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南南?
    叶欢晴笑咪咪的走过去,“hi你想再玩一次吗?”女宝宝止住了哭声,宝妈是一脸提心。

    “咯咯咯咯……”叶欢晴把脸扑宝宝的肚子上,轻轻转头蹭着她的小肚皮,宝宝们最喜欢玩这个了,抱着她的笑笑个不停。

    宝妈怒了,她不是没有看到孩子的口水弄到叶欢晴的脸上,她也很抱歉,可是现在回来蹭到孩子身上算是怎么回事?

    叶欢晴把头抬起来,笑笑的看着女宝宝,对宝妈说道:“她只是想碰碰我的额头。可以吗?”宝妈很怀疑,看孩子笑的那么开心,估切让她试式吧。

    叶欢晴靠近孩子,让她的小手可以伸到她的脸上去探索。她没有遇到过黑头发的人,伸手去撩起了她的发丝。还会不小心的戳到她的鼻子,和眼睛,幸好叶欢晴躲闪的快。

    然后是两个小慢慢摸到额头上去,用力的呼出气来去帮她吹额头,以为这样是可以治疗吧。那认真劲,你有理由理由相信她会是最好的医生。亮晶晶的眼睛里是全新的世界。

    “谢谢你,我头疼好很多,谢谢你。”叶欢晴认真的伸出手来,等着宝宝跟她想握。这也是个新奇的动作吧,看看妈妈,又看看叶欢晴,女宝宝又欢快的开始流出口水,一脸明媚起来。伸出的小胖手放到叶欢晴的手里,没有牙的嘴里,发出欢乐的声音。

    “看不出来,你能交到新朋友了。”褚禾看到顾南两人进来,过来接一下。

    顾南耸耸肩,“女孩子一向这样对我。”冷傲又自信的样子,好招人讨厌,褚禾不想理会他。叶欢晴终于和女宝宝分开了,推了一个购物车过来。

    “你们家离超市也太远了,多久过来一次?”顾南顺手就接过来了。

    “平常倒是有人送货上门,不过是带你们来看看而已。正好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顾南刚推着车子没走多远,老三就冲了过来,“nannan。”

    叶欢晴以为自己听错了,“南南?”顾南一冷眼扫到身边的褚禾。

    “你跟你儿子说的?”

    褚禾举起双手来做投降状,“这是孩子的天赋好吗?他会你取名字的某一个字来做叠词,南南,你不知道吗?比如他会喊她,叫晴晴,我们去买水果,好不好?”

    褚禾做亲密状,要揽住叶欢晴。但是顾南怎么可能让他得逞了,一把将他撞开。然后看到一路跑过来的老三已经快要扑到他的怀里,顾南张开双臂迎接这个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的小家伙,转手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肩头骑大马。

    “喔……太cool了。dad……”好兴奋的小家伙,晃着两只小胖手得意的跟他爸表演。

    “nannan。findmamigogo”

    看着小家伙又害怕摔了又新奇的立在近2米的高度看平时熟悉的超市,这感觉太不同了。

    探头发现远处的妈妈和哥哥姐姐们,特别兴奋不已地驾驶着他的“人形战车”朝那么去。

    叶欢晴看着哭笑不得,她也不确定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不是对的。自从下了飞机,她的身边就没有少过孩子,是顾南刻意的吗?连刚刚那个女宝宝都是他招惹过,他很急切吧。叶欢晴有点暗淡,有些事能努力,有些事只能听天命身不由已。

    “您拔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拔。”怕什么来什么,没事谁会打电话。平时就算了,这要死的时候,却打不通电话,急死人了。

    小小咬牙不说话,谁都没有来,司机的兄弟,警察,还是武警,谁都没来。连叶欢晴的电话也打不通,她还能做什么?

    外婆那边她不敢打电话过去,她怕哭出来,外婆会受不了。外婆可比叶欢晴精明多了。要是事后知道是她的最后一通电话,可要哭死过去的。她不要。

    你看,她就认定自己要死了,哪有不害怕的。

    潜意识做遂,决定了后面的事情的走向。

    打给叶又怎么样,让她刚出国又为了她回来吗,不过是一死,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叶回来干什么呢。

    不过是后事嘛,叶欢雨那个冷漠的女人,想来刚认识,也互相没什么感情,不会为她伤心的。让她帮忙办一办就行了。烧一烧,扬到大海里就行了。这么想着,就扬起电话正要拔过去。

    林理的电话来了,“怎么样,警察到了没有?”

