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他不会再那么傻了
    褚禾对顾南的调侃充耳不闻,当没听到似的,看着孩子们说道:“吃完盘里的饭,才允许吃其他的东西。”好在这样的要求,平常都有过吧,孩子们只是有些不情愿倒是没有哭闹。

    顾南很可惜很为难的样子,也没有让老三吉姆违抗父亲的意思,虽然不开心还是乖乖拿着勺子吃起来。

    褚禾是那么宽容的一个父亲,在吃饭上却这么谨慎,叶欢晴也想不太明白眉头皱着。

    露西侧过来身子告诉她说,“孩子到了吉姆这个年龄会很挑食的。没有几个孩子喜欢吃蔬菜,如果不这样做,把绿色的蔬菜切成颗粒混到饭里,她们便一吃蔬菜都吃不下去。”叶欢晴和顾南才恍愰大悟,一副理解的样子。

    “所以褚禾在给孩子们做饭的时候,会尽量把它切得很细碎了,不让他们去把成块的食物给挑出来。嗯,尽量,而且炒饭很容易增加很多不同的食物在里面,营养会比较均衡。”

    收拾碗筷也是一家五口人在做,叶欢晴和顾南坐在餐桌旁看着,“多不好意思啊,”

    “这有什么,我们是客人。”顾南一副大爷的样子,后靠在椅背上,还把大手搭在叶欢晴的肩上。

    “也只有你这么厚脸皮了。”叶欢青拉下他的手,用力捏一下,以示惩罚,没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人。

    “是不是觉得这样子看着他们觉得很幸福吗?”

    “褚禾跟你一样大,可是他的大孩子都已经十岁了,你不会觉得很心痛吗?”

    顾南不说话。

    和叶欢晴欢颜一起五年,和叶欢晴一起三年。现在是新的开始,你到底是不管怎么算出和这小子都比他的快,更快的进入婚姻的人三点多,有一个十岁的孩子倒是不出奇,到时这小子比他更懂得过生活,早早的就定下了人生的下一个阶段,自己懵懵懂懂了,空过了十年之后才突然醒悟到这个问题。

    “是不是很羡慕我呀?”褚禾是个人精,监督和帮助孩子们洗完碗筷之后,马上就能和两人聊的这么深入,叶欢晴还没有听顾南提过他是做什么的。

    露西在准备酒水和果汁,孩子们去找到游戏盘拿出来摆在餐桌上的人准备要玩这个。

    “大富翁?孩子这么小,你要不要这么拼?”

    “这边的孩子经常玩的游戏,很平常的。”褚禾每次开口都跟教育小老弟一样,叶欢晴也一直觉得顾南就是来这里提前接受幼儿教育的,自作自受的掩嘴偷笑,“你确定真的一点都不管公司的的事,要陪孩子们玩大富翁吗?”

    这话倒是引起了褚禾的注意,转过来看顾南。

    “就一个月而已,他们还能翻天不成。孩子们快点,赢了的人有新玩具的奖励。”顾南的话让叶欢晴有点担心,褚禾也是神情不明,就是露西也不太高兴。

    “我们家都是买书,你别添乱。”褚禾出面主持游戏大局,“准备好了吗?”看游戏地图很些用过的痕迹玩过好多次了,孩子们还是很兴奋的样子,跃跃欲试,“快点……快点……”

    国外叶欢晴这里过的欢声笑语,国内小小这里箭拔怒张,叶欢雨心惊胆颤。救护车的医生护士早就过来了,被困的司机和小小出水后马上得到了急救,要不还真说不好会怎么样。所以等两人都能呼吸后,紧张的气氛才稍有稍解。就是困绑上到救护车上的动作,很是麻利,“呜央……呜央……”的闪着红灯穿街过巷,惊着许多路人和跟车的叶欢雨。

    陪着一路检查下来无事,才安心下来。

    “林理过不来,要你一定住一天再走。”叶欢雨挂断电话跟小着,那盘腿坐在床上的人哪一点像刚从生死线上下来的人呀。小小能看不懂叶欢雨的眼神吗?她也不信。

    她哪里经历过这种阵势,大难不死的人应该怎么样才对呢,只知道这会子能吃喝还能任性,是件很爽的事,哪个零件都没有坏,也没被摔坏了脑子,或者脑子进水成个傻子。

    “要不,你也去忙吧,谁能没点事呀这大白天的。”虽说之前要死的时候,还惦记着叶欢雨能操办后事,这不是没事了嘛,跟她大眼瞪小眼了不是个办法。

    “我回公司一趟再过来吧。回去拿电脑过来。”叶欢雨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真不管她,也说不过去。

    “那你捎只电话来,什么牌子的都行,我那个进水了,今天还约了客户过来。”

    “行。”叶欢雨一走,小小的脸才垮了下来。倒在床上的样子太难看了,想了想又爬起来,踏踢着拖鞋走到走道上,寻了个窗户发发呆。

    样子颓废的不行,护士小姐关切的问候了一下,生怕她是想不开要跳楼。小小嘿嘿的笑,声音自己都能吓一跳,跟外婆讲的故事里的老虎婆。

    林理这倒霉孩子运气真不好,她生死悠关的时候,别说英雄救美了,人影子都看不着,打电话有个屁用?

