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不离婚
    叶欢晴从顾南的眼睛里看到了得意,一想到他刚刚的话,有些意味太明显了。

    她也知道顾南是个很聪明的人,自己的小机智是一阵一阵的,这不,就被他笑话了,很有些:“你看,这不就又被我捉到了机会。”的意思。

    唉,两口子了还打这种小聪明斗来斗去,好无聊,真讨厌。心里这么不服气,脸上转了开去,顾南哪有不懂的呢。

    不过看到那边出来的人都很高兴的样子,她还是有些兴趣的。

    “要不要我找服务生问问看?”

    “要不你在这里等着露西,我过去看看?”

    “麻烦你,请给我两杯拿铁,外带的,名字是露西,一会过来拿。”顾南付款后,又跟服务生指了指对面。看来顾南有了安排,叶欢晴就不计较他之前的调皮了。

    有个聪明的老公就是好,完全不用操心。

    顾南牵起叶欢晴快速传穿过马路跑到了对面,好在这边的车辆都不多,要不多危险呀。

    叶欢晴嗔怪着顾南,转身打量这里。顾南陪着她看。

    一个老旧的石砌建筑,高度倒是与拍卖的会议厅差不多,造型和表面看起来就古旧许多。

    要不是灰白花色,又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的正在使用,说不好都是满眼青苔了。

    “你怎么知道是很旧的?”

    “罗马和埃及都有去呀,最多像这样的建筑了,这个实在普通的厉害了。不过人这么多,个个喜气洋洋的,看来有明堂。”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听叶欢晴的语气,就跟去山里看到个老房子要去探险一样,明明人家在市中心,又明亮无比,人流穿息不停。顾南好笑的拉着她进去。

    “这么老旧的房子,新旧融合的这么好,倒是有趣。”

    “好像是结婚礼堂。”

    顾南退回到门口看了一下上面的刻写,因为是用的新兰语写的(反正不是英文)仰着头看了一会儿,“好像不是教堂,可能是做婚姻登记的地方。”

    顾南回头问了一下叶欢晴,“怎么?又想嫁给我一次?”

    叶欢晴也不知道这家伙又想到什么,有这个问题的,他们正在蜜月好吗?给他一记白眼,用手拍了他一下。

    “你刚刚跟服务生说话,没有问一问吗?”

    她才不信顾南没有问过。

    “这么小的教堂,办完结婚证,马上举行婚礼还是蛮不错的啦。”

    顾南凑过来,“我们再结一次吧。”

    叶欢晴都懒得看他了,“上次不累吗,上上次不累吗,你还想第三次?”

    有人结婚成瘾的吗?就算有,也没有想跟同一个女人结三次的吧?叶欢晴被顾南惊到了。

    “希望每天都是新婚之夜。”

    顾南的实诚噎的叶欢晴说不出话来,好在他的眼睛里只有揶揄的笑,没有**之意,要不然她要抓狂了。

    也因为气极了,听到他这样讲气笑了,“不就昨天晚上没有吗?”

    “那就是今天。”

    “讨厌了你。”

    “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进去。”

    顾南不让叶欢晴毁约,马上扳正她的身子,推着她走了进去。顺手让她背靠在自己怀里。

    顾南居然点头,叶欢晴真的想打他了别扭的不想听他的话往前走。

    两人堵在大门口,进出的人都在看他们,叶才不好意思的松了劲。

    “不想再跟你疯,你老实点。”

    顾南看叶欢晴的意思,很是嫌弃,好像看老鼠屎一样,只好做罢。

    “那我们去看看吧。”

    “嗯。看一下下就好。”

    看着有些古旧的,没有想到里面好大的,往前看去看的是一座教堂。两个人都不信教,索然无味。

    顾南回头看了一下咖啡馆那边,“没有看看露西。”

    “看来她还没有逃脱记者们的魔爪。”

    叶欢晴对露西有更多的抱歉了,要想想怎么感谢一下她。现在只好继续陪顾南一起在这里打发时间了。

    好在国内亲友的婚礼有在教堂举行的,到底不是人民的主要信仰,不正宗。装饰的可没有这么古朴原味。

    抬头正中,有一人高的粗方木的十字架,后方有三个彩画玻璃圣母像。黑袍加身棒着一本书,正跟一男一女在那里交谈着。要不是姑娘头上有一顶头纱,叶都要认为两人只是在问道了。

