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要出事
    “没有,我是发现你跟你那个兄弟感情不一般,你一直在帮着他。”

    “哦是吗?我有这么基情?”说着,顾南临出办公室前捏了一下叶欢晴的,羞的叶欢晴一出办公室就闹了个大红脸,不依不饶的不许顾南在她近身边出现。

    林广美听了各部门报告的情况,也不怪乎金吊坠“少重量”,哪款金项链戴了5天就断了,怀孕女员工不肯换职位之类的,“就没有其他了吗?”提到的这些类型的新闻,之前出过很多了,不足为奇,其他公司也都出过,没有什么特别的。

    林广美也不会每次都管,这种事都是店长处理,公司也针对这种情况做过培训的了。

    那为什么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呢,已经要下到门口了,晴天白天特别发白的那种,就等着大雨哗啦啦下来的那种时刻。

    压迫感极紧,让人喘不过气来。

    部门主管们也是发毛的看着林广美,大事小事都是她拿主意,他们有心也不敢说什么,万一刚好乌鸦嘴说中了呢。林广美又不会给发奖金,说的不好了,还不得开除呀。做好各自的本份就好。

    对于吊坠足金脱落一事,制工组表示,一般情况下,不受外力碰撞不会脱落,请厂家返工,之后与追到对冲结算就可以了,林广美点点头,小的修补一般人看不出来,就是原样给客户,他也只是心理作心,以为是同一个继续闹事,或者不是同一个,当被妥善处理了,接爱了事。林广美同意为客户更换同款吊坠。

    怀孕女员工一事,林广美还是觉得不能估息养奸,特别是这些搞销售的人,又想拿高薪,又想搞特殊,占着位子不干活,换岗可以,不换就自动离职。就这个观点,让人事部拿捏好措词开记者招待会也行,如果办的好的话,还可以借这个名头,把公司的名气再打一打。

    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尽到了没有开除的职能,被员工要胁是万万不能做的,而且手下的销售占了大头,一个人开了先例,后患无穷,销售的流动性又最大,要求也不高,人人效仿过一应聘,她的实体店都着人家怀bb了。

    “还有什么事?”林广美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每天都是这些小事忙来忙去的,请那么多主管都干什么吃的。

    “吊坠少重量的事。”总店长哆嗦着说了一句,其实这事怪不着他,他只能分货销售,质量和重量这些事,是老板林广美或者厂家的协议定的。出了问题,就他被客户打的满头包,又回到林广美这里两头受气,他才最冤枉的。

    “有问题就送质检部门拿证书来,查了属实就赔人家。这么折腾做什么,态度好点。吓跑了一个,吓跑走一群,这还用我教吗,又不是新入职的。机灵点好吗,每个月几万块发给你们,用点心,行吗?”林广美也是到了极点,丢了手上的资料,离开了会议室。

    “菲菲,干嘛呢”林广美一出来就打电话给林芸菲,这事都是她惹出来的,她甩手走了可不行。

    “美美呀,怎么了,我做脸呢。”林芸菲正睡的迷糊,听到美美的声音,又想起顾南来。

    昨天给他吓的半死,一晚上没睡,这会刚眯着,脸上确实有面膜贴着。

    “赶紧出来合计合计,我怎么觉得要出事呀。”林广美并不涨他人志气,她也是要面子的人,不过一时之间多条负面新闻上线,总觉得不太对劲。

    “你先说,有什么事,我这弄完就过来。”林芸菲也有些忐忑,要收拾两个人肯定都跑不掉。

    林广美气的鼻子都歪了,林芸菲还在做脸,差点摔电话,“你看看新闻头几条吧。”说着电话就挂了,林芸菲脸色一下子也变得不高兴了。

    就算事情是她挑起,牵头做的,她林广美自愿参加的,做的时候开心,做完就想全部责任推给自己不成。

    到底是闺蜜,脾气差不多,谁还不了解谁,不是真严重,林广美也不可能生气。

    还是坐起来打开手机看看有多严重,林芸菲也在公司做事,新闻的深层次内容哪有看不懂的。

    表面看倒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呢每条相新闻都不是一天暴出来的,慢慢发酵需要些时间,基本上在今天一起引爆,目前还没有人整理,等有心人发现,就会发现关键点了。

