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想杀人的样子
    

    “那是谁鼓动我过来养老的?”

    “哈哈哈,谁知道你这么干脆呢,好歹要攒够养老的钱才行。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你就不挣钱了,怎么行?”

    “钱能挣的完的吗,你只说要多少钱够用吧?”

    “钱好花不好挣,还要我告诉你?只看你是要当上流白发翁,还是采篱东山下,悠然见南山?”顾南还是很悠闲,但凡他有一星半点的生气也好,褚禾才起了担心。没道理说的这么明白了,顾南还不紧张。

    “看你说的新兰无限好,我带老婆过来体会体。不过你来这边生活这么多年,总说没有融入这边的圈子,倒底是排外的,不见得是好事。”顾南话风一转,又不说了,褚禾才好笑起来。不亏是商学院的高材生,这么张驰有度,倒是让他小瞧了。

    “这种社会学问题,就不是我们要管的了。反过来讲,人情淡漠些,少些事非。又不影响开公司做生意,倒是生活的好地方。而且这边环境确实不错,明天带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顾南也拿着酒杯点了点好友,“要找的地方你都帮我看好了没有,到时直接过去就好了。”

    顾南拿水果的牙签丢褚禾,一掌被打掉,瞪着他说道:“你小子看归看,都是我好朋友的地界,不好的话也留着回来私下说。面子上要过的去,得罪人了,我可不管你。”

    “这还用你说,早些休息了。”顾南一饮而已,两人散去。

    回到卧室,叶欢晴睡的已经有些迷瞪了,听到动静,就转身过来看看。到了陌生的地方还是不习惯,有些不安稳。

    “睡的不好?要不要倒些红酒给你?”顾南摸了摸她的额头。

    叶欢晴笑笑的还是有些困倦的,她倒也没有睡前喝酒的习惯,“小小先前打过电话,我打回去两次都关机,她从不这样的。问了欢雨,说可能有事在忙,回头叫她打给我,这会子都没有打来。”

    “你再打。”顾南递了小桌上的电话给她,不打通怕是不安心的。

    小桌边的椅子上放了老婆给他整理的换洗衣服,安心的享受老婆的体贴,依在卫生间边的墙上,看她打电话。

    终于打通了,看她舒了口气,才进去洗澡。

    却说小小简单的说了手机进水的事,这边雨水太大了,多处积水。叶欢晴笑话她的冒失,也没有多说,就挂了。

    小小站在窗边的走道,看着在科室外的走道看着人群里的熟人,然后给欢雨打电话。

    “怎么?”

    “我看到叶欢颜了。在妇科。”

    “……然后?”叶欢雨不知道小小想干嘛。

    听对方这么不懂,小小也不懂自己打电话的动机是什么。可能脑子还是有点不对的,不管了。刚从叶欢雨的手里接了新手机过去,正晃回医院,再三保证一定住到明早她来接才走。转头就看到叶欢颜和她妈上了电梯。她不得火急火了的跟上。

    “欢晴的婚礼上,她不是去闹腾了吗?听说给顾南又给了她200万,叫她离远些。她却没走,不晓得又动什么心思。你说要不要防着她些?”

    叶欢雨也觉得叶欢颜没走,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她和小小一样,都不是有什么心机的人,哪有能猜出这些有机的人准备干什么坏事呢。

    “你这边医院有没有熟人,打听看看她去干嘛,再做打算,这事还是要告诉顾南一声就好?”

    “还是别了,最多一个月就回来了,叶欢颜要做什么,也要等顾南回来才能要到钱。她急也没用,所以你也不用着急。好好休息吧。你不是妇科呀,又到处乱窜?”

    “嘿嘿,我就走。”

    小小倒也没有特别费神,从排队的叫号led通知栏里,就知道她是看什么科了。反正她不是看怀孕,就是她的脏病吧。马上了没有兴趣。就算是怀孕,只要顾南的,她也没有兴趣了。

    可惜了小小没有继续跟上去听到一句半句的,叶欢颜终归跟叶欢晴脱离不了关系的。

    挂了专家号也没有特别处理,照常是开了些洗呀,泡的药水,还是提醒她要洁身自动。她想骂人又要耐着性子。只有回到自己母亲面前,才能撒泼打骂一通。

    “我都好久不出去玩了,还要怎么洁身自好,我都快成老姑婆了,去他的。”说着刚开的药水就要往垃圾桶里丢。

    “你傻呀,用了自有好转,总比顾南给你的好。这医院里的人又不认识你,总不会害你吧。”高敏说这话,还是四处看了看,生怕有熟人,或者是顾南派了人跟着。

    “顾南个王八蛋,我咒他生儿子没屁股,做出这种缺德的事,自己风流快活,让我受罪,我不依,一定要找个法子整治他。”叶欢颜一把年纪了还跟高敏撒娇打横,好看模样比同龄的人还是好看些,娇嫩些,倒也没有让来往的人都吐一地。

