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前方敌情如何
    还来不及对新兰这个陌生的地方忐忑不安,分隔旅客出口和接机人的护栏外,有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对着叶欢晴绽放着迷人之微笑。

    能迷倒顾南和苏白牧这两个大帅哥,叶欢晴也不会自认为自己有花见花开,人见人爱之姿。这可能是接他们的朋友吧。转头看看顾南,他也笑的阳光灿烂。也就在他去威尼斯去接她,听到她答应跟他回国的时候,才见他这么笑过。

    这次能来这里见见老朋友,他很高兴的样子。叶欢晴也不自觉的看着他笑起来,心里暖暖的。

    看到顾南把商务风衣穿成雅痞风也是醉了,亲热的搂着怀里女人的细腰,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视线。要不是往这边出口出来,他能看到自己吗?看来顾南是相当在意自己老婆的。

    他对那个女人笑的样子很温柔。

    自然,细长的眼睛又开始打量那个女人。等到了眼前,才三步并做两步,大步流星地上前,伸出右手,有力地抓住顾南的手握着,一把拉过来对撞了下肩膀,抱怨道:

    “嗨,你小子终于来了。”

    那个男人张开的双肩牢牢的抱住顾南,叶欢晴盯着那两只大手拍打着他的男人,坚实有力,笔着摇头,眉头轻不可见的皱了一下。

    “这是弟妹吧,欢迎你……喂”

    “……”

    叶欢晴正不知道那个男人何时结束的拥抱已经冲到她的面前,帅脸都快贴到面前,窘迫的厉害,脸刷就红了,正要后退。顾南一把抓住这个冒犯他老婆的人。

    “朋友之妻不可欺,出来几年,老话忘记了?我不介意教育教育你,总能记起来。”转眼两个男人就沉了脸互欧起来,当然是那种假模假似的,装装样子,没几下就又笑了起来。

    不远处的警察都差点走过来的,又转了回去。

    叶欢晴也跟着笑起了起来。被顾南搂在怀里,“没吓着你吧,叫他请吃大餐压压惊。”

    “褚禾,欢迎你。”男人很绅士有礼的伸了手过来,“一路还顺利吗?我们边走边聊吧,露西带着孩子们还在家等着呢。”说着,已经迈着大步前往,两人赶紧跟上。

    “生活在别处,怎么样,来新兰有趣吗?”顾南放好行李上车,问叶欢晴欢晴。

    “才刚来,等回去的时候再问我这个问题。”叶欢晴欢晴无奈笑笑的回答他。顾南很关注叶欢晴欢晴的状态,担心她会不适应这边的气候,还要倒时差,什么时候有不舒服的感觉也不知道。

    这会子问起来,跟做了事情等待奖励的样子,让前面开车的褚禾禾很不耻。

    “你要不要这样呀,有妻奴呀你。”说着还翻了个白眼,正好车子转弯,顾南倒向叶欢晴的这边来。

    好在车速不快,顾南揽了叶欢晴在怀里,贴近她的耳边来了这么一句,“我为你倾倒。”

    褚禾禾也不说话了,只看看这两个人。要是这是顾南的日常表现,这后面的蜜月,他要怎么活下,看不下去了。

    叶欢晴欢晴反过来安慰他,“没事的,我和小小也背包旅行过,就是走的不远。要不然早就过来玩了。”

    从机场离开,路上都没什么看头,道路两边全世界都长的一样。

    倒是车开往城区,特别是到了生活小区后,叶欢晴欢晴被外面的景致吸引,两人拥抱在一起好奇的看着外面,指指点点小声说话着。

    有时遇到车速慢,外面的人也看到车里来,还微笑挥手打招呼。叶欢晴欢晴也挥手回应,刚认识又分离别,也是一个有趣的方法。那一瞬间的相逢都是微笑,却成了最好的记忆。

    这样的情形,好有趣。

    褚禾的房子离机场倒是没有特别远,50多分钟就到了,算快的,顾南上来帮忙把行李搬下。

    新兰的房子颜色都十分鲜艳,每一家大多是独门独栋,所以很好找。

    叶欢晴欢晴认清了“家”的样子,才走了进去。

    四周都很安逸,偶尔有一些人在外面,想来是因为是工作日吧。

    “碰”的一声,大门打开,冲出三个小孩子和一个笑面满面的女人。

    “dad。”三个孩子冲想前面的大帅哥,等到老三到了跟前,两只大的已经跟猴子似的爬上了褚禾的身上。最小的孩子很机智,跑不过两只大的,转身向顾南伸出了手。顾南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的亲子的缘份,转过头来,很得意的看着叶欢晴。

