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你个畜生
    叶欢晴没有流产前,陈敏家也没有这么激烈的讨厌过叶欢晴,他也没有发现陈敏家是这么的刻薄。顾南沉重的抬不起头来。

    如果没有遇到叶欢晴,他活的没有意思像个行尸走肉,大家都是这样活过来的,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自从遇到她之后,那才有点人样,生活开始有了滋味,每天看到太阳升起都是那么不同。

    “我赚这么多钱,就为了和别人活的一样?那我图什么。”顾南眼无焦点的看着陈敏家,陈敏家也是一愣,倒是被他给绕进去了。

    “那也不能娶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吧?”陈敏家的伶俐可见一般,一分一毫都不放过。

    “如果不是叶欢晴,我不想给任何人生我的孩子。所以现在是我不想生孩子。满意了吗”

    看顾南固执已见偏袒着叶欢晴,冷漠的对抗自己的母亲,陈敏家恨叶欢晴恨的无以复加。

    “我倒要去问问看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是不是跟你想的一样。”说着陈敏家就要站起来出去。

    “不用了,我说了算,就算是她要生,也得由我决定。”

    “许真,叫两个保安上来,站在门口。”顾南冷酷的说着。

    “你这是要限制我行动吗,这么对你的母亲吗?”顾南一声不坑。

    陈敏家“哼”一声冷笑出来,“生不出孩子,顾家这是要断子绝孙了。”

    “……”顾南对他母亲的绝断,没有话讲了。

    她说的很清楚了,断子,绝孙,他还能说什么呢。

    “这次是母亲提出来了,这次算是要断干净了。”顾南叫了秘书进来,草拟断决母子关系的文件。

    陈敏家才反应过来,顾南是说说真的,也真要这么做了。她坐在沙发上哭天抢地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秘书许真都不知道要真写,还是装装样子吓吓老太太就可以了。

    顾南给了个眼神让她去体会,也不再管陈敏家,继续办公去了。

    陈敏家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絮絮叨叨,哭诉怀着顾南时的不容易,生他十多个小时痛的死去活来,还有带他日夜颠倒的辛苦,总之她是一个“好妈妈”。

    顾南是有多不孝,有了媳妇忘了娘。

    顾南皱着眉头的看着那个哭的一点没有形象,跟一般市弄里的阿妈没有什么不同。

    钱再多,也没有养成高贵的灵魂,脱离不了世俗的想法和生活方式。

    “我找叶欢晴那个去,都是她祸害了你,是她说的不生孩子可以吧,拖累我家没有后代,她怎么这么心狠手辣……”

    陈敏家又要起身出去,顾南看她走近大门,也冲过去拦住她。

    正拉拉扯扯的又回到沙发上,按住陈敏家坐下来。

    “叩叩”顾南也来不及管来的人是谁,“进来。”

    秘书许真拿了一叠资料进来,看两个人有些箭拔怒张,顾老太太满脸的泪水,也不敢多看,有些犹豫的把手里的东西呈给顾南。

    “这是您要的……文件。”顾南接过来资料扫了一眼,转手就递给了陈敏家。

    陈敏家不明所以,拿起纸巾盒子“刷刷刷”抽了几下纸巾擦了擦脸,省了省鼻子。

    等陈敏家就着顾南的手看清楚了文件封面上的几个大家,怒红着眼睛瞪着顾南。

    “你个畜生。”

    “叶欢晴个小贱……”纸巾盒子掷了过来,到底是重量轻,没有飞过来。还没有完全退出去的许真听到动静转回头来,吓的脸色一变落荒而逃,“叭”的就把门拉紧了。她也吓的够呛,这回顾南是动真格的了,可别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来。

    她拍了拍胸口,这老人也不手软呢,可不能央及池鱼。

    “别气死了,气死了钱就没有了。你想怎么闹,先签字。”

    陈敏家差点摔倒了,她是想打顾南的,可惜气的脚走不动道呀。顾南也是人高马大的,哪里打的动呢。愤恨的一张老脸满脸通红,有些泛黑了。

    顾南在讲解一份普通的合约一样,跟陈敏家解释着。

    “签了,给你一笔钱,你爱喜欢谁,谁合你意,你让谁给你当儿子,媳妇,孙子都行。我们再无瓜葛。我这里,叶欢晴那里,都不能来闹。”

    “不签,你还是我妈,你想去哪里住,我供养着,没二话。我和叶欢晴这里还是不能闹,基本的体面,你总要维护吧。孩子以后我们有,就生,没有就领养。就算不养,你也别说什么。”

    顾南把文件的摆在陈敏家的面前,还有签字的笔,也搁在上头。端坐在陈敏家的对面,俨然是一对谈判的敌手,哪里是母子呢?

