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把老婆养瘦了
    

    主持人开口说话后顾南两人禁声听着,介绍了身后两位拍卖师。

    其中一位花白年长者上前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大约提了一下,今天会有些多少展品就开始了拍卖。

    “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一下。现在我们的拍卖要开始了,先是一件李秋先生的字画,请看……”

    台上已经开始了拍卖,先上了几件油画什么的热热场。

    顾南可不是为了这个来的,所以带叶欢晴欢晴坐到后边来。能请露西出场,也不用盯着上面,小声的和老婆说话。这会开始,倒无聊起来。

    会场很安静,除了拍卖师的声音,只有时不是白色的牌子举起来以示要价。再要说话很困难,就算是坐在柱子后面也不好在拍卖开始之后还任性。

    两个人默契的就停下了交谈,叶欢晴转而翻开手里的小册子,顾南知道她对这些除了那块特别贵的石头以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兴趣,可不好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转身走向离他最近的保安那里去说几句话,那个黑大哥对他做了一下指导,等他再回来的时候过来手上拿着几张白纸和一支笔。

    叶欢晴也不知道他拿这些东西来是干什么的,难道是要像初中生一样,老师在上面讲课,他们在下面写字聊天吗?如果真是那样,想一想那个画面顾南都是这么样好幼稚。叶欢晴笑眯眯的看着顾南回来,那眼里的促狭顾南怎么看不懂呢?

    弯下身子,耳朵嘴巴凑到她的耳朵旁边轻声细语的讲道:“可以画草图了。”

    那呼出来的热气弄得她耳朵里痒痒,伸手去挠,却被顾南咬了一口。

    本能的缩回手,却被已经坐下来的顾南一只大手抓在了手心里。

    叶欢晴不想搞这些有的没的。顾南今天特别多动,一时没有停过。

    这样的拍卖会里,随便一件藏品,都价值不菲,所以保安特别多,不过是藏品所有人,会场方也有请保全。

    顾南这样停不下来,保安大哥们可不就一直很关注他,进而关注到她呗。唉,真是丢死人了。

    叶欢晴也又羞又恼的,瞪着他。

    顾南个超级厚脸皮的,哪里管那些关注他的眼线。看着老婆,她眼睛里带着一脸的迷茫,意思好像在说这样抓人家的手怎么画嘛?顾南不管,径直看向主席台。

    顾南真是幼稚,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干嘛一直牵着,抽都抽不出来。掐他,他还回瞪,酷酷的不说话,反正不说叶欢晴也懂,拿笔一只手就够了,难道还需要两只手吗?哎不带这样欺负人的。

    看着他的右手,叶欢晴撇了下嘴角,努力下去吧用一只手画就好了。

    实在不好影响了其他人,万一给国人丢脸可就不太好了。

    保安们可是一直盯着这两个,比较多动的两人。

    好在两人都比较自觉,除了比较亲密也没有其他,要不然可能把哥哥又要过来检查身份了。

    他们坐的位置离主席台还是比较远的。看不清楚台上的展品,确实比较无趣,也只好低下头来专心打草稿,那之前的一些灵感,照下来确实也需要用,你赶快记录下来,灵感这种东西是稍瞬即逝的。

    画着画着不自觉地抽出了手,要扶着纸张。没有桌子,垫着小册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左手扶起来纸张,右手里的中性笔刷刷刷的画在纸上。临时找来的笔有的用就不错了,可不比在公司的时候随时包里都有装着专业的绘画笔。

    顾南为了蜜月像模像样,特意检查过叶欢晴的背包,所以她带的工具和绘画本都被留家里。最后自己跑去跟人家借纸笔,怎么不能让她觉得好笑。

    顾南看了一下空着的右手,要放在哪里去好,转身搭到了叶欢晴身后的椅背上。

    看着好低头认真的画画,没有比这样看着她娴静地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勾画着美好的事物,更好看的画面了,宁静的样子。

    他都可以想象到,她的大脑里现在的世界里空无一物,只有那个慢慢有了雏形的璀璨的光亮的石头,连他都是不存在的。

    这种感觉,多少还是有一点点的纠结。

    露西好不容易看完了册子,也确实没有发现自己太喜欢的,她可舍不得拿古董那么贵的盘子来盛给孩子们吃东西。转头看一下顾南和叶欢晴的方位好在离她不远,不影响后面的沟通。

    顾南提出她来代拍太突然了,还没有交待他的底线呢。她可没有把握知道顾南的心理价位是多少,又向前看就在人群里张望了一下她的好朋友和三个先前一直在看着顾南的人,看他们的样子可能是专业的记者吧,要不然,一般来拍卖的行家应该没有这么八卦和低劣的想要去拍人家蜜月的小两口。

