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都是人精
    

    叶欢颜兴冲冲回了宾馆,找到高敏要商量找杀手的事,吓的高敏都愣了神。

    正常的母亲可能气的打孩子一巴掌,高敏这个吧,杀人这种心思不是没有过,却想的是可行性,能不能干成。她也没有真干过,杀人越货不是儿戏。

    “怎么想这个事了,可不能随便乱说,你不知道顾南身边一直在保镖的吗?”

    叶欢颜倒是忘记了,光打自己的小算盘去了。多数时候,顾南也是不用的。高敏看女儿是急疯了,正想着,有人按门铃,“叮咚叮咚”吓的母女两个一哆嗦,还没有干坏事呢,就怕冤魄上门似的。两人都知道互相想的什么,终于还是把这个事放下了。

    看到叶欢颜白着脸开门,叶深林很不解的问,“怎么了?”

    叶欢颜哪敢跟他直说,叶欢晴怎么说也是他女儿,不喜欢也不至于要她死。就算翻脸了,要告她要养老,叶欢晴也不会不管她老子的。叶欢颜也不傻。

    转身回屋给高敏使了眼色,两人不再提及。叶深林也懒得问,这母女两个不贴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神色不对,也说不好是为什么,说不就不说。女人就是这么神叨叨的,头发长见识短,想不出什么办法,神表恍愰倒没做什么好事的样子。

    “出去忙了一天,都干什么去了?”高敏好奇,也怕老公问她们两个的事。

    要不是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他倒是可以跟她们说说,“没什么,回了几个老朋友,看看有没有生意做。你们都忙什么了,有没有什么消息?”

    要不说这几个都是人精,彼此互看几眼,神情面貌一看,也知道都没有什么收获要不然早就喜上眉梢了。

    心眼儿也都实打实的多,多少有事遮掩着,还不到拿出来说的时候。所以互相打着哈哈,早些洗了休息去了。

    一夜好眠,等顾南和叶欢晴洗漱好到楼下,发现褚禾一家早早就准备好了早餐。叶欢晴却很不好意思了,“不晓得你们这么早,我来帮忙吧。”

    “不用不用,是今天要去野餐,早就计划好的,所以孩子们起的早。”露西拦住叶欢晴,赶紧招呼两人推送到餐桌边。那里已经煎好了培根和鸡蛋,让叶欢晴差的无地自容。

    “怕什么,自家兄弟。”顾南倒是自在的先坐下来享用了。褚禾一个眼神丢过来,顾南似为无物,拉了老婆坐下来,吐司夹了鸡蛋,要喂老婆被躲了过去。

    “快些吃早餐吧,我们都用过了。现在是准备的午餐和下午的点心。”

    看着五口之家流水作业般在厨房忙活,又有说有笑,三个小鬼时不时打闹一下,很是有趣。

    “那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呢?”叶欢晴可是穿着顾南安排好的正装出来的,眼巴巴的看着人家准备出去玩,“说好不工作的哟。”

    “也不是工作,保证是你喜欢的事,快些吃,他们快弄好了。”顾南怎么会让老婆失望哟,他有他的安排。叶欢晴也赶紧喝完牛奶起身,老三吉姆都帮着搬运食盒出门,她哪里还坐的住。收拾好桌面的东西也帮忙拿些要用的东西。

    “这是要去哪里玩呀,都不等我们一直吗?”叶欢晴苦着脸跟褚家的大女儿撒娇,小姑娘正在用牙套,她也看出来了客人阿姨不是穿着出去玩的衣服,拉着她的手跑去问爸爸,“晴晴不和我们去玩吗带上他们吧”好像不是褚禾不带他们玩一样。

    “宝贝,他们有其他的事表,晚一点就回过来了。你们刚刚做了那么多吃的,我们几个人可吃不完。”

    “吃的完。”老三吉姆大喊一声,拖着一只跟他差不多大的行李箱出来,很是吃力,又不让顾南帮忙。

    “亲爱的吉姆,你不希望和我一块玩吗?”顾南蹲下来跟小朋友对视,“愿意呀,有你才好玩。”吉姆一只抱着最喜欢的恐龙布偶,一边看着顾南拿行李箱拿上车。

    “可是你要吃完所有的东西,我们怎么办?”顾南故意问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让吉姆为难起来。

