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退一步
    顾南听了叶欢晴的话一时呆了让顾南心疼的厉害

    她说出那样的话看着很是坚强,实质却是那么脆弱,他心疼不已。

    她当时经受的痛苦,不比他轻,那是她身上掉出来的肉。

    真正痛的是她,他的感觉又何值一提呢。本来好好的生活,开朗的她,因为重提此事,一下子变的软弱起来。

    顾南搂抱住了她,圈在怀里,顺着她的后背。苦笑着,刚刚还可怜如落水狗的他,又要站立起来保护自己的女人才行。

    这是永远的疼,又被陈敏家揭开来,撒的血肉模糊。

    当年的医生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了叶欢晴不能再怀孕了,那怕那时的试管婴儿技术已经很成熟了。

    之后,他也没有放弃。他不是没有四处走访,请教各种的专家,打算有了好消息就把老婆找回来。

    他总是期待着医学水平的进步,治疗方面能日新月异,会有好消息,可惜每每都失落而归。

    “我不要你受苦。”顾南不许。

    就算是试管婴儿,也不是叶的身体可以承受的。

    如果是在活生生的叶欢晴,和还没谋面的孩子之间一定要有所决择,他肯定选择叶欢晴。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何况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许更好了呀,你和我一直有好好照顾好我的身体,对不对,我们会更加努力的,是吧?”叶欢晴像在哄孩子一样哄着顾南,也哄着自己。身体的局限不是意志力可以突破的。不是说坚持,大喊着加油,就一定会暴发潜力能突破极限的。叶明亮的眼睛里也闪现出了水光,顾南心颤的捧着她的脸,一直点头,

    “我们努力,一定努力,我找最好的医生,用最贵的药,一定要生个我们自己的宝宝。”

    叶欢晴两手去抱顾南,依赖于他的温暖,她不去想结果了,那是以后的事。我们要现在,我们要未来,我们要在一起。

    “顾南,一定要生个我们自己的宝宝。”叶欢晴的声音哽咽,从怀里呜咽的传出来,那是失去孩子受伤母亲的悲鸣。顾南也眼中有泪,几近决堤,大手一下一下顺着叶欢晴的发顶。

    流产之后,叶欢晴已经不想和他在一起了,只想离婚离他远远的。为了跟他赌气,每次见到他就面色铁青,或者不说话,更多的是想逃离他的身边。离开之后的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呀,顾南的泪流了出来,落在颤抖的叶欢晴的发丝里。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失子之痛,伤妻之痛,都让这个峥峥的男子汉,热泪满眶。

    现在两个人化解了恨,只有相亲相爱的时候,失子之痛却更加真切的刺伤着他们的心。那么受之父母的痛,体无完肤。

    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里,员工还在忙碌着,他们在为生活为事业打拼着。

    窗外,车水马龙,一切都在奔腾不息的生活着。

    除了她们两个抱在一起舔伤,世界还在运转着。谁也没有离了他们两个不能活,她们离了对方呢?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们明白这个道理,也就够了。

    顾南把叶欢晴抱到临窗的平台上,那里有几个小垫子,可以靠着。

    那里可以看到夕阳。叶欢晴想起那天出海时,看到的那个夕阳,都是一样的好看。她拉了拉顾南的衣袖,“我想吃咸鸭蛋了。”

    “……”顾南是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生个孩子吧,吃中药或者试管都行,我们试试吧。”

    顾南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更紧的抱紧这个小女人想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深深的亲吻着她想融化了她,混进自己的骨血里。

    这是要刻在自己的骨血里的女人,怎么会因为他的母亲,轻易说要放弃。

    总是她在忍受着痛苦,经受着苦难的爱着他,这是那些只是哄一哄骗一骗,有钱就能娶进门的女人可以比的吗?这辈子除了她,就没有别人了。

    “你也别跟妈妈斗气了。不做父母,不能体会做父母的难处,和想法。不管怎么样,只是因为孩子的关系,我们努力就是了。不许再跟妈妈闹。”叶的话让顾南哭笑不得,哪有这样讨好婆婆的媳妇。他母亲要是亲耳听到都不信相信这是真的。

    顾南用手指擦干叶的眼泪,“好,老婆大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这就回去哄老太婆。”

    叶打了顾南一下,这样才像平常夫妻的小日子。再有钱的人家,遇到子子孙孙,婆媳问题,还不是这样来来回回的互相伤害吗?所以才有人说,儿女自有好孙福,平常心才好。

    顾南怎么回去哄陈敏家先不说,那利用完陈敏家就跑的林芸菲也没好过。

    林芸菲怒气冲冲的杀到自己车上一路冲回公司,还好没有到交通高锋时间,要不然她这么横冲直撞难保不会出问题。

    从进到公司开始,就看到员工一片忙乱,人心惶惶惊慌失措着。

    她脸色更加不好了,也不经过秘书通报了,直接开门进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绕到办公桌前问林云峰:“大哥,怎么样?怎么样?”

