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你能做到吗
    “顾南,你真的送了12个亿给人家?你为了叶欢晴你脑子坏掉了,你疯了……”

    顾南打断母亲的咒骂,很平静的在电话里告诉他的母亲道:“这个是公司行为,已经跟股东们都商量过了,所有大股东都通过的,而且是以交换股票的形式跟人家公司签了合约的,现在您说的那个礼物是收购合同条款之一。您是我的母亲,本应该对您保密的,所以您知道就行了,不能跟外面讲。今天几家分公司股票涨停板,您要是说出去,那就是欺诈的,要抓去局子里的,股票也会暴跌,损失几个亿。您看着办。”

    陈敏家一时张不开口,大股东都知道的事,那就没事了。大事大非上,顾南还是能把持的住的,所以是林芸菲又说荒了?还好刚刚没有开免提,这么大的事,不能影响了公司和儿子,万一抓走了,就麻烦了。只要不是为了叶欢晴那个女人,她都可以不计较。

    “那你对人家姐妹公司做出查封那样的事情太过分了,只要警告一下就可以了,再说挖人那也是我安排的。”陈敏家还带着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说话,对顾南指手划脚的,顾南只狠自己摆脱不掉这层血缘关系。

    “妈,我喊你一声妈,你自己想想你做的是不是个母亲大人应该做的。对自己儿子,挖儿子公司员工。如果林芸菲和她的闺蜜他们是你亲生的,你就把她们带回家去,你跟我这边做断绝母子关系。如果您还认我做儿子,那你就跟她们一刀两断,你自己想一想做个选择。”说是过来就把电话挂了。

    陈敏家在那边气的捶胸顿足的,不想自己儿子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为了叶欢晴那个女人连母亲都不认了,她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林芸菲一看陈敏家这个反应,就知道事情不好了,马上捡了陈敏家的电话来,打回去。

    因为顾南已经不接她的电话了,“喂。”

    顾南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顾哥哥,你放过我和美美一次吧,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也不再缠着你了。好不好?”

    美美家的公司一关门损失惨重,到时她的臭名远扬,她还在上流社会怎么混呀,那她也不用活了,美美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林氏集团的力量也不可小视,他们不敢动顾南,少不了要报复到自己家公司来。想想都可怕极了。

    顾南也不是个得饶人处不放过的人,自有了叶欢晴之后,越发的心软,要不是危险到不可忍受的程度,放人一马是最简单的事。

    这次只是新闻上小小的一下,她们就了?这么胆小,早干什么去了?做坏事的时候,没有想过后果的。

    看了看手机是母亲的,林芸菲还想着借他母亲的势力来干涉他,刚刚12个亿的事,也是她跟母亲说的吧。不在家反省过错,还想着从他母亲这里找关系找他的麻烦,林芸菲还是没有重视到事情的严重性。

    “给你的机会够多的了,昨天还跟你说起此事,你当时是怎么想的?12个亿的事,也是你跟我母亲说的吧?你现在还去找她?你出于什么目的?”

    林芸菲没想到顾南昨天真是的在警告她,她咬了咬牙。世上没有后悔药呀,只能继续求他。

    “顾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林芸菲就差给他磕头了。

    顾南也不是没有想过放过她的,不过上次的事,林芸菲的表现也是反反复复,搞不赢,就会讨饶。有可趁之机,马上会卷土重来,一直没有放弃过扑到他身上的事。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她都会死灰复燃卷土重来。这次放过她,只怕会更强烈的报复回来。

    顾南也不打算再跟她们纠缠下去了。

    “你清楚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看你们的表现。”

    陈敏家在旁边也听到林芸菲说的话了,她抱歉的看着林芸菲,“菲菲,都是我家顾南死心眼,你都这么求他了,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林芸菲听到陈敏家这样说,心里哭笑不得,又不敢说什么,也在想顾南的话,要怎么做,他才放弃呢。

    回想着顾南的话,什么是她想要的,反过来就可以吗?什么是顾南想的,他到底要什么,不是很久没有去找他了吗,怎么突然又发起了报复呢,到底要她怎么做,一着急脑子还是乱的很。

    陈敏家自责的不行,又没帮上忙,儿子还说了一堆的恨话。

    林芸菲的样子也是吓的半死。

    陈敏家坐在那里唉声叹气的,说起儿子和叶欢晴心里就来气,“有了媳妇忘了娘,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越说就越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呀。儿子是中邪了……”

