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要钱还是要命
    她斗不过他,如果继续斗下去的话,可能会更惨,看着他那种冷酷的面容跟地狱里爬出来的撒旦有什么不同了?

    高敏也时刻注意着顾南和叶欢颜这边,看到顾南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难道叶欢颜真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吗?

    她是亲生母亲,不得不为自己的女儿打算。叶欢颜也马上给了她妈妈一个眼神,说,“妈妈,算了吧,跟她计较那么多。”装作一副大方,贤良的样子,不知道的又看她的姿色不错,还是顾南的大姨子,还有些想入非非呢。真是什么人都有。

    刚刚听到顾南说的消息还是重伤了叶欢颜的自信心,她还需要缓一缓,然后跟妈妈商量一下看怎么办。

    总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回,顾南是一个又心狠又大方的男人,只要能掐住他的命脉,就可以从他手里掏出东西来,忍一时海阔天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了三年不急于一时,看到这两母子稍作停歇下来,叶林深赶紧把她们拉到了一边,“顾总你放心,他们只是舍不得欢晴出嫁,瞎说了几句气话不要想太多啊,你们继续吧,我们在旁边看着就好。”

    司仪很搞笑的来了一句,“看来顾总搞定了岳母一家,还有没有人不服的啊?如果没有,我们就再来一次啊,反正,顾总那么爱老婆接多几次婚都没有关系,对吧。”

    惹得在座的宾客哄堂大笑。

    顾南也笑起来,只要是自己的亲亲老婆接多几次婚都没有关系,就是每年结婚纪念日再来举行一次,没有关系。

    神父也虔诚的在额头胸口和左右肩划了一个十字,“两人顺利的走下去,婚姻都是好事多磨的,能走下去的婚姻都是应该得到祝福的,阿门。”下面有信教的信徒,也跟着十字祝福。

    也许是这三个人来了折腾了一回,众人都看他们一路走来都是那么的不容易。

    直到这个结婚婚礼这里,都有这么多苦难才能走到一起。

    当神父念起那句著名的结婚誓词的时候,这两个新人最有感触。

    “顾南,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

    “叶欢晴,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我愿意。”

    这几句话不是形式,不是每个婚礼都会要走的形式,他们两个人是真的从心里感同身受地觉得他们愿意,愿意在彼此的生命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太棒了……”小小热泪盈眶,在座的所有人里没有比她更激动的了。

    看着顾南和叶欢晴两个人相伴相守,执手相看泪眼的样子,整个气氛全部被他们给带动了,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他们的悲伤和努力惺惺相惜之间,好像有感同身受到那种历经甘苦过来的幸福,所有人都在被他们感动着,他们相信他们真的看到刚刚那个三个人的闹剧。

    “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就是说呀,谁家才两口子一定是真心想爱的。”都上演过不同的悲欢离合,他们之前是在看笑话,但是,想来真相也可能就在他们说。

    在他们说的话里面已经知道了真相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个人真的站在一起,他们应该得到祝福。最后合影的时候想象的要比他们多,很多人都上去要给这对俊男靓女一起合影,沾沾喜气,说不定也能找到这样,又有爱又帅气还多金的老公。

    之后的棒花环节人气特别高,都没有想到原来还有这么多单身的女生呀,所有的男生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们。准备着一会吃酒的时候,好好打听打听一番。

    叶欢晴看着身后那些笑面如花的,认识和不认识的女孩子们,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顾南先生。

    感谢他的陪伴,她才会这么幸福的成为别人的羡慕。

    感谢他的成全,才让她的人生圆满。

    希望她的好运气,会随着棒花,给下一个女孩也带去幸福。她默默的这样祝福着,才把花高高的掀向了后面。

    抢花的人们太激动了,跟打排球似的,花被顶起了好几次,就是抓不到。没想到最后落到了小小的手里,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呀。她都傻眼了好吗?看着大家嫉妒的眼神,好吧,她把花好的收了起来,挤到新娘子面前,害羞起来。

    只有这种时候,叶欢晴才信了顾南说的话,小小也是恨嫁的呢。

    哈哈哈,叶欢晴也能笑出声来,小小哪里能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笑,不依的要打她,叶欢晴才抓起了婚纱向休息室跑去,她还要换大红的礼服出来谢礼呢。

