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要倒霉是真的
    “叮叮”信息来了,林广美差点手抖,幸好习惯了,马上手扬了出去,才没有画花了脸,要不擦掉重来,又要弄半天。

    “珠宝,怀孕女店员继续站柜台”自己家的她点开看了看,吁,让她换岗位不就好了,人事部这些人真是的。

    她继续弄眉毛,不过她没有注意到另几条头条跟珠宝行业也有关系。等她忙完,整个城市的人都知道了这些消息。她早点知道也差别不大了。

    “爸爸,早安。”

    “美美,新闻上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了?”不等林广美坐下来,林父林岳阳就劈头盖脸的便问了这么一句。

    林氏集团的珠宝公司是林广美一手打理,林父从来不管的,女孩子家家玩这个正好,还不用担心她太过败家,怎么说也是一份正当职业,就是嫁人,也是一个可以说出去的豪华资本,一般人家的女儿也是操持不起这么大家公司的。

    不过今天早上的消息,就让这个林家大当家的不放心了。

    平时林广美在公司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总裁千金自不必说了,自己又有本来赚钱打理一家珠宝公司,不是能随便欺负的,所以林父对她还是疼爱有佳的,所以林广美很是骄傲的,听到父亲这么问,林广美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还有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拿了手机出来刷刷几下,看了几条头条,多多少少的都跟珠宝相关,特别是跟她的珠玉公司有关,她心里一沉,该来的还是来了。

    若是以为在顾南不会报复回来,她只会笑自己太天真。

    她勾了勾唇,慢慢的走向餐桌,放下手机,细细的跟父亲讲,听起来很是轻松,“能有什么事,都不是平时就会有的新闻嘛,时不时被人翻出来炒炒,老黄历了,谁家没有点被黑的历史。”

    说的好像父亲大惊小怪一样,林父也是个有见识的,不然怎么会有集团公司在手。

    也不好太打击女儿,先看她怎么处理吧,还有许多更大的事等着他处理的。

    女儿算是能干的,少不得有些任性,惹到什么人也是可能的,毕竟生意场上比的是心狠手辣,女儿家家还是拼过不男人的,他隐隐觉得,这回怕是没有女儿说的那么简单。

    林岳阳认真的看了女儿一眼,又翻了一下报纸,才又缓缓开口:“小祸不除,会有大难。你小心点,现在的小道消息能咽死人。”

    林广美本来就有点心虚,她跟顾南比拼还是嫩了点,听她父亲担心她闯祸,触她眉头,也不高兴加撒娇的说:“爸,没有你这样的。”

    林母也在旁边数落老公,“多大点事呀。没看她这里吃饭呢。”

    林广美一向是个有着主见的人,她既然不急,想必是真的事情不大,林岳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林母给林广美便眼色,让她赶紧走完上班去。

    林广美随便吃了些,就赶紧去了公司,路上就开始召集人马马上会议室开会。

    看看到底是有多严重,能让她老爸都对她耳提面命的,她也好奇顾南能怎么对待一个小女人。如果有事,就从这个角度做问题,从来都是好用的,她一开始就想过这个方法,硬拼她可搞不赢行业巨头南至集团。

    南至集团这边顾南照常工作,珠宝只是他个人名下产业,如今已经转给叶欢雨后,也不是他的了。

    今天是有别的大新闻出现在这里,“南至集团以股权形式入主夏氏集团新形式的接合同创新实业的起点。”今天的新闻都特别热闹,完全没有明星小三的新闻,全是行业消息,都多少和南至集团和,或者顾南相关。

    当然也是要熟悉这顾南的人才看的出来,就是当班记者刚上班接了新闻通知,也要一时半会的理清一下南至集团和顾南,珠宝,叶欢雨,叶欢晴等人的关系。

    你还别说,就这么一罗列,还真不晓得这里面涉及的人,还真不少。

    “顾总,请问您入股夏氏集团的理由是什么?”

    “顾总,您是之前就是本城地产界和金融界龙头的,中间突然转回工业制造,就不怕生路不熟吗?”

    “顾总,您……”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顾南着重挑了几个有分量的问题回答了记者,其他的问题交由公关部招待这些记者内部会议或者发通告广而告之知即可。

    夏长春一直在他的办公室看着巨大的南至集团,从今天起,他不用做什么,也能跟着分工,数的着的金额就会钱包口袋。

    看着顾南站在镜头前的自主江山不可一世的样子,顿时便觉得人生的差距呀。

    这样一个气场强大的人怎么会跟自己勾搭上的,“老板椅,好不好坐,舒服吗?”,转眼间,那人就到了跟前。

    “你知道我对这些没兴趣的,钱还不错,就收下来花一花,说说下一步,让我做什么?。”顾南深吸了一口气,不理会夏长春的话,“好好做好你的产品,我负责把他们销出去,多赚几个亿,拿来分脏。”

    夏长春不高兴的给了他一拳,“你才脏呢,我有个好产品,容易吗?”

