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他的报应
    顾南又“啪”的一掌拍在桌上,吓的陈敏家跌回沙发上,脸上的心疼裂变成了惊吓。这孩子今天是吃了火药了,一点就炸?她快要吓出病来了。

    顾南手疼的麻木,心疼的眼直抽抽,看他母亲又要过来给林芸菲求情,他就不爽,盯着林芸菲怒道:“你过来求我就没有资格谈条件。赶紧滚。”

    “顾哥哥”林芸菲怎么会这么容易走掉呢,继续撒娇,求人这种事可比重新操持一份家业容易的多,她家公司可千万不能倒了,还有林广美家。

    陈敏家也在后面为林芸菲求情“顾南呀,你……”

    顾南真是被他母亲气笑了,“妈,她刚刚是开多快的速度过来,没有把你心脏病吓出来?”

    陈敏家还是心有余季的,不过不好意思承认,也不好怪罪林芸菲,被顾南这么点破,反而恼羞成怒,“你要不是欺负了她,她能这么着急吗?”

    有人为自己说话,林芸菲能不高兴吗?慌忙的点头,“就是就是。”

    顾南把笔往桌上一丢,也没有兴趣继续看她们两个演双簧,“妈,我刚在电话里讲的话,你没听懂是不是,你带她来,就是告诉我,你信她对吧,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对吧?”

    陈敏家本来就不信他会真的做到那一步,没当真,很不以为然,“怎么会呢,我只是来劝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林芸菲是个好姑娘的。”

    顾南只有气笑份,心都不疼了,只有抽抽的感觉,心里空的很,“你喜欢她,你就跟她去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她家公司要倒闭,快破产了。”

    林芸菲的眼睛瞪的老大了,“求你了顾哥哥,你说,只要你说我要怎么做。放过我们家吧。”

    “是吗,我说了你能做到吗?”

    顾南好笑的看着林芸菲,好像就等着她这句话呢,“我说了你要能做到才行”。

    林芸菲也不傻,她也从来不以为顾南傻。话是那么说了,还是怕顾南一句叫她去死呢。

    林芸菲笑上讪笑着,有扭曲着两只手,在顾南觉得难看的要死扎眼的很,“怎么,还是有些不可以的是吧?”

    “也没有了,顾哥哥那么好,总要留条活路给我的。”林芸菲还不死心的想有所保留。

    “本来还打算吓吓你就算了,你非要拖了我妈过来。你们都拿我的话当放屁。”

    “不要呀,我马上把伯母送回去。”林芸菲惊恐的很,现在恨死陈敏家老太婆了,干嘛要跟来嘛。

    顾南红着眼睛,恨不得咬死她的样子,“给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能挖走我的员工时,怎么不知道怕,不收拾收拾你们,不长记性,我不做点什么,怎对的起你们呢。”

    “顾哥哥,求你了,我是一时头脑发热,真的是太喜欢你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才做了那些事,真的,我再也不敢了。”林芸菲就差跪下了,真是要了老命了,都是伯母害的。

    “我也不信你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弄我,说说都是谁指使的吧。”

    顾南知道这些个富家子女胆子都挺大的,不过挖员工这事,有点太狠,还是要问下的,如果是有其他的对手,怂恿她的能挖出背后黑手,也算不太吃亏。

    “那个,是,……也没有谁了。是我太想了,想……”林芸菲是想直接说是陈敏家出的主意,一切都是陈敏家安排的。

    不过这么当两个人的面,说顾南是让我配合的,当陈敏家的儿子的面揭穿她的丑事,真的好吗?林芸菲还没有完全傻掉,还在遮遮掩掩的。还是帮人家的忙,做的有些故意又讨好的样子。

    顾南是知道的,林芸菲这么扭捏的说出来,还是心底一寒颤。被他妈坑了不只一回两回,都快习惯了,胳膊肘往外拐成这样的妈妈也就这么一位了。

    “挖人的事呢,也跟我妈有关系?”顾南的声音冷的很,让陈敏家和林芸菲都抱着胳膊颤抖着。陈敏家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中邪了,才会听林芸菲的话,做这种事。她从来都不碰公司的事的。

    “……,”林芸菲不敢说什么了,双手摩擦着祈求的看着顾南。她做的事,更加不敢承认,又怕顾南录了音什么的,就直接成了罪证了。挖人的事,是即成事实可以调查取到证据的,可不比那种很私人的事,何况那事也没有成功。