    三个孩子很活泼的跟褚禾和顾南聊起天来,叶欢晴只好穿过几个人的缝隙,跟后面的“o”打招呼了。

    “打扰你了,很高兴见到你。”叶欢晴的英文也说的特别流利,还带有很重的欧洲口音,这点倒让露西很意外,两个人也聊了起来。

    结果,顾南撑了一分钟不到,就搞不定老三了,把孩子递给褚禾,“我说,你不会让客人都不进门,就这么让我们呆完整个蜜月吧。”

    “哈哈哈,我以为你先喜欢我家的草地,躺在那里都不起来了,现在倒是我的错了?走吧。”

    褚禾家的房子倒是普通的白,有年头的样子,泛起了灰白色,想来是被洒兰充沛的雨水洗刷的,很是自然。

    门廊前面的像阳春花的植物开的很是灿烂,能绑在花架上,爬到廊顶上沿着廊边,一直向另一边爬过去,实在没有落脚的地方了,才落回到地面去。

    浓密的样子形成了一个很大很宽的工型花架。就是那种结婚时一定会扎满玫瑰花,新人走过的那个。

    可是叶欢晴更喜欢这个,花开不败,长开长新,水粉色的花儿一直带出粉粉的可爱的气息。倒是和这一家子人都很配。

    老三一直缠着顾南,从他从哪里来,再从顾南的回答里,又找出他好奇的地方,再问出一个问题来。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就算是博学多闻的顾南,实在没有修过儿童心理学,也hold不住这个小鬼头跟他爹抱怨起来。

    褚禾一说要进屋了,老三倒不高兴了,撅着小嘴不说话。好不容易有个人能听话的当个有问有签的“机器人”,可是他还有很多问题没有问呢?坏爸爸,太讨厌了

    闷闷的小脸一下子垮了,顾南怎么可能看不到?寄人篱下的,要看人脸色,顾南委屈的看了叶欢晴一眼,两手一摊,表示没办法了。

    叶欢晴和露西笑成一团,她们两个很有共鸣的发现,再牛哄哄的男人,也有为难的时候。特别是跟孩子在一起,只有孩子们的脑洞才能镇住这些无所不能的超人。

    叶欢晴想象她的超人是无敌的,抬手在太阳穴的地方,转了几圈。顾南心领神会的看着那个垂头丧气的跟着爸爸和哥哥姐姐进屋的小家伙。

    “relex,我的战士。前面可能有敌情,我们的侦察机能不能去查看一下,飞行员,有没有问题”

    顾南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会想到这个,还不经过理性的思考,脱口而出的。所以老三的没听懂,还是难以置信的样子也有点打击到了顾南。

    难道他是个笨蛋,在孩子们面前是一个低能儿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叶欢晴生不了,倒是件幸事,她免得受苦,他免于受难。孩子带的不好,可是他这个父亲的责任。

    八字还没有一撇,顾南想了一大堆东西,然后感觉到有个力量在拉他的裤子。

    “readyit’sgo”老三已经兴奋的张开了两手,做为了机翼,时刻准备着冲上云宵了。

    好吧,顾南的信心重新回来,架起这03号战头机,自带音效的,揽了小腰从腿边开始滑行,拉起前操作杆要上冲,然后会有上升变平行的颤抖,平缓之后的均速驾驶。

    露西早就拿出手机跟着拍摄起来,孩子的每一刻都是值得纪念的,叶欢晴很难理解她的心情。就是在忙着,露西也没有忘记邀请她进屋。

    放在自己的头顶,还采访了一下飞行员:“前方敌情如何?”

    飞行员很专业的一直保持飞行状态没有乱动,吐字清晰的说到:“……”

    没有想到,才几岁呀?萝卜丁大小的老三,脱口而出一串奇怪奇怪的话来,听不懂却也知道是飞行员或者什么人的专业对话,顾南抿了下嘴,挑高了眉头,看着褚禾,看谁能来解释一下是什么。

    另两个孩子看到这么好看,也想要都冲到褚禾和露西的面前,跳跃着,扑到爸爸妈妈的怀里往上爬,要学小弟弟的飞行样子。

    “ol,too”褚禾咬牙,看顾南的眼神很不友善。

    “你是不是故意的?”顶着大女儿走过来的爸爸问实习爸爸顾南,“我要说不是,你会信吗?”

    “你等着……”

    叶欢晴从下车开始都一直在微笑着,一切都是那么有趣。酷神酷帅的顾南也能把小萝卜丁的孩子哄的那么开心,真是难得。

    如果是他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了呢无限的想象力都会不够用呀。

    希望上帝看在他这么好,这么努力的份上,赐个孩子给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