    林芸菲心里烦的要死,又不敢在陈敏家面前说她儿子坏话。

    她想了一下,看来还是要找顾南,问问清楚,到底要什么做他才放手。

    林芸菲立马要走,陈敏家问她去哪,知道她要去找顾南,马上要跟着去。

    陈敏家还是没有把顾南的话当一回事呀。

    林芸菲把车开的飞快,陈敏家的年纪到底是大了,这个速度和刺激,脸色发白的很。

    林芸菲这时候哪里能顾及这位帮不到忙的老太太呢。

    还好陈敏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也能坚持到儿子公司没有倒下。就是脸色太难看了前台小姐问她是谁,也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只喃喃的说是总裁的母亲。前台也不敢太耽误,赶紧跟上面总裁秘书处联系。

    同时有人上前来担忧的问陈敏家,“顾老太太,您要不要先过来坐会儿……”

    得到确认的消息,前台派了一个人扶着陈敏家送了上去,林芸菲也跟着一起。

    顾南忙的很,倒也是接见了自己的母亲,以为她终于想通了,或者是想过来看看那个很贵很贵让她心疼的钻石鹤的。

    谁想到,跟着陈敏家后面林芸菲也进来了。脸对顾南笑的样子,完全没有大家小姐的样子了,跟丧家之犬没什么两样。

    顾南冷气骤降的瞪着前台上来的人,“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前台哪里知道那跟着来了的不是总裁老夫人的保姆或者亲戚呢,根本就没有问题,原来是这么招总裁讨厌的人,吓的半死,脸色比陈敏家的脸色还白还难看。

    顾南才不愿意看到这些倒霉的人呢,“下去吧。”前台的人麻溜的跑走了,多久一分钟都要心脏病了。

    “妈,你不舒服就在那坐儿吧。”

    顾南坐下继续忙工作,他可没有闲工夫搭理这两个人。

    秘书许真敲门送了白开水和点心进来,小姑娘有点眼力神,顾南抬头看了她一眼。

    没人理林芸菲,她只好自己蹭到办公室前跟顾南搭话。

    就是在追求顾南的时候,都不常有这么近距离的看他。

    又痴迷于他,心里又有怨恨,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顾南“啪”的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吓的陈敏家一跳,她还没有缓过劲来。

    顾南恶狠狠的盯着林芸菲,“给你一分钟,说完马上走。”

    “我,……,只要放过我家和林广美家,做什么我都愿意。”一分钟能说什么呀,顾南的气势那么大,偷偷咽个口水都去了半分钟。

    陈敏家坐在沙发上,看不过儿子对林芸菲太凶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看中的“儿媳妇”,也是她带过来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她不吱声怎么能行呢。

    想着就要走过来,林芸菲也是听到她离座的声音,马上扭头看过去。

    一双眼睛哭的红肿的不行,娇弱可怜的看的陈敏家心疼的不得了。

    顾南又一“啪”的拍在桌上,吓的陈敏家跌回沙发上,脸上的心疼裂变成了惊吓。这孩子今天是吃了火药了,一点就炸?

    顾南手疼的麻木,心疼的眼直抽抽,看他母亲又要过来给林芸菲求情,他就不爽,盯着林芸菲怒道:“你过来求我就没有资格谈条件。赶紧滚。”

    “顾哥哥”林芸菲怎么会这么容易走掉呢,继续撒娇,这种事可比重新操持一份家业容易的多。

    陈敏家也在后面为林芸菲求情“顾南呀,你……”

    顾南真是被他母亲气笑了,“妈,她刚刚是开多快的速度过来,没有把你心脏病吓死过去?”

    陈敏家还是心有余季的,不过不好意思说破,也不好怪罪林芸菲,被顾南这么点破,反而恼羞成怒,“你要不是欺负了她,她能这么着急吗?”

    有人为自己说话,林芸菲能不高兴吗?慌忙的点头,“就是就是。”

    顾南把笔往桌上一丢,也没有兴趣继续看她们两个双簧,“妈,我刚在电话里讲的话,你没听懂是不是,你带她来,就是告诉我,你信她对吧,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对吧?”

    陈敏家本来就不信他会真的做到那一步,没当真,很不以为然,“怎么会呢,我只是来劝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林芸菲是个好姑娘的。”

    顾南只有气笑份,心都不疼了,只有抽抽的感觉,心里空的很,“你喜欢她,你就跟她去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她家快过破产了。”

    林芸菲的眼睛瞪的老大了,“求你了顾哥哥,你说,我要怎么做。”

    “是吗,我说了你能做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