    他们也就这点缘份了,以后也怪不得她对他不客气吧。第一眼的感觉向来是很准的。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呀,她是为林理不值,可怜的娃一个。

    转回头又免不了要想那谁才是她的有缘人呢,人生苦短呀,一不小心就没命了。真不是儿戏的话。这回遇了大难才认真想这事,不管好坏,后面遇着谁就是谁吧,这事了了,她也安心些,好好工作吧。

    还有外婆那边接过来吧,以养天年终归是好的。真想打那司机一顿,怎么想都不爽。

    子欲养而亲不待,让外婆白发人送黑发人,最没良心的事了。今天的这事不会再发生了吧。奶奶个熊,要不是刚救起来那会累的慌。

    要不是她不想再纠结这倒霉事,占用国有资源,真要请警察同志调查调查,这事是怎么弄出来的。

    游戏也不能多玩,9点30分褚禾就叫孩子们去刷牙了。四个大人还在继续战斗,叶欢晴才知道顾南有考虑在这边买房养老。

    “头回听你说起。”

    “国内还是太八婆了,退休了也不得安生,不如这边人生地不熟来的清静。6点,这块地皮有人要吗?”顾南以掷骰点数前进,露西翻了翻手里的“金钱”卡,拿出来购买。

    知道他是受了之前绯闻的影响,叶欢晴不支持不反对,也不表态。退休还有好几十年,如果有了孩子,又要另做一番打算,这事还算早,她不想操心。

    顾南不会把这次的蜜月就是为了养老的踩线之旅吧,这算什么呀,要是跟小小讲,又要被她笑话死了。没有风趣的工作狂,想不出什么好点子。

    看看孩子们洗漱好,露西陪孩子们讲故事去了,叶欢晴也清点了下自己的卡片交给主持褚禾,“我去睡了,你们慢慢玩吧。”

    翻到手机看了看,有小小的未接电话,打过去倒是关机了。她很少这样的,许是没事了,发了短信后,就去洗澡了。

    留这两个大男人玩不下去了,整理一下,又去厨房弄了点下酒的菜和酒水。才是男人的时间。

    “家大业大,丢给大灰狼,你放心?”褚禾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就是成年之后出国读书,游历四方才分道扬飙,顾南顺从家里的意思回去打理生意,又自创了南至集团。

    “何至是狼,谁都想咬一口,我也要打个屯,休息一会,行不行呀?”顾南送了杯子过去,晶莹的水晶杯清脆的“叮”的一声,可见质地与品质的不俗。

    “商场讲究你死我活,站着都有人背后偷袭,何况有人打屯,正好看看从哪里下嘴比较合适。”褚禾嘿嘿窥笑,好像他就是那只要下嘴的猛虎,不怕告诉你一声先知道,反正盯上了跑不掉似的。

    “请了那么多人不是白请的,帝国大厦也不是一天建起来的。”顾南不以为然,插了一块水果进嘴,自从和叶欢晴在一起后,才晓得了生活的真蒂。差过好多美好的时光和美味,他不会再那么傻了。

    “请人不管是花钱,你请的起,别人也请的起,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反正收获比投入多,何乐不为。”

    “你想说什么,直说。”顾南不耐烦和兄弟打关枪,明摆着的道理大家都懂。

    “你家里的那些老人谁不盯着,你敢放手”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过来,”

    “哈哈哈,谁知道你当大帐柜丢手丢的这么干脆呢,搞不好,不出三天,你的公司就要换新老板。”

    “你听到什么风声了?新老板是谁?”顾南还是很悠闲,褚禾才起了疑心,没到底说的这么明白了,顾南还不紧张。

    “看你胜券在握,倒是我多嘴了,没事就好,干一杯。”褚禾话风一转,又不说了,顾南才好笑起来。不亏是商学院的高材生,这么张驰有度,倒是让他小瞧了。

    “你想多了,我不过是来度蜜月而已,要找的地方你都帮我看好了没有,到时直接过去就好了。”顾南拿水果的牙签丢褚禾,一掌被打掉,瞪着他说道:“

    “你小子玩我,你就玩定了。”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