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呼吸困难
    露西拖着挂在身上的孩子一路过来,手机朝叶欢晴递了接过,“帮我……”

    “是要我我来吗?”叶欢晴好犹豫,看到褚禾已经把大女儿顶的飞起来,叶欢晴好为难。她可没干过这个活,“帮我们拍就好了,这孩子重着呢你可弄不动他。”

    说着,露西半蹲下来,让大儿子骑到她的肩头,等她能站起来了,变换一个姿势就可以了。

    好在褚禾家面积大,搂层不低,要不然还转不开,要造成飞行事故了。

    客厅里,三方效力的“战斗机”们不分敌友,各自开火,自带无数特效的“炸弹”,丢下去造成很大的“破坏”,发出各种轰鸣声。叶欢晴像战斗记者一般在穿越火线,东躲西藏的以避开战斗机的飞范围。

    好在孩子们第一次这么玩,时间长一点被顶的肚子疼,就结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要不今天得住在“废墟”里了。

    都躲倒在沙发上,还在回味刚刚的战斗。孩子们还在说自己的武器有多少的牛叉,四个大人才有空到餐桌这里坐下。

    “喝点果汁,家里孩子多,就是这么……”露西是很开心,不过她知道叶欢晴还没有孩子,可能会不习惯多孩子的家族是什么感觉。

    “很欢乐,很热闹,有家的气氛,你们经常这么玩吗?”叶欢晴还在看着三个孩子,争执的时候免不了要用手推来拉去,好像随便要再打一架似的,她时刻准备着冲出去劝架。

    “放松,她们基本上天天都要吵上无数回,然后不出十秒就会和好的。”叶欢晴也觉得自己多余紧张。

    “而且不让他们疯够,玩够了,玩累了,晚上不肯按时上床睡觉,所以……”褚禾很平常的聊着孩子们的事,叶欢晴和顾南一脸的“是这样吗你没骗我?”的表情,褚禾就得意起来。顾南一伸手就冲他的腰间捏去,“这么累的情况下,你也没有瘦下来。”

    “三个孩子,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还黄金单身汉?我这样的已经超级帅了,是吧,老婆。”褚禾捏头就跟老婆亲吻起来,这外国人随时亲吻的事,叶欢晴还是不习惯,转开了视线。

    “看的出来你教的很好,他真走运。”顾南指了指身边的褚禾对露西说道,以转移在有礼貌的视线和话题。看出了叶欢晴的窘迫,脸有些红。

    “走吧,我们去购物,准备晚餐如何?”

    “呃!”顾南一看他如此认真,无奈的叹息。“你不会不请我们出去吃大餐也就算了,家里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吧,如果实在是很打扰你们,我们还是去住酒店吧,先走了!”

    说着,要去拉叶欢晴。

    叶欢晴也很奇怪呀,不过也不好说什么。

    “你是有多心急,再等我一秒不行吗?刚准备说的,真是心急。”说道,一拳打在顾南的肩头上。

    “要走之前,先去房间放行李和换衣服,只穿床上我们准备好的,准备好的。ok?”看到褚禾气的咬牙,特别说到准备好的,叶欢晴和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顾南被褚禾整了几次了,他总会找回场子的。

    到了车上,大家倒是都睡了,一片安静。

    看到叶欢晴也闭上了眼睛,两个人男人都不说话,顾南也露出疲态。他没有想到带孩子这么累的,是好久没有运动了,还是他老了,可是他和叶欢晴晴才没有在一起,很久不是吗?他就老了?

    国内的林理也心烦起燥的不行,蹬着车外的女人。

    谁?还能有谁能触动情商极高的参谋大人呢?

    凌晨开始就大雨,持续到7点34分还有加大的趋势。

    市政府安全部门已经联系他们的先潜分队要出勤,“这种情况之前有过,雨势不大,市民以为没危险,素与防范最容易出事故。”

    部队不就是这样关键时刻救人民于危难之间吗?没二话的马上集结部队,整装出发。他要去地震局去开安防大会,和大部队是分开走的。

    看了去地震局的路线,就绕道了小小那里去接她,她现在还没有车。

    “我赶着去开救灾会,不是特意来接你的,你上不上来,我只数三秒,1,2,3……”

    “不用了,救灾要紧,你赶紧去吧。”

    看那个女人还是一脸的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也不想费话了。一踩油门飞了出去,快速消失在雨帘里。