    陈敏家心酸的又哭起来,手向后摸了摸,离沙发的背靠还远着呢。孱弱的样子,顾南也难受,想上去扶一把让她坐下才好,还是狠了心没有动。

    跟陈敏家的感情淡薄,那也不是他期望的,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他想的。

    陈敏家腿一抖,站不住了,往后挪了一步,沙发顶到腿了,才不由自主的倒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倒是舒服了,在沙发上。嘤嘤的哭起来,哭自己可怜,还想大声駡也要有精神才行。

    从家里闹了一通,林芸菲的车上折腾的半死,这里又是一惊一吓的闹到现在,她也是累了。

    顾南打量着那张退过激动的红色,灰白下来的脸,有福不享瞎折腾是为了什么,他们这对母子终究走到哪一步,还是要看陈敏家的。看来老太太也不傻,就是不签。

    远在美国的父亲倒是乐得逍遥,为什么母亲不学着父亲一些呢,太不明智了。

    不知道陈敏家要闹到什么时候,顾南出了办公室去透透气,叫了两个保安好好守在门口,一是怕她冲进在公司里闹,或者去找叶欢晴,二是怕她气出个好坏来,让许真开了办公室的监控看着点。

    顾南摁了电梯,等待着,扣着手指头。

    这么大的公司都能打理的清楚,能和各谈笑风生,就是说服不了自己的母亲,这是什么缘份呐。

    要是不去看看叶欢晴,他的人生都要黑的看不到光明了。他要去问老婆找找安慰,他好可怜呀。

    结果,他敲开叶欢晴的门,她忙着画图只撩了他一眼,都没看清楚,就问道:“你怎么又来了。”

    顾大总裁就心伤的一步都走不动了,太受打击了,老婆也嫌弃他。

    叶欢晴还在刷刷的画图,怎么半天没听到动静呢,一抬头看到了张痛苦扭曲的脸,僵硬身体如同雕塑一般伫立在门边,满满的忧伤气息充满了室内。

    一看到他搞怪,她又好气又好笑的放下了笔,这画怕是画不成了。

    叶欢晴今天穿了一条长裙,顾南看着老婆漫步过来如仙女般飘过来,轻轻挽住他,手抚上他的心口,柔声的问他:“怎么了?”

    顾南两眼红彤彤的看着她温柔的眼睛,里面闪着光亮,那是看到他的喜悦。

    低伏,闭着眼头搁在她窄小的肩头,两手圈住她搂抱过来,像个迷路的孩子找到了依靠,声音沉闷还很沙哑,“我妈不要我了。”

    顾南掩饰不住内心的失落,从来都是淡定自如的他,哪怕经历狂风暴雨都不会害怕退缩,可是在血缘至亲的母亲面前,他没有退路。

    叶欢晴心里“咯噔”,两手捧着他的脸细看,那眼里的挣扎苦楚不是装的,她心里也跟着针扎的一般痛。

    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也莫名的不能理解,他最看不起爬上他床的女人,又怎么会喜欢上自己,自己又怎么会喜欢上这个折磨羞辱自己的男人。

    原来都有那样枉为人父的父母,都是孤单的长大,坚强不惜的成长起来的,只有相同的境遇过,才能懂得渴望亲情和失落绝望的心情,伤心的痛处冰冷刺骨。

    她们的爱情是从心心相惜,相互取暖开始的,同病相怜,叶欢晴想想都心酸。

    即便是他们有类似的情况又如何?这也不是说说,就能感同身受的。

    这种痛是没有办法帮他去承受和抚平的,心跟着纠起来,捧着他的脸,亲吻在他的嘴角,他的额头,两手圈住他的脖子,她还能做些什么呢。

    “那我也不要她了。”顾南埋了头在她的颈间,闷闷的说出来一句。

    叶欢晴好笑的推开了他,看看这个别扭的男生,抬手打了他下,“净胡说,哪有不是的父母?”手不知觉的搂住了他的腰身,把脸贴在他的怀里,给矛他温暖。

    “是因为我不能生孩子吧?”顾南猛的抬起头来。

    当初对叶欢晴的不信任,导致宝宝的离开,那种心疼与内疚,再次席卷了他。就像是前一秒钟的事,他的身和心都痛起来,极尽扭曲,他不要再为此失去叶一次。

    之前的她消失三年,已经够久了。

    对他的惩罚还不够吗?

    “欢晴,你想多了,你在说什么呢。”他迷茫,恐慌起来,

    “你敢说不是?”叶欢晴一瞪眼,顾南就低下了头。在叶欢晴面前,他更像个迷路的孩子,只想依赖于她,寸步不离。

    “那就是了。”听她叹息了一声,“我们生个孩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