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孩子们高兴
    叶欢晴正仰着头,手指抚摸着皇冠,好奇妙的感觉。

    心里还是有点小小激动的,特别是因为顾南给戴上的。

    正听他问到了,又一脸的想讨赏的样子,倒是有趣。低头想了一想,不得要领,也不想扫了他的兴,哄着他道:“好累的,不想猜了,你给三个提示吧。”

    顾南正要说她是个小懒猪的,余光看到有人过来,收起情人间的亲密。正了正精神,转身伸出双手迎上去,“曾市长,谢谢您能来,有失远迎。”

    “你呀,要不是看你是大日子,以后可不能这么随便对待客人。”顾启华也在旁边笑笑的说着。

    “还好有叔父陪着您,怠慢您了,不好意思。”顾南平时跟他的关系还不错,是公司里少有的自家人,自是尊敬不少的。

    “怎么会呢,很精彩,也很有趣,而且醉心于公益,一般人也没有你这样的心性,实在难得。”红人的话可圈可点,听到好话顾南自然高兴,点头陪笑。红人才放开手。

    “听说这次的婚礼,都是这些小朋友自己策划的,你也能听从他们的安排?”曾市长调侃起顾南来,旁边的人都笑起来。台上的小主持人,和其他扮演卫兵,待从的小朋友们都笑起来。

    “信人不疑,疑人不用。孩子们的智慧是无穷的。”顾南的不卑不亢,叶欢晴看在眼里。

    “好好好,我也信人不疑,孩子们们你们太能干了,能整出这么大一出戏来,能和你们合个影吗?”曾市长一步两步就走上了台,小孩子们又怯又怕又兴奋,小脸都红扑扑的,互相看看,又看顾南又找带他们的老师,小眼睛珠子忙的不行。

    “没事的,我又不吃人,快来。”笑呵呵的市人很是亲切,小朋友们欢呼着都围了过来。

    马上有曾市长的随从掏出专业的相机开始找角度,顾南请的婚庆公司的人也自觉过来忙起来。其他围过来的人,就更不多说了。

    “咔嚓”一张大全景后,又分别照了好几张,曾市长才重新站到两个人面前。

    “顾夫人很端庄美丽,贤良淑德,顾总眼光不错啊。”曾市长笑笑的和蔼的看看顾南,又着叶欢晴。

    叶欢晴听这人是一市之长,气度不凡,顾南也拿出十足的尊敬接待着,微低着点头,“谢谢您的夸奖。”

    “家人都是打不断的血亲,不要多想,一时转不过弯也是正常。好声和家人说说,以后和睦相处,总会有团圆的一天的。看你也是个懂事的人。”这样高位的人能帮忙说和,叶欢晴也当了回事,保有这个希望吧,不过她也明白,现实不会强人所难。

    叶欢晴点头称是,“谢谢您的指教。”低眉顺眼的样子,也算乖巧。红人点点头又看向顾南:“那不打扰了,我这边还有事,祝两们早生贵子,永结同心,白头到头。”两手虚握成拳,“失礼失礼,先行一步。”

    顾南跟在顾启华后面,一起送他出去,加上其他的工作人员和随从,好大一群。

    很多客人都看到了,有些也跟着出去,等领导上车后客气的与顾南告别。

    多数还是有有吃有喝,呼朋唤友的。有些人是肖想不到的,还是注意眼前的才实在。

    小小敲敲叶欢雨的肩膀,“好气派呀,没想到真人好帅的。气势真强大,比顾南还大,有点,冷。”不禁真的打了个哆嗦,小小抬头望天,尼妈,不是吧,她也不是这么畏权的呀。叶欢雨看她这个样子,也是好笑。经过这么一弄,她也没了上去的心思了。

    她本来准备想说,孩子们做这些是希望,他们要做自己命运的主人,也帮助大家一起成长,最后能成为像顾南一样成功的人。今天来的都是跟顾南有头有脸的人,比自己都成功,她上去才是搞笑呢。

    有人拉扯她的衣服,转回头看到那个主持的小姑娘,红润着脸,看着她说:“姐姐,我还继续吗?”