    只有知道多个方面内幕的人,才能串起这所有的事情。

    比如她林芸菲。

    另外不光是林广美这边,她这边过来顾南又会怎么做?说不太好,只能先看看,但是要去看一下陈佳敏势在必行了,最好是今天就要去。

    其实好像陈敏家对她儿子也管束不了太多,林芸菲倒是头痛了,真的这次躲过这一劫吗?林芸菲不甘心的捶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等到中午吃完饭,睡过千觉醒来,林广美这边的天都变了。

    林父林岳阳,马上把她叫了过去,“这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解释一下。”

    32寸的显示屏上,赫赫的显示着好几条短新闻排队榜:

    新闻头条是“118亿钻石鹤”南至集团旗下的珠宝设计和制作了这款价格高达118亿的钻石鹤,送给夏老寿辰。

    第二条是“最败家爱妻总裁”,南至集团总裁顾南为了捧老婆上位,不惜花重金吸人眼球,也真做到了,就是这个成本什么时候能赚的回来。

    第三条是“南至入主夏氏”,最败家总裁会赚钱,入主夏氏,年利翻翻,老婆你下一个心愿是什么,老公帮你实现。

    第四条是“世勋首饰缺金少两”,世勋珠宝的足金首饰只带了几天就损坏了,称重后发生缺少01克,推算每天销售后,世勋珠宝是这样发家致富的。

    第五条是“怀孕女工坚持站岗”,世勋珠宝怀孕女员工怀孕三个月,坚持上班上岗,一天不落,请问贵公司的人情冷暖在哪里?

    ……

    另外有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一直在说什么,林广美一时没听清楚,等回过神来正好听到一句: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种明显的缺斤少两,有牟取暴利的嫌疑。”

    现在林岳阳也没有空眼红人家顾南,能了理清楚自己家的事就不错了。

    而且排列的这么整齐的几条新闻,要是没看出来有猫腻,那人也太天真了。

    “叮叮叮”林岳阳接起了电话,“呵呵,是严局长呀,好久不见,什么,质量问题,不会的,偶尔总会有些人来闹事,我们都会处理好的。都闹到您那里去了?那我马上派人过去处理,马上……”

    林岳阳铁青着脸,从公司里调了副总去处理这事,林广美白着一张脸,不说话,她没想到,半天的时候,就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林岳阳什么风浪没见过?正面去处理就好了,只要不到关门的地步,都随时可以绝地翻身的机会,对于林广美现在也不是教训的时候,他忙着给她收拾,不能说出更多了,现在,重要的是要把事情解决好。

    林广美麻木的走出了老爸的办公室,她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马上打电话给林芸菲。没想到林广美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把事情说清楚,等林芸菲听完之后也是吓出一身冷汗来。连忙打电话给家里林去峰那里,看看家里公司情况怎么样。

    也是一阵的忙乱,虽然没有像世勋珠宝这样慌乱,但是好几个项目也是被受到了打压,也在处理中,是不是顾楠出手不得而知,但是困难重重倒是真的。

    林芸菲马上就打电话给陈敏家,说是好久不见要去拜访,陈敏家也是闲的无聊啊,虽然之前已经有些跟林芸菲过得不太愉快了。林芸菲拉了叶欢雨过来说是要怎么样收拾顾南,但是好像效果也不太佳。

    不过有个人来看看她,在身边总是比没有的要好。只要陈敏家还愿意见她,林芸菲也就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的话,他母亲这边即便是不得力,也是一个突破口。

    这个时候菩萨过江,哪个菩萨都得拜一拜,也许有效呢?

    她还不忘记打电话给林广美安抚好她,“我们是一条船上的,我不可能不管你的,放心好了。我已经约了顾南的母亲,会有办法的。”

    林广美听了将信将疑。

    林芸菲也怕顾南,担心的要死,之前她的这些想法还只是猜测,还没有具体看到顾南那边的行动,或者是真的对林广美这边有实在的影响,她只是有了一些担心,基本上摸到一点眉头,但是还不太确定,可能还要等等看。

    没想到半天的时候不到,网上的消息迅速就发酵到了这种地步,太可怕了。

    针对这几条新闻的相关信息,都被扒了出来,晚一些的时候有更多专家就自己对钻石品质的鉴赏,觉得这些钻石啊,价值不菲,远远超过记者对外宣称的金额。

    而且这么多数量的集成工艺的制作很精良,马上就有人跳出来说,你们到底是真看了假看了就这样说,不会是南至集团请的水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