    好像没有出现过。

    小小撅撅嘴,伸手打车。钱能解决的事,她才不想跟没有关系的人扯上关系。

    “和平里道,天石大厦。”报完地址就整理资料起来,叶欢晴去度蜜月总是要回来的,她可不得把这些事情都准备好吗?顾南的动作太快,实际上,叶欢晴这段时间完成的工作量可不多。

    “欢雨,一会我谈完事,去你那喝咖啡。”

    “……我约了客户,再说吧。要走了,88”欢雨看着电话发呆,昨天约,今天还约,小小这女人比徐飞来的还勤快。她还是习惯一个人,自由惯了。

    看着窗外完全看不到外面的玻璃,完事之后去哪里呢,雨这么大。好无聊哦,叶欢晴和顾南就开心了,这两个人要是能做出个蜜月宝宝就好了。

    胡思乱想的时候,司机开始打屁吹牛,小小也没有在意。

    “兄弟们,雨大,有几个地方都不要去,有不知道的吗,”车裁话麦信号不好,老是滋滋的,小小客气的跟司机说道:“师傅你那个能关了吗?我听的头疼。”

    “我听完路况,马上就关,……”司机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就停了下来。小小一个猛冲到前座椅的背后,撞蒙了都。

    难道我要死了,倒霉催的,我还没结婚呢。晕头晕脑间,司机已经跑了起来,“小姐你没事吧快点,我冲到春风桥洞了,已经淹了,有附近的兄弟快来拉我一个。”

    “谁有附近的拖车电话,速度的,我草,有……”司机完全疯了,一个车头淹了就老鼻子钱的维修费了,他还能问问后面的客人怎么样。

    “我没事,倒不出去吗?”小小哪里懂这个,司机也没空理她。她爬出起一看,乖乖,已经快到后车门的一半高了。没过了小小的眼线高度,她一下子慌张起来。再加上各个缝隙里开始滋水进来,小小两脚也缩上了后座。

    这个时候,司机可不无嫌她脏了。正打开安全带,要爬到后座来。

    桥洞是向下的,乖乖,水已经过了前车窗的3分之一了。小小本能的往后座上退去,以为这样能离水远一点。

    向下的,斜的,她退有个什么用哦。

    “开车门呀,试下能不能出去。”司机肚子大,要爬过来还是很吃力的。嘴里也没嫌着,车裁电台里,各兄弟们也他呼唤着,“胡子,没事吧,等着我去拉你。”

    “我去,这倒霉的孙子,这会亏大了,千万把乖保住呀。要不孩子老婆都是别人的了。小小没想到她在水城住了两年多都没事,回到祖国怀抱,倒叫一场大雨要整熄火了,这没道理。放下包,去开后车门。那小体格,有鬼用。

    就是胖墩墩的司机终于气吁吁的爬了过来,这时的水位已经淹到了后车门顶了,哪时还打的开呢?司机也傻眼了,只能等待着其他人的支缓了。

    两人趴在后车窗里等着看后面。奇怪了,要是有个车跟过来了,也好呀,这运气太差了。

    “没事,我已经跟兄弟们说过了,会有人来的。我再报个警吧,”说要又要爬到前面去,看他累的不行,小小主动说道:“我帮你拿吧。”

    凭着娇小的身子,坐在前面把他的一些手机呀,证件呀,重要的东西,特别是钱,也带上。忙活完这一些,小小也累的不行,出了一些汗。看前面是一片混浊,雨水的冲刷好脏,水脏的什么都看不到。

    后面还能看到一点点白色的地方,还没有完全淹过整车。要是到时完全在水下,那来的人不会游泳,有个鬼用,车都找不到,怎么拖?

    “你别急,我已经报警了,他们马上过来。”胖胖的司机满脸大汗,一个是因为空调停了热的,一个是遇到这事急的,听说就因为冲到水里,还淹死过人的。

    小小不信他,警察那么忙,说不好还有多少人冲到桥洞都等着救呢。

    拿了手机开始翻找,头一个就是林理,要打给他吗?

    快死了,还犹豫个什么劲,你说。

    “怎么了?”林理刚结束会议,事情急,领导才没好意思费话,居然是昨天才见过的曾林青主持。

    “我的车冲水里,全淹了。”是的,全淹了。

    “……”林理只想弄死她,跟他的车不就没事了吗?他又倒回去找救援的专家,“徐队,我朋友车冲水里,全淹了,你看看怎么弄?”

    话一出口,全屋的人都紧张起来。

    “都愣着干什么,快走。动起来,快快快。”曾林青的声音是吼出来的,奔走而出的人们,人已经跑远,才留下一个个“是……”

    “呼吸困难吗?都镇定些,别把氧气呼吸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