    叶欢颜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盯着叶欢晴,看着她笑着离开,她的每一分快乐,就是建筑在她的痛苦之上。她把嘴唇都快咬烂了。也许之前还有几个男人对她有些想法,只是看到这样的一幕,什么感想没有了。

    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叶欢颜这三个人的存在,可是他们自己却不能忘记。

    趁着顾南和叶欢晴下去换装的时候,叶欢颜带着父母去了顾南的化妆间。

    “顾总,闹事的三个人找您。”

    听到保镖的通报,徐飞好笑道:“这三个人还真是不怕死,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不怕你把他们弄死吗?”

    顾南也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是想有事,不就是为了钱吗?让他们进来吧。”

    叶欢颜和高敏他们走进来的时候,看到顾南正在解开衬衫的钻石纽扣,低头的动作还是那么帅,那么让人痴迷,可惜这个帅到惨绝人寰的男人,不再属于自己,太心狠手辣的。

    摧毁了她,除了钱,她还能对他有什么奢望呢?

    顾南才不理会叶欢颜呢,还有高敏,两个女人都不值得他一提,他只跟叶林深生说话。

    “欢晴出国前我跟你说的话,都忘记了是吧,叶氏消失都不能让你们长点记性,非要跑来叫我收拾你们?”

    “死了可比活着容易,顾南,你和欢晴快活了,可不能不管我们死活。”叶欢颜的存脸皮也是惊为天人了。徐飞看了这女人一眼。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们非要来。说吧,这回想怎么死法。”

    叶欢颜料准了顾南只是威胁他们,不敢真的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毕竟他还没有凶残到惨无人道的地步,而且得罪他最多的夏家和林家都只是破产而已,也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况且他现在有了叶欢晴,顾及到叶欢晴的名声,他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所以更加大胆起来,“怎么说我们也是欢晴的父母和姐姐。时不时来看一看她的。做亲戚嘛,娘家人,要是你哪天欺负她呢?”

    顾南抬头瞅了他一眼,“你是在搞笑吗?”

    “让我们离开也可以,你只要给我们一千万。只要给我们钱,我们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所有在场的人,都服了这三个人了。

    “你们觉得你们值吗?”顾南脸上的轻蔑特别扎眼,叶欢颜也只能忍了。

    “看你心情吧,让我们不出现,你们过的逍遥还是划算的。”这道理说的通吗,反正看到顾南一直点头就对了。

    “看来我还是打压的不够啊,你们先回去吧,我会尽快派人过去收收了你们家那点地产的。”

    叶林深也没想到顾南他清楚自己手下的资产,原来他还是有对他做调查的,这样一来的话,别说是跟他拿钱了,搞不好自己手里的这些资产都会有去无回,那真的对他们的生活有所影响。

    他也想让叶欢颜不要再说了,得罪了顾南的下场,看夏家和两林家就知道了。

    高敏和叶欢颜脸皮厚,没有了再来要,只要不死,人活着还能没有办法吗,是没在怕的,只是希望能过得更好,“逍遥自在?何况你对我就不狠吗?要不是你,我的病早好了。你做得手脚,难道就不了了之了吗?”

    这话倒是说的有点在谱。顾南点点头,“你也是罪有应得,就你之前的私生活乱成那样,你在我身边享受了荣华富贵五年,你还有什么指望的呢?我对你可是手下留情的。再给你们两百万,好自为之吧。等会林律师跟你签协议的,如果再来骚扰我们,您们知道后果。”

    “两百万?打发要饭的吗?”叶欢颜没想到才200万。

    “嫌少,可以不要。这两百万也是冲着今天我大婚,要不然的话把你以前那些资料交给警察就可以了,在牢里我看你还能说什么。欢晴出国前,你还拿了一百万。细帐要算吗,还有许多的。”

    高敏听到顾南的话,也是不信叶欢顡还有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女儿这么有本事,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叶欢颜听了脸色一变,才想起来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的证据他居然还留着。

    叶林深和高敏也是大吃一惊,是呀,日子有点久了,大家都忘记了。

    “还有治病的药,要吗?签不签?”

    叶欢颜也没有办法了,“你不想知道我们今天为什么会来,我们所在的城市可离这里远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