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身家不菲
    看到叶欢晴兴奋的样子,顾南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是谁说不要来着。”

    “给公司的,有什么不好,我又没说要留下来给自己。”

    顾南心说,你要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只是要暂缓一段时间。来不及细说,拍卖师一句“全珠第二大钻石,由寻欢珠宝拍的,请与相关工作人员联系。我们休息十分钟。进来下一轮拍卖。”

    一声钢槌落下,心里的担心都齐齐落定。

    没有拍到的人,也跟着落了定。回去交不了差,也是下一秒的事情。这一秒,真来呼吸一下。之前的紧张气氛太重,都是在屏住呼吸中度过的。

    齐珊的脑子在落槌的时候,闪过一个念头,要转去寻欢公司。这一想,也吓了她自己一跳,能在现在的公司上升到首席设计师,也不是容易得来的,这么快要走下这个位置了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不过这个想法,开始在心里滋长起来。

    那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公司,有实力拿下这么大的钻石,实力不空小气。只要过去还能做首席设计师不就好了吗?就这么想妥了。可不管身边的企划总监嘴里叨叨些什么。怕是不能回去交差吧,切,公司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能怪得到他头上吗?笨猪一样的人,真是没办法和他共事。看来要找机会,去多了解一下寻欢公司了。

    最便利的就是去靠近那边公司代表了。不过等她转身的时候,最后面的地方,已经绕上了一堆的人,都是要与后起之秀接交的人,毕竟出手不凡。不多清楚一些,回去各家的老板都问起来,没有一手资料可不能交差的。

    露西听到落槌之声,又兴奋又紧张,跟中了500百万一样。

    好在结束了,心想着终于能跟顾南交差了,也可以去和孩子们碰头了。对了还有亲亲老公褚禾,按说应该是他来陪好朋友才对。

    什么女人最喜欢钻石了,什么她万一有看中的,也给她买,出的什么叟主意,结果过来却被顾南坑,害她紧张的汗流了一身。

    没想到,不等她收拾好手头的东西,好多的黑影投到她的身上,抬头一看,围了一堆的人。

    这是闹什么,要抢劫吗?她刚拍的钻石?露西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小姐怎么称呼,你是寻欢公司的什么人物,来代表贵公司竞拍?”

    露西看到伸过来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吓的后退了一步。冒失的人,才意识到自己太过了,“抱歉。”

    露西躲避间,退后了一步,才看到是个小录音机,带个小麦可风,毛茸茸的很可爱。露西笑了,垫脚去后方寻找顾南。

    他要的东西买到了,她可要退场了。正要举手,介绍这位**oss,积攒的气势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顾南冲她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露西神色不明的看着顾南,一道白色落在她的面前。

    顾南越过人群,凭着高大的身型,越过一圈女人的脑袋伸过一只手递到她面前。

    动作太快,围观的人和被越过的人,都来不及回头看看是谁,顾南就挽了叶欢晴走了。

    “快点,要不就是我们被围了。”顾南在叶欢晴的耳边催促,好像后面有追兵一般。

    叶欢晴被他妙趣的样子逗笑,那表表丰富的,像偷了人家果子的小孩子。

    露西迷茫的扫了一下纸上的字。

    什么?

    给她一份工作?

    刚刚这场疯狂就是面试吗?

    顾南这家伙,他竟然就这样丢下一张纸就走了!

    露西气的咬牙。她刚花了6千1百万美元,能花这么多钱的老板,基本上身家至少十倍以上吧。

    知道他这位老大身家不菲,要不要这么嚣张任性。看着那个牵着老婆离开会场的男人,真是又气又恨。

    对了,这事肯定是她老公褚禾整出来的,要不,好端端的,第一次见面的顾南怎么会想起来给她工作呢。

    正想打电话证实一下,有几个手握式麦克风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要采访了。

    “这位小姐,你是代表寻欢珠宝进来拍卖的,请问贵公司对这块钻石的进一步计划是什么?”

    “寻欢珠宝是否就此要打开西方市场?”

    “寻欢珠宝的背景是怎么样的,重来没有听说过……”

    在露西看了看手机,恨得直跺脚,褚禾这是在逼她出来工作吗,他失业没办法养家了吗,哪有他这样强迫人的,跟她讲了,又不会怎么样?