    顾南也跟着笑,确实如此,能让他真金白银的投入到工业制造,没有合理的回报是不可能的,有回报才能投资。

    送走了夏长春,顾南下到的楼层去找叶欢晴。

    今天所有的人都会在外面忙,只让她在公司里做设计。

    不光是苏牧白的结婚戒指,夏老的寿宴收接了金太太的铜婚纪念设计,小小也接了一位刘姥姥忆古流金手镯的设计。这些都够她忙上三个月了。其他的,都是其他人的事。

    “你也不问下小小的情况怎么样了?”顾南主动关心小小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叶欢晴头都不抬的继续画图,正好有点灵感,不太想理顾南。

    顾南也窝在沙发里,梳理之前的思路,看看有没有漏洞。

    叶欢晴工作起来一向认真细致,歪斜着头,有一两缕头丝自然的垂下,露出洁白的颈项,像美丽的白天鹅一样。这边的耳朵就露了出来,光洁肤质上有点微红。逆光中看着有点晶莹剔透,好像熟透的水晶饺子,诱的人想去咬一口。

    修长的白皙手指,捉捏着一只粉色的铅笔,笔尖在纸上流畅的划过,与纸张摩擦,发出“沙沙”轻微的沙沙声。

    现在还只是画草图,但是她的样子就像在打造这件宝物一般,不停的去揣摩端详,然后用笔去描绘添加。时尔,连呼吸都没有了,要屏住一气呵成的意思。弄的顾南都不太好意思坐在那里动来动去换方向,盯着她看得目不转睛。

    等叶欢晴忙完,放下笔,顾南才站过去给老婆揉揉肩头。

    叶欢晴也转动着脖子,跟老公讲话,“你是林理派来的卧底吧?”

    “就想知道小小的消息。”叶欢晴嗔怪起来的样子,很可爱,脸皱成一团。

    “我是顾南派来的卧底,在偷袭老婆的。”叶欢晴好奇的转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灵动的大眼睛一眨再眨的看着他,也听到他的话,咯咯的笑出了声。

    顾南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笑靥如花的模样,不禁片刻有些失神。

    他低头亲了亲那张水润的小嘴,还不忘记咬下可爱的耳朵,叶欢晴躲闪不及被咬了一口,追着要打他,“老公太调皮了。”

    “怎么会,自己的老婆自己疼。一会去看看小小,昨天弄成那样,我也有责任。”叶欢晴笑着收拾了桌面,“终于承认你识人不清了。”

    “孔武有力,总比手足无力好。”顾南只承认林理有当,可不承认自己眼光不好。

    “也不晓得他还没开过混呀,还初恋。小小要辛苦些了。”

    叶欢晴转头认真的看着顾南,“你怎么就认定小小跟要林理了呢?”

    “小小太男人婆了,自然要找个更an的气势压一压。”

    “不过看林理的样子,镇不住小小的。”

    “这个可不好说,只要能搞的定就行,老婆就自己去追。”

    叶欢晴白了顾南一眼,这话太粗俗了,又替小小担心的不得了,林理看起来年龄好像也是个八窍不通的人。顾南听了哈哈大笑,“早上也有夏长春聊了一下这个表弟的事儿,这人倒是挺聪明的,自小就很机灵,然后在部队表现也还不错,可是在女性方面确实是有点短路。”

    “我主要是看看小小的反应不太良好。估计难度不小”

    “林理最后遇上了一个硬骨头了。要是没有一点挑战,人家可还看不上勒,他那样的一表人才,然后在部队里只有这么高,要不是他自己不愿意,早就孩子打酱油了”顾南倒是不屑一顾,对林理有信心的很。

    “那他这种情况到底算是好还是不好?”叶欢晴就是个操心的命,轻轻叹了口气。顾南过来抱了抱她,叶欢晴原本发呆的身子往温暖的怀里靠了一下。

    “这个可说不好,谁家老婆好,谁家有福气,谁家自己疼,自己知道。“

    “要不要叫上小小过来吃饭呢?她那样子也做不了什么呀?”

    “我总发现你对小小倒是越来越上心了。”

    “有吗?老婆是在吃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