    他们两个实在穿的不像是礼服和婚纱,好像刚从隔壁拍卖会上结束过来的正装,正好忙完,从我里掏出头纱顺便结个婚的。真的好便利。

    即便是古代结婚,也是有婚书的。这里有没有办结婚证在的地方。叶欢晴又开始四处打量。

    右手的侧面倒是有个2人可以进出的小门,不时有人过来。可能那里正在可以办理结婚证件的地方。

    顾南看老婆在怀里笑的乐不可支,自然是要好奇的。人家前头在结婚,他不好多说话,深情的望着老婆,希望老婆与他分享她的开心。

    “一会再说给你听。”叶欢晴用手指头戳了他的脸一下,指明前进方向。

    越往前走,越发安静,远离了后面的纷纷扬扬,生活的喧嚣。

    正经有些教堂的意思了。这时才听到有轻慢的赞歌声。比起婚礼来,叶欢晴一向更喜欢赞歌,弥撒台的后方站着六位唱赞人。

    两位新人的身后,有一些人坐在那里。穿着也都不是很正式的参加婚礼的礼服。新婚主角都跟工作间隙下楼来买杯咖啡的,参加婚礼的人可不得跟他们差不多。顾南牵着叶欢晴的手走过去,在一张长椅上坐下来,也没有人拦住他们,也没有人邀请他们。

    可能,坐在周围的这些,来参加这两个不认识的人新婚的,都是路过的人。同他们两个人一样。

    这样被不认识的人祝福,倒是有一些很奇妙的感觉。

    不认识,却坐下来参与,结束就各奔东西,没有人情事故的牵绊,倒是省事很多。这个快速又简单的婚礼很简短,两人才坐下来,没有多久,两个新人就在互相交换戒指了,然后新郎就亲吻了新娘。

    两个人,小小的神情,有些激动地牵着手走了出来,两边的人有两三个人站了起来,跟着他们离开,其他长椅上的人都站立起来为他们鼓掌。

    顾南和叶欢晴也笑容可掬的跟随。

    没有其他的新人要行礼,黑袍的主教走回到他在弥撒台后面的位置上。坐在四方的大椅子上,那个憨态可掬的样子啊,鼻子上还挂了一副眼镜。白皙红润的脸庞看起来好慈祥亲切,就是太胖了,坐在那里就是一团。可能没过两分钟他就会眯着的样子。

    后面唱赞的人肯定习以为常了,两个胖小子看叶盯着主教看,跟她捏眉弄眼,叶扬手跟他们打招呼,激动的两个也挥手。

    “你要不要试一下?”

    “试什么”

    “我们结婚的时候可没有正式办一办。这里弥补一下。”

    叶欢晴一脸见了鬼似的,准备了一个多月。请了小朋友设计团队,大整齐鼓的装修了整个孤儿院和他们的村子,还请了几百号人参加,还有好的父亲和叶欢颜都去了,还在怎么正式。

    叶欢晴的眼神太直白了,顾南看向主教,希望他来拯救他一下。

    好像才过去三天不到,顾南是怎么想的,叶欢晴摇了摇头,转身离开,顾南跟上。

    “不用了,上一次都嫌多。哪有看到人家结婚就要试一下。”

    本来就是逗趣的话,听到她说上一次都嫌多,顾南受伤了。

    “有何不可。这里还有人租婚纱头纱的。不用怎么花时间的……”

    顾南絮叨起来没完,叶欢晴一脸嫌弃起他来。真不知道他婚后是这个样子。

    “跟你说差不多就可以了,你越说越兴奋,越说越离谱。”

    叶欢晴快卡往外走,“露西可能都等急了。”

    顾南只好跟上,等到门口,才看到婚姻登记的那个石门那里,有三个石牌子,都是看起来很古老了。

    要不是从阴暗的室内往外走,迎着门口的光,差点错过。

    顾南眼力好,“露西忙完会在门口等我们的。”

    叶欢晴纠着手指问他,“我们真的不要去看看露西吗,她不会出事吧。”

    顾南沉吟了一下,“十分钟,还不来,我们就去救她。”语调跟超人一样,那么冷酷的顾南私下逗趣起来也是没谁了,叶欢晴受用的享受他的调皮。

    “我们继续……”顾南还想去看看那大石头,叶欢晴只好跟上。

    就在大门入口这里有三块书卷一样的石雕,上面的字花型还是蛮好看的,可惜一个字都看不懂。好在旁边立了穿民族服装的有志愿者,看到她们一脸困惑,马上过来讲解。

    正中间的石牌上写着天主对婚姻的讲解,两人一起生活的意义,然后左边写的生命的延续,右边是生命的终结。

    年轻可爱的女生,绵长有高低的声调讲起来,绘声绘色,不想结婚的人都被她讲的想结婚了。

    “这个国家的婚姻时间是可以约定的,1100年,你可以任意选择。”

    听起来蛮有意思的样子,之后的话就有点话风突变了。

    “因为是自己选择的,所以这个国家的人结婚率极低,而且在新兰,是不允许离婚。”

    一说到“不许离婚”的时候,顾南的眼神又亮了。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