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多出一百万
    

    “几千万的生意,谈什么肥瘦,好好盯着。”叶欢晴可受不了顾南这么不分重点。

    “要是拍下来,就让你少吃点攒钱,要是拍不下来,那么多钱,你可要多吃点,要不然花不完。”

    叶欢晴看黑人大哥又盯过来,老实不说了,也不许顾南说。她看着露西一人坐在那里,满心里抽疚。

    露西也觉得上当了,褚禾跟她说只是来玩玩的,看着那颗在聚光灯下亮闪闪的石头,它已经到了15亿人民币。这是她目前花过最多的钱了,显然还没到在到封顶的时候。

    有三五家在跟她竞争着,想来都是各家钻石公司的人,老天,她也有这样跟人pk的一天,太过瘾了。

    一举疯狂,再次亮牌,她也竟成了全场注目的焦点。那三个记者也在拍照,哦,原来到这种时候就可以紧盯人了。

    她也顾不了了,她的任务目标是帮顾南完成这个东东。

    “那个男人,到底有多少的资产呀。”回去要好好问问老公。

    她的手里有了汗,无意识的捏了一下衣角。全场都在关注好,她却用拍卖册子挡了脸偷偷盯着柱子后面男人的笑,只要他的手压一下,她才敢继续叫价。这种玩法真是要了老命,心在身体里狂跳,她也知道,顾南对这个宝贝是要定了!

    叶欢晴装做无动于衷的坐在椅子上,继续画画。

    时不时侧头与身旁的顾南交谈,神色略显柔和,似乎对场上现在喊出十几亿的举动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只是下笔的间隔,越来越多,普通的a4纸有些粘手,跟着她的手会起来。她的手也有些湿。

    拍卖师喊价都是英文,说价格显然没有中文来的霸气,而且还要从美元换算到人民币。叶欢晴显然不习惯这种喊价法,也不太跟的上节奏,等她能知道目前到了多少价格的时候,场上已经又喊了七八次价了。

    “你……”到底是不太敢说什么,生怕耽误了顾南的大事。这样大的事情,顾南像儿戏一样的,在场后操纵露西去竞价。实在是非议所思。

    “这位是来自东方之国滨洲之城的寻爱珠宝公司的代表,还有其他几位大公司都是老熟人了,希望大家在最后的阶段能把握时机,能把这颗明日之星打造的最加夺目。让我们来看一下会花落谁家?”

    拍卖师很会把握节奏,在价格要开始进入白热化的程度时,小小的停顿了一下,让拍卖与会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各大公司的人也都转过来互相打量了一下,也有人在电话汇报给总公司情况。各代表到达会场前都有跟公司商量研究过价格和底线的。顾南一个人在这里撒杀,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叶欢晴的力不从心,心累的不行。

    “顾南,不要是为了我而拍,真的。”叶欢晴焦虑的拉着顾南的手,转过他的身子看向自己。

    那紧张的样子,皱起的眉头,让顾南心疼。所以他才不告诉她,要不然,之前的所有时间,她都拿来担心了。

    “没事的,我心里有数。”顾南拍了拍老婆的手,亲了她的额头一下。

    趁着这点工夫,露西也跑过来,顾南只在她耳边了一句,她就惊讶的嘴张的老大。顾南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指了一下台上。

    这不是正式的休息,拍卖师只是简短的几句话而已,露西赶紧坐一回去。

    看到露西过来的时候,顾南有意无意的,用手挡了一下叶欢晴的脸。她带过来的关注视线太多。顾南可不想叶欢晴以这种方式闻名于世。

    好在拍卖又开始了下一轮的喊价,大家都转回了方向。

    叶欢晴知道脸前这只大手是为了保护她而出现的。顾南的体贴无处不在,真是被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她能生出这种感觉,看着他的眼光里流光抑彩。

    顾南在她的眼睛里也要看到了最闪亮的钻石。

    “乖,晚点奖励你。”亲亲老婆,顾南也严肃认真起来。叶欢晴靠在顾南的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不在关注场上的竞价了。那不是她的所长,顾南的出发点不也是要保护她,不去操那个心嘛。

    就算随便切成几个鸽子蛋,也不会亏本吧。要是顾南知道他辛苦拍来的全求第二大钻石,被她只是做成几个鸽子蛋戒指,会不会被气死。想来他的表情都要笑死掉了,为老公心疼一把。