    “继续呀,他们还回来的。这里也有很多人在看呢。加油,说的很好。”叶欢雨比谁都知道鼓励对一个孩子,不,对任何一个还没有达到成功程度的人,都重要。

    顾南回来的时候,脸色没有之前好,也不算太坏。过来叶欢晴这里挨近她坐着。

    “怎么了?”她看着他,“呵呵。”顾南低头笑,声音有些嘲弄的味道。

    叶欢晴看他不说,就没有问,转回头去看着舞台上。

    孩子们的合唱团在唱赞歌,真好听,要是在教堂,效果会更好。特别的曲子,还是在特别的地方听,意义不一样。

    “刚刚叔父教育我,不能形而上学,为了学而学,华而不实。说这样在市长面前,他很不好交待。重点还是要在效益上。”顾南一只胳膊绕过叶欢晴的腰,轻轻放在那里。

    “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多说也没有用。”叶欢晴抓住他放在腿上的手,只转过来亲了他一下,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吻。

    “别人可能看不习惯,可是我喜欢。”顾南看着眼前的一切,伸了手指出去,比划了一下。以前他也不一定觉得好看,看过之后,挺好看的。没有什么比看到生活的希望,更好的。

    顾南被老婆牵着手,听她轻声细语。

    “与其为了让他他们高兴,不如让这些孩子们高兴。”

    还有什么比老婆大人的理解更重要的,“老婆万岁。”不管现在还有多少人,用什么眼光在打量他们,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有她的陪伴,万事足矣。

    顾南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伸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要跳舞吗?”叶欢晴好笑的站起身来放了手在他的手掌里。顾南摇摇头弯腰两手抱紧了,把她举抱起来。让大家更好的看到这个女人,让他幸福和快乐的女人。

    这太突然了叶欢晴害怕呀,这么高,顾南又太激动,生怕他站的不稳,把两个人都摔倒了。好在顾南稳稳的托举着,她才低头看他,那脸上的笑容那么灿烂,她倒也释然了。她动容的闭了闭眼,一股柔情瞬间注入心房。

    他对她的爱到底有多深啊?从当初大骂自己,到现在,变化这么大,她也笑了,举起双手,去触摸蓝天,能感受到风吹过指尖的舒服。

    有心的人都有拍到那一幕。

    不管怎么说,顾南和叶欢晴的婚礼成了经典。

    之后很长时间都被乐于公益或者是金额不能大办的新人学习和模仿的对象。

    帮她们策划的小朋友团队也受到了邀请。孩子们的成长显然易见,也带动了很多人一起。这样一来受益的不只是他们自己,顾南和叶欢晴都很欣慰他们的决定。

    “还是这样好。”徐飞说道。

    叶欢雨和小小才不信呢,都冲他翻白眼,然后因为动作太一致,除了徐飞这个被臭的人,都笑了起来。叶欢雨和小小因为默契,还击掌拍手。

    “果然是玩文字的人,一会风一会叶欢雨的。太靠不住了。”林理也不帮他了,他站在小小这一边的。顾南把自己当人肉沙发给叶欢晴靠着。这里坐的几人,都是熟人了还这么秀恩爱,其他几人也就不跟他们计较了,谁叫人家今天大婚呢。

    “哎,都对我这么不爱戴是什么个意思,我说的实话好吗?这一圈,都是我设计和准备的好吗?”徐飞站起来,两手挥舞着向周四围一扫。

    他们几人坐的地方,是个露天的沙发区,铺了好几平方的防晒木,一大圈的大型绿树,环境确实不错。

    “你也在受益,就不要得瑟了吧。”小小很不耻他这样的行为,指了指他,又指了指顾南,意思是小巫见大巫。徐飞气的抡起拳手要打她,她连忙躲到叶欢雨的怀里。“叶欢雨,救命。”

    叶欢雨也不理会呢,趁她没倒过来的时候就推开她了。

    徐飞是闹着玩的,哪里会真打呢,就着挥出去的手,往头上一摸装出男神模样,害的大家都哧他,顾南还拿花生壳打他。他也笑啈啈的停下来,伸了一截手腕子上面很崭亮的浪琴手表。然后正经播报:“现在五点十七分。”

    “做什么用,我们没有那么亮的手表,有手机。”今天小小就是来丑徐飞的,就盯上他了。徐飞点点她,呵呵笑。

    “请问,谁家结婚新郎新娘这个时间已经结束战斗,躺在蓝天白云下面晒太阳呀?”说着掏出手机咔咔对着顾南两人拍了几张,然后发了朋友圈,顺便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发给编辑,叫她马上写文章发出去。然后就两手交叉,叉在脑后面躺下了,嘴里还在说话。

    “可怜我还要写稿,不然明天顾南不得叫媒体圈子骂死。先出的文章能定定风向。”他一向以速度快而出名。

    “我可听说有人之前骂我来着。”顾南当然愿意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谁叫徐飞不够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