    “……”小小不想回话,心里堵的慌,怕说出的话变成了抱怨。骂出什么不好听的,不是她的本意。警察也在忙吧,可有什么比她快死了还让人害怕的。大家都没错,错在她运气不好。要死了。

    “说话,我现在过去。”林理大吼,他一向对小小都很斯文的。这会子才觉得他好男子汉。

    “我……”小小哆嗦一下嘴唇才吐了一个字,就哭出了声。她还是怕的。林理听了又揪心,又安心。她一直镇定的绑着神经,他也担心。她哭他也心疼,反正不好过就是了。

    “不怕,我就来。”林理的声音很急切也很冷静,也让小小的头皮冷静了一下,就是哭声开了腔,倒是不好收回来了,说出去的话,都是抽抽泣泣的。

    手机的电也不多了,只好先说完了,要不,想说的时候没办法说了。

    “那个,叫欢晴帮我照顾我外婆,我那里还有点钱,密码是……”

    林理看着堵的不成样子的大街,又听到小小像留遗言似的罗嗦,心烦的很。摸了烟出来点上,上下的嘴唇都是反卷向内的抿着。他发着狠的想着,他也是经历过多次抢险救灾救人的人,总不能救不了自己女人吧。她不愿意又怎么样,他不是认定了吗?

    掐了小小的电话,打给能想起来的人,谁能把他捎过去,这堵成便秘一般的城市,恼火的很。

    好不容易蹭到一个路口,前面的兄弟说还是堵的走不动,索性一丢盘子,把车停到了路边的商户门口。留了纸条在前挡风玻璃那里,伞也不拿,下车开跑。

    问清了哪里的交通松散些了,全力开跑,今天不带装备能不能及时跑到小小哪里就看他的这两只脚了。

    “……”小小也不晓得林理什么时候挂断的,唠叨了半天,他记住没有?收起电话,才听到司机也在旁边跟家打电话呢。

    有多久没有这么跑了,很快就开始累了。能停下来吗?小小害怕吗?还有多少氧气,够不够等到救援?对了,有人过去吗?奔跑着,又拿出手机来,“刘队,我是林理,之前联系过的,桥洞淹水那边过去人了吗?”

    “已经派人去了,你们的人什么时候到?”

    “就来,我在过去,要尽快呀。2条人命,出事都是责任呢。”

    “……那是,那是。有消息就回你。”

    林理喘的跟条狗似的往小小所在的方向跑,头发成了一条一条的,雨水混着汗水,随着跑步挥撒着。

    要是跑死在路上,她能答应他吗?嘿嘿,林理笑不出来。

    “哥们,去哪,要车吗?”一的哥从林理身边过,隔着好几米远,在路上喊他。他正要打火发车。

    林理才发现路上已经顺畅起来,“快,…………路桥洞。”林理喘的说不出话来。

    “草,那边听说出事了,还走那里呀。有个车淹那了。”话虽然那么说,师傅还是打关了火。

    “等等,我坐你旁边。”林理摊成一堆泥了,又爬起来换到副驾驶。

    “我过去救人,车上是我朋友,车载对讲能用吧”

    “太巧了,用吧。我给你快点哈。”一阵风似的,车就冲了出去,快速在前面调了个头就走了。

    话麦里嘲杂的很,一听是问到桥洞的事,都起劲的打听,问怎么样了,没一个有准确消息的。

    林理直接再打小小的电话。

    “小小,有人过去了吗?”

    “还没有。”水已经淹到小小的腰间,司机带着绝望的意思看着她。车裁电台早就不能用了。他的司机朋友还不知道在哪里。

    “我草,你叫司机想办法,什么都行,随便砸车窗,这时候,他也没什么心疼的吧。”

    “有用,怎么不早说?”小小隐隐的生起火气来,她一直憋着劲呢,以为不管是谁,总会有人过来,可是一直没有。眼前着水慢慢的漫涌到胸口来,什么是死神来了?为什么说得癌症的人,是吓死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林理一拳捶打在车窗上。他知道没用,打碎的机率特别小,可是这时候,他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飞过去?

    “啼……”小小那边挂了。生的希望没有,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管是小小那边,还是林理这里,都是死一般的沉寂。

    “大兄弟,怎么样,不会还没救出来吧,好久了哦。”说完司机也觉得说错话了。要车载对讲里肯定是就报好消息了。

    一脑子血性冲上头,“喂,哪个兄弟在红苗桥洞哪里,谁过去看看,听说淹车的兄弟还没救出来,不会没人管这事吧”林理窝囊的想跳车,他带了一支队伍进城,却没有办法派过去救人。他们有他们的任务,就是他这样过去,也是要出问题的。血红着一双眼睛,只能紧紧闭起来,身体紧蹦着。

    “师傅,再快些。”

    “好,我懂,救命要紧。”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