    她是钻石设计上的专业人士,但一颗这么大,且要切割成好多块的情况,她还没有遇到过。到底是年轻的经验不足呀,全世界相信她的,也只有她老公顾南了。真土豪,就是这么任性,真拿他没办法。

    要是告诉小小,她也要傻眼吧。

    叶欢晴一直想认真些做好设计,要不然她就紧张这一声高过一声的喊价,花出去的钱收不回来。

    而且很丢脸呀,这么好的东西可不能糟蹋在她手里了,弄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她不要活了。

    人家明星有个鸽子蛋都开心死了,天天戴出来晃,她怎么办,这么大一个用在哪里都不适合。当戒指比她手还大,要是戴出去,会是什么样。

    这么紧张的时刻,她还能跑偏了去想小手上戴个像顾南大手一样大小的戒指出门,画风跑偏的不是一星半点,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顾南抱着她,马上就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这是紧张的在颤抖吗?扳过老婆的身子一看,这笑的看眼不见牙的,是什么个意思?

    亏的是露西在前面顶着,要不然他哪里空看她。

    “怎么了?”笑成这样,自不是害怕了,“买钻石能笑成这样?”

    “我能那么没出息,回去跟你说。先盯紧了。”叶欢晴手动的,两手放在顾南的脸上,把他的脸扳向了主席台方向。

    启卢明珠宝公司的首席设计师齐珊早就顺着拍卖师的声音,望向主席台下最后一排的位置,在看见露西那副老土的装扮时,明显愣了一下。她仔细想了想,在记忆中,似乎没见过有名的珠宝公司里听过”寻欢”这个名字。

    看到身边的同事,企划总监一次又一次的举牌,估计他的手都快断掉了。她们的目标都是拿下来这块钻石,看那女人的架势是势在必得,那么她们和难度就要加大,价格上也要追加。

    齐珊在手机上,马上给总裁汇报了目前的情况,总裁没有马上回复。

    不知道是在老虑,还是网络不稳,希望不要到最后时刻也有这个问题。

    看来珠宝圈里有又要杀出一家黑马的公司了,这样的小公司哪里来的资本跟她们这样的国际公司撒杀呀,真是以卵击石。

    该不会是来捣乱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甩了甩齐耳的短发,好在都没人在意。

    手机震动了一下。总裁方面回了消息,她立即碰了下身边的企划总监。这么关键的时候,那家伙身体僵硬的很,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在举牌。生的错过了,回去没有办法交待。

    齐珊只好拍了他的牌子,递了手机过去。看到总裁有新价格,那家伙显然松了一口气。停下手休息一会。他是太紧张了,又没到最后的时候,着什么急。

    他瞬间挂着殷勤的笑,对齐珊说谢谢。刚刚从全身紧绷里要笑出来,哪能好笑哟,齐珊马上转开了眼线,看到钻石上去。

    “那家公司什么来头?”企划总监也不是吃素的,可不会丢脸下去,说出一句话来屏视刚刚的尴尬。

    没有得到回复,就是不知道。场上只能听到拍卖师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上去。总监打算到最后的时候,他再出手。

    寻欢?回去要好好调查一下。就是不举牌,这会子也没有空能分心。不少本就在注意露西动静的人,眸光变得晦涩起来,居然不叫了,到了底线价?

    总监和齐珊都转身看过去。少掉一个竞争对手当然好上许多。

    一个没有听过的公司来叫价,而且还是一个女人过来,意欲何为?还有她身边的显然有人指挥,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不仅得到大家的关注,似乎连拍卖师也对她刮目相待。

    不管在场的人有什么样的心思,齐珊只是想快些将钻石拍下,完成她今天的任务。她的最新设计,可不能缺少这颗目前最大铁钻石,第一大钻石早就被切割过了,可谈不上最大了。

    这个第二大的钻石,明明就是最大的。她的心跟着炙热不已。她的新设计就是围绕这个钻石来的,公司也做了一系列的规划和宣传。当然,都是预备,真的方案要等拍卖成功才开始。

    露西的眼睛也瞪的老大,她差一点就在举牌的惯性里,听到拍卖师的喊价,不等别人举牌,又自己举牌一次。

    这样出价第二次,不就自己跟自己较劲吗?

    好在顾南马上裂变的表情,惊到她的。她愣了一下,知道自己错了。下一秒,才意识到,有问题,停了下来。

    这个一不小心,就要多出一百万美元。

    老天爷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