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实在太刺激了
    要不是有红绿灯,这车能开的飞起来了。在这个城市最会开车的,就是这些司机了。

    “钢子,怎么个情况,这有大半个小时了,那边不能没有咱出租车的兄弟呀。就是普通车友,在附近的都会过去看看的,不会那车上的蠢货报错地方了吧?”

    车载对讲里七嘴八舌着,突然一句话引起了林理的注意。就是了,没道理这么久没人找过去的。

    “小小,你现在还能看到外面的景物吗,任何什么?”

    “除了黄黄的雨水,什么都没有。”

    “……,把电话给司机。”

    “师傅,你从哪里接上客人的,经过了哪里,只说明确记得的路口,线路,别的不要费话。电不多了。”林理的话,冰冷孤傲,让两边的司机听到都胆颤。

    “那个,我从理启路公交站接上她,然后……”

    林理拿起这边的车载对话按了发话键,“请各位老司机帮个忙,早上被淹到雨水的出租车,可能报错地址,现在还没有人过去救援,已经危在旦希,请各位听下司机的路线,肯定哪里走错了。在附近的兄弟帮忙留意下,特别是有积水的地方,谢谢。其他不紧急的事,请给我三分钟的时间,通报这件事。”车载对讲里,只有电流的滋滋声。

    林理按小小车上司机的话,一句一句重复给车载对讲里,有人想出声讨论都马上被其他人骂了。很快就有了回复,“一个是会不会冲出了正路,掉到河里?”

    “会不会提前拐了路口,去了别的积水的地方?”

    “请大家想到的都帮忙去看看,我尽快到附近,多谢大家了。”

    “喔,哦,没事的,都是车上的兄弟,……”

    等小小看到黄黄的雨水到了脖子下巴的地方时,司机的嘴里哆嗦着,他看向着小小,小小却不想看他。不到最后一刻,她都不信自己这么衰。何况还有林理。

    哪怕是看着明晃晃在动荡的水波纹都比司机的眼神要好看吧。

    耳朵这边的车窗有了不一样的声音,转过头去,看到有赤条条的人影,慢动作的挥着手,没有什么比这个时候更让人开心的,眼泪马上就冲出了眼眶。那人也看不清了,马上又抹掉,生怕那是幻想出来的。

    长的不想林理呀,水的折射吗?没有关系,他能来就好。

    “外婆,我是小小。今天怎么样?身体还舒服吗?我这边,天气不好,但是心情很好。中奖了?对呀,一会我去买。要不要帮我选几个号码?那你问下护工阿姨,人家比我们有经验,加上我的运气,说不定这次我们能中个特等奖。一会我再打给你,拿号码呀。先这样,爱你,外婆。”

    又来了二三个人鱼一样游到前车窗,一个占据一个地方,用撬杆砸或者翘。小小的心里又提了起来,原来还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呀。这是什么世界难题吗?

    刚刚的电话是不是打的太冲动了,万一他们砸的太慢了呢,还是来不及救呢?这叫什么事呀?司机在一旁兴奋的抓着她的肩膀大叫,“有救了有救了……”

    小小实在不想理会他,出租车司机不应该都培训一下这种技能吗?

    突然水冲了进来,扑头盖脸的。小小马上没有了呼吸。我草。打破前就不能给个提示吗?多吸点氧气也好呀。

    伸手去捏车门,也还是完全打不开呀,这回完蛋了。也许之前能多活十几二十分钟,这次是终结了。

    看外面的人也着急起来,车从哪里破掉了,小小想往前游去。司机肥胖的身子已经早她一步过去了。人胖个长,好半天都没有游过去。小小气的在后面推了他一把,都推不动。不会是泀太小直接叫他堵上了吧?

    小小伸手去拉他裤子,他还能伸手回来拉,他还活着。小小只能继续推,他走了她才有希望。只是力气越来越小,她憋气憋的快不行了。眼看着希望在前,就这么死了,真是心不甘呀。眼看着自己的手在眼前,松散掉是种什么感觉?就是这种感觉吧。

    是谁在按她的胸,是林理那个臭流氓吗?他还是得逞了?如果活过来了,他要,就给他吧。

    “噗……”吐出一口水,“噢,活了活了,太好了,赶紧给局长打电话。”身边一片欢呼声。

    “抬走抬走,送市七医院。命太大了,差点挂了。”

    单架摇晃着,睁开眼睛,看到的蓝天白云,太阳光特别的刺眼,还有什么这个更刺激人的。

    这个早上就是来玩她的。

    一条汗味十足的毛巾丢在她的眼睛上,离鼻子不远,这味道实在太刺激了。

    她想抬手拿开,都动不了。她有的选吗?