    “那分你们一些吧。”吉姆才三岁多一点,正是爱吃的时候,这么大方的分享食物,大家都为他高兴。

    “耶……”听到他主动方法的解决了,这个大难题,大家都为他欢呼。妈妈妈妈特别亲吻了一下她的宝贝儿子,没有什么比孩子的成长更让妈妈欣慰的了。

    “水里红鱼好多条……”三个孩子唱着新兰的民谣,褚禾开车出发,一路向不知道名的方向出发。

    这次的蜜月,顾南做了全盘的计划,一点不让叶欢晴参与,美其名曰,不让她操心,幸福从这一些开始。她也乐于享受顾南的关心与照顾。

    所以她一点都不知道一会她会去哪里,她那么想和孩子们一起去玩。呵呵,自从决定要个孩子之后,她的孩子缘越来越浓了,特别安排和褚家一起生活,这三个孩子的教育的太好了。又有礼貌性格又很阳光,她可没有自信自己的孩子能教成这样。

    看着孩子们又唱又手舞足蹈的,她也停不下来,这是车版的音乐之垢吗,没想到开往市区的这条路风景很不错,听说下午会去城市东边的新兰植物园。

    沿道路两边尽是各种各样的树木花草,孩子们应该不是第一次去了,不过还是很兴奋。而且会不停的给叶欢晴做介绍,各种花式的介绍,捎带上她们自己在某个游乐园,或者哪个地方做过什么,都会讲给好听。

    还互相说对方的城事,有的时候,两个宝宝想同时讲故事,甚至会争谁先讲直来。一点都不跟叶欢晴生份,如果长久的住下去,说不好哪天都会中好妈咪了不一定。露西看的发愁,顾南看着高兴。顾南靠在在玻璃窗上看了一路,想来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

    渐渐到了市中心,这里的人也是不慌不忙的,各自忙碌着,很是休闲。

    车在某个五层的建筑前面,褚禾停了下来。

    顾南拉开门下去了,伸手向叶欢晴,三个孩子都很可惜的样子。

    “我们一会见,忙完这里的事情,就去找你们。”叶欢晴有点小怨念的看着顾南,才听到他说最多一个半小时就结束,才转头跟孩子们去说了一会见。

    三个孩子自然兴奋不已。“等你哦,快一点。”

    等着到褚禾的车子开远,露西和顾南两口子才抬阶而上,进入这栋综合会议大厅。

    “没想到露西也和我们一起,你到底要做什么呢?”叶欢晴的好奇心,被提到一个新高度。想来露西是早知道,才会穿着正装和她们一起的了。而且露西拿着邀请函,门口的安检好严格,好在她们都没有带什么东西,很快的就进去了。

    门口签到地方才看到“世界最大钻石拍卖会场”的宣传牌,叶欢晴眼睛瞪的老大,顾南这家伙打埋伏打的真深。她是业内人士,当然会关注这些晶莹的石头的走向,因为要度蜜月,心说时间冲突,看不到,没想到还是被他计划到了。

    叶欢晴的复杂眼神,露西哪里不懂呢,扬了扬手上的邀请函,“早2个月就褚禾帮他预定入场资格了,他对你好用心的,感动不感动呀?”

    顾南拍拍叶欢晴的后背,“为老婆服务是应该的。”叶欢晴手捂着嘴喃喃道:“他是来进货的。”露西哪里听的懂,顾南特别翻译给她听,露西失笑的先走出去了几步,留些空间给夫妻两个。

    “我有说错吗?你可不是来给叶欢雨进货的?”叶欢晴紧紧盯着那个有一般男人拳头大小的最贵的石头看了好久,才转身跟老公打趣起来。

    现场有不少保安和保全,在看护这个石头,一点不亚于之前他们送给夏老的“钻石鹤”。只能说是更厉害万分,这个可是还没有分割的,可比那些个碎钻的艺术作品贵多了。就算是这样,八个探照灯打过去,却了没有多少的璀璨。

    “也不过如此。”顾南刷了一眼,倒是没有再多眼一眼。

    叶欢晴笑笑的不说话,细思量着如果这石头在她手上,会如何设计,切割,打磨,让她物有所值,照耀世人。

    “不打磨不在器,这话更适合钻石。”没有人比一个钻石设计师更懂得打磨对打到自己价值的重要意义了。

    顾南听了不动声色,好看的深眸里流光意彩,盯着认真的叶欢晴看,也照顾着她不要被围观的人撞倒。

    谁能想到当年被自己哭的狗血喷头的丫头,会成为自己疼爱的妻呢,这话用回到叶欢晴身上再好不过。

    朴实无实的叶欢晴也经历过家人的折磨,爱人的羞辱,生活的遗弃,世人的唾骂,自我的历炼,今天成为光彩照人的自己,这么耀眼的钻石是自己的,何其有幸,命中独享,顾南心里好生不得意。

    “你在高兴什么?”叶欢晴眼神专注,时不时了打晾一下顾南,发现他的面色有些稀奇,不得得问上一问。

    顾南看着身边的妙人,她围着钻石转,顾南围着她转,她却不懂自己的可贵,真难得。

    “没什么,知道我爱你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