    高敏个阴冷的,又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你个蠢货,那还是说他能生出儿子来罗,你不知道叶欢晴那个小贱人生不了孩子吗”

    叶欢颜才恍愰大悟想起来,这么说来她的咒骂倒是轻的了,搞不好还是帮她求到孩子了。马上改了口,“让那对奸夫银妇断子绝孙不得好死。给得病给我脏死算了,没得逍遥快乐。一对贱人。天造地设的一双,出门给车撞死,坐飞机掉下来摔死。”

    好不容易母女两个坐了出租车回到宾馆,叶深林不在,打电话也不接,不知道搞什么鬼。

    “妈,你说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死了钱财也落不到我们头上,咒他们死都是轻的,我们又落不到什么好处。”叶欢颜洗澡出来,翘着大腿,问她妈。

    “你倒是不怕顾南了,我们不走,才好谋划谋划?”高敏的浓妆脸做出高深莫测的样子,很是阴险的样子,叶欢颜还以为她妈有什么好法子,兴奋的丢了毛巾跑过来要听。

    谁知道她妈说,要找个怀孕的女人趁顾南不在家,送到顾家老宅去,让叶欢颜的前婆婆收下。挑拔婆媳关系最方便省事了,叶欢颜一听就没有了兴趣。她现在只想捞钱,对她没有益处的方法是无用的。

    转头低下头折腾自己的头发,看着雪白的大腿,没有道理这玉润的身子和花一样的年华就这样老去。看她妈的样子,就知道她老去的样子是多少的可怕。

    她才不要这么过一辈子。

    收拾好自己,就拿出手机来搜索顾南大婚的新闻,拜顾南的公益婚礼的功劳,网上大把他结婚时的照片。

    “你翻这些有劳么子用呀,越看越气。”高敏不以为然,开了电视,打发时间。

    “看有没有长得帅的,或者以前的姐妹。”叶欢颜这会也没有头绪,想到什么做什么。

    “你也找找爸爸,看去了哪里,这见天的开销,那点钱也不够花的。”头都不抬的跟高敏说着,要不是看她为了钱在操心,高敏也是要戳下自己闺女的。翻着电视节目也没认真看,怎么叶欢晴那死丫头倒是牢牢巴住了顾南呢,还新婚二度,大操大办不说,还二度蜜月。

    天好新闻里,也没有什么大事说吧,又在重播顾南大婚的事,高敏就大骂起来,

    “跟她妈一样狐媚子,不,比她妈还不要脸。小贱人,等她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说了一堆,也没说出什么像样的法子,叶欢颜也不当回事了,看来这事还是要自己想法。

    很多当天的来宾,有的没有,还有自人自己拍的,看的她眼花了乱。她想找一下看有多少以前的姐妹淘,都联络起来。说不好有用的,正翻着,倒是看到了顾南的叔父顾启华。

    这种亲戚加公司高管,她怎么会不认识,他出现也不奇怪。继续翻找,好不容易看到几个长变了样子,可能又动过整容手术的打过电话去,居然没有换号码。想来也是要看叶欢颜的笑话,那天谁没看到她也丑呢。所以一说好久不见约出来聊聊吧,人家都还答应了出来喝咖啡。

    等人的时候倒也没有闲着,继续翻,也看人家都怎么夸顾南的,知道他有多少资产,真是倒吸几口凉气,这可比离婚的时候,多了老多了。怎么能分到一成二成,叶欢颜这会子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这是看什么看的这么专心呀。”

    “就是我们都倒了跟前,也没说看我们两眼?”

    叶欢颜一看二三个之前跟着她后面混的小门脸小公司的太太,如今也是老公都发达了吧,穿金戴银的,还带了孩子来,穿的小西装笔挺的,一个两个小绅士模样。倒是越发的刺激的她眼红了。她不喜欢小孩子却也受不得她不能生呀。

    客气了几句,得瑟一会,人家就走了。叶欢颜倒也不走,一直坐在那里续杯喝饱才走。

    思来想去,只有弄死叶欢晴顾南才有利可图,才能一解她心头之恨。

    这种小罗罗都敢在她面前得意怎么能让人受的了,何况一想想这两口子要是消失了,她有多少遗产可以继承呀,哈哈哈。她想想都想仰天长笑。

    不得不说叶欢颜这人,是个心恨手辣的。何况之前有那么多人试过,叶欢晴这人的命数太好,只能下狠手,才能一了白了,永绝后患。等叶欢颜走的时候,那狠绝的样子,让门童吓的寒毛直竖。

    想杀人的样子,能好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