    林云峰正接着一个电话激动的跟人说着什么,可惜没有了声音。看来是对方把电话挂了。

    林云峰转过头来看着罪魁祸首,“还能怎么样,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说怎么办。”

    把电话“叭”的一声盖回到电话座上。一室的寂静。

    “林云峰。”门外传来一个怒不可遏的声音,那是林芸菲的父亲林选义,“到底怎么回事,公司乱成这样。”

    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好,外面看起来也兵荒马乱的,林云峰也懒得动弹了。

    给林芸菲使了一个眼色,叫她去跟老头子解释。这里面的事,他不清楚,给公司造成这样的混乱,他可不背负这个责任。一年的辛苦,都在这一天里化为泡影,怎么跟股东交待,难道说,“怪我妹妹要追一个追不到的人物闹成的?”。

    看着她,一言不发,好像她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林芸菲站在一边咬着嘴唇,她在顾南面前会承认错了只是想挽回一下局面,不要让他真的把公司给弄跨了。

    在家人面前她才不会说呢。

    转身坐在办公桌前,她也休息下来。她一路跑去陈敏家那里,求她。又跑去顾南那里装疯卖傻求他那么久,她也争取和付出过了,她尽力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两个都还坐在这里干什么。”林选义气的猛的推开门,差点被反弹回来的门打到。还好后面跟了几位副总眼疾手快。

    “是呀,云峰,倒底怎么回事呀,你说一说,我们才好想办法处理呀。”副总们也是着急这一年快到头了,别说年底的分红了,别是投资的股份也要赔光吧。别闹个鸡飞蛋打呢。

    “南至集团突然出手抢我们手上快签成的单子,跟南至拼,我们有什么胜算呢。”林云峰这话说的有些涨他人志气,是事实,也让人听了生气。

    林选义听了眼珠子快掉出来,“他顾南不是刚跟夏家签了合作吗,怎么要跟我们抢生意,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打听过没有?”

    久经沙场的人才能马上摸到门道呀,不过林云峰不会供出妹子的,那老头子会骂他没出息,他只看着林芸菲不说话。

    林选义多精明的人,哪能不知道呢,副总们也明白的很,“林总你这边先问着,我们去管管外面那群兔仔子,多大点事,就闹翻天。”

    林选义不明会意的点点头,拉了张椅子在林芸菲边上坐下来,有点促膝长谈的意思。

    林云峰眼不见为净,去了卫生间放水,去去晦气。

    要不说这林芸菲会哄长辈开心呢,家里的父母也不在话下,那就是当她是心头宝,他家典型的重女轻男。“菲菲呀,你说。”

    叶芸菲有什么好说的呢?

    男欢女爱天经地意,若是她追求顾南成功了呢?要是那次下药成功了,她现在可是顾太太,全家谁会不高兴有顾南这样的大集团总裁女婿,谁不会来巴结呢?

    只不过她失败了而已,跟做投资一样,哪有回回赚钱的,会有亏有赚才是。公司也不是年年赚钱的,抵抗不了风险也不能完全怪她。

    谁家的女儿不都是这样为了联婚而存在的,她不过是为了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做出了主动,这会怪罪到她头上,她可不承认的。

    林芸菲想,难道只有她去求叶欢晴,才能平息顾南的怒火?

    “铃铃……”正好有电话进来,林芸菲接起电话一看,是林广美的。

    不是冤家不聚头呀,这当着父亲的面怎么好讲呢,头疼。

    “美美呀,怎么样?质检总局那边怎么说?没问题吧”林芸菲也是人影后,这时还装做很关切的样子。

    “能有什么问题,请了副总去喝茶。我跟你说,这回的事,你要摆不平,你别怪我找你们家去。”林广美也不是吃素的,不会白白吃这个亏的。

    所以林芸菲的担心,不是齐人之心呀。

    林选义就听不懂了,

    “林广美家有什么事,也跟你有关系吗”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