邪了,老是提离婚,叶欢晴有点不高兴了。想想他可怜的那几年,不跟他计较了。

    “我不会,也希望你也不会的。我们互相信任,不要为这个事情来吵架,走了。露西应该在找我们了。”

    叶欢晴转身要走,顾南的力气大,到底是把叶欢晴又拉了回来。叶欢晴怕他抢表格,又反剪了两手在背后藏起来。耐不住顾南人高马大,手又长,抱住她的同时,手伸到背后可不就能牢牢把她的两手扣在自己的手心里。

    叶欢晴浑身紧绷起来,心里就恼起来,总是在身高上欺负她,算什么男人。

    不过,顾南也没有抢表格,只是十指叉到她的双手间,与她纠缠着。整个人都扑在她身上,头也放在她的胳膊窝里,跟她说话。亲密的样子,惹杀一堆的痴男怨女。手机呀,相机呀,闪光灯呀不停的闪。

    叶欢晴最不喜欢这样了。她也把头埋在顾南的耳朵那里,在旁人看来两人更加亲密了。

    “唔哇……”围观的人更加肆无忌惮的拍照呀说话呀什么的。

    连陪他们两个的志愿者也不忍直视,想看又不敢直直的看着,也怕拍照的人把她拍进去当了可怜的背景。默默的往旁边蹭了几步,其他没有陪游人的志愿者小伙伴也跟她聚到一堆,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少女们嘛,哪有不怀春的,看到顾南这样白马一样的王子,自然要互相取笑打趣一番了。

    外面热闹非凡,身处包围圈的顾南却在水生火热之中。

    “老婆,我想在这里注册一次。”

    听着还好,不过这话,怎么都有点可怜与讨好的意思。

    “你幼不幼稚?快放手。你以为在这里注册,我们就不离了?你现在不放手,我就跟你离。”

    “你,”顾南急了,怕什么来什么,叶欢晴就是他的冤家,来降他的。

    想他不可一世的大男人,就是被她十指柔情给镇压了。到底是不敢跟来硬的,软下来慢慢哄。

    “不要急,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再抱一会,乖。”柔香软玉在怀,这结婚证怕是领不成了,怨念。顾南低头咬了一下叶欢晴的脖子,叶欢晴吃疼的大叫,也咬了一下他的耳朵。

    “喂,你到底要怎么样?”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突然这么人前亲密,叶欢晴还是有些吃不消的。

    “小狗的牙真尖,好痛。”顾南终于站起了身,捂着耳朵,叶欢晴又紧张呀,伸手扒开他的手要看一看,情急之下,哪里能控制力度的。都是这家伙惹事生非,可不能怪她。

    顾南眼红起来,手劲了大了,叶欢晴的手痛起来。

    “不管,你看你,又不管我了。听好了,不论谁犯错,我们都不要离婚。”

    听到男人执地有声的宣言,那个志愿者满眼的红红心,旁边的人没有听到前言,只听到那一句,也跟着心神荡漾。

    “走了啦,我可不希望你到每一个城市都要注册一次,接一次婚。”

    离上次结婚,三天不到,再结一次,我才不要。

    “我保证以后不会了,仅此一次”

    顾南赤果果的眼神,就差说“好不好”。要是没有周围的这些人,私下里他是能说出来的吧。

    叶欢晴打了个寒颤。顾南要真敢那么不要脸,她就跟他离好了。这个男人傻透了,哪有离婚老是挂在嘴边的。他不知道有话叫好的不灵坏的灵。

    而且怎么想都不对,不是一般都是女人才求着老公不要离婚吗?

    气死了,物极和反。

    男人对女人不管不顾太大男子主义吧,一个女人体会不到爱。

    太疼老婆呢,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件事情,老婆了会吃不消。

    叶欢晴更加看不下去了。

    眼看着大家互相咬耳朵小声交流着,叶欢晴的心情可没有跟他继续闹下去的。

    心说三天不工作,她也过的下去。之前日夜打拼的劲力头哪里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景点,都是被顾南这厮惯坏了,选了这么个地方。还不如回去工作。

    这里不过是旅游景点吧,原来是为了促销的好不好。顾南这个工作狂,哪里出来旅行过。可不知道这种事。

    “我和小小在威尼斯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当地的好朋友拉去帮忙,跟出国的同胞当导游做翻译,这种事,你信我的就好了。走了。”

    叶欢晴忍着小脾气,凑到顾南身边,小声的说着。

    “是吗?”顾南倒是听她提过,不过那段艰苦的岁月,肯定很难过,要不然也不会为了生活去做那种事。

    “那个,那就不,您,那你把表填好了吗?小姐,这里是正经的国家级的,国家级婚姻登记处,我们这里的结婚证书全球国家内都是有法律效力的。这里所有的登记时有合法有效的,今天我们这里最长时间的费用是9美分。最短为有效期一年,一年到期之后自动离婚,费用是99美元。”

    志愿者姑娘不知道在哪里休息了半天,又出现在他们两个人面前。说词倒是没什么新花样,不过态度和语速倒是有些不同。可能有领导过来视查了,毕竟他们的别扭,影响到了其他人。

    “要一年的,还是要100年以后才到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