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几个女人
    叶欢颜的话一想就能想通,原来还是顾南自己害了叶欢晴遇到这些烂事。

    可不就是喜欢他的这些女人们闹出来的夏伊馨倒是喜欢苏白牧是个例外,不过她也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至于是谁去告诉的叶欢颜也没关系了。

    看叶欢颜阴暗不明的样子,也没有必要再跟她们多呆一秒钟,浪费时间。

    他站了起来,对着镜子调整领结的位置,“不用了,不就你们这几个女人嘛。”

    叶欢颜本来以为顾南会想知道是谁通知她们三个人过来的呢,可惜也没有鬼用,眼里的光彩暗淡了许多。

    心里却要鄙视一下顾南,细数起来,都是跟他有关系的女人。所以说顾南还是对女人下不了狠手呀,今天先拿了两百万再说,放不放过他,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嘛,哼。

    再不满意也只能先拿上支票再说,到手了的才是真金白银,他们都心里清楚这不是最后一次。

    高敏拉了拉女儿的手,“人活着总有办法的,从长记以。”

    顾南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叶欢颜这个女人,也不信她就会从此消失,何况二百万还不够塞她牙缝的。她总有一天能把自己玩死或者玩残了,在那之间时不时花点钱让她走远点,也消停一段时间。

    一会还要跟老婆喝交杯酒,可不能让她倒了胃口。

    顾南抬脚就走,徐飞和林理立马跟上,保镖也紧随其后,生怕这叶欢颜三个人又跟上来。

    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前妻拿来和今天新娶的美丽新娘一对比,徐飞和林理两人哧哧有声,交流着娶老婆的心德,一点都没有想要跟刚结婚的顾南讨教一二。

    他的老婆运,也就在叶欢晴的身上有用,一点岳父母缘都没有。

    等换了衣服出来的顾南,又帅气的一塌糊涂,还去楼上的新娘休息室接了老婆一起入席。走到拐角的时候,看前后没人注意,他捏了捏叶欢晴的腰,低声说了一句,“老婆,对不起你。”

    叶欢晴以为他在哪里犯了小错误过来耍宝,笑着想捏他的脸。

    今天日子高兴,小问题有什么关系呢,他肯定都处理好了才过来的,叶欢晴拍了拍他,“好好的。”顾南知道叶欢晴是不明白他说什么的,没关系,他知道就可以了。顾南看着老婆安慰的笑容,心里这么想着,我用一辈子来赎罪,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到了走道的出口,伴娘和伴郎等待着他们两个,顾南执起叶欢晴的手问道:“准备好了吗?”叶欢晴回以甜蜜的微笑,握紧他的手一起走了出去。

    看着这一对新人出现,宴席又热闹起来。

    顾南心疼老婆不想让老婆一桌桌的敬酒,所以后面的酒宴很是特别,是自助形式的,爱喝酒的,不爱喝的都能照顾到。也请了好几位大厨主礼,喜欢什么口味的都能够满足。不得不说,光这个安排,都得到所有来宾的大拇指。事后,大家谈论起这件事来,都说没来的人可惜了。

    为什么连媒体报道都写“盛大的婚礼空前绝后,堪比英国王室婚礼。”

    因为后面的部分,顾南和叶欢晴就是“国王和皇后”。

    看着两个新人出现后,开始两个地方坐着。

    大家还正奇怪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场内响起,她是这个环节的主礼人,“感谢大家来参加国王和皇后的婚礼。我是现在的主持人琪琪。”话音一落,有人心里就开始各种酸,相近的人也是各种奇怪的眼神,觉得这个场面很搞笑。不过马上大家都鼓掌起来。

    顾南只注意看着旁边这个拿着话筒的小姑娘,鼓励她继续说下去,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而他的新娘,在左手那边的台子上,小小和叶欢雨陪着也看着小姑娘,以示支持。

    “为了祝福两位,各位好朋友都准备了贺礼。国王现在坐的藤云椅,是奇云山上的木藤,积天地日月之精华与灵气,由我们的所有小伙伴一起完成的,是送给国王的新婚礼物。

    国王为了迎娶他的新娘,选了一千特别的小朋友,请她们许一个愿望。如果他能实现,请这个小朋友帮他在纸上写一句话,然后把这一千张纸条,折成了一个皇冠,等新娘到来的时候,给她加冕。现在我手边的托盘里,就是这个皇冠了。”