    怎么想都没有用,先应付过眼前的一切,好歹已经工作了半个多小时,做满一个小时,让顾南付上一笔工资才是。等回头再跟褚禾算帐。

    收了手机,露西低头翻了一个白眼,转了两圈眼珠子,让精神面貌好一些。咧开着红唇,笑容满脸的应付起记者来。

    别看着她对镜头和相机的闪光笑的很得体,对答如流,其实,她对顾南的公司可是一问三不知的。

    顾南和他老婆才来了不到24小时好吧,她还没有打听人家公司家族背景的习惯,所以这会儿悲剧了。

    他要走就走吧,这么信任她,她也要认真扛到底,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专业的公关人员的水平才行。就算不接受顾南的这位offer(工作机会),她也漂亮做完才行。

    看到拍卖师重新走上主持的位置,露西扫了一下围在她身边的人。

    “这边还有其他的藏品需要拍卖,我们不好在这里继续下去。要么大家给我名片,我稍后给大家发新闻通稿,要么就去外面找一个地方简单聊十分钟。”

    这么一说,就知道是专业的公关人士呀,一听就懂。

    记者怎么会想要新闻通稿,大家都用一样的内容有什么可写的。

    肯定是采访更好了,说着这一群人呼啦啦的就跟着露西向门外外涌去,保安迅速的关上了门。会场里的听到拍卖师继续介绍其他的东西。

    因为没带什么东西,两个迅速的通过了安检。

    叶欢晴回头看了一下后方,露西没有跟来。

    看着顾南把掏出来的钱包什么的,准备将东西装回口袋。

    转过身来对他说,“顾南,露西没事吧,怎么还不出来?”

    顾南回头扫了一眼,继续清点安橙蓝子里的东西。

    “你这么担心他呢?你回去救她吧。”

    这么一说,叶欢晴又老实了。

    明明自己害怕,因为之前绯闻的事情,特别害怕被记者围困了,善良的她又做不到真的一问三不管。

    “哪能把朋友丢在那里,何况还刚刚麻烦人家,帮咱们竞标了那么久。”

    “我们送什么礼物给孩子们哟。”顾南的回答,叶欢晴很不满意。这不是酬劳的问题,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可是也还是很担心,生怕露西应会不来,她会不会回答不了,会受到什么伤害一样。

    顾南捏了一下叶欢晴的脸蛋,抹平好的眉头。

    “不用担心了,露西之前是在世界500强公司做企划经理的。这种面对媒体的事情是小case了。”

    “是吗,我看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可温柔了。”

    顾南摸了摸老婆的头顶,“唉,谁让你这么傻呀?你才认识她多久?看到老公的好朋友和人家的老婆,怎么会拿出在工作场合里犀利的样子。”

    “啊?是啊,是啊,你说什么都对,那我们等好一回。”

    叶欢晴从头上拿下顾南的手。都结婚两次了,还把自己当小孩子。她的话也还是很幼稚吗?真心无语。

    坐在对面的咖啡馆里,捧着一杯暖暖的咖啡,叶欢晴的情绪才镇定了许多。

    “哎呀,真没想到你会花那么多钱来买一颗钻石。”叶欢晴还是心情很高兴,有点兴奋的样子。

    顾南悄悄靠近她,小声说道:“哎,小心一点,嘘。财不外露。”

    顾南的动作和声音让叶欢晴紧张起来。她也知道呀,生活在威尼斯的那几年,真的有遇到过小偷和抢劫的。虽然损失不多,每次中招的时候,又惊又怕,也会吃了上顿没有下顿,苦不堪言。没少被小小数落。

    和顾南在一起后,完全忘记了这件事。

    叶欢晴也贼兮兮的,小声问老公”哦新兰现在这边的治安不是很好吗?”

    看到叶欢晴怯怯的样子,又怕人家听到,小心谨慎的像个小老鼠一样,顾南嘴角上翘笑的好得意。欺负老婆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那么依赖靠过来,好可爱。

    顾南打算多演一会,好心的教导老婆,

    “再安全的地方也保不齐有小偷和坏人,看到钱多,哪有不眼红你的人,谁知道呢?”

    顾南端直咖啡喝了一口,一根手指正要点着叶欢晴说什么,叶欢晴瞅他的样子了说了一句。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两个人同时说出这一句老话,叶欢晴咯咯的笑了起来。

    “顾老夫子还是这么爱教训人。”叶欢晴打趣起老公来一点不嘴软,顾南看她精神好好的样子,也开心。

    “那么多人进进出出,是购物中心吗?”

    叶欢晴眉眼全开的心情很好,四处打量。

    顾南又喝了一口咖啡,掩饰之前的尴尬,放下杯子,

    “她们没有拿购物袋。”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