    眼耳鼻舌身意,她还是全乎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想吃什么,自己选。”褚禾热情的招呼叶欢晴,大手一挥的样子好像这里是他家的一样,而且恨不得每一样都拿起来跟她推销一番。他这么懂,天哪!他该不会是要亲自下厨吧?

    叶欢晴看着面前的蔬菜,脑袋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好在顾南也展示过很好的厨艺,褚禾都养了三个孩子,自已会做饭也不奇怪了。

    看着顾南已经顶着老三转身向另一边的调料区走去。她耸了耸肩,她倒没有看到她爱吃的蔬菜,摸样和大小都长的不太一样,说不好是不是同一个东西。而且味道可能也不一样吧,尝尝这边食材的味道也好。反正,有的吃就行。

    不远处,遇到了露雨和她领着的两个大孩子,她身后的购物车已经装得满满的了。胡萝卜、甘蓝、西红柿、蘑菇……还有好几盒鸡肉和牛肉。

    大女儿珍妮和大儿子卡尔,手里握着五颜六色的辣椒,争论着什么。他们对于老三的得意倒是没有特别在意,许是小的时候没有少玩,老三有点失望,神情萎靡下来。

    “你喜欢吃哪一种?这两个孩子不知道选择什么了,她们都有点选择困难症。”露西一脸的困惑,估计是从这个母亲这里遗传的。还好老三一点没有,他知道他很喜欢顾南。

    “你晚上打算做什么菜呢?配牛排,还是准备做中国菜?”

    “哦对了,我应该问问褚禾才对。褚禾,请过来一下,这是你的工作。”

    果然是褚禾在家做饭的,大厨做饭却让有困难症的小工来买菜,露西何苦为难自己?褚禾不是很爱老婆和孩子们的吗?叶欢晴也被这一大家子给折腾糊涂了。

    结果等回到家之后,看到两个大男人站在厨房里就晚上做什么菜,讨论的,中文英文满天飞,特别是看到他俩人一手拿了一把或圆头或尖头的钢刀在比划的时候也很不可思议,他们俩在干什么?

    “难道你们没有买到牛排吗?他们是要照身上去取块肉下来做现做吗?”露西和叶欢晴靠在一起小声的说着。她好紧张,弄的叶欢晴也很不自在。顾南很少这么彪悍,而且遇到褚禾之后,一直都有很多平常没有的特质呈现出来。

    “嗯,我也糊涂了。”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这个年轻的妈妈。露西就跟他的大女儿大一些而已,看着一点不像三个孩子的母亲,还那么糊糊涂涂的。

    三个孩子在桌子上面正在玩抓骨头的游戏,只不过他们玩的骨头是各种骨头的关节。看来她们玩的时间太长了,把每个骨头都把玩的很光滑圆润,一点都拉手。两位型男,确实没有大开杀戒。顾南帮褚禾切好菜之后就回到了桌边,

    “你们刚刚都在聊什么?看你们玩刀好恐怖。”

    “怎么吓到你们了。”顾南抱着叶欢晴亲了亲她的额头,是有点凉。

    “这些刀都很贵的。很专业的牛排刀或者是那个米其林厨师专用的。”

    “别提了,褚禾在这个方面花了不少钱。”露西显然不太喜欢她老公的这个爱好,“你……”

    “老婆,我一定不玩这个,想玩过来玩他的就好。”顾南一看叶欢晴要张口说话,马上保证到,一脸的为老婆的话为宗旨的样子。

    褚禾把该切的该,该煮的煮,该炸的咋的,都已经放到锅里去弄了,趁着空档倒了一杯水给自己,还遛过来聊天。听到顾南对老婆的表白特别不耻他,“你不知道,他做饭是跟我学的吗?“

    “哦,是吗?这个我倒还真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你当年把他整的有多惨……”顾南一把抓起孩子们在玩的骨头节就要向褚禾丢过去,褚禾很自如的好身手的接了过来。

    “你这样真的好吗?一日为师,终日为师,你这样偷袭师傅真的好吗?”

    两个气质一流的大帅哥身上,听到这种武林江湖人士的话,真的好不对付。

    叶欢晴空握了拳头捂住嘴巴笑起来。

    晚餐很丰富,四个大人都是牛排,可是孩子们都是扬州炒饭。看着盘子里的牛排,三个小鬼都眼冒金星,老三靠到顾南身边来,看着盘子里,想让他喂他吃肉块。

    “不会平时不给你家孩子吃肉吧?”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