    “欢迎我们的皇后……”音乐响起,竟然是“权利的命运”里的主题曲“我的皇后”,好应景,很适合“皇后”入场。

    “好难得霸道总裁愿意玩过家家。”小小乐呵呵的看着,怎么看,都觉得很满足。

    “总裁小时候有个国王梦。”难得叶欢雨也敢打趣顾南,叶欢晴在心里也万分同情顾南大人。

    拉着两个小伙们的手,“放古代他也是个仁君。他是想给孩子们希望,帮助他了……”“我们懂,夫唱妇随,快过去吧。”就算是叶欢晴再怎么解释,两个人还是笑话叶欢晴为老公为重,她只好拎起长裙的两角,跟两个伴娘,走向主席台。

    自从准备结婚开始,顾南提起这些不同的成长背景的孩子是多么的困难,就好心酸。

    何况是这些无父无母的孩子,也不可能都领养回家。

    正想着,顾南走到了跟前,“我的皇后,你在想什么呢?”

    顾南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可靠,叶欢晴把手交到了他的大手里。

    叶欢晴穿了一身修身的白色连衣裙,包裹着她的曲线,凹凸有致,要不是为了效果顾南才不愿意老婆穿的这么漂亮给所有男人看呢。放在她腰间的手,自然是紧了又紧,就差勒断了她。

    “好了,以后只穿给你看还不行吗?大方一点,仅此一次。”叶欢晴好脾气的哄着。

    “嗯,嗯。”顾南哪里知道在主持的那个小姑娘那么会做衣服,把老婆穿的这么妖娆多姿。年纪那么小,都不好瞪她。

    “款款而来的皇后,身披6米长的缕空头纱,那是李源高地的23位留守阿婆多日赶工才手绣出来的。感谢国王让那里的孩子都能集体入学,并治疗铅中毒。”

    “……”

    小小坐下来,捅捅叶欢雨,“你说顾南没事吧,这么弄客人会不会走光呀?”

    叶欢雨就是贫苦乡下来的穷学生,她的家族比起这些孩子们好出许多,可是供她上大学也是很吃力的。想想第一次出现在顾南面前时的样子是多么的窘迫。她能变成现在这样受员工礼遇,也是顾南的功劳。

    “你说,我要不要上去说两句?”叶欢雨真的有这个想法,机会难得,也是感同身受,免得人家说顾南搞形式主义。她也没有送结婚礼物吧。

    “呀,为什么呀?”小小是不知道叶欢雨的这些事的,除了之前工作的事,她们两个倒不算熟。

    “呃,一会你认真听。”叶欢雨真的好想上去,看着徐飞和林理走了过来,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顾南是在当撒财童子呢,好听不好看呀。”徐飞这个搞传媒的人,都不理解,就更别提其他人了。

    “这样挺好的,我不少战友的孩子也很苦,能不能找他?”林理的想法更切实际,徐飞支持他,“去呗,正好现场直播,让他直接签支票,顺便拍一下到银行换成现金的事,要不网上肯定骂,做秀嘛,谁不会?”气的小小和叶欢雨,一个劲的翻他白眼,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伴郎。

    底下的客人,有些趁录像的没有对着自己,偷偷溜号了。有些也不解的看着,想看最后是什么个情况,这玩的哪一出。

    其中有一桌,一个长的很像顾南的人,给旁边一位有红光满面的人点烟,“曾市长,让你看笑话了。顾南提到这个方案的时候,我就坚持过不同意,可惜他是总裁,我没办法呀。”

    那人倒是大方:“一心公益有什么不好,现在都在提倡,要支持呀。”

    “是的,要支持,一会等快结束的时候,您过去慰问一下。”这个人的反应倒是很快,不能放过一点好处。公益热潮也是个热点,花的钱不一定,能捞个好名声,也是划算的,可比广告费少。

    “适当的广告一下,还是有必要的。不过财富是要有一定积累,才能钱生钱,可不能这样随便花。您说是吧。”反正等顾南的钱,等变成他的钱时候,他就要好好看着了。

    “把握好度,要是他看破红尘就麻烦了,他的父母还是健正的吧。”红人很是体恤这个爱护公益的顾南,句句都离不开他。

    “身体都还不错,没病没灾的。”点烟的这人说的没心没肺的,好像那不是自己的大哥大嫂似的。

    “那样才好,万一公司出点什么事情,人可能扛不过去的。”红人吸了一口烟,旁边有人过来请示,“差不多时间了,曾市长,晚些时间还有个会。”

    “那我们过去表示一下祝福。”红人按熄了烟头,站起身来扣好纽向“国王”和“皇后”走去。

    顾南刚刚把纸编的皇冠给叶欢晴戴好,搂了她站在身边,让大家瞻仰。

    “你猜,纸条上写了什么字?”神神秘秘的跟叶欢晴说话,好像很特别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