    又看了几个花鸟盘的拍卖之后,终于到了今天的重头戏。

    拍卖师换了一个中年男子,沉稳不凡。

    “现在向大家展示的,是一个多世纪以来发现的最大钻石,也是全球第二大钻石,重达2109克拉名为“lesdysronar”的钻石,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全球第二大钻石,于去年在博茨瓦纳矿区botswana被挖掘问世。尺寸约和男子的拳头大小,起拍价4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亿元)。”

    本来露西有点兴奋了,谁知道这东西果然贵呀,起拍价就这么高了。等好转头看顾南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举牌了。

    顾南点点头,露西也有点怯又兴奋的举了一次牌子。谁知道别人举的更快,拍卖师都来不及顾及她,就闪了过去。

    露西都傻了,回头顾南的时候,还好他面色没什么变化。

    深呼吸了一下,露西重振气势,这回子也不到**期,想来离7000万美元还早着呢(约合人民币4个亿)。她就当练习好了。

    不停的跟着别人举牌,慢慢的也有了一些感觉。过了一会,她也懒得跟了,看来还要有一会。恨不得喊高一点,快一点。到底是没有经历过的,想了一下,还是算了。

    也觉得不对呀,这么大的事,顾南就这么让自己玩吗?三翻五次的看顾南的意思,头都扭的酸了。

    保安大哥们也不明白这两个搞什么鬼,这个女人又和那个黄皮肤人人是什么关系。谁才是他老婆?保安大哥们的脑洞也是不晓的,也许旁边那位是他的情人呢。

    露西看着还有人不断举牌,价格还在往上番,越发刺激和有趣,是否可行还是要看顾南的。毕竟是黄金白银,真的钞票来的,她略转了身小心翼翼的看向顾南,意味明显的看着他,意思是说:“老板您看……”

    顾南一边和叶欢晴欢晴小声耳语着,一边关注着各方拍卖的人,等注意到露西的时候,她都快以为顾南是不是忘记她了。

    还是叶欢晴欢晴提醒他的,推了推顾南的胳膊,朝露西那边努了努嘴,顾南调皮的先亲了一下嘟着的红唇,才看向了露西。

    价格眼看着一会会的功夫又上去了快5千万,顾南还在那里泡老婆,,又亲蜜又小动作不断的。看的露西这个外国人都脸红脖子粗的。好耐人家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夫妻也是恩爱的好不好的。就是看别人亲蜜,还是有些受不了的。

    现在的价格还在顾南预估的范围之内,各拍卖人的样子也还没有到火候,顾南只抬了手压了压,示意露西不要着急,再等等。好吧,露西只好百无了聊的转过身去,不看这对还在“新婚蜜月”的小两口,她和她家褚禾是不是把三个孩子托付给谁,也去二度蜜月才是呢,是去马尔代还是南西呢。等她遐想一轮之后,再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往上翻,好吧,已经翻了2个亿了。

    有事没事,露西也举个牌子意思一下,价格越来越高,慢慢的速度和举牌的人数也慢慢停了下来。

    她开始有些小紧张起来。快了快了,要到**的时候了。连她的好朋友,一不小心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是她在参与竞拍的时候,难以自信。她还小得意了一下,哈哈,如果是褚禾在就好了。她会以为是褚禾要送她吧,那还不得嫉妒死。

    回去要给顾南做点好吃的,让她过这么一次瘾,还是蛮有意思的,不枉她陪他们两人过来。转头看顾南的时候,不免笑意丰富了许多。

    “你说露西一脸风情的是在想什么?”顾南难得调侃好友的老婆,惹来叶欢晴欢晴一记弱力的手肘击,“怎么说话呢,都是你这么的不老实。”

    叶欢晴欢晴倒是先看到露西坐在那里脸色笑意融融的,怕她无聊,多有关注才看到的。听了顾南的话,可不是懂顾南的意思嘛,听着很贴切。不过,露西现在可是她的好朋友,又是帮顾南做事,不能这般给顾南轻薄了去。

    “这好朋友才认识三天不到,就跟老公翻脸。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了太厉害了吧。”顾南怎么不晓得老婆的这三脚猫功夫是怎么回事,早早的就放了大手在腹前等着了。

    虽说不会有多少疼吧,叶欢晴欢晴的胳膊那个细条,跟个少女似的,哪里有肉嘛。

    说来还是他没本事,把老婆养的太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