    “怎么,不肯说,还要维护背后的靠山,你也不怕嘛,让靠山帮你好了。”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什么其他人,不信你可以问伯母。”林芸菲机智的把陈敏家拖下水,要死也要拖个垫背的。陈敏家确实参与了一点,去接了叶欢雨,她就傻傻的点头,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坏事的锅也敢乱背。顾南也是拿他妈没办法。

    “你们两个这么情投意合,相亲相爱的,结为母女,一起去你家过日子好了。我怎么拆解你家和林广美家,就不用你操心了。回家等着吧。”

    顾南也不跟她客气了,有没有其他人都不重要了。

    “顾哥哥……”林芸菲还不死心,想走近一些,再求一求。

    顾南直接按了外线,“叫保安上来。”

    陈敏家也想往前走来,帮忙着几句。

    林芸菲看顾南的脸色更加难看,一直盯着陈敏家的行动,也知道没她什么事了,陈敏家也帮不上她什么忙了。她的天都要塌了,家里可怎么交待呀。

    呆在这里于事无补,回去也只有被打死的份,还有林广美那边怎么办?

    林芸菲从来没有这么没有头绪过。

    “呀……”林芸菲尖叫着挥舞着双手,冲出顾南的办公室。门口的秘书许真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跑进来一看。不少的同事也是在好奇,今天怎么了。

    总裁有些激动心口起伏的厉害,顾老太太面色也更不好了,一片死灰,顾南无力的抬起手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林芸菲闷着头往前冲,不管谁好奇的探出头来。若是她的眼光可以杀人,已经一路的脑袋滚富力城着。

    她亲眼看着顾南站起来一句一句的说完那些话,就跟拿刀子在一刀一刀割她身上的肉一样,疼的她要晕死过去。她怎么能不怕,当时不怕,这会怕的要死。

    顾南血红的眼睛里只有恨意,看的林芸菲心里荒凉不已,这回完了完了,真的完了。

    顾南对林芸菲没那么气,更多的是他的母亲,这个让他只有恨的人。

    林芸菲走了,他的母亲还在,他又不能做什么,心疼的没有办法言说。

    陈敏家的嘴唇哆嗦着,看到林芸菲像疯了一样的冲出去,她才想起来儿子这次是认真的吧。

    “你真的为了叶欢晴那个,不要父母了?”

    顾南不想说话的,不过这种时候,不说,问题更大,父母是摆脱不掉的亲人,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伦理上,都不行。

    除了这样纠缠下去,他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了。

    “这次可没有叶欢晴什么事。”陈敏家想张嘴,顾南不想听她说出来的任何一句污辱叶欢晴的话,他不想让母亲说出一个字来。

    “员工被挖的事情,说出去都让人笑话,我不可能放过林芸菲和林广美。你要是心疼,拿私房钱去倒贴她们,我不管。公司的事情,不许手。还有,”顾南顿了一下,陈敏家也知道他要说叶欢晴的事了。

    “不是菲菲也可以,别的随便哪个女人都行,至少要生个孩子吧,至少要传宗接代呀,这个要求过分吗?顾家就你一个独苗。这么大的家产,便宜了外人。”

    他也是随便生出来的产物吧,他不禁同情自己,原来出生的真相是这样的。还好他智商在线,要不然不知道活成什么衰样子。

    顾南抬头冷清的看着他的母亲,“一个不相爱的家庭能生出什么怪物来,为了金钱奋斗?有什么意义?为了你不被亲戚笑话?还是为了你的面子?为了钱,让我不要自己的女人,那我还挣钱做什么?”

    如果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叶欢晴离开的时候就可以随便了。

    “哪个大家族不是这样的,别人都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你别忘了,林家为了生孩子,让叶欢晴都往姐夫爬了,她最懂的孩子对一个家族的重要性了。不是吗?”陈敏家从来都很头疼,顾南的独特专行。

    顾南气的眼红,母亲还是又绕到了叶欢晴的身上去了。

    这是个抹不掉的人生污点吗?他替叶欢晴心疼一把,那么洁身自好的姑娘,遇到林家是倒一辈子霉的了。

    苦涊也在嘴里开来,他又是个什么好东西呢?要不是因为他的混账,对叶欢晴不信任,怎么会造成她的小产,至少那个宝宝应该是可以顺利出生的不是吗?都是他的罪过呀,又与叶欢晴有何干系呢?

    这些罪都让叶欢晴来背,道理怎么都跟父母长辈说不清楚,内疚的不行。

    “她怀孕过,是因为我的关系才没有的,你是知道的。她生不了孩子也不是她的错。”一想到那个没有出生的孩子顾南心里就疼的倒吸凉气。也心疼叶欢晴无辜背负这个责任,都是他的错